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灯没求公子烬,主动送了一个吻,他就缴械投降,什么都依她。

小灯投进他怀里,眼睛叽里咕噜的转着,忽然狡黠一笑,揶揄道:“阿烬,你现在的血都会被我吸收,说不定你还会……”

“闭嘴。”

公子烬脸色黑的可怕,这个死丫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已活了万年,法力无边,哪是你一个百年小仙能吸干的,更何况,灵修之时,我可没耽误采阴补阳。”

小灯别过头,撇了撇嘴,也不知道以前谁动不动就晕。

二人从地府出来时正好遇见王老五。

王老五起先还有些担忧小灯会被冷酷无情的冥主妖帝焚的连渣滓都不剩,这会儿看见二人你侬我侬,难舍难分的,真没想到那只有在传说中才听见的人,还真被自己这傻徒儿给拿下了。

看起来,白担心一场,

王老五对公子烬施了一个礼,公子烬散漫的抬了抬手。

王老五客套一番,便将小灯拽到一旁,瞄了一眼公子烬,八卦问道:“你们同房了?”

小灯觉得师父每回问她都是这种问题,而且问的时候她眼睛冒光。

小灯拨了拨额发,也一脸流氓的搓了搓手道:“当然了,毕竟我们也十年没见,小别胜新婚。”

王老五听过可是一脸艳羡:“麒麟血可是上古灯油,而且他真身属火,对于我们神灯来说,与之灵修那就如同开挂,你们可以说是天作之合,小灯,你算捞到宝了。”

小灯也偷偷看了一眼不远处身姿颀长的公子烬,凑到王老五耳畔小声道:“我和他无论身份地位还是灵力修为都差的太远,只有飞升上仙才能与之比肩,所以我打算榨干他。”

王老五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脸欣慰:“真不愧是我的徒儿,有志气!”

……

二人下了凡间,公子烬问她想去哪儿,小灯说想去金陵的家看看,想看看不疑生长的地方。

公子烬轻轻的嗯了一声,只是下来之时已经是傍晚,二人落下一深山里,山里有一方泉池,这池分阴阳,一面暖池,一面冷池。

此处的泉水清冽,四周草木疏影,花叶芬芳,环境静谧清幽。

很适合男女对月谈心,更适合深入交流。

“怎么来这儿了?”

小灯看见泉水也是眼睛一亮,立刻脱了鞋袜坐在池边玩水,在地狱洞府里虽然什么都有,可毕竟是灵力所化,哪里有这种天然的东西好。

公子烬盯着她的足眯了眯眼睛,忽然舔了舔唇道:“你方才不是和王老五说……要榨干我么,我在替你制造环境。”

小灯一噎。

二人方才话说的那么小声都让他给听见了,小灯偷偷吐了吐舌头,他这耳朵可比当凡人时候尖多了。

公子烬见她脸红,轻笑一声,温柔的替她脱了衣服,也脱了他的,抱着她去泡温泉。

水雾迷蒙中,不免心驰神往,公子烬变戏法似的变出果酒。

小灯正好也饿了,贪杯喝了几杯酒有些微醉,月色正好,酒不醉人人自醉。

此时什么都不用说,二人对视,彼此一个眼神便胜过了千言万语。

公子烬温柔的抬起手,修长的指在她眉眼上描绘,又慢慢抚上她的脸颊。

小灯也配合的抬起下颌,闭上双眼,朱唇微启。

嘴唇相接,公子烬呼吸一沉,正要加深了解时,忽然听见不远处有脚步声,他道了一声该死,手一挥,二人已经衣物穿戴完整,出了温泉。

来人是闯林子的两兄弟,看见小灯和公子烬先是微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二位也是躲避山贼的么?”

小灯皱眉,探头向那兄弟二人身后的林子看了看:“有山贼么?”

那兄弟连连点头:“这里的确有,不过我们是来取泉水的,这水冰凉去疾,延年益寿,你们也是来取水的么?”

小灯看了一眼脚下温泉,见二人拿着竹筒取了几桶,还喝了几口,她本好心的想说这是洗澡水,不过看着二人喝也喝了,还是算了。

那兄弟二人是个热心肠,出了山,便提议让小灯坐马车,一同离去。

小灯想着入乡随俗就不要用灵力,免费马车不做白不做,便扯着公子烬上了车。

车上她想着先去见见二雷和吴一守,还有沈立安,顺便去狱水门走上一遭。

一路上兄弟二人叽叽喳喳的,早早的自报姓名,一个叫姬全一个叫姬衙。

“很好。”

公子烬淡淡的赞了一句。

这让小灯很诧异,公子烬冷情冷眼的,还会赞美别人?

