沈凌盛摇了摇头,看着老太君,他那张冷脸终于柔和了一些。

“让母亲担心了,路上遇到了杂事,耽搁了一两个时辰。”

一边说着,沈凌盛一边扶着沈家老太君往里走。

“说起来还是要怪你那个不懂事的孩子,他若是肯听话,你又何苦跑这一趟......”

沈家老太君心疼沈凌盛。

比起沈寒落个残疾,在她看来,反倒是沈凌盛多跑这一段路更困难。

“我也两年多未归,这次回来也是看看母亲。

至于那不孝子,这次回来便把他惹的祸事一并处理了。”

沈家老太君点了点头,沈家现如今正处于无比关键的时刻,可不能因为这赐婚把所有筹划给弄乱。

母子俩在一群簇拥之下,往沈家祠堂走去。

听到脚步声靠近,沈寒也知道,是沈凌盛回来了。

走到祠堂门口,沈家老太君往里面看了一眼,看到沈寒还在祠堂里站着。

随即看向沈凌盛:“你们两父子谈吧,我们其他人暂且都离开。”

“是,老太君。”

一群人齐声应下,便随着沈家老太君离去。

待众人离去,沈凌盛才踏入祠堂之中。

取了三炷香,点燃,向着沈家祖先牌位作揖。

祠堂里,除了微弱的声响,一片沉寂。

沈凌盛大概以为,自己这番举动,这番动作,能够给沈寒一些压力。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nbsp;待到一会儿谈话时,自己的气势也将强上几分。

只可惜,这并没有什么用。

沈凌盛不说话,沈寒也不说。

插上的三炷香燃完,沈寒还是不说完,就这么站着。

天色已经彻底暗下,风吹着树叶嗦嗦作响。

反倒是沈凌盛忍不住,先开口了。

“听老令公说,你前些日子诬陷谢夫人,说她与府中家仆有染,可有此事?”

沈凌盛一来,便提起前些时日那件事。

这番话说的很有意思,就说自己诬陷谢夫人。

只字不提谢夫人诬陷自己偷盗。

要知道,当时若不是自己反过来诬陷他,这偷盗罪名若是坐实了,自己便会受到墨刑。

脸上刺上一個“盗”字,携带一生。

“明日去府衙,澄清此事,还谢夫人一个清白。”

沈凌盛命令般的说道。

“二夫人诬陷我行偷盗这件事,父亲可要为我讨回一个公道?”

“她们之所以那般行事,还是因为你不配合。

若是你早早地配合着将婚约退掉,又怎么闹出这些。”

沈凌盛眼神凌厉,语气中也带着一丝责备,与此同时,一抹气势放出。

他自以为武道威压放出,沈寒便会精神紧张。

但是这点武道威压,连天道剑势的门槛都摸不到。

“二夫人与家仆之间的龌龊事,乃是我亲眼所见,实在是没法昧着良心说话。”

沈寒表情亦如平常,语气亦是平缓。

她诬陷我可以,凭什么我不能诬陷她?

抬头看着眼前的沈凌盛,沈寒不自觉地生出一丝狠厉。

这人配当自己的父亲吗?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信里那番言语便是想把自己推入深渊,落个残疾。

眼见自己不从,竟然还亲自回来逼自己。

心里忍不住轻笑了几声,这种人还值得自己尊为父亲?

感觉自己心态变得有些狠厉,沈寒不经意间浮现起云夫人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劝自己不要落入仇恨,被仇恨吞噬。

祠堂里,沈凌盛一脚踏碎了一张椅子。

“看来老令公说得没错,真是一个逆子。

沈家养伱这么多年,吃穿用度,看来都是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沈凌盛的语气越发的冷漠,像是在质问沈寒不懂得感恩。

但沈寒听到这些,竟然差点没忍住想笑。

什么叫养了自己这么多年?

吃穿用度,哪一样不是自己用双手挣来的?

而且自己还只能通过脏活累活换取一些吃的,穿的。

比那些家仆丫鬟过得还差,他们那些家仆丫鬟不仅包吃包住,还能拿到月钱。

自己可好,干更脏更累的活,反倒是还没有收入。

至于住,就更不用提了。

那简陋的小屋,要不是沈家监视着自己,不让自己离开,自己早就走了。

沈寒正准备回答,祠堂门口,云夫人和小彩铃却突然来了。

“三爷回到沈府,我这个三夫人到时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云夫人不高兴地看着沈凌盛,而沈凌盛却只是瞟了她一眼。

“小寒,你父亲刚刚和你说了些什么?”

看沈凌盛不说话,云夫人便朝着沈寒问道。

这一次沈凌盛倒是接话:“还能说什么,让他配合沈家把这婚约给退了。

让老令公给他带信,根本不听,否则我也不用回来。”

信?

云夫人猛然想起:“原来那封信里,说的是这些......

小寒还给我说,你是在提醒我们天凉,多穿些衣裳,我就说你怎么会想得起关心我们娘俩。”

云夫人的脸色有些难看,失望不断地堆积,不断地堆积。

最终便汇集成了绝望。

沈凌盛显然不想在这些事情上多言。

“信中自然只写要事,几句虚言,有什么可写的。

现如今,沈寒配合着沈家将婚约顺利退掉,才是要事。”

面对沈凌盛这番话,云夫人今夜不知道怎么的,言语突然凌厉起来。

“配合沈家退掉婚约?小寒应该如何配合?

弄断双腿落个残废,还是脸上刺字受个墨刑,亦或是把整条命都给扔掉以此来配合?”

云夫人眼神中像是带着一把刀,死死的盯着沈凌盛。

“圣人言,虎狼为子谋生食,父母为子谋前程。

你这位父亲,为沈寒谋过什么前程?谋着让他去送死?”

越说着,云夫人似乎越是生气,语气甚至带着质问。

沈凌盛却并未被说动,脸上依旧一片冷漠。

“我身为父亲,难道还说不得这些了?”

“虎毒不食子,但你比那山林间的猛虎,恶毒百倍!”

云夫人说到这里时,已经是在骂了。

“妇道人家,懂什么?

这是关乎整个沈家的大事,沈寒牺牲一下怎么了?

这些年武道又没有什么造诣,也没给沈家做出什么贡献,如今牺牲一些,又怎么了!”

沈凌盛似乎觉得自己这话非常有理,说得还大声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