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园。

天空淅淅沥沥下着小雨。

雨水轻轻地落在王晨的脸颊上,伴随着阵阵低沉的鼓声,整个世界仿佛都被一层悲伤的氛围所笼罩。

王晨和孟钰静静地站在人群中,用沉默表达自己的敬意和思念。为战友送行。

老李牺牲了,为了信仰,他把生的希望给了战友。

距离上次行动,已经过去了三天,这期间,京海市局像是发疯一样全程通缉大妈帮。

可这些人像是一瞬间消失了一样,任凭如何寻找,也没有一点消息。

逝者为大,老李需要安息。

仪式开始了。一面面红旗在风中猎猎飘扬,张彪矗立在最前方,泪水从脸颊滑落,无声哭泣着。

呼~

寒风吹过,小雨渐渐变得大了起来。然而,人们似乎没有察觉,全都沉浸在逝去战友的思念当中。雨水顺着他们背上的面庞滑落,与泪水交织在一起。

这是一个艰难的时刻,可却又是人生不得不面对的时刻。

终于,仪式结束了。王晨最后看了一眼照片,缓缓离开。

.........

小酒馆。

王晨、李响、安欣、张彪,四人围坐在一起,沉默的喝酒。

张彪尤甚,一口口往嘴里灌白酒,发黑的眼圈,还有不曾搭理的胡茬,整个人无比颓废。

王晨给李响使了个眼色。

“行了,别喝了。”李响一把夺过酒杯:“喝酒有什么用!!”

张彪呆愣在原地,他苦笑一声:“是啊,喝酒有什么用...可不喝酒,我又能做什么....你们知道吗,本应该我进去的,死的人应该是我。”

说着说着,声音越发哽咽。

这时,他不再是铁血不怕死的支队长,而是一个失去老班长的无助青年。

王晨也不好受,等他赶到时,大火已经把整个别墅烧的差不多了,他什么都做不了。

安欣也一样,他作为行动一队长,在最危险的时候,跑到后面指挥去了,还出了这档子事,他都不好意思安慰张彪。

他甚至一度觉得,自己就是一个逃兵。

四个人,四种心境,悲伤却是主旋律。剩下的就只有愤怒了。

是的,愤怒。

王晨看不了三人像是斗败的公鸡,率先点燃愤怒的引线,“你们仨在体制,要想给老李报仇,那就找出给大妈帮发信号的人....敌人固然可恶,叛徒却更该死!!!”

“嘭~”

张彪一拳砸在桌子啊上,再抬头,双眼布满血丝,像是要择人而食。他差点咬碎了钢牙,“阿晨说的没错,这个叛徒,别让我找到他,不然我绝对饶不了他。”

卫星电话求救信号,没有检测到来源,所以十三个行动组,包括通讯、保障,十五个单位,都有嫌疑。

范围太大,注定要一点点摸排。

王晨思忖行动细节,说:“各个小组在出发前,除了各队长,根本不知道行动地点,我们可以先从这方面查,范围会缩小很多。”

李响点头:“从行动开始时候查,着重调查有没有异常,不限于打电话,上厕所等一切消失在大众视野的人。”

安欣补充:“通讯和保障组,他们的技术人员,也能通过信号覆盖范围,大致判断行动目标,求救信号是在屏蔽信号后发生,所以不能落下他们。”

张彪咬牙:“还有个队长有没有没管住嘴的情况发生,身边有没有异常,这些都不能放过。”

王晨扣了扣桌面:“很好,都是老刑侦,思路很清晰,按照这个思路全部排查一遍,应该会有收获。”

他看向张彪:“先说说你们这组,有没有异常?”

李响夹颗花生米扔进嘴里:“不是吧,咱们自己组也查啊?”

“响,你这觉悟有问题啊,我们要查别人,当然要先查自己。在我看来,大家都是兄弟,表率必须要做....”

安欣怼了怼他:“不过张彪嘴严的狠,直到最后都没有透露出一个字,对吧张彪。”

张彪仔细回忆,缓缓摇头:“我这边没有异常,除了我个人,没人知道。”

叮铃铃....叮铃铃....

王晨的电话响了。

“喂,是我。”

“发布会照常进行,对,什么.....现在记者采访?你告诉他,我没空.....谁来都没空。”

“孟记者?哪个孟记者?....行了,我现在回去。”

王晨脸色有些不自然,他放|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下电话,说:“哥几个,我有点事先走,你们先喝着。”

安欣憋着笑,问:“哪个孟记者,连我们王总都要给面子,这酒还没喝完呢。”

李响附和:“对啊,这刚喝一半,怎么就走了。”

王晨赔笑,抓起外套就往外走:“单买完了,我先走一步,下次请你们到家里吃!”

等王晨离开,三人又闷声想行动细节,想了半天也没想个所以然。

李响拿起酒杯就干了,而后重重磕在桌面上。

“真够憋屈的,咱们去的最早,还让人跑了,这叫什么事啊!!!”

“这说明敌人比我们想象的更狡猾。”安欣陪了一杯,问:“张彪,说起这个,你地形很熟啊,还知道抄近路。”

“不是我,是刘鸿,他家就在东郊,你们忘了,那小子没干咱们这行的时候,可是经常飙车,对地形熟。”

安欣一愣:“这么说,刘鸿也知道目的地?”

张彪连忙摆手,他知道安欣是什么意思,可他一直看着刘鸿,全程都没离开过自己视线,根本没时间作案。

“我就在副驾驶,我敢发誓,他一秒都没离开过我的视线,没可能也没时间发信号。”

话落,两人放下狐疑,毕竟张彪也是老刑侦,想在他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在眼皮底下作案,根本没可能。

气氛再次陷入沉闷,张彪端起酒杯,一口干了,起身抓住外套,往外走。

“你干什么去?”

张彪没有回头,“吃饱喝足,该干活了!”

“得,吃饭都吃不消停。”安欣拽着正在干饭的李响,追了出去。

步伐坚硬,眸中满是认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