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感受到沈傲那抹威压时,沈寒便明白了。

文人修行中的言出法随,是运用精神力,改变气运改变法则之力。

而《天道剑势》在本质上,与之是一样的。

只是这《天道剑势》,是以精神力起撼天气势,变这法则。

喊出一声“跪下”,沈傲想象中的场景却根本没有出现。

他眼中的废物沈寒,此刻依旧在给彩铃包扎伤口。

绕上两周,再轻轻打了一个结。

伤口包扎完成,沈寒缓缓站起身。

俯看着面前的沈傲。

沈傲喜欢让人跪下的主要原因,便是他极度讨厌别人俯看自己。

特别是那些实力天赋不如自己的人,更不允许俯看自己。

“跪下!”

又是一声呵斥,可是只在沈寒身边荡起了一圈涟漪。

手里拿着一根柳条,沈寒一步步向这十岁的孩童走近。

或许是因为都被沈傲给欺负了,心里有着怨气。

一群围观的家仆们,心里竟更希望沈寒能压过他。

“滚开!”

沈傲专注于文人之路,小小年纪达八品的实力足够惊才绝艳。

言出法随的能力,亦是让沈傲自觉实力超然。

但他的伎俩在沈寒面前,尽数失去了作用。

“跪......”

他似乎还想试试,但话音未落下,便被沈寒一把提了起来。

他那点能力要是起不了作用,沈傲便对沈寒起不到任何威胁。

沈寒已经有踏入八品的境界,力量远远盖过了沈傲这孩童。

“放开我,你这个沈家弃子,灾祸!

你对我不敬,我母亲和老太君都不会放过你的!

我大哥更是会剥了你的皮......”

沈傲年纪小,他的声线还带着那种孩童的语调。

可每一句话,都是在发狠。

围观的家仆都把目光投了过来,心中期待沈寒给这个小混蛋一点教训。

但他们也知道这只能想想,沈寒敢这么把沈傲抓着衣领提起来,已经很硬气了。

打沈傲一顿,哪有人敢......

正想着,沈寒手中的柳条直接打到了他的手掌上。

“你敢......”

“我怎么不敢?”

沈寒冷冷地回了一句,柳条便又打到了沈傲的掌心。

在京城求学了两年,沈傲虽然在文人修行上提升很大,但是身体却远远不如武者。

之前狂傲的沈傲,嘴里还在叫嚣,但是脸上已经有些怕了。

他这個五兄长,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欺负。

不仅不好欺负,还会还手的......

看着狠话威胁无用,沈傲开始求救,让家仆们去通知何夫人,老太君。

可这一次,沈傲呼喊了好久。

一众围观的家仆却动都不动,甚至感觉他们看到这一幕,还有些解气......

不少人甚至小声鼓掌,为沈寒叫好。

大约半个时辰过去,沈家七小姐过来看看热闹,才发现沈傲在被惩戒。

一双手被打得肿起来,脸上原本的傲气,也尽数消失。

他终于学会怂了。

在京城,有沈业做他的后台,即便是实力不如,沈傲得罪了也就得罪了。

可在这里,沈寒可不给他这个面子。

特别是看到小彩铃膝盖上的血渍,沈寒感觉自己的拳头都硬了几分。

沈家七小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她第一反应,竟然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看了好一会儿,她才真的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的。

沈寒......竟然在教训八少爷沈傲......

感觉事态有些严重,沈家七小姐连忙朝着何夫人院子里跑去。

“大夫人,大夫人......沈傲少爷他......”

“怎么了?他是惹祸了吗?”

何夫人脸上笑眯眯的,她等的就是自己那儿子惹祸的消息。

把沈寒弄得身残,自己作为大家长,装模作样的教训他一顿。

象征性的关两天禁闭,这件事情便过去了~

沈寒与苏今雨这婚约,也就以沈寒受伤身残,不适宜迎娶苏家天骄为由,把婚约退了。

“沈傲少爷,在被沈寒打......

都打了好一会儿了......”

沈家七小姐喘了喘气,断断续续地说着。

“傲儿被打?怎么可能~”

何夫人笑了笑:“这孩子自小霸道,现如今又有八品的实力,这沈府里,哪个敢惹他?

唉,我都怕这孩子欺负你们这些兄弟姐妹。”

何夫人依旧不信,但七小姐再一次强调了一次。

还发誓是自己看得清清楚楚,是沈傲在挨打。

看沈家七小姐说得信誓旦旦,何夫人终于信了几分,连忙起身朝着沈寒的院子走去。

刚走几步,又转过头让七小姐去通知老太君。

沈府东侧院落。

沈傲早已经怂了,看沈寒的眼神中,都带着一丝惊恐。

一向霸道的他,怎么也没想到,沈寒敢对自己动手。

记得以前在沈府的时候,他印象里的沈寒低调无比,面对长辈的嫌弃和指责,都是沉默。

可怎么面对自己是,会这么霸道......

没过一会儿,收到消息的何夫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当看到沈傲真的在挨打时,她快要疯了。

自己捧在手心的儿子,竟然被沈家弃子这般教训。

“沈寒!伱给我住手!”

何夫人气得脸色通红,推开一群家仆,便冲了上去,抱着沈傲。

看到何夫人来了,沈傲像是看到了救星,之前憋了很久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好好好,母亲帮你杀了他,乖,不哭。”

何夫人摸了摸沈傲的头,看着他肿起来的双手,又赶紧替他揉揉。

中途忍不住抬头看向沈寒,何夫人眼中的恨意,根本藏不住。

“沈寒,你身为兄长,竟然殴打族弟!待老太君来,你必须受到严惩!”

面对何夫人恶狠狠的话语,沈寒却向着她行礼。

“大夫人此言有误,我并未殴打族弟,而是教训指导族弟。”

话音刚落,老太君在几位丫鬟的搀扶下,已经来到院门口。

“照你这么说,我们这些个做长辈的,是不是也可以如此教训你!”

老太君苍老的脸上,夹杂着一抹怒意。

这小孙子很会讨她的欢心,又聪明,她可是最偏爱沈傲的。

她这个做奶奶的,都这么顺着沈傲,沈寒竟然敢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