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荣知道那个星华会唯一活下来的女孩在看他,也很好奇甚至说得上怀疑的在打量她。

不过她不比貂蝉和花婉儿,他和她只是第一次见面谈不上熟悉,所以有很多事情没有必要解释给她听,也不能把一些秘密暴露给她。

最后四人一起合力,总算在一个时辰内把所有星华会牺牲的成员都埋葬了。

少女再次落泪了,就是站着一个个排列整|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齐的坟堆前默默落泪。

花荣是双手合十为他们祈福超度,在他旁边的花婉儿和貂蝉是有样学样。

静默百息之后,花荣终于对这名少女问:“你叫什么?”

明白她既然要加入他们,跟着他们一起走,那么他们多少还是要先认识一下她。

“闺名纤纤。”少女盈盈一拜回答,和真的出身大家的花婉儿不一样,反倒很有大家闺秀风范。

“无姓氏?”貂蝉追问。

纤纤轻柔的摆了摆头。因为作为待字闺中的闺女,在出嫁前是没有姓氏的,只有出嫁以后随夫姓。

“我就姓花!”花婉儿突然凑热闹的一叉腰,小胸脯一挺的得意向她说。

纤纤是怪异的看向她。

花荣和貂蝉都是默然明白她能够有姓那是因为她出身不平凡,到了年岁以后说是出嫁,招赘的可能性更高。哪里会像一些平民老百姓的女儿一般不会给姓。

“我们这是要去界桥关,如果你介意的话就先和我们走,到了什么你想留下的地方你再留下。”花荣对她说明,让她明白他们这一趟的目的地身处险地,正是黄巾军正在攻打的前线。

“界桥关?”

纤纤作为星华会的一员自然知道界桥关那边是什么情况,也更加惊讶打量向他们三人,看见他们三人中两个是比她还年少一些的少年少女,另外一名……戴着一个鬼牙豹头颅制作的头饰,一看就是十分古怪。

“恩人去哪,我就去哪。”纤纤再次盈盈一拜对花荣说,就是表示她无论哪里都跟上了。

“恩人?”花荣诧异她的称呼。

花婉儿也瞪大眼,怎么听出来这位小姐姐要赖上花荣了?

纤纤疑惑看向他,不明白花荣表情为什么会如此诧异的对他解释说:“您为我报了杀我星华会成员之仇,您自然是我的恩人。小女子身无他物,只有侍奉左右相报。”

疑问这件事情听起来很奇怪吗?

“妹夫的。”貂蝉在旁嫉妒的抱怨一声,明白这小娘们这是打算以身相报啊,他怎么遇不到这样的好事。

花婉儿同样听明白的更加感到不舒服了,现在开始有点带着敌意的看着这个小姐姐,认为她比花蝶的危险程度更高。

“等等,等等。”花荣终于听明白反应过来了,连忙举手让她先什么都别说了,让他把这事说明白比较好,对她说:“我只是碰巧路过遇到杀了那个怪物,我可没想故意救人,还有让你报恩什么。”

“但你的确为他们报仇了啊?”纤纤想不明白这件事。

“呃……”花荣也一下子解释不清楚了。因为影玄武的确是他杀的。

却是这时,

貂蝉陡然召唤出影兽,就是让影兽化作影刃斩向纤纤。

纤纤衣襟无风自动,一把玉柄秀丽长剑已经出现在手里,剑术十分精湛的迎击上了貂蝉的偷袭。

花荣马上要阻止,但貂蝉已经停下进攻,让纤纤是警觉看向他,没有放下手里的剑。

“实力还不错,不用担心是累赘。正好北方冷,她反正愿意,晚上就让她给你暖被窝。你也差不多可以娶个媳妇了。”

貂蝉狂野的说,把花荣和纤纤都逗了一个脸红,只有花婉儿是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反倒把他瞪糊涂了。

“那个……我只是说侍奉左右,不是意思说……”纤纤当然明白这个怪人现在说的话的意思,手足无措的整张脸都羞红了不能接受让她这样一位闺中秀女做这样作践自己的事。

花荣也被貂蝉的话搞尴尬了,不过也心中感谢他解了围,让他总算明白纤纤只是想报恩,但不是就打算这样以身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