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这杀气腾腾的小人儿,路小禾不由得心里一惊:“王权,这...这是谁啊?”

王权轻叹了一声,站出来打圆场道:“行了,时间不早了,赶紧出发吧!”

说罢,他运转内力缓缓抬起神母灵棺,向着后方两头神兽走了过去...

一时间,天侍与天道也缓缓跟了上去...

而这时,路小禾急忙拦下了一旁南宫浅月,恭敬的抱拳道:“南宫...前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他是认识南宫浅月的,当初九黎晋升神兵后,他下山与王权有过一战,那时南宫浅月与成余年就在一旁观战!

而他之所以称呼前辈,一是因为南宫浅月年龄的确比他大上不少,二是因为...濮阳天的辈分也着实太高了!

他与王权相交,平日里以平辈论称也就罢了,若当真要论江湖辈分,恐怕他天玄地宗的老宗主,都得叫上王权一声师叔爷!

南宫浅月,当然当得起他这一声前辈!

然只见南宫浅月顿了顿,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

路小禾神色微微一变,目光骇然的瞥了瞥了一下天道主仆二人的背影,有些心惊道:

“就是那女子,跟那老气横秋的小孩啊?”

“这二人一个杀气凛凛,一个又全然看不出修为,他们究竟是什么人,着实太诡异了!”

南宫浅月有些诧异的看了看路小禾:“你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就算你不知,那你来之前...你家里长辈就没有告诉你一些传闻?”

路小禾顿时愣住了:“这我哪知道?”

说罢他又转身看向高雄,问道:“你知道?”

“我也不知啊?”高雄也是一头雾水道:“当初回到北塞,将王爷来东海的消息告知二爷后,他只说了一句知道了便没有了下文,而此次我东行来接王爷,二爷他也没特意嘱咐什么啊?”

话音落下,路小禾二人顿了顿,目光又齐齐看向了南宫浅月,低声道:

“前辈,我瞧着那女子相貌着实惊艳,而且她...

路小禾在自己腹部比划了一下,难以置信道:“难不成...这又是王权那家伙在外面沾花惹的草?”

南宫浅月笑了笑,拍了拍路小禾肩膀说道:“小子,你看人还真准,以后就别叫我前辈了,叫我师姐吧,前辈前辈的叫着,都把我给叫老了。”

说罢,她淡淡一笑,抬脚前方“阁楼”走了上去...

路小禾先是一愣,随后又顿时回过神来,大笑道:“哈哈哈~~还真是如此啊?”

说罢他转身急忙追了上去,笑问道:“南宫师姐,那您跟小子讲讲呗,这位弟妹...又是个什么来历?”

“你何不自己去问她?”

还不待路小禾再提问,南宫浅月摆了摆手便走到了云麟身后的阁楼下。

而此时,王权几人正楞在那阁楼前,不上也不下。

“你们干嘛呢,为何不上?”南宫浅月看着王权,不解问道。

王权苦笑一声道:“云麟闹脾气,不让上。”

“啊?”南宫浅月顿时一愣:“这是为何?”

王权讪讪一笑,解释道:“云麟,是当年凌老祖坐骑的后裔。”

“哦~~”南宫顿时恍然:“原来是这样...”

凌原子是因为当年神母天降雷劫而亡,云麟闹脾气这也理所应当,怪不得它...

但路小禾却是越听越糊涂了。

可还不待他发问,便只见王权低头看向天侍,说道:“我将灵棺放在黑货的车上,你亲自守着...没问题吧?”

既然云麟不让上,王权也不强求,那就只好让黑货拉着这副灵棺了!

天侍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没问题,不过...”

他扭头看向了天道,欲言又止。

王权轻叹一声道:“她身子不便,跟着我坐前车!”

天侍狐疑的看向王权:“小子,老夫暂且信你一回,但若是少主有任何的...”

“停停停!”王权没好气的打断道:“本王在你心中究竟又多么的十恶不赦,你要这么防备着本王?”

天侍沉着脸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随即不再多言。

不久后,王权将灵棺放好,随后又安抚了云麟一番,这才带着天道众人踏上了云麟的“房车”!

“启程!”

他一声令下,两头神兽似飞似跑的向着北方急速行进,虽然速度极快,但这“阁楼”却要比一般的马车还要安稳,就好像只是坐在一栋安静的阁楼之中一般,一点也没有舟车疾驰的感觉!

阁楼二层,是一个面积还算宽广的大堂,此时大堂中,众人一左一右分布着。

左边那明显是主位的位置,坐着南宫浅月与天道二人;一旁的茶台上,放着些许新鲜的水果,南宫浅月拿起一颗橘子掰开一半,递给了天道,两人便若无其事的吃了起来。

而另一边,王权路小禾高雄三人,则坐在了一条仿佛如床榻一般的长椅上,个个不语。

一时间,整个大堂内显得格外的安静。

“哎|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突然,路小禾碰了碰王权的胳膊,眼神瞥向了天道,低声问道:

“说说,这是什么情况?”

王权白了他一眼,低声道:“滚一边去!”

路小禾撇了撇嘴,轻声道:“我是万万没想到,你王权竟是这种人!”

王权一听,顿时来了火:“老子是什么人,你这家伙给我说清楚!”

路小禾鄙夷道:“你算算你王府之中有几个女人在等着你?你竟还在外边拈花惹草,作为一个男人我都瞧不起你!”

“是啊王爷!”一旁高雄长叹一声,也低声应和道:“您也该收收心了...”

高雄作为当年老王爷派给王权的直系下属,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纠正王权的“品行”!

就算为此得罪王权也在所不惜!

但王权却是咬了咬牙,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也...”

“你们在说什么呢?”突然,对面南宫浅月开口打断了王权的话。

王权顿时闭上了嘴,躺在了后方靠背上装睡了起来。

但路小禾却是眼珠一转,看向了天道讪讪一笑道:“这个...弟妹啊...”

天道神色一变,沉声道:“你在跟我说话?”

路小禾一顿,讪讪笑道:“我的名字叫路小禾,想必你也听说过,我跟王权我们俩...”

路小禾笑了笑,竖起了大拇指:“我俩好朋友!”

“这个...不知弟妹...怎么称呼?”

天道神色一沉,淡淡道:“恕本尊直言,并未听说过你的名号。”

“还有,本尊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是你的弟妹!”

“本尊?”路小禾顿时尴尬又惊诧的愣住了...

说实话,本尊这个自称,他也只从寒风的口中听到过,而且这个自称,向来就只有实力绝顶之人才有资格使用。

难不成...眼前这女子竟也是个绝顶的人物?

路小禾心中顿时泛起了嘀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