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那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薛刚愤怒的说道。

“开着战斗机来我训练营?耀武扬威?”

“当我们几个战皇不在?还是不把我们放在眼中?”薛刚冷喝一声,战皇气息震动天地。

“大人,还请看这个。”说完,金狮放出来了影像。

几分钟之后,薛刚沉默了。

“他罪有应得。”薛刚最后开口。

“可是他杀人了。”金狮咬牙说道。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罗斯希尔也是出现硬气的说道。

“反杀!”

薛刚只说了两个字。

“不管如何,你们也要把孙悟星交出来,让英雄联盟裁决。”罗斯希尔凝声说道。

这一句话,薛刚无法反驳。

“我认为有理。”其余分馆战皇淡淡的说道。

“这是我们天河霸道武馆的天才。”薛刚阴沉的看着其余四人。

“那又如何?依法办事!判决没事,他活。判决他死,那谁也救不了他。”另一个初级战皇淡淡的说道。

“你们!!”薛刚咬牙切齿,果然,这些大势力都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时候居然帮助罗斯家族说话。

“不过,他不在。”

“具体在哪,我不知道。”薛刚直接装不懂。

看着耍赖一般的薛刚罗斯希尔无可奈何,对方可是一个中级战皇啊。

她惹不起,他们家族搞不好都惹不起。

“孙悟星去武大交流学习了,我想应该现在在沃克斯武大。”一道突兀的声音出现,这是杨坚的声音。

但是杨坚并没有出现。

听着这声音,薛刚面色微变,但是没有多说什么。

影像他也看了,孙悟星击杀了杨坚干儿子。

“是杨坚前辈吗?还请一起。”金狮问道。

“不了,我只做到这里,他的命,不归我。”杨坚声音|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说完便是再也没有出现。

这让薛刚大感意外。

“训练营各位,那就多有打搅了。”

“来日必定登门谢罪。”金狮回到了金狮战斗机立刻前往那沃克斯市。

他们离开的那一刻,训练营直接轰动,这消息如同飓风一般传遍整个天河省,最后成了世界性新闻。

天价悬赏的主人公居然是一个十八岁的天才,天河省霸道学员。

只要击杀了他,甚至抓住就是一百亿?这只是一个少年?

所有人都是眼红,因为在他们看来,孙悟星太弱了。

“该死的已经离开训练营了?”千寻执事面色阴沉他的手中刚刚拿到了总训练营徽章。

只有这个才可以保住孙悟星一命!让他去总训练营!

布劳此时也是全力加速。作为一个高级战皇,他完全不把金家放在眼中。他的学员,他也保!

当然,罗斯家族等就不一定了。

海天酒店。

“小家伙,原来你还有这些麻烦吗?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我?”

詹台媚儿呆滞住了,现在电视新闻都是播放着这新闻。

詹台媚儿自然看见了,不仅仅是他。白河市也是如此。

“怎么会这样?”道森面色苍白,他跟着李晗对视了一眼,眼光都是颤抖了。

“铁拐李怎么办?”道森脱口而出。

“不知道……”李晗无力的瘫倒在椅子上……

沃克斯市。

“小子!你!”

苏修看了一眼武斗器,抓住孙悟星的手臂直接腾空而起。

“老师?!”

孙悟星面色大变。

“别急,我带你逃走。”苏修面色焦急。

孙悟星狠狠地舒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苏修抓啊。

“老师,不必了,这样会给你惹麻烦的。”孙悟星说道。

“我?不怕这些。”苏修说道。

另一边罗斯希尔不断的发出一条条信息。

金狮也是如此。

而罗斯希尔终于动用了她的力量,成功的让华夏人类基地执法者出动了。

这是大客户权限。

执法者!这是英雄联盟另一种机构,专门执法捕捉强大武者的机构。

执法者,最低便是战王,最强是战帝。

罗斯希尔用着自己的权限请动了一名高级战皇。华夏区军方也是被轰动了。也是派出了一名中级战皇。

他们的此行目的!天河省。

高级战皇速度太快了,已经是超越了音速。

有一些高级战皇速度甚至是音速几倍。

目标卫星锁定,孙悟星插翅难逃。

天空中,一道身穿奇特衣服,双目带着白色绷带,手拿判官笔的男子静静的悬浮在天空中,

他仿佛跟着天地融为一体,不是肉眼所见,根本发现不了他。

执法者!

判官:阎宸!

高级战皇!

“怎么会是他?他怎么来了?”看着挡住在身前的阎宸苏修面如死灰。

“老师,他是谁?”孙悟星也是感受到了阎宸的恐怖。

“执法者!人送外号判官!阎宸,高级战皇!”苏修一字一句的说道。

听到了高级战皇四个字,孙悟星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面色绝望。

“阎宸,看来还是你快一点啊。”孙悟星身后传来了一道霸道的声音。

听着这声音苏修面色狂喜。

“馆主!”苏修狂喜,来的人正是布劳!

“布劳?”

阎宸诧异的看着布劳,他没有想到布劳居然来了。

“不知道阎宸你这家伙来干什么?这里可是没有罪犯能够让你出手。”布劳笑道,直接护住了孙悟星还有苏修。

“你要管?”阎宸淡淡的说道,他的话语听不出任何感情。

“什么事?你先说说?”布劳装傻问道。

“什么事?”

“身后的人交出来。”阎宸说道。

“你这是在命令我?”

“他是我的学员。并且还是全球总训练营学员。交给你?”布劳冷笑一声。

“他是罪犯!”阎宸说道。

“逮捕令?”布劳摊了摊手。

“没有。”阎宸直截了当说道,

“没有你说个屁?”

“那我走了。”布劳说完就要离开。

“布劳,那么急干什么?”又是一人出现。

此人身穿军大衣,抽着雪茄,梳着大背头。面容刚毅。

“军方也来了?”

“姚广,你也要插手?”布劳不悦的说道。

“不是插手,而是管。”

“我代表着的可是华夏,出了那么大事情我不管?”姚广狠狠地抽了一口雪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