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芒却根本不理会他,反手将他的手摁在背后,又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绳索将他捆了个严严实实。

她这操作……一旁的徐部长都懵了下意识道:“你这是干什么?我们好心让你们来劳动实践,你怎么把我们员工给捆住了。”

“蠢货!”韩煜忍不住冷嘲道。

金芒瞪了她一眼。

那徐部长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难看了起来。

金芒开口将自己等人的遭遇说了一番,然后道:“当时情况危机,我一时间忘了这位大叔。”说起这事,她还是有点心虚的,毕竟甭管这胡子大叔心里怎么想的,他之前待他们确实很热情。

不过……她连韩煜都没想起来,还是苏韵说了。

所以说,也不能怪她?

她继续道:“我们在栈道上跟那些不法分子争斗那么长时间,期间这位大叔一直都没有出现。那么他去哪儿了?”

金芒看了一眼想要说话的胡子大叔道:“你或许想说你提前离开了,或者说你只是太害怕了所以才将我们丢下了,但是……”

她看向徐部长道:“他应该没比我们早来很久吧?”

徐部长一怔,下意识说了实话:“大概十多分钟的样子。”

“那就对了。”金芒道:“我之前一直有个怀疑,那个狙击手为什么那么轻易就放弃抓我们当人质。他躲在暗处,真想抓的话并不是没有机会,但他偏偏放弃了。”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有把握安全撤离。可他只是一个人,便是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突破被无数军舰战船包围的水域。如此,我有理由怀疑,胡子大叔就是那个狙击手。”

徐部长懵了,她就是个管后勤的部长,手里有点实权,但事关造船厂安全的事,她根本就不懂,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信这个女高中生。

却在这时,又听金芒道:“若是没猜错的话,这位大叔回来后是不是还抱怨了一下,说了我们的坏话。”

眼前这位徐部长看着并不像是难相处的人,而大多数人对还在上学的少年少女忍耐度都比较高。如此,她之前的态度就有些让人耐人寻味了。

见徐部长依旧没回过神来,金芒道:“你也不用纠结,反正人都绑起来了,是不是内奸总有专业的人过来调查。”

是啊。

徐部长连忙反应过来,甭管对方说的是真是假,总之不能放人,要是冤枉了,那了不起她请吃顿饭当做赔罪,但要是把内奸放跑了……她忍不住恶寒。

被五花八绑的胡子大叔这会也维持不了原来的表情了,整张脸都阴沉了下来。

徐部长吓了一跳,后怕极了。

幸好自己没有昏了头。

三班的学生却是这会才反应过来。

“这个大叔是坏人吗?”

“应该是吧,金芒都这么说了。”

“他好像是之前那个狙击手呢,要不是金芒反应快,就被他一枪崩了。”

“我还觉得他是好人呢。”

“对啊,上午半天一直对我们很热情。”

“这个就是现实版的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

徐部长安排了几个人高马大的员工看住胡子大叔,然后看向冯邵等受伤的人,皱了皱眉道:“要不要让医生给他们看看?”

金芒大喜,“这里有医生吗?”

她倒是有心给受伤的几人处理一下伤口,但之前都忙着保命,手头又没药物。她想着伤口都结痂了,要是处理起来一个不小心把血痂给弄破了,反倒麻烦,就先不处理了。

“有啊。”徐部长道:“造船厂难免会出一些事故,内部是有专门的医生负责处理这种情况的。”

医生很快就叫来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其他人还好,但冯邵和韩煜两人的情况却不怎么好了。

尤其是冯邵,他伤的是脑袋,这会人不但昏迷,还在发烧,明显是感染了。而韩煜要好一些,毕竟意识还清醒。

金芒瞥了韩煜一眼,见她一点也不自觉,便自己开口道:“徐部长,您看我们这些同学都是在你们造船厂受的伤……”这医药费什么的,怎么也该你们包了吧?

后面的话不用她说出来,徐部长也猜到她的意思了。

韩煜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金芒,他没想到一个女高中生居然会主动跟人要赔偿……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nbsp;就为了这么点钱,至于吗?

要金芒说当然至于,冯邵的情况还未可知,到底要花多少医药费还不知道。更何况冯邵的家境很一般,寻常人家,谁不是能省一点是一点?

徐部长有些尴尬道:“这个不是我负责的,我恐怕没办法给你准话。”

“话不是……”

金芒的话才开了个头,韩煜就开口打断她道:“好了,那点医药费我来出吧。”

金芒忍了再忍,到底还是没忍住,对着他咬牙道:“韩老师你头昏了吧,好好休息不要说话。”

她转头对徐部长道:“相关的事宜我会让我们班主任来跟你们谈的。不管如何,今天的遭遇对我们而言都是无妄之灾,而且……”

金芒瞥了一眼胡子大叔道:“我有理由怀疑我们之会来你们造船厂劳动实践,完全是人有心算计的结果。而我们,完全是受到了殃及的池鱼。”

韩煜眉头紧蹙,不明白这个女学生为什么坚持要跟人讨那点赔偿款,不是说了他会掏腰包的吗?

金芒不知道他的想法,否则肯定要回以“呵呵”以示嘲讽。

赔偿款是大家应得的,凭什么不拿?大家拿这钱拿得心安理得。但韩煜私人出钱就不一样了,不说有些家长不愿意占这个便宜,便是有家长因为现实拿了这个钱,也要心里过不去。

同样是拿钱,一个没有心理负担,一个有心理负担,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这样想着,金芒一边打何问的电话,一边心里想道:果然还是老何靠谱一点,这个韩老师长得再俊也是个绣花枕头。

回去后一定要告诫老何,下次说什么也不能找这人来代课了。

出事的时候指望不上,事后讨赔偿款更是净拖后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