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谢云萧、李玉萱二人站稳身子,临阳公主再次催动神兵莫变攻出。

杀道法则再次涌动而出,比上一次还要恐怖几分。

李玉萱不得不催动秘法,此时她的修为虽然没有九境的气息,但已然超越了九境巅峰。

恐怖的法则之力加持在九州鼎上,九州鼎顿然发出嗡嗡响声,山河图案显化,笼罩九州鼎周围,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前面移动出去。

轰的一声,紊乱劲力荡开,漫卷四方。

谢云萧深深地吸一口气,一跃而起,人剑合一刺出。

恐怖的剑芒来到临阳公主身前三尺的地方,这才彻底爆发。

璀璨剑光激射,剑芒呼啸。

临阳公主来不及催动神兵莫变,便已经被几道剑气伤到。

鲜血飞溅,临阳公主发出惨叫声,踉跄向后退去。

乔雨见状,面色大变,叫道:“临阳!”

临阳公主稳住身子,目光甚是凌厉。

说实话,谢云萧此时有些不忍。

今日这个局面,一切都是宁王造成的。

如果不是宁王贪图白家的东西,娶了乔雨,又将人家晾在一边,故意激起乔雨的仇恨,不得不去寻找白家的东西,又怎么会有乔雨的疯狂?临阳公主的疯狂?

“说实话,我谢某人佩服的人并不多,你长公主殿下算一个,只要你们投|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降,我可以保住你们!”谢云萧并不是说笑,他的确有这本事。

当下秦筝已经是储君,而宁王为了让自己竭尽全力辅佐秦筝,肯定会答应自己的请求。

毕竟对于谢云萧的本事,宁王也算是亲眼看到了的。

纵然临阳公主等人还存有二心,宁王也相信,谢云萧能解决问题。

临阳公主闻言,却是发出大笑之声,她看着谢云萧,淡然说道:“你觉得我是那种怕死的人吗?”

谢云萧闻言,不由暗暗叹息一声,临阳公主的选择,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临阳公主运转玄功,神兵莫变再次控制之下,杀道法则浓郁到难以形容的地步。

却在这时,整座机关城猛地颤动了一下,一道光芒冲天而起,在那光柱中,却是立着一个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两鬓已然斑白,身着普通衣衫,当他迈步走出的那一瞬间,谢云萧和李玉萱便知道,这是一个九境第一层次的高手,而且还不是寻常九境第一层次。

在这时候,谢云萧只觉得这人有些面熟,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

而阵法之中,王俭和甘尘澜同时抬头看向机关城,他们均是面色大变。

“是他吗?”甘尘澜问道。

王俭以极为肯定的语气说道:“就是他!”

三王子问道:“他是谁?”

“杀神白寂!”甘尘澜说道。

这一瞬间,阵法中的文武大臣,皆是心神猛烈一颤。

杀神白寂,不是已经死了?就算是没死,也是百岁的老人,看他样子,虽然两鬓斑白,但也就是四十岁左右吧。

宁王自然也是认识杀神白寂的,他死死地盯住那从光柱里面走出来的人,面色比任何时候都要苍白,呼吸急促到了极致。

这时候,最激动的莫过于乔雨。

“父亲,真的是您吗?”乔雨泪水滚落,不住抽泣,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

白寂缓缓降落,来到乔雨身边,他叹息一声,“是我,小雨!”

“父亲,这些年来,您一直都在这里吗?”乔雨问道。

白寂点头,“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在这里!”

“外公,您为宁国立下多少汗马功劳,天下人都知道,偏偏王室却是忌惮着,逼得您不得不隐退,不得不住在这里,逼得白家已经没有了,您难道甘心吗?”临阳公主大声说道。

“白家没有了吗?”白寂眼中泛着沧桑之色。

临阳公主叹息一声,“如果白家还在,我们至于走到今日吗?”

“是啊,外公,您一定要为白家做主,为我们做主啊!”秦蛟哭声说道。

他向来城府心机深,抓住救命的稻草,自然会要哭诉一番,如果白寂出手,那今日他们便没有输。

白寂沉默一会,道:“你们在机关城中所做一切,我皆是看在眼里,当下出来,也实属无奈,如果你们愿意,从今往后,便住在城池,不管外面的纷纷扰扰,如何?”

临阳公主、秦蛟二人闻言,皆是一愣,他们显然没有想到白寂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外公,白家已经没了,是因为宁国而没有的,您难道不想为白家做点什么吗?”秦蛟说道。

秦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白寂出现,本以为会是救星,谁曾想到他竟然要他放弃一切。

白寂温和一笑,“白家没有了,难道只是因为宁国?”

