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求求你停下吧,预言家

当双方融合之时,万民信仰急剧消耗,随着范围的扩大,消耗的速度倍增,已经有些后继无力。

其实这并不是夏国子民的信仰不够虔诚,而是之前北玄成神时已经消耗了大量的信仰,一个人能产生的信仰并不是无限的,它就像体力,一个人短时间内跑了五公里,你让他再跑五公里必然无比艰难。

夏国的子民似乎感受到预言家此时遭遇的困难,有人神情狂热高声欢呼:“是预言家在拯救夏国!”

他已经是方休神国中的子民,更清楚的感觉到这方天地因方休带来的变化。

“预言家万岁!”

“加油!”

越来越多的声音在夏国大地响起,他们都在为方休加油,原本枯竭的信仰之力再度充盈起来。

无间地狱与夏国融合的速度开始加快,百分之九十!百分之九十五!百分之九十九.......百分之百!

轰!

当无间地狱与夏国完全融合之时,天地剧颤,虚空沸腾,所有人与方休之间皆多了层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在万众瞩目之下,一道神国虚影开始缓缓成型,所有的灰雾被隔绝,无数诡异被清除,世界在欢呼,人民在雀跃,一切都生机盎然。

可唯独方休面无血色,身躯之上凭空出现数道深可见骨的裂痕,那些裂痕越来越多,他几乎要支离破碎。

这一刻,众人的欢呼声戛然而止。

“预言家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休的突发情况,连带着即将成型的神国虚影也趋于崩溃边缘。

而一直被暴打的北玄也终于迎来喘息之机,人们都在担忧方休,自然忘记打他。

见到这一幕,北玄纵声狂笑:“哈哈哈.......方休,你终究不是神明,你只是个半神,没有永恒的神格,你根本无法承受神国的压力,哈哈哈......你完了,整个夏国的重担你承受不住,夏国也完.......”

砰!

一只四十多码的大脚狠狠踹在北玄嘴上。

“叫你**!还特么敢叫?”一位暴躁的夏国民众破口大骂,一脚又一脚的踹在北玄脸上。

在这位夏国民众的带领下,新一轮的暴打又开始了。

半空中,方休即便身体破碎,他的目光依旧平静,诚如北玄所言,此时整个夏国的压力全都集中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神国是神明之国,根基自然是神明,这也就意味着神明需要承载整个神国的重压。

此时此刻,他意识到真我律令与神格最本质的差距。

那就是永恒!

神格是永恒之物,超脱时间长河,不受时间影响,也无法被摧毁,正因如此,只有永恒的神格才能承载神国的重压。

而真我律令不是,虽然本质与神格无异,但终究差了一个大境界,没有神明永恒的属性,当神国即将成型时,那无形的重压全部落在真我律令之上,压得它处于崩溃边缘。

“时间回溯!”

方休发动时间之力,一道神秘晦涩的时间波动荡漾,他即将崩溃的身躯瞬间复原,然而下一秒,崩溃又开始了。

这就好比他正双手托举一座重达万钧的神山,神山压得他筋骨爆鸣,眼看快要被压成一滩肉泥,时间之力流转,帮他恢复到最初的状态,但问题是,神山还在,压力还在,不解决这个问题,时间回溯一万次也无用。

可如何解决?

方休也不知道。

哪怕死亡回档也是无用,只要建立神国就必须面对承载神国压力的问题,根本无法绕过去。

死亡回档看似BUG,可最怕的就是遇到以力压人的情况,没办法取巧,只能硬扛,但扛不住就是扛不住。

这种感觉就好像普通人参加赛跑比赛,哪怕给你一万次机会,你也永远跑不赢博尔特,这无关努力,是天赋,是上限在限制着你。

砰!

一道爆鸣声响起,在所有夏国子民的注视下,方休爆炸了,他爆成一团血雾,整个人像是被某种无形的压力生生压爆。

“预言家!”

“不!你不能死!”

无数人于此刻眼眶通红,甚至想要冲过去,虽然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冲过去有什么用,但哪怕只能距离预言家更近一点也是好的。

不过在众人刚刚迈出一步之时,半空中的那团血雾如时间倒流般,迅速凝聚,最终化作方休的模样。

“预言家回来了!”

“我就知道预言家永远不会倒下!”

人们喜极而泣,开始欢呼,可好景不长,砰!

方休刚刚恢复的身躯再度被压爆,化作漫天血雾,随后,场景重现,血雾在时间之力的作用下复原,如此往复。

在亿万夏国民众的注视下,方休一次次身躯爆裂,一次次回溯重生,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欢呼声早已在夏国冷却,哪怕最吵闹的孩童,此刻也变得鸦雀无声,只是偶尔夹杂着一丝丝抽泣的声音。

一百次,三百次,五百次.......

民众的抽泣声再也遮掩不住,有人无声流泪,有人嚎啕大哭,有人跪倒在地嘶吼着捶打大地。

六百次,八百次.......一千次!

方休整整死了一千次,然而压力的问题依旧无法解决,死亡还在继续。

不少民众已经崩溃了,他们不断地跪地磕头,哭着哀求:“伟大的预言家啊,停下吧,快停下吧!”

“别让我们连累了你,早在百年前我们就应该死去,你让夏国多存活百年,我们已经知足了。”

“不就是死吗?谁特么怕死!?”

“我们不值得你这样做,最应该活下去的是你,只有预言家才能终结这个诡异时代,我们活下去也只是累赘。”

“求求你,停下吧!”

方休没有理会众人的哀求,他依旧在坚持,哪怕一次次承受浑身每一块血肉,每一块骨头被重压碾碎的痛苦,他也没有放弃。

“师傅.......”林夜跪倒在地,双拳死死握住,甚至因太过用力,略微尖锐的指甲早已深深扎入肉中,他也浑然不觉。

泪水不断地滑落,他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傅独自承受所有压力。

(先更两张,晚点还有一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