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辰此刻陷入了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他眉心前悬着一盏漆黑古灯,散发出磅礴的禁忌之力,透过龙躯可以看到,他的灵魂上有着一条条魂锁,将他死死桎梏,狂暴的火焰浪潮烘烤着他的神魂。

祖级人物存在的岁月太过悠长了,历经的大战,恐怕比他吃的饭都多。

哪怕拥有同级别的力量,与其对抗,他依旧感到无比吃力,当对方动用这一禁忌器物后,江辰更是完全的落入了下风,这不同于他以往的任何一场战斗。

因为即便是禁忌,对力量的运用依旧处于“表层”,可到了祖级,它们自己就代表着力量本身,举手投足间,全都蕴含诡秘莫测的危险。

一个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江辰有些不甘,但他明白,恐怕只有提前动用十星卡了,以绝对的力量碾平一切,他在担心的是,化妖十星后得来的鬼气,不知道能否继续强化自己身上的效果。

不过就在此时,他听到一个模糊的呼喊,于是毫不犹豫,调动了阴神锤。

他发现,这柄陪伴了自己很长时间,最后已经有点跟不上脚步的兵器,此刻难以想象的沉重、强大!

“砰”

永恒仙锤落入爪中,永恒不灭的力量传遍全身,为江辰对抗着灵魂上的侵蚀。

他睁开眼,眸光终于又一次变得明亮。

前方的魂祖原本正在全力操控禁忌魂灯,此刻也睁开了眼,带着一丝意外。

“魂衰大劫,居然困不住你!”

“我的劫结束了,你的呢?”江辰盯着对手,狞笑一声,瞳孔又一次闭上,魂祖顿时感到一股不可抗力袭来,自身五感尽数遭到封闭。

大口朝前掠去,将这尊祖级人物吞杀。

血肉湮粉在远处拼合,再度化为魂祖的样子,它闷哼一声,操控一片灵魂潮汐覆盖过来。

江辰硕大的身躯撼动,直接硬扛着攻了上去。

他并没有动用永恒仙锤来攻击,仅仅是依靠这柄仙道至宝带来的“肉”属性,就成功反向压制住了对手。

这个过程中,江辰还在不断感知、了解着自己如今掌握的力量,以及永恒仙锤的能力,他愈战愈勇,每一次出手都愈发熟练,开始逐渐真正展现出“始祖”级的战力。

远处战场同样激烈无比。

始皇在法祖面前也落入了下风,哪怕他皇道逆天,风姿绝世,可毕竟只是在残缺时代踏入地仙境的巅峰地仙,如果不是有着一座座凶地提供的底蕴支撑,他完全不具备和祖级人物过招的资格。

老张头则完全是压着兵祖在打,逼得对方不得不喷出一口鲜血,激发禁忌秘法,一拳轰碎了伪禁区‘兵魔城’,取出曾经的武器。

当它握上兵器的一刻,江辰才明白,老张头口中的“兵祖太强”是什么意思,对方的气息甚至远远超过了法祖这尊巅峰始祖,它或许有着莫大来历,当年是被难以想象的人物镇压封入一座次级禁区的!

……

这样的大战最终毁去了小半个世界,天空海洋和大地都沦为了宇宙中飘散的废墟残片。

第一个出结果的是江辰这里。

他彻底掌控了烛龙的力量,以及永恒仙锤后,终于爆发出了这一级别应有的战力。

同时魂祖本身也只是一尊普通祖级。

按照禁区幕后那些操控棋局的诡异始祖设想,它本就是用来横扫祖级之下其余生灵的,却没想到苟延残喘的现世,居然还东拼西凑出了三尊祖级。

江辰一锤轰下,碾碎魂祖肉身,随后疯狂的爆发烛龙之力,他的身后,一条横贯了无尽历史的长河涌现,冲击向魂祖的躯体碎块,这一刻,它的肉身流亡进了无数个时代。

当魂祖再一次复生,看着残缺的自己,终于流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你干了什么?”

本能的喝问后,它的一张脸猛的沉了下去,祖级丰富的战斗经验让魂祖明白,自身如今的状态,在这个年轻人面前绝对没有丝毫胜算。

于是它狞笑起来,十分疯狂:“好,很好,这一战你赢了,但九州,你守不住!”

江辰连忙抽身后退,以防困兽之斗。

然而魂祖只是死死盯着他,随后居然跳进了那盏禁忌魂灯。

“轰——”

魂火一下冲天而起,异样绚烂,任谁也没想到,一位诡异始祖如此的干脆果决,只是损失了大概五分之一的力量,居然就直接选择了自杀。

“不对,这是和祭道类似的手段!”一群凶地中的古老人物惊出了一身冷汗。

江辰此刻也感应到了巨大的威胁,他不顾一切的施展能力,在一个个时空之中演化出新的自己,身化万千!

可一尊诡异始祖献祭自身得来的力量,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应对的。

那盏魂灯中出现了江辰的样子,千千万万个他同时产生了一种大脑被重锤击中的感觉,随后便彻底陷入了浑噩的状态。

此时老张头和始皇齐刷刷望了过来,一边出手救援,一边却在疑惑。

因为魂祖这一手段之下,江辰没有收到一丝一毫伤害,仅仅只是短时间被镇压了神魂,陷入一种封闭状态而已,相当于短暂昏迷。

一尊诡异始祖,付出自己的性命,仅仅只做到这一步?

两人心底的疑惑,和那种危机感越来越重了,事出反常必有妖,然而他们现在却看不出,妖在哪里!

这时法祖念动一篇禁忌咒文,冲向江辰的始皇发现周围天地开始横移,景象变动,对方应该动用了空间之力。

&nb|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sp;他一拳轰出,苍龙咆哮,轻易碾碎这种变化。

但下一刻,始皇狠狠僵在原地,远处传来了老张头撕心裂肺的大吼:“乖孙!!!”

此刻,“昏迷”的江辰不见了。

始皇几乎不用思考,就突然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事,他目光如电的死死转过头,看了一眼远方后整个人陷入了震怒:“梦之国!”

赫然,刚才的空间之力针对的并非是他,而是江辰。

他被魂祖以死亡为代价,联手法祖,葬入了世间第一禁区——梦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