“鸡犬,鸡鸭,啧,还都是家禽。”

果然,他嘴里就没好话。

小灯此刻去赌他的嘴也来不及了,那姬家兄弟二人闻言脸色一变,小灯急忙解释道:“两位大哥别和我夫君计较,他脑子有点问题。”

姬全哼了一声。

公子烬在小灯掌心亲了一口,才拿下她的手,挑起眉道:“你们被人惦记上了,走大道就不怕来人报复?”

姬衙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看着他一身红衣,长的有些邪气,本以为是朝堂里私奔的小夫妻,没想到二人心思还挺犀利。

姬衙道:“你们知道狱水门少主公子烬一年前自杀之事吧。”

小灯眉心一皱,侧目看向公子烬,见他脸色平淡,那姬衙又道:“他死后尸身被众人抢夺,听说最后是被狱水门的几个手下护住,后来在天山脚下给掩埋了,只是他的心脏被挖,还刻了个女人名字,这颗心被金陵诸葛家夺去做了灵药了,现在许多人都要去金陵抢呢,听说,下个月诸葛恪组织一群江湖之人要去天山挖公子烬的墓呢,说是要用骨血制药,还要寻找那诡异利器情丝绕。”

公子烬一直安静的听着,没什么情绪起伏,小灯心里不是滋味。

阿烬活着未得到过人们的良善对待,死后,还要被这群人刨坟。

真是作孽!

公子烬淡淡的瞥了二人一眼,低眉抚了抚手指上的戒指道:“那药被你们抢去了吧。”

姬家兄弟一怔,脸色也随之大变。

公子烬缓缓挑起半边眉,唇角扬起妖冶弧线:“你们两个黑夜去取泉水,就是为了将灵药下咽吧,那药烈火极强,没有那深山泉水,吃了也会灼烧而死。”

姬家兄弟没想到公子烬如此聪慧,竟然只凭三言两语就识破二人心思,二人手缓缓落在腰间武器上,警惕道:“我们兄弟二人好心载你们夫妻,怎么,原来你们竟然也想抢药?”

小灯努了努嘴道:“还是先担心外面吧,你们已经被仇人包围了。”

话落,马车外响起轰隆隆的马蹄声,紧接着有无数黑衣男人冲了上来,很快就将马车围住。

姬家兄弟虽然是个贼,可心地不坏,见此情景对二人道:“不管你们什么心思,这会儿怕是要连累二位,这杀手众多,我兄弟自身难保,无法护你们,你们二人一会儿有机会就逃,对了,还不知二位如何称呼?”

小灯想了想正想说话,公子烬却道:“公夫人。”

“公?”姬家兄弟一惊,见他一身红衣,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还未等二人消化,马车已经被人用刀劈开,转眼间就七零八落,来人是个魁梧大汗,身后无数手持火把的黑衣男人。

姬家兄弟将手中的剑哗的一声抽了出来,道:“雷声大,你要杀就冲我们兄弟来,不要伤害无辜之人。”

雷声大看了一眼小灯,眼睛都直了,一脸淫靡道:“没想到还有个小美人,正好兄弟们都素着……”

他的话还没说完,只见一道红线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他用手捂着嘴,鲜血从指缝间流出,在开口却发现嘴唇已经被撕裂开。

公子烬慵懒的抚着手指上的戒指,一双凤眼漫不经心地将人群扫过一遍,嘴角轻轻一挑:“怎么不继续说了?”

雷声大怒道:“你敢打我,兄弟们把他给我剁成肉酱!”

小灯习惯性的挡在公子烬身前:“阿烬,他们交给我。”

公子烬一手扶住她的腰,道:“不过就是一群酒囊饭袋,一抬手的事。”

小灯这才想起,他此刻法力无边,已经不需要她保护了。

姬衙忽然道:“你说你姓公,又叫他阿烬,方才,方才那明明就是消失的诡谲兵器情丝绕,难不成,难不倒你是公子烬!”

四周忽然一片死寂。

只剩夜里的风声呼啸。

公子烬身上煞气陡然迸发,杀意在身边蔓延,声音若地狱寒霜:“没想到,我死了这一年,你们连我的尸体都不放过。”

雷声大立刻被这气势逼的腿软了一下,连姬衙和姬全都踉跄的从马车上跌下来。

小灯看着这群人得有几十人,想起地狱血海里的恶人下场,她轻轻搂住他的腰身:“阿烬,不疑还在赤金莲里,你就先别见血腥了。”

公子烬想起不疑,心头微软,身上的煞气也收敛了一些,那群杀手也顾不上什么,丢了火把,连滚带爬的走了。

眼前骤然黑了。

公子烬手指一转燃起一簇火苗在头顶燃烧,在黑夜里格外诡异,他缓缓瞥向姬家兄弟。

二人已经跪在地上求饶,却仿佛丢了舌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公子烬走到二人面前,微俯下身,一手捏着他的咽喉将二人脑袋提了起来:“怎么,我的心,你们两个能吃的下去?”

