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君子沉默,没有回应他的话。

在这一边,礼君子被龙女缠住,还是在隐忍,仿佛他一人不敌龙女实力一样。

信君子独自盘坐在大殿角落满脸痛苦,正是被耻君子夺舍了正在灵海和对方做对抗。

花荣加入战场,突然尴尬的发现……

没人理他?

“两位要不要先决出个胜负?”

看他们都不理他,那么他只有主动出声吸引一下,看能不能激发一个他们的怒火什么,让他们发现他这边的存在。

但他这话一出,这两位是注意到他了,却没有联合起来来打的意思,相反互相看仇人一样继续看着对方。

花荣无奈,无奈他这一手‘反间计’用的|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是不是太好了。

现在直接好到这些人自相残杀到打红眼,都忘记最开始要联合起来攻击的人是谁了。

既然他们两位不理他,他就先去处理别的。干脆的凌空踏步来到了还在自我抵抗的信君子面前,看他现在满脸青筋正在痛苦的抽搐,一头花白头发也已经披散开,看上去和个疯老头一样。

他感到有人来到他面前,一下是震怒的满脸痛苦,一下又是疯癫的满脸痴笑。

“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花荣提着剑故意幸灾乐祸,假装很好心的问他们。

明白现在眼前就信君子一个,但实际上是信君子和耻君子两个人。

“要!”

“不要!”

明明就是一个人,但发出两个语气截然不同的声音。

听得出来前面一个是信君子说的,他在即将被夺舍的威胁下选择妥协了。

后面一个是耻君子说的,因为他已经成功在即,不想被外人打搅。

“你们这回答把我都搞糊涂了,你们到底要不要?”花荣故意调戏他们的问他们,故意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因为他这边打扰,信君子找回机会成功夺回了一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而耻君子发现因为自己回答问话导致精神松懈失控,赶紧和信君子的剑魂争夺,还要尝试在他体内吞噬了他。

“啧啧啧。”花荣发现这还真是一出没有硝烟但极为丑陋的斗争。

‘八君子’是有名的伪君子,但他们可以更加不要脸一点。

“……算了,我帮你们一把。接下来靠你们自己了。”很干脆还是决定‘帮’他们,说完立即让信君子表情变的一喜,旋即又变得一怒。

但下一秒,是一个相同的茫然表情定格在他的脸上。

咕噜噜噜……

一颗脱离了脖子的人头滚动在地面上,到死都不明白为什么结果会这样,还……连他们的剑魂一起被粉碎了。

“一箭双雕的感觉就是好。”花荣心满意足的步步登天朝另外一个方向走,看见等级已经提升到50级。

因为他刚才那一剑很干脆瞬间双杀,让信君子和耻君子都无防备的死在他手上。

黄帝剑的‘无坚不摧’效果,使他们的剑魂一同被连同震碎,让倒霉的信君子想学耻君子以剑魂形态暂时存活,再找肉身夺舍复活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这一剑,使剑仙谷还剩下的人只有‘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