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依然激烈和惨烈。

吐蕃人完全像疯了一般完全不要命的攻城,这两天里,吐蕃军使用井栏这种攻城武器。

但李九州有对付这种攻城器械的经验,他在城墙的箭楼和角楼上用绳索吊起重大一千多斤的石头等重物,等吐蕃军的井栏靠近之后就用床弩把栓在重物上的绳索用铁钩射出去,铁钩钩住吐蕃军的床弩,再砸断支撑重物的支架,重物重重的落下产生巨大的力量就会把吐蕃军的井栏拉到,上面所有吐蕃兵都会随之倒下,有的深受重伤,有的被活活摔死和砸死。

随着第三天太阳快要落下地平线,吐蕃军也如潮水一般的撤退回去,李九州扶着血迹斑驳的城墙墙垛问道:“伤亡如何?”

扣扣五六三七四三六七五

孙守义说道:“比起吐蕃人,我们伤亡还好,双方损失比差不多是一比三了。”

李九州说道:“吐蕃人这么惨重的伤亡,就算他们人多,也是消耗不起的,如果以这种伤亡程度打下去,就算他们有十几万人也耗不过十来天,他们这是疯了吗?”

两人正说着话,探子急冲冲来道:“禀主帅,上次骑兵突袭吐蕃军,追击的过程中射杀了吐蕃赞普悉松德,探子说悉松德已经死了好几天了,所以吐蕃军兵士才一个个悍不畏死。”

李九州等人闻言面面相觑,良久,李九州才笑道:“原来那次把悉松德给射死了,我当时就觉得那人一定是吐蕃大人物,没想到是吐蕃赞普,也难怪达扎路恭会不计伤亡的命令军队猛攻,将吐蕃赞普被杀死了的消息传出去,吐蕃人这么疯狂的反扑是持续不了多久的,我们只要坚持下去,等吐蕃人的锐气尽去,他们就会退走!”

消息传开之后,唐军将士们果然兴奋起来,士气一下去又提高了不少。

傍晚黄昏,一阵清凉的威风吹来,城墙下被吹来一阵令人作呕的尸臭味。

天空出现十几颗火油弹呼啸而来,有的落在城墙上砸碎许多墙砖,有的砸在附近房屋顶上,砸出一个大窟窿,房屋瞬间被点燃,还有两颗砸中了城墙背后土堆上的投石机,引燃了附近堆放的火油,不少射投石机的唐军兵士被大火吞噬。

李九州看了看,现吐蕃|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军射的火油弹的落点大多都在己方投石机附近,而唐军射的火油弹由于是夜间摸不准吐蕃投石机的具体位置,投掷了好几轮也没有砸坏一架吐蕃投石机。

整整射了半个时辰的火油弹,城墙上燃起了熊熊大火。

投石机组的唐军兵士们开始紧急动员起来,兵士们纷纷跑向自己的岗位,观察手爬上高处观察,然后报告距离和方位,重物填装手们往篓筐里装填铅块和铁块,方向控制手调整力矩方向刻度,等重物填装完毕,十几个大汉含着号子拉着绳索把重物拉到高处吊起,然后由射手放支架把重物支撑住,石弹填装手打开阀门放入石弹,浇油手在石弹上淋上火油。

扣扣伍陸彡74彡陸7伍

一颗颗火油弹冲天而起飞向城外。

在天空中飞过拖着长长黑烟的火油弹终于砸在了地上,燃烧的火油飞溅开来,沾上火油的器物全部燃烧起来,吐蕃人的投石机被砸中,燃起了熊熊大火,吐蕃人准备进攻,大量的火油罐子搬运过来放在附近,这些火油罐子被砸中之后轰然烧起来,有的还生了爆炸。

被火油飞溅到身上的吐蕃兵很快烧起来,出惨叫声。

投石机阵地上的吐蕃兵们吓得到处逃窜,有全身着火的人被烧得满地打滚,惨叫连连。

刚刚从营帐内走出来的达扎路恭和吐蕃大臣大将们看见远处天空飞来的火油弹砸在己方投石机阵地上引了一团团大火,顿时脸色大变。

随着达扎路恭的一声令下,无数吐蕃兵士手持盾牌和兵刃向城墙冲过去,一架架攻城云梯被架在城墙上,但很快有几架云梯被推倒在地砸翻了好几群吐蕃军,随后这几架云梯又被吐蕃军兵士们大吼着抬起来架到了城墙上。

箭矢不断地从城墙上射下来,雷石也一颗颗丢下来,滚木从上至下顺着云梯滚下,城下吐蕃兵一个个被射死、砸死、碾死,但其他吐蕃兵依然悍不畏死地爬上云梯,一个接一个。

攻城一个时辰,吐蕃军的攻城梯队换了两拨,达扎路恭一声令下,几千吐蕃兵推着十几架井栏向城墙缓慢靠近,等快要进入弓箭射程范围,大量的吐蕃弓箭手爬上井栏,其他吐蕃兵依旧推着井栏前进。

爬上井栏的吐蕃兵开始向城墙上的唐军兵士们放箭,一些唐军兵士反应不及被射中,有的受伤,有的死去。

李九州见状立即下令道:“命弓箭手进行压制。”

密码563743675

唐军弓箭手们接到命令立即向对面井栏上的吐蕃弓箭手放箭,双方你来我往互相对射,叛军弓箭手渐渐抵挡不住,中箭者甚多。

李九州目光向更远的地方延伸,看见从吐蕃军帅台附近有一队骑兵从侧翼出动,于是跨马领兵,杀出城去。

片刻后,李九州已经杀得满身是血,敌人身体被砍断喷射出来的鲜血几乎让他浸泡在鲜血之中,左边只剩下两架投石机了,他胯下用力一夹,战马又加了一分,身后的唐军骑兵不停地向两侧冲过来的吐蕃军放箭,有的来不及放箭只能用长兵器击杀。

手中的大刀再次全力劈下,左侧最有一架投石机被砍断了一支脚,身后的唐军骑兵立即甩出铁钩钩住断了腿的井栏,七八骑转向用力拉扯,井栏快倾斜砸下,上面的吐蕃军弓箭手惊叫不已。

一声巨响,烟尘四起,大片冲过来的吐蕃军步兵被砸倒,有更多吐蕃军看见要倒下的井栏就惊慌失措地转向逃跑,战场一片混乱。

李九州正要向鄯州城方向而去,就在这时一个吐蕃大将带着一队骑兵冲过来,一声大喝:“李九州,还不受死。”

来人正是吐蕃主将达扎路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