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结伴走在虎牢关入夜的大街上,纤纤稍微脚步快上半步的走在前面。

“你也认为貂蝉说的对吗?”

“那个怪人?”

花荣和纤纤在路上攀谈起来。

他因为刚加入夜枭不久,所以对这里面的情况不甚了解。即使有点预感,可也没往这方面多想。

这时眼前有了一个更加了解这里面情况的人,他自然想问个明白,所以只是单独带上她。

“是。”花荣知道纤纤一直认为貂蝉就是一个怪人,因为他哪怕进了虎牢关也还是一直戴着那个鬼牙豹头饰来掩盖他的‘绝世容颜’。

“如果是我来安排,还做出这样的安排。我肯定是为了支开这个人,即使不是为了什么恶意的出发点。”

纤纤如实回答,就是把自己站在作为任务发布人的位置来看待这件事。

“你在星华会的地位一定很高吧。”花荣再次探寻她的口风,也接着说:“从你看他们埋葬位置的眼神可以看出来一点。”

“……现任会长是我的父亲。”纤纤稍作犹豫还是回答出来了。

花荣这下完全明白她为什么气质不像什么普通人家的女儿,原来也是一个大小姐。

“节哀。”花荣只有安慰她。

纤纤温柔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花荣听她这么一说也是明白了,讲:“看来我们的预感都是对的。其实支援不支援都是不重要的,说简单的就是让我们外出自由行动,深入妖族活跃地区提升实力。为长安的事情做准备。”

彻底明白了宓掌柜的用意,明白这一点以后自然什么接头点、任务都不重要,想办法提升自身实力就好。

“你要去长安?!”纤纤有些惊讶问他。

“是啊。说起来长安到底是要有什么事?我好像听说是什么大会。”花荣发现这件事情他正好可以问纤纤,因为他问过花蝶,花蝶却以保密理由没有回答他。

纤纤再次犹豫,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但是忽然想通什么一般,还是开口说:“其实就是我们斩妖人的比武比武大会。往年每隔四年举行一届,来显示各个斩妖人组织各|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自的实力。只是我听说今年因为黄巾之乱还有妖族再次出来乱世,似乎这一次大会是打算选出全体斩妖人的……领袖。”

“领袖?”

花荣惊讶这件事。

他没有理解错误的话,也意味着这一次斩妖人大会是打算选出他们全体斩妖人中间的……王?

“是的。因为妖族已经再次集结,很有当年封神之战的趋势。为了避免被妖族分而杀之,所以有几名德高望重的斩妖人提出全体斩妖人也要团结起来,该结束各自活动的局面,成立一个斩妖人联盟。而这一次斩妖人大会上的最强者将自动成为这个联盟的盟主。”

纤纤把自己了解的情况尽可能的告诉给花荣听。

花荣却越听越糊涂。

因为他感觉事情如果这样,水先生和宓掌柜自己去参加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让他和花蝶参加?

“有什么参加条件?”花荣直觉这里面有什么圈套,再问明纤纤一些。

纤纤也是脸上浮现出古怪说:“其实要说这一次大会最奇怪一点就是这个参与条件。限定了参与者必须在二十周岁以下。往年都没有这个情况。”

花荣听得恍然大悟,明白水先生还有宓掌柜都没有这个资格了。

也明白了这个条件留下的巨大陷阱。

因为如果参与者只是在二十岁以下,实力就是天分超凡也必定有些,让这样一个小娃娃当这个盟主想要控制起来也会简单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