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等了许久,泰丽还是没有等到李昂更深一步的动作,疑惑之下她悄悄睁开眼。

随后她就发现李昂不知为何正看着自己愣愣出神。

泰丽忽然一股无名怒火忽然从心中燃起。

不可置信、怀疑、恼怒各种情绪一股脑的涌现出来。

拜托,自己这样的一个青春无敌美少女就这样毫无防备的暴露在你面前,难道你就一丁点想法都没有吗?

有的时候女人的心理就是这么让人难以捉摸,这就不得不提那个禽兽和禽兽不如的故事了,你是愿意当禽兽还是禽兽不如呢?

泰丽是越想愤愤不平,她虽嘴上不说,但她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其实是很自信的,哪怕是对标阿祖拉也不遑多让,虽然她还有六个和她长的一模一样的姐姐。

不过这种事她也只敢在心里想想,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直接在阿祖拉面前表现出对后者的瞧不起。

不然遭罪的就是她了。

但现在泰丽引以为傲的本钱丝毫没有让自己产生吸引力,这让泰丽不能接受。

虽然我不想你和之前那些沉迷我美色的猪头三一样,但你表现的一点都没有被我吸引就有些打击人了!

想到此处泰丽猛然翻身,将还处于茫然状态的李昂压在身下。

李昂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给回过神来。

他看着面前神情阴晴不定的泰丽,不知道她到底发的什么疯……

“泰丽你……”

他的话被嘴上传来的柔润触感给堵住了,温暖且甜蜜的气息随之扑面而来。

我怎么又被强吻了啊!这是李昂脑子的第一反应。

被泰丽翻身扑倒在地毯上的李昂觉得这个吻有些太耻辱了,这可是女上男下的姿势啊。

想到此处,李昂伸手想要推开俯身的泰丽,但怎么推开她又成了一个问题。

此时泰丽整个上半身与他上半身平行,最简单有效的办法自然是直接推开她的胸膛,可……

随后觉得不妥的李昂只能抓住泰丽臂膀推开了她。

泰丽直起身后,嘴唇上闪烁着水润光泽,嘴角噙着狡黠的笑容。

得手后的泰丽神情十分轻松仿佛了却了一件大事一般,明明只要走几步就到床榻上的路,她起身后愣是来了个高难度系数的空翻,最后落在柔软的床榻上。

看着此时宛若一只偷吃成功的狐狸一般的泰丽,李昂擦了擦她的口水表现的很平静。

你总不能让他表现的跟个受到轻薄的黄花大闺女一样,娇红着脸举起颤抖的手指着泰丽大骂流氓吧?

不过其实李昂的内心远没有他表面上那么平静,相反他此时内心无比矛盾,他从没处理过这种事情,他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啊!哪怕是李昂的父母也没教过他怎么处理感情上的事,就算是那些关于前世的记忆碎片,也没能给他提供什么宝贵的意见。

于是他就产生了逃避的念头。

现在事情还没到最糟糕的时候,以后再说吧,以后会有解决办法的……就这样,李昂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重复道。

可冥冥之中,李昂觉得这个事情就是个定时炸弹,总有一天会爆炸的。

但现在李昂只能催眠自己,迫使自己相信未来能有一些变数出现。

逃避虽可耻,但是有用。

“你就不怕我将这件事对阿祖拉说吗?”李昂试图搬出阿祖拉这尊大神来唤起泰丽的距离感,不要过于亲密。

“随便你好了,不过我觉得如果真让阿祖拉知道这件事,你觉得你的下场会比我好吗?”似乎知道李昂会这么说,泰丽只是笑吟吟的回了这么一句。

呃……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虽很不想承认,但李昂在心中推演了一下事情的结果,结果正如泰丽所说,要是真让阿祖拉知道这件事的话,那他的下场绝对不会比她好到哪里去。

瞅见李昂一言不发哽住的模样后,泰丽捧腹大笑。

“咳咳。好了别笑了,现在我要说正经事。”饶是李昂如此之厚的脸皮都有些脸红,他轻咳两声连忙扯开话题。

随后李昂在后者玩味的眼神中说了他与楚雄这段时间的发现与接下来的计划。

“所以你让他们混进运输物资的车队?”泰丽承认这确实是个好主意“不过你要怎么做?”

