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里面,众多文臣武将交头接耳。

不时有人过来和王玄见礼。

虽然大家都知道王玄这家伙有点贱,只是如今王玄的确是红的发紫。

在整个大秦的朝堂之上,谁能比王玄更受宠。

尤其是阴阳家的叛乱,王玄轻易的就把它平息掉了,这也证明了王玄的能力。

就像当年的王翦一样,有许多人看王翦不顺眼,但见到王翦不也得笑脸相迎,叫一声王大将军威武吗?这就是现实。

“这个王玄真有传说中那么凶残吗?”

年轻官员忍不住悄悄的问向站在他旁边的一位同僚。

说实话,他现在心里很慌。

感觉自己已经被了不得的存在盯上了。

那名官员傻傻的看着年轻官员。

“这么和你说吧,除了当今陛下,他谁都敢揍,你说够凶残|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吗?”

年轻官员不由喉咙滚动了一下。

“完了,自己是不是可以吃席了?”

在太监公鸭嗓子的“陛下驾到”中,身穿黑色龙袍的嬴政,大步走了上来。

大堂之上众人各就各位,瞬间安静下来。

“此次把众位爱卿唤来,是因为有一件事情想要与众位爱卿商量一下。”

“如今罗网,阴阳家相继被灭,但仍有六国余孽诸子百家蠢蠢欲动。”

“今天唤诸位来,就是商议清剿这些叛逆的事情。”

“当然,还有一件大事要宣布。”

说着,嬴政的目光直接就望向王玄的位置。

“前将军王玄战功赫赫,少年英才,朕决定让他和公主嬴阴嫚择日完婚。”

“恭喜前将军。”

“贺喜王贤侄。”

“恭喜王将军。”

众多大臣纷纷开口。

“还有,王玄可以说是我大秦年轻青壮派将领的表率,朕决定让朝中的武将都向王玄学习一下。”

“几日后举办一场朝会,把所有的武将集合起来,让王玄给他们讲一下用兵的经验。”

听到这话,王玄当即就骂了娘。

我哪有什么经验?

似乎早就猜到了王玄的想法,嬴政开口道:“到时候几百名将军都会参加,王玄,你可不能拒绝啊。”

“这……”

王玄没有想到,嬴政竟然直接堵死了自己的话头。

不过转念一想,他就兴奋起来。

几百名将领,到时候自己岂不是很轻易的得到一堆怒气值。

这种机会可是千载难逢。

看着王玄突然变得兴奋起来,嬴政不由皱起了眉头。

他有点怀疑自己这个决定是不是有点草率了?

王玄这家伙自带崩坏体质,似乎没有他搞不砸的事情啊。

朝会上宣布了事情以后,大家便都散去了。

咸阳城,行宫内。

一名穿着道袍的老者,正在竹简上面书写着什么。

嬴政出现在院子的门口。

太监正要开口,却被嬴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只是刚刚进入院中,天机子就转过头来。

天机子好歹是道家高人,周围的动静怎么可能瞒过他的耳朵。

“道长,那神石可曾破译完毕?”

天机子点了点头。

“已经完了。”

“那不知道这神石上记载了什么?”

“神石上说,王玄为大秦续国运八百年。”

“……”

嬴政傻傻的看着天机子。

你确定不是王玄请来的托?

“陛下,老道我之前与王玄素未谋面,岂会为他编造谎言,而且前几日老夫看了陛下之前服用的丹药,这丹药拥有剧毒。”

“如果不是王玄让陛下停止服用,恐怕此时的陛下已经魂归骊山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

嬴政表情顿时严肃起来。

“当然,天下间懂丹药之道的并非老道一人,陛下完全可以找其他人验证。”

“初始老道见到神石上面的内容,也觉得不可思议。”

“但近日我夜观天象,那王玄的确为大秦变数。”

“而且陛下可曾想过,若不是王玄阻止陛下服用丹药,陛下若亡,赵高权倾朝野,扶苏公子远在边塞,到时恐怕大秦要落入赵高之手。”

“陛下应该可以想到结果。”

听到天机子这么一说,嬴政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越想就越觉得可怕。

如果真是那样,大秦真的是气数已尽。

“没想到王玄这么贱的人,竟是天命之子,难以置信。”

嬴政叹了一口气。

“咦!这是什么?”

嬴政看到在旁边还放着一个羊皮卷,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启禀陛下,当年风胡子排名剑榜,如今过了这么多年,事实变幻,名剑榜早就过时了,老道决定效仿他,重新排列名剑榜,公布天下。”

“那给朕看看。”

嬴政要去抓羊皮卷时,却被天机子一把将羊皮卷收了起来。

“陛下,再过几日榜单公布之时,您就知道了,何必急于一时。”

“哈哈。”

嬴政倒也不生气。

“你们道家的人就喜欢故弄玄虚。”

三个月后。

前将军王玄与阳滋公主嬴阴嫚的婚礼举行。

同一日。

道家天机子公布名剑榜,张贴在咸阳城门处,引起各方势力瞩目。

当榜单缓缓展开,顿时数行龙飞凤舞的大字,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名剑榜第一,阿鼻剑,持有者王玄。

名剑榜第二,渊虹剑,持有者王玄。

名剑榜第三,太阿剑,持有者伏念。

名剑榜第四,巨阙剑,持有者王玄。

名剑榜第五,干将莫邪,持有者田赐。

名剑榜第六,雪霁剑,持有者王玄。

名剑榜第七,水寒剑,持有者王玄。

剑榜第十三,天照剑,持有者王玄。

所有人都傻眼了。

王玄这货是做了多少缺德的事情,才抢到这么多的宝剑。

人群之中,头戴斗笠的东皇太一悄悄的转身离开,在走出一截以后,忍不住回头吐了一口唾沫:“呸,贱人。”

全书完!

sdldwx/xs/31854044/190240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