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蝶是和花婉儿一起过来的。

她们两个看到这个坐在地上的‘美人姐姐’都是露出了惊艳的表情。

“他,男的。”

花荣不好意思的对她们说,让她们恐怕要失望了。

“啊?!”

花蝶不敢相信的发出惊呼,不能接受这个比她师傅宓掌柜不相上下的‘美人’会是一个男的。

“而且……他就是之前偷袭我们的暗影会的那个人。”花荣再次对花蝶说,告诉了这一位‘美人’另外一层更加对他们而言十分敏感的身份。

花蝶果不其然的立即露出警惕的神色。

花婉儿却没有这方面的忌讳,相反就是看一个好奇生物的打量着这一位。

“看什么看!”黑衣人不爽对花婉儿说,感觉她看他就像在看被铁链拴住的猴子。

“真的不是姐姐。”

花婉儿马上惊奇说,十分兴奋的还有这么好玩的事。她是在奇怪怎么有胸这么平的姐姐,简直比花蝶还糟糕。

花蝶马上预感到什么不太友好的意念,怎么感觉自己被某个小丫头鄙视了。

“你真不知道?”

花荣再次向他确认。

现在有花蝶和花婉儿在,他更加别想逃掉。

“你啰嗦不啰嗦!都说不知道了!不然我第一个把我自己变回去!”

黑衣人不爽对这边说,认为花荣是不是要这么不信任他,他都要被他整死了,还有必要这样宁死不屈一般绝对要隐瞒着嘛。

花荣当然有点相信他了,不然不会把花蝶叫过来给他治伤,只是还有点不甘心。

“他没撒谎,他的确是暗影会逃出来的兽奴。”花蝶释放出她的香气开始缓慢治愈这个黑衣人,也从他身上的一个特殊的纹身确定了他的身份,确认了他的确是‘兽奴’。

“兽奴是什么?”

花荣好奇问花蝶。

花婉儿也好奇看向她,感觉这好像是什么不好的东西。

“就是暗影会抓过去试验妖血用的。”花蝶有点哀伤说。

花荣眉头跳了下,发现暗影会那些人还真是一些不把自己当人看的畜生。

“你好可怜。”

花婉儿也听懂了,马上同情心大发的对盘坐在地上的黑衣人怜悯说。

“要你管!”

黑衣人不服气的没好气对花婉儿驳斥,就是十分抗拒其他生人的,尤其对同情这一类情绪十分敏感。

花婉儿被他训了,立即对他吐吐舌做了一个鬼脸,认为他真是不识好人心。

“你叫什么?”

花荣好奇对他问。

既然已经确定他不算是正规的暗影会成员,而且他作为‘兽奴’的确是会对暗影会有仇,那么就基本可以确定是可以信任和无害的。

再说以他现在的情况,想要收拾他只是一剑的事。

“貂蝉。”

黑衣人没好气的说。

花荣脸颊肌肉抽搐了一下。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当知道他竟然是叫貂蝉的时候,他有一种莫名的怪异感,好像他不能也不应该叫这个名字才对。

完全是条件反射的问他……

“你知不知道吕布?”

“吕布是谁?”

貂蝉疑惑的反问他。

花蝶和花婉儿也好奇看向他,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起吕布,这个‘吕布’又是什么人。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

花荣连忙对她们说,实际上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么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