二人已经吓傻了,且不说这个人是如何死而复生,就说这气势绝对可以把二人烧成灰烬。

姬衙颤抖的从怀里摸出用盒子装好的药丸,小灯伸手接过来,公子烬睨了他们一眼,一甩手,将二人甩出百丈之远。

小灯看着二人像流星一样飞走,她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阿烬,其实这两个人还行。”

“还行?”公子烬挑眉。

小灯点头:“模样还行。”

公子烬紧了紧拳头起身就要走,小灯急忙拉住他道:“你干嘛去?”

公子烬冷声道:“毁了他们的脸。”

小灯噗嗤一下笑出声,搂住他的腰,撒娇道:“你吃醋了?”

公子烬低眉看她,忽然低头咬住她的唇,疼的小灯嘶了一下,他趁机抱着她,分开腿就挂在腰上,惩罚性的亲了好一会儿,才道:“吃醋了,以后不准看别的男人。”

小灯伏在他怀里乖乖的嗯了一声,听不见他的心跳,她心尖一疼,握紧手中的药盒:“阿烬,以后,我就是你的心,我会永远爱你。”

公子烬听着她的告白,渐渐收紧手臂,呼吸也越来越急,他咬着她的耳道:“小灯儿,我们不如把方才未做完的事,继续做完?”

小灯眼睛一亮:“好啊,我还要榨干你的灯油,早日飞升做上仙!”

……

公子烬复活的消息在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造成不少轰动,有人信,有人不信。

七月十五那天,天山脚下聚了一堆人,都是来挖公子烬尸体的。

只有二雷和吴一守守在墓旁,手中拿着刀,做着大开杀戒的准备,柳无心在二人身后,有些漫不经心。

尸体自然没有刨成。

当天公子烬带着小灯从天而降的时候,一群人都炸庙了,活活吓死的人不少。

公子烬一把火,直接将来挖尸的人烧的七七八八,当然,他也没赶尽杀绝,毕竟为了不疑,他也不想多做杀孽。

只是这场挖尸大会算是开黄了,结局就是以诸葛恪被公子烬抓起来,胳膊腿全都打折,放进棺材里活埋而结束。

二雷和吴一守看见二人活着站在眼前时,吓得几乎要尿裤子。

这,这怎么可能?

少主当年是他们亲手埋的,这诈尸也只能剩骨头架子了,还有夫人当年不是尸骨无存么?可眼前的人分明是活的好好的人啊!

小灯拍了拍已经目瞪口呆,快石化的吴一守的肩道:“不想见我师傅了,她还惦记你呢?”

吴一守这才把自己下巴合上,然后眼睛一翻,晕过去了。

好在二雷够坚强,深呼吸好几回才接受这个事实。

“少主,你们成仙了,是么?”二雷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让二人都好生生的复活。

小灯觉得这个二雷是个干大事的,她看了一眼二雷身后的男人,搂过她的肩道:“别说我们了,你还真认准柳无心了?”

二雷看了柳无心一眼,有些娇羞道:“嗯,他没那个也挺好,不耽误。”

小灯诧异。

“夫人,你们真的成仙了么?”二雷感觉小灯的贴紧,觉得她身体温热绝对不是鬼,那就一定是神仙了。

小灯但笑不语。

公子烬不想和他们多说废话,来这里只是为了满足小灯的心愿,既然心愿达成,他也不想多逗留。

小灯却想在这里多住几年,不疑还得有三年五载才能恢复,她想二人趁机过过二人世界。

所以,公子烬在山下搭了房子。

这天,柳无心来找小灯,小灯看见他挑了挑眉,并不觉意外,她就知道他会来的。

柳无心跪在她面前,深看她一眼,问道:“你是神仙?”

小灯坐在桌旁饮茶,闻言淡道:“你来找我问这个的?”

柳无心摇头,似乎想了想,才道:“我记得在柳家时候,我曾向你许愿……”

“想当真男人?”小灯道。

柳无心垂下眼睫,抿了抿唇:“是,这么多年,我帮着公越止做尽坏事,也不过是想利用赤金血得到力量,想试试柳老爷的那个办法,说到底,我想做个男人。”

小灯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柳无心抬眼道:“什么问题?”

小灯双眼如炬的盯着他:“你可喜欢二雷?”