“那您呢?您可是天下第一的名将,您是杀神,当初被先王逼得无路可走,您甘心吗?”秦蛟依旧不死心。

白寂叹息一声,“如果一个人要真正地活着,就必须得死一次!”

秦蛟彻底懵圈,双眼迷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临阳公主起身,擦掉眼角的泪水,说道:“不,你不是我外公,我外公怎么能不管我母后,不管白家?”

白寂道:“大是大非面前,我们得有态度,但你们被欺负,我自然不会不管!”

话音落下,白寂看向谢云萧和李玉萱,道:“适才你们的举动,你们说的,我都听在眼里,你们谁来接我三招,三招之后,我带着他们离开!”

“三招吗?”谢云萧这才开口,李玉萱便上前,笑着说道:“不用客气,我们可以分个胜负的!”

白寂闻言,眉头微微一皱,他已经让步很多,但谁想到,李玉萱却是不领情面。

开什么玩笑,在上古之时,纵然是同境界真仙境的,都没有敢让她李玉萱三招的。

谢云萧知晓李玉萱心中有傲气,当下他笑着说道:“今日之事,谁是谁非,已然不消多说,往昔更是如此,白前辈想要三招解决问题,那的确是从大局出发,这样吧,我来接白前辈十招,十招之内,定生死,分胜负,往后恩恩怨怨,一笔勾销,如何?”

李玉萱目光微微闪烁,她有些不太喜欢谢云萧拦住自己。

但谢云萧话里已然明白,得从大局考虑。

“十招,好,那就十招,十招之内分胜负,定生死,而后恩怨两清!”白寂看向谢云萧,声音里面透着难以形容的冷漠。

临阳公主闻言,目光微微闪烁,她在想,今日这个局,败就是败在谢云萧的手上。

若是能借白寂之手,杀了谢云萧,就算今日暂且避退,将来也还有机会卷土重来。

想到这里,她将神兵莫变递过去给白寂,说道:“外公,这个谢云萧甚是奸诈,您千万不能大意!”

言外之意,已然清楚明白。

白寂没想到这个外孙女心眼如此之多,但他还是接过神兵莫变。

被毁掉的天坛之处,阵法中的秦筝听到机关城上的谈话,她眼中泛着担心之色。

而今那些八境高手,与临阳公主已经断开联系。

玄甲卫在蒙天的指挥之下,不多时彻底将这些人包围起来,彼此之间,在这时候僵持住了。

但这些高手,被拿下只是迟早的事。

机关城中,谢云萧倒持雪霁剑,行礼说道:“前辈请了!”

“请!”白寂目光淡然,但站在那里,却仿佛是一把凌厉的宝剑,立在天地之间,这一瞬间,莫变神兵发出嗡嗡响声,化作巨剑的模样已然稳定,凌厉剑气弥漫,如同水波般荡开。

谢云萧则是将剑意内敛,雪霁剑没有任何威势显化,但在谢云萧刺出的时候,却已然是人剑合一。

白寂眼中泛起赞赏之色,他手持莫变横挡出去。

金属交击之声而出,火花溅起,谢云萧和白寂,皆是身子一顿,而后同时刺出长剑。

这一瞬间,谢云萧的剑招变得不可捉摸,释放的剑意,或是真实的,或是虚无的,变化之中蕴藏变化,一个简单的招式,也蕴藏无数变化。

而且最关键的,是谢云萧的剑招,不是刻意生出如此多的变化,不是因为变化而变化,是一种行云流水自然而然的变化。

白寂知晓,若是单以剑法而论,他与谢云萧之间,绝对有一定差距。

当下他挥动莫变神兵,信手出招,看似不疾不徐,但却是能挡住谢云萧的剑法。

片刻之间,二人已经交手三招。

在这三招里面,谁也没有占据上方。

临阳公主见状,却是眉头微微一皱,这般下去,可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

“外公,谢云萧很狡诈的,您千万不要上当!”临阳公主提醒说道。

白寂没有理会临阳公主,但此时他已经改变了招式。

从之前的防御,转变为进攻。

谢云萧不是第一次与九境第一层次的高手交手,在人族祖地的时候还杀了一个。

但白寂不是寻常九境第一层次的高手,不论是适才的进攻,还是现在的防守,他没有一招是与白寂硬碰硬的。

白寂觉得他自己的力量,每一次都可以释放,但释放出来之后,要么如泥牛入海,不知所踪,要么则是不痛不痒地发出几道响亮的声音,便也就此作罢。

这般境况,让他生出些许莫名的烦躁之感。

但正因为如此,可见谢云萧之高明。

第四招之后,白寂改变战略方式,他的招式不再注重变化,而是令法则之力,充斥每一处空间。

sdldwx/xs/87877816/191915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