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八年正月,

武怀玉乘风破浪抵达流求。

“这就是鹿耳门?”

此时站在船甲板上他身边的是赶到澎湖迎接的唐奉义,这位便宜老丈人现在暂替武怀玉管着流求的事务,

“这两岸沙角形似鹿耳,航道狭窄如门而得此名。”

站在甲板上,能看到前面的沙洲群,武家的安平堡就在其中,

“这鹿耳门是这片的门户,为沙洲群中较大的潮汐口,受海潮冲蚀,遂成出入大湾的重要港道,

不过这港道迂回曲折,底部坚石堆积,暗礁盘红,大船不易通行,可称天险。”

“大船只能待涨潮之时进出,”

“不过南边还有一条河道,那条河道水深、宽阔,适合大船通过。”

何况武家一上岛,就是码头和安平堡最先修的,如今安平堡还没修成,但城墙敌台箭塔这些基础有了,关起门来居高临下,有水有粮,那些岛夷想围攻可不易,真要坚守个一年半载都不是问题。

当然,水道边还有几个小沙洲环绕,适合建小堡屯兵拱卫。

“岛夷还没来袭吗?”

这位曾经在江都参与弑君的家伙,投唐后也曾一度拜越州都督广州都督,后来贬广州长司,再贬流配岭南,

能力还是很强的,

之前说服女儿在广州港开商行,他实际打理,做的也是红红火火,武怀玉一直有关注这个便宜老丈人,得到开拓流求岛的许可后,武怀玉思量再三,还是选派了唐奉义来这边主持。

“每月初一十五,鹿耳门会有大潮,水位比平时高五六尺,再大的船都能通畅出入。”

武怀玉点头,因为现在武家经营的基地是在沙洲群里,不是在流求本岛,故此走那条通畅河道,大船一样不便进安平港。

安平堡建在一鲲身沙洲上,现在更名安平洲,其北边有一个紧邻的北线尾沙洲,两个狭窄的沙洲像是两扇合拢的门,只留下了一点缝隙,则在北线尾沙洲的北边,还有一个更大的沙洲,两沙洲间间隙更小,那就是鹿耳门。

怀玉过完元宵节后出发的,从鹭港到澎湖用时一天,澎湖休整一夜过来,此时才刚中午。

武家在流求的据点,是武怀玉亲自定的,唐奉义没来之前也没觉得什么,可来了后,一番细细考察才发现,这个位置还真是特别合适。

首先初来乍到,不宜贸然跑到大岛上,被袭击的风险很大。

“安平堡位置选的好,听说是武相亲自选定的,真是非常有眼光。”便宜老丈夫唐奉义毫不脸红的拍着女婿马屁。

再就是一鲲身北侧西面有一個平时相连,涨潮时断开的小沙洲,那沙洲虽不大,却有座土山。

选在沙洲上,易守难攻。而选了一鲲身,一来这里紧邻着入台江内海两条水道中最畅通宽阔的那条,二来这沙洲南边距离本岛也仅有一条窄峡,将来发展了联通陆地也方便。

此时却是错过了大潮。

武家安平堡选择的是南面更狭窄的一鲲身,主要还是因为看中一身鲲北端有一个通畅宽阔的水道,而其南端,与流求本岛陆地,仅有一条窄峡。

虽无大潮|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但武怀玉他们的船并不是特别大,而且有唐奉义派熟悉鹿耳门水道的水手引航,放慢速度缓慢通过了狭窄曲折且暗礁密布的鹿耳门水道,进入了台江入海,也就是大员湾,又被大家称为安平湾的内海,

一片沙洲群围出了一片内海,风平浪静。

这就不得不佩服武怀玉选的位置好,就算岛夷真的能联合很多部落来攻,可窄峡也是隔着海的,会大大限制岛夷,就算他们渡海来了,但一鲲身那么狭长,兵多也没什么卵用。

“还没有,不过最近频频有岛夷来这边窥探,估计很快会来犯。”唐奉义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半点慌张。

“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既然那些岛夷已经对我们起了杀心,那我们就先下手为强,”

不得不说,唐奉义毕竟曾敢弑君,也能做到都督的人,来流求开拓打先锋,虽万事开头难,还是做的有声有色。

武怀玉迎着风说道。

船队从北线尾沙洲和安顺洲中间的鹿耳门水道驶入内海,其实武怀玉他们根本不用从这走,直接从南边的水道就能进安平港,但他特别让从北边这边,进了内海,还要绕过北线尾沙洲回安平港,

没人知道武相公为何这么麻烦,好好的大水道不走,要走这险道。

只有甲板上迎风而立的武怀玉在心中想着某一位国姓爷,他提前千年驶入鹿耳门,也许未来就会改变了,提前让流求开发。

在后世,台江内海基本上早没了,成了陆地相连的一部份,但此时,这片内海还很大。

“北线尾洲改个名,叫安宁吧。”