柳无心手在身侧握紧,想起二雷,他心情复杂,虽然他这半生毁在她手上,可她也是第一个不嫌弃他这残废之身的人,还愿意与他做夫妻。

他其实可以离开她的,这一年来他留下来,说到底也是心甘情愿:“喜欢。”

小灯满意这个答案:“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二雷她也算没有白费心思。”

柳无心欣喜道:“你答应了?”

小灯唔了一声算是应了:“既然是你的心愿,你向我许愿了,我怎么能不答应?”

柳无心心下一喜,下一瞬感觉身体异常,有什么东西在悄然生长,他正想去查看,小灯急忙道:“你回去在看,这成何体统?”

柳无心激动的眼睛通红,他磕了一个头就走了,正好遇见二雷来找小灯,柳无心低头感受自己,忽然一把抓住二雷。

“你怎么了?”二雷诧异。

柳无心抓着她的手向屋子里走:“我有东西给你看。”

小灯看着二人背影,偷偷笑了笑,估计二雷的苦日子也要来了。

……

小灯和公子烬在凡间过了一段二人世界,不过还是有许多不怕死的来看公子烬活着的真假。

他被扰的烦了,干脆起了结界,正想着回地府时,小灯又怀孕了。

公子烬决定继续呆在凡间。

这一胎小灯格外珍惜。

不疑她没能好好对她,是她一生的遗憾和愧疚。

随着时间流逝,公子烬脸色越来越不好。

他才过了几天如鱼得水的日子,怎么就有了。

二雷日子也不好过,柳无心当了男人之后,雄风飒爽,这家伙,她以前作威作福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吴一守觉是自己就是一个孤家寡人,做梦的时候他常常想起王老五,忍不住对月感叹,相思不是病,一病真害人啊。

……

转眼小灯就要临盆了,她曾经问公子烬想要生男生女?

公子烬瞥了一眼她肚子:“管它男女,赶紧的让它滚出来。”

因为这句话小灯让他睡了两天客房。

直到小灯临盆那天才让他进屋。

小灯疼得死去活来,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女儿。

公子烬取名为沈不移。

小灯撇嘴,这名字,起的真够深思熟虑的。

总算等到不移百天,公子烬早就忍不住了,眼睛似乎能喷火,像饿狼扑食似的把小灯扑倒。

小灯笑着去楼他,他也实在是素了太久。

二人还未来得及颠鸾倒凤,这时候地府忽然传来消息,不疑的赤金莲也已经开了。

小灯一急,穿上衣服抱着孩子就往地府里赶。

回头看向公子烬,见他一脸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衣裳凌乱,双眼无神,小灯诱哄道:“阿烬,待不疑回来后,我随你怎么着都成。”

公子烬长叹一声,哎。

回了地府,赤金莲里的不疑也是个娃娃模样。

不疑虽然上辈子就生出来,可人间的不移比她早了百天,却成了姐姐。

小灯抱着两个女儿,笑的合不拢嘴,她一脸幸福的对公子烬道:“阿烬,这两个孩子都像你,可真好看。”

公子烬看着她的胳膊都抱满了,没有他的地方,闷闷的哼了一声。

夜里,这两个漏风的棉袄睡着后,公子烬将小灯抱了出去,去了水榭亭台,咬牙切齿道:“一年四个月了,我不是和尚!”

小灯感受他的情意,咽了咽口水道:“阿烬,你温柔一点,我明天还要哄娃。”

公子烬冷哼:“让她们自己哄自己。”

二人正如胶似漆,忽然两声哭嚎声像惊雷一般窜起,小灯一把推开他向殿门里跑去。

公子烬几乎要骂娘,他躺在软榻上,揉着眉心:“真是造孽。”

八年后。

公子烬一手抱着一个,笑的眉眼弯弯,这两个女儿长的粉粉嫩嫩的,可爱的像两个粉团子,真是把他的心柔都化了。

小灯看着他怀里满满当当的,心里愤恨,早知道给他生两个儿子就好了。

她不高兴的跑到他怀里坐着,公子烬觉得这样实在不方便他抱女儿,便将小灯抱到身旁。

她脸色一变:“你不爱我了?”

公子烬挑眉:“怎么会,我最爱的还是你。”

小灯指着他的胳膊,嘟嘴道:“你怀里都没我的地方!”

公子烬低头看着两个小粉团子,实在喜欢的紧,对她诱哄道:“她们还小……”

小灯眼睛一红,公子烬立刻缴械投降。

他叹了一口气,施了法术让两个女儿睡着,起身去抱她,在她唇上亲了又亲道:“你们三个我都爱,不过,最爱的还是你。”

小|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灯撇嘴,一把将他按到:“公子烬,我给你生两个儿子!”

公子烬:“……好。”

sdldtxt/xs/71799429/19136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