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嫣和父亲说了。

张国纪无奈点头了。

唐雨让随行的兵士自行回去。

她让保镖金宝坐在副驾驶室,张嫣姐妹俩坐在后座,发动车子,朝大黄庄而去。

唐雨的车技是二狗教授的,在卢布林空闲时间里,场地够宽广,加上唐雨又极为聪明,上手很快,如今车技已经是仅次于二狗了。

车子在京师大道上穿行,也不至于多有颠簸,只是车速不是很快而已。

出了城之后,上了水泥路,速度也快了许多,更平稳了许多。

沿途,一个个的灶台已经修好,很多人仍然在紧张的加班加点,继续修建。

“珍儿,黄晓忙于国事,没有时间多陪你,但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男儿,你看,明日他将在这条大道上,摆上流水宴,这得耗费多少粮食,这都是他的心意,你的婚礼一定会盛况空前!”

张丽珍脸上露出笑意:“他一直都是很良善的人,就算是婚礼,也想给旁人带来恩德,姐姐,我觉得好幸福!”

张嫣微笑着点头。

张丽珍问唐雨:“唐姑娘,听说你是仙界的人,是吗?”

唐雨点头。

张丽珍憧憬的道:“他答应过我,说成亲后,会带我去仙界游玩,我可是期待了好久了,唐姑娘,仙界好玩吗?”

唐雨微笑道:“好玩!只要有钱,那就一定好玩!正好贤王在仙界也是一个有钱人。”

张丽珍又问了一些仙界的事。

唐雨笑道:“这个说出来就不够惊喜了,王妃还是等成亲后,让王爷亲自带王妃过去体验吧,我就不说了。”

张丽珍一笑,没有再问了。

说话间,前面的大楼已经在望了,唐雨把车子停在了楼下,带着张嫣姐妹俩走单独的通道,金宝拿着乐器随在其后。

几人上了二楼雅间,金宝把古筝摆放好,并把其他物事放在桌上,和唐雨走了出去。

张嫣从箫盒里取出一支竹箫,这个竹箫通体翠绿,是张嫣母亲送给她的礼物,张嫣一直很珍视,入宫后,这个竹箫就留在了府中,因为在皇宫内,她再也无法自由自在的吹奏,也和她皇后的身份不合。

此刻竹箫在手,张嫣心中涌起一股别样的感觉。

她放下了竹箫,取了纸笔,铺开在桌上,慢慢的研墨。

而张丽珍则是摆好了古筝,安静的坐着。

唐姑娘过去了,黄晓和姐夫应该很快就知晓我和姐姐过来了。

就不知道郎君唱得好不好听?

大厅内,唐雨低声和黄晓及朱由校说了张嫣姐妹俩过来的消息。

黄晓笑着点头,轻叹一声:“想当年,我也是一个麦霸,只是出了学校之后,再也没有什么至交好友一起去K歌了,今天我就放肆一回了。”

朱由校心中微酸,暗道:“贤弟人品如玉,没想到仍然这么孤单,我以后一定要多关心他。”

黄晓回过神来,笑笑:“矫情了,让陛下见笑了,小雨,你去娘娘那边,我把伴奏放u盘里面了,你听到陛下说可以开始后,你就按下开始键。”

唐雨去了。

朱由校和黄晓从休息间走了出来。

大厅内,众人仍然在讨论明天的流程,见到两人出来,均是起身行礼。

朱由校道:“让诸位久等了,现在就有请贤王为我们高歌一曲!”

他说完带头鼓掌。

顿时底下掌声雷动。

朱由校说着朝黄晓点头示意,走下了舞台。

黄晓手持无线麦克风,走上了一步。

他当初在安装音响设备的时候,就特意布置了功放机,是以这次就不用特意去布置了,不过,这话筒一次都没有用过罢了。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这是一首改编自岳武穆所作的满江红,名字叫做:精忠报国!”

众人都是轰然叫好!

唐雨嘴角露出微笑,按下了播放键,她当时也想到了这首歌!

震撼人心的旋律响起,带来悲戚雄壮的气氛以及壮丽恢弘的气势。

伴奏由低沉转向高亢,悲愤苍凉的乐曲中,众人似乎看见了抗金名将岳父壮志未酬的怒气!

这完全不同于这个时代的乐曲,顿时让众人如痴如醉。

张嫣运笔如飞,记录着曲谱,脑海里却想着应该用什么乐器搭配,才能复原出这恢弘的乐曲!

黄晓手持话筒,眼睛微闭。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他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中华要让四方

来贺!

……”

音乐循环。

众人都是听得头皮发麻!

好多人,特别是两大帝师,乃是满桂,毛文龙等辽东军,均是情难自已,忍不住流下热泪来了!

随着黄晓的歌声,他们似乎回到了那铁马金戈的战场!想起这些年在边关牺牲的手足袍泽,众多的画面在他们脑海里闪现,如何不让他们泪洒当场!

而其他的兵士也都各有感触!

张丽珍惊得站了起来,她走到窗边,看向台上的黄晓,眼中的柔情怎么也掩饰不住!

真没有想到黄晓会多才多艺到这种地步!

张嫣也是激动不已,她陶醉在歌声中,但仍然飞快的记录着曲谱。

黄晓继续唱下半段: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他乡

……

堂堂中华国要让四方,来贺!”

最后一句的时候,众人再也忍不住了,齐声嘶吼出声!

堂堂中华要让四方,来贺!

音乐转为低沉,渐渐地的消失在大厅当中。

众人都沉醉在这美妙的歌声中,久久无法平静。

“好!”

朱由校也是激动得脸都红了,高声叫好,并站起鼓掌!

众人如梦初醒,纷纷大声叫好,顿时掌声雷动!

“贤弟!这歌曲改得太好!朕决定了!一字不改!就用精忠报国作为我大明的国歌!”

众人纷纷开口赞同。

卢象升年方二十五,正是风华正茂,热血之际,他站了起来:“陛下,臣请贤王在演唱一遍!”

“再唱一遍!”

“再唱一遍!”

“俺歌词都没有记清楚呢!”

……

黄晓微微一笑:“这歌词朗朗上口,唱法也简单,不过,我就不唱了。”

众人一呆,正待要说。

黄晓笑道:“就请我大明两大帝师,乃是八部主将上台,合唱一曲,如何?”

朱由校大笑:“好!好!算朕一个,如何?”

黄晓也是一笑:“好!”

黄晓去取了另外的三支话筒,把自己手里的话筒递给了朱由校,另外两支给了孙袁两人。

剩下一支,却被满桂一把拿了去。

“陛下,贤王,臣自告奋勇,嘿嘿,归我了。”

朱由校哈哈一笑:“可!满桂将军忠勇无双,就算你一个!”

毛文龙等其他人都是郁闷的看着得意洋洋的满桂。

菠菜:开学了,事情太多,这个月是废了,下个月加油,抱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