“你忘了吗,玉岛城可是我的地盘。”李昂颇为自豪的说道。

“那就说得通了。”

泰丽差点忘了,玉岛城怎么说也是李家的根据地,虽今时不同往日了,但残存的势力肯定还有的。

“那现在我们就等着明天出发时刻的到来吧,来吧,我给你留了位置。”泰丽拍了拍身旁的空位。

“呃,今天我还是出去睡吧。”

说完李昂逃也似的离开了帐篷,背后传来银铃般的轻笑声让他脚下步伐加快了几分。

见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帐篷中,泰丽平躺在床榻上止住了笑意,她望着帐顶回想着方才的场景,想着想着迟来的羞耻感忽然涌上心头,她满脸通红抱着枕头肆意的翻滚。

啊!!泰丽啊,你这么冲动啊!!她将头埋在枕头中,在心中大声呼喊。阿祖拉一定会杀了我的!!

他不会认为我是什么很随便的女孩吧。随后泰丽又开始患得患失了起来。

但良久之后,泰丽似乎平静了下来,她摸了摸嘴唇上似乎还残留的体温,回味着刚刚的那一幕随后嫣然一笑。

………………

翌日,早已整装待发的火烈军一早便浩浩荡荡的朝着城外行进,紧随其后的是满载物资的车队。

楚雄与他的人已经换上了车夫的装扮此时正赶着马车。

火烈军似乎很着急,一路上他们并没有停下驻扎休息的意思,饿了就吃点干粮充充饥,到了晚上便直接露宿野外,隔天起早继续前进。

这样的日子终于在第四天迎来了变化。

这日,李昂忽的听见了队伍前方传来了此起彼伏的低呼。没过多久他的眼前便豁然开朗,一望无际的海洋取代了树林映入他的视野。

空气中独特的海腥味让李昂的精神为之一振。

随后李昂看到了不远处的悬崖峭壁山上屹立着的巨大雕像,雕像在海边湿润的环境下早已满是青苔。它头顶盘旋着几只头顶鲜红,脖颈墨黑身体雪白的鱼鹤,鱼鹤的鸣叫高亢刺耳引得众人不由得皱眉。

他们很快顺着海岸线经过了那雕塑的脚下。

这女性雕像仪态端庄,神情安详,她背对着海洋眼中满怀慈悲仿佛一位母亲看着自己喜爱的孩子一般,看着内陆的一个方向。

这应该就是之前泰丽所说的,第一批火烈军到此发现的无名女性雕塑,按照泰丽的说法,雕像所看的方向就是鱼鹤村的位置。

而当你看到这雕像的时候,就说明你距离鱼鹤村不远了。

李昂仔细观察着这饱经风霜的雕塑一时竟有些恍惚,他感觉到一切都在离他而去,耳边那刺耳的鱼鹤鸣叫也开始逐渐变小,直至世间万物都完全安静了下来。

一定要阻止他……要阻止他的出现……一道柔和但却饱含悲痛的女声突然回荡在李昂耳边。

这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李昂哪怕捂住双耳都无法阻止,而且这话语中所携带的悲悯让他心底不由一阵低落。

“李昂!李昂!你怎么了!”泰丽着急的呼喊声响起。

“嗯?怎么了?”

李昂忽然回过神来,朝着泰丽望去,他看到的是泰丽关切的目光。

“你看上去状态很不好,我刚刚喊了你很多遍,你都没回答我。”泰丽关心道“你还好吗?”

“我刚刚在想一些事情,应该是想的入神了,抱歉。”李昂略带歉意道,随后他又看了一眼身后逐渐远去的雕塑。

难道是幻觉吗?李昂摇了摇头试图让他的头脑更加清醒。

但没人注意到,一只一直盘旋在雕像上的鱼鹤,此时却站立在雕像的头顶望着远处李昂即将消失的身影,它的眼眸中出现了一抹十分人性化的色彩。

许久后它张开双翅朝着李昂追了上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