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s23us.CO m 几天后,晚上。

今天的第一场戏份是在KTV。

剧组为了图方便,花了点钱,跟老板租几个小时当作拍摄。

公主都是现成的。

本色演出。

KTV经理很高兴,公主也很高兴,陪谁不是陪啊,拍戏还能赚更多,搞不好回头还能当明星呢。

“action!”

场务打板后,拍摄开始。

包房里,丁修坐在正中间的沙发上,一手拿着啤酒杯,一手拿着话筒唱歌。

“夜风凛凛独回望旧事前尘”

“是以往的我充满怒愤”

“诬告与指责积压着满肚气不愤”

“对谣言反应甚为着紧”

丁修唱的是张国容的沉默是金,在韩国这边,张国容很火,除此之外就是梅姑了。

两人的名字,歌曲,图像,在韩国影视剧里出现频率很高。

今天这场戏,导演本来是让丁修随便唱一首歌的,没想到他点了张国容,这完全是巧合。

别说,唱得挺好。

他们不懂中文,听张国荣的歌也只是听旋律和感觉。

丁修唱出来的沧桑和平淡,都挺有张国容的味道。

按照剧本,丁修唱了几句话,导演就要喊咔,换另外一个角度继续拍摄。

但见他唱得投入,大家都没管,任由他唱下去。

就这样,一边唱,一边喝酒,丁修把酒喝完了,都不见导演喊停。

作为专业演员,导演不叫停,演员是不能擅自出戏的。

无奈,丁修只能继续演下去,提了提皮带,去卫生间尿尿,起初大家还以为他是拍戏。

但听着卫生间哗啦啦声音,片场的女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卫生间大门,导演无语。

“咔!”

“过!”

导演喊停了。

最先开口的是公主。

这场戏一共六个人,张谦蛋和两个小弟,以及三个公主。

在他唱歌的时候,公主在和小弟喝酒。

按照剧本,小弟一边喝酒,一边和公主动手动脚,想在人家正经KTV干点不正经的事。

本来只是两分钟的戏,因为没喊停,小弟只能硬着头皮演。

没想到受不了的是公主。

只见一个大波浪女人不开心道:“导演,怎么回事,不是说只有亲和摸吗?”

嗯?

现场,一帮工作人员把目光投向两个小弟演员。

好家伙,让你们拍戏,你们还擅自吃福利是吧?

“你看看我的丝袜,都抠破了!”公主指着大腿上的黑丝道:“这得加钱哈!”

导演:“……”

我尼玛,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没想到只是丝袜破了。

一下子,大家看这两小弟演员的眼神变得鄙视。

这公主是KTV工作人员,平时本来就有送外卖业务啥的,对亲亲抱抱啥的并不拒绝。

没想到这两小弟那么多时间,别的没干,就顾着摸大腿。

还把人丝袜抠破。

“加钱,加钱,一人加六千。”

导演说的六千,自然是韩元。

等丁修从卫生间出来,拍摄继续,这一次,尺度要大一些。

两个小弟直接把人公主摁在沙发上,准备来一场四排开黑。

嗯,作为大哥的张谦蛋也没闲着,准备加入战场。

按照剧本,公主不干。

挨了几巴掌后,逃跑出包房,找到经理诉说情况。

经理一听,这还得了。

不加钱还想办事。

霸王嫖是吧。

二话不说,经理带着两个保安,气势汹汹来到这边,让人拉开张谦蛋两个小弟后就是一顿骂。

带着含妈量极高的三字经。

小弟只是瞪了一眼,就被经理赏了一烟灰缸。

刚要反抗,丁修开口阻止:“够了!”

不让小弟惹事是不想耽误接下来的大事,倒了一杯红酒,他朝着经理点头,一饮而尽。

算是道歉了。

喝完酒,外套搭在手臂上,准备离开。

经理面色狰狞,不让走,对着他也是一顿三字经输出。

丁修人狠不话不多,当即一酒瓶砸了过去。

经理被爆头。

然后对两小弟道:“交给伱们了。”

腰后掏出斧头和刺刀,两小弟干翻保安后,把经理按在大理石茶几上,当场剁了双手。

愣在原地的公主吓得大叫,想跑。

丁修抓住她的头发,扯到怀里,一边抱着妹子,一边唱歌。

身后就是两小弟剁人的场面,极其变态。

“冥冥中都早注定你富或贫”

“是错永不对真永是真”

“任你怎说安守我本份”

“始终相信沉默是金”

……

隔壁房间,马东西也在拍戏。

最近火气有点大,他孤身一人来KTV查案。

经理识趣的给他安排了三个年轻小妹录口供,这一录,就是几个小时。

人都累得昏过去。

再次睁眼是被吵醒的。

有人报案,这里发生砍人事件,经理被人剁了双手,凶手是三个外地人。

剧本上,这两场戏是从晚上到白天。

但在拍摄过程中,前后不到一小时。

拍完后,休息了半小时,继续拍摄下一场,吃火锅的戏。

路边火锅店,马东西正式和张谦蛋相遇。

两人中间只隔了一张桌子。

一桌是三个亡命之徒,一桌是三个便衣警察。

茫茫人海中,二人对视一眼,都发现彼此身份。

马东西从他们的口音听出是外地人,加上KTV经理的描述,基本猜出就是这三人。

“不要看他们三个,正常点。”

马哥嘱咐手下一声,两个手下心里一紧。

张谦蛋通过马东西三人脚上统一的鞋子看出他们是警察。

于是率先出手,借口去了洗手间一趟,马哥低声让一个便衣跟了上去。

下一秒,就被滚烫的油锅泼脸。

战斗一触即发。

两伙人开干。

对于这种空间不大,又是桌子又是椅子,人还多的戏不好拍,演员也不好施展身手。

所以这场戏,丁修采用的是街头打法。

不美观,但实用。

只是一个照面,身材魁梧的马东西就被他抱摔躺在地上。

没有恋战,把小马放倒后,张谦蛋撒丫子就溜了。

他不傻,这些人都是警察,谁知道有没有带枪,万一掏出来一把真家伙,三人都得交代在这。

另外两个小弟也是猛人,剩下一个便衣根本按不住他们。

马|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东西起身后忙着照看被油泼的同事,等再追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没有了三人影子。

张谦蛋和马东西第一场交锋,马东西输了。

“咔,过!”

(本章完)

顶点言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言情手机版阅读网址:m.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