安平、安宁、安顺,最主要的三个相连沙洲,名字都带安,寓意很好。

“接下来就要先开发这三个沙洲,安平港这里建码头港口,船场市镇,其它地方则垦荒种地养殖鸡鸭猪牛·····”

“等这仗打完,我们就要着手准备在安平堡对面的陆上,修建一座市镇和城堡,把原来那简陋的市集扩建,”

之前陆上的市集就是专为跟岛夷部落开的,非常简陋,就是简单的修了一排茅草棚子,能摭风挡雨方便交易而已,

连个篱笆都没有,

现在气氛紧张,交易早就停止了,

“流州刺史府,到时就设在那边,”武怀玉跟流州刺史汪达说道,

汪达本来觉得刺史府就设在安平港也行,但听怀玉这么说也不反对,“在陆上也好,长远来说更方便,”他觉得武怀玉可能也还有把安平港当成自家地盘的意思,

大小几十条船到来,还是让安平港热闹了起来。

最近气氛有些紧张,不少传言,安平洲上的人也知道岛夷不来交易了,随时有可能来犯,

说不紧张也是假的,

毕竟这里两千多人,并不都是亡命之徒,武家招募了一批敢拼敢打的做为护卫,但数量仅有二百,其余的都是工匠、农夫、伙计等,来这边筑堡修码头,屯田开荒的,

这前期来的基本上都是武家的人。

武怀玉也邀请了不少人来开发流求,但说实话,很多人对于跑来这茫茫东海岛上开荒,不太感兴趣,武怀玉也不强求,

现在不来,以后来,可就不一样了。

戴义率领的广州水师一千人马,是这支船队中最让人欢迎的,他们的船是战舰,数种战舰样式不一,但看着就很威武,特别是那些斗舰,

而入港时,戴义特意让一些水师士兵站上甲板亮相,还披甲执锐,那可都是正规军。

军旗之下,戎服铠甲,

立马给近段时间来不安的大家带来极大安全感,

而当武怀玉的坐舰出现,桅杆上升起了武字大旗,武怀玉站在甲板上出现在众人面前时,

更是立马爆发出阵阵欢呼之声。

安平的这些人,有武家的雇员,有武家的奴隶,不管是自由民还是奴隶,他们都是武家人,

现在看到那位传奇的武家家主出现,众人啥担忧都没了,

有的只是兴奋,

这里好些管事以往都没能亲眼见到过武相公呢,

武氏现在家大业大,就工商这块,也是条条块块一大堆,各有团队管理,可一般也仅有各商总号的几大掌柜,才会有资格能见到家主。

一条船上,

僧哥和宋威、小毛三人也感受到这欢呼的喜悦激动,

三人做为新点选的流州守捉郎,是第一批先过来的,家眷安排随后过来,他们第一批二百五十人,便开始当第一番。

“这是安平港?”

“从鹭港过来也就一天半,这还是晚上在澎湖休整一晚,原来好近啊。”

这趟确实非常顺利,不到两天就到了。

安平港是跟鹭港同时开建的,但这边毕竟比不得鹭港离内地近,所以比起鹭港显得还要简陋一些,

但对三人来说,却感觉一种莫名熟悉感。

两港口码头好像,甚至那座红堡也那么出奇的像。

这里有片大员湾,鹭岛有片筼当湾,

“我们的地是分在这沙洲上吗?”

“估计是分到那边陆上吧。”

小毛兴奋的按着腰间的横刀,做为第一批守捉郎,他们来前已经领到了发的装备,一身皮甲,一顶铁盔,戎服一套,还有横刀一把、弓一张、弦三条,箭三十支,长矛一支,小刀一把。

其余的细碎装备,也都是统一发放,

当上这守捉郎,反正一身装备都是上面发的,还直接领了三百安家钱。

三人都是江南来的,渡海乘船虽浪大点,却没啥不良反应,昨晚在澎湖又休整了一夜,这会还正精神着呢。

“两位阿兄,你说这岛夷的赏格会不会比山越的高?砍一个首级也有一百钱吗,俘虏一个是不是还有一百五?”小毛一脸兴奋。

宋威笑笑,“哪有那么多好事,上次那是情况特殊,”

这次武怀玉带来三百经略牙兵,一千广州水师,还有二百五流州守捉郎,加上安平这还有二百武装护卫,仅这些人马,就一千七百五了。

澎湖又调了二百五过来,凑够了两千之数。

当年杨广派大将征流求,发兵万人,大破岛夷蛮王,但宋威相信,武相公有这两千人,足够横扫岛夷,不说扫灭全岛上的蛮夷,但灭掉想要袭击安平的那些绝对绰绰有余。

既然是手拿把捏的仗,那怎么可能还有那么高的赏格。

“咱们现在可不是乡壮民勇,咱们现在是流州守捉郎,是官兵了。”

“对,守捉郎,官兵。”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