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战中,第二位禁忌殒命了,而且是来自六大禁区之一的老牌禁忌,九州一方士气得到了极大鼓舞,斗志高昂。

虽然战斗依旧惨烈,但当看到辰王的身影出现在苍穹上,所有人就知道,这一战已经快赢了!

然而这时,意外陡生。

酆都禁域上方那座祭台爆发无尽血光,一道伟岸身影浮现,谁也没料到,本已经被阻止的降临仪式又一次重启了。

前所未有的强大气息横扫而出,让一个个战场都产生了一瞬的停滞,从酆都中走出的禁忌太过可怕了,或许已经无限接近祖级!

当他的身体彻底凝实,所有人看清了,这是一个类人形的青年,面容有些不怒自威,似乎在禁区,祂也一直身处高位。

“现世蝼蚁,蠢货居多!”

这尊顶尖禁忌开口,声音仿佛无上法则,钻进所有人心底,他一挥手,两个头颅滚落,砸向九州大地。

有人看了一眼,牙关顿时咬紧了,双目化为通红。

“阎罗王大人!”

“赵青衣大人!”

“师尊!……啊!”

九州强者沉痛怒吼,拳头死死攥紧,哪怕早已预料到了这种结果,但当亲眼看到两位先辈的头颅,难言的悲怆和哀痛,依旧是不可遏制的涌上心头。

一些人又想起了上代阎罗王不久前的话“撑下去,撑过这一轮,天就亮了”,他自己却没能见到黎明。

江辰无悲无喜,当他看到这尊绝顶禁忌的一刻,就明白,该拼命了。

“彻底妖化。”

心底默念,他的身形开始发生剧烈变幻,头上多出一顶暗金冠冕,身下一条蛇尾探出,体型愈发高大,金色袍服一点点凝实,东皇钟也更为璀璨辉煌了。

“是你,仙古的余孽!”这时那尊禁忌也看了过来,瞳孔先是剧震了一下,旋即眼中便是无穷的杀意。

“你早就应该死了,葬在一个个时代之下!”

绝顶禁忌出手了,无上的气息压向江辰,整片天地都暗沉下去。

一缕金光突然大盛,钟声震彻蓝星,伴随着江辰不带丝毫感情的赦令。

“异族外神,当灭九族!”

金光化作天地囚笼,无尽法道成为锁链,天地大道这一刻都成为了他的臂膀,这分明是地仙才能施展的手段!

被众人护卫在地城中的周天道看到这一幕,双眸之中爆发出亮光:“果然,他就是那个变数!”

他这个级别的人物自然早就知道,这一次的动乱便是终结,几乎没有任何其余可能。

然而曾有无上人物预言,若有变数,这片天地还能有救,至少可以撑过这一轮动乱。

“轰”

江辰和这尊绝顶禁忌战在了一起。

其余战场中,秦军和唐军无比悍勇,然而禁忌毕竟是禁忌,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杀,惨烈难言。

二愣、轮回王、赵古今、骆离,四尊道主合力,才终于稳定抗衡住了一尊初入禁忌。

按理说,二愣的实力,抗衡一尊最弱禁忌是可以做到的。

可初入禁忌,却并非最弱,它们踏入这一级别甚至有几千上万年了,可能比几名道主存在的岁月都要悠久。

只是受限于所处禁区是次级禁区,资源有限,天地强度有限,无法突破到更高境界而已,战力却是一直在提升。

因此,即便四名道主合力,也屡次都在生死间徘徊。

这时唐王突然抛出两百多件祭物,其中不乏天祭之物,在虚空摆成一方大阵。

“诸位!”

他只喊出两个字,大唐将士便似乎明白了什么,放弃了阴神,直接冲入祭物大阵的范围。

有人无声的笑着,有人望向唐王,最后一次叩拜,也有人贪恋的看着九州大地,嘴里喃喃着,似乎在感慨现在的变化真巨大。

唐王眼底出现一抹沉痛,但还是一咬牙:“天祭,斩禁忌!”

祭物开始燃烧,随之一同燃烧的,还有大唐将士。

“斩禁忌!”

他们还在大喊,杀意如潮。

一尊初入禁忌似乎也明白了什么,面露惊恐的抽身后退,然而退到一半,它的身体突然像是破碎的图画,一点点崩裂坍塌,禁忌阴神那近乎无穷无尽的力量,也直接消弭殆尽。

当大唐将士化为漫天飞灰,洒落在九州大地上,这尊阴神也被彻底抹去,仿佛从来没到过这个世界。

这时百万秦军中,那个桀骜男人也回过头,刚硬的神情出现了一瞬的痛苦,他看着那数不清的兵马俑,放声高喊。

“赳赳老秦!”

将士的声音铺天盖地。

“卫我山河!”

数不清的祭物抛出,一片祭物大阵成型,天祭之力燃烧,一尊初入禁忌不顾一切的冲过来,想要阻止这一切。

然而北斗星君分出一道身外化身,将其死死挡住。

当天祭开始,那尊禁忌身上产生了不可逆转的灾变,血肉扭曲,禁忌之力消散,它惊恐大吼着想逃回禁区,最终却成了一捧黄土,给它陪葬的,是百万秦军!

看到两尊同级别的存在死去,其余禁忌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进攻变得更为凶猛了。

“该我们了。”轮回王把一柄木质小剑抛向地城,这是故人赠他的礼物,虽然雕刻很粗糙,却是轮回王最喜欢的一柄剑。

骆离驱散了漫天鬼影,这些是未曾被禁区污染的强大诡物,跟随她作战数千载。

二愣最后看了一眼铁柱,这是他唯一的朋友。

此刻铁柱等强者只能守卫在九州外,抵挡战斗余波,这种级别的战斗,他们没有参与资格。

“柱子,来世还做兄弟。”

三人身后分别出现一条宽广辽阔的辉煌大道,紧接着他们的道开始崩解,同时数不清的天地道纹缠绕上了一尊初入禁忌。

三位道主,选择了祭道。

他们的血肉也和大道一样,开始快速崩溃,像是被许多无形的丝线割裂,碎块越来越小,直至化为微末,归入天道,成为了这片天地的一部分。

那尊初入禁忌发出惊恐的怒吼,最终也以一种和三人同样的姿态,彻底死去!

“两位,共斩强敌?”赵古今这时出声。

“哈哈哈,正有此意!”桀骜男人的大笑传遍天地。

唐王则平静而立,目光扫过九州:“山河久不见,壮丽如往昔!”

“轰——”

天地道鸣,数不清的大道锁链横陈,虚空都不可遏制的开始崩解,又三位道主祭道,一尊初入禁忌惨叫着陨灭。

然而到这一刻,除了周围战场,以及北斗抗衡着的一位禁忌。

还有一位初入禁忌存在,它成为了笑到最后的阴神,此刻立于九州上方,俯瞰无数生灵,露出了张狂的神情。

这时地城中,周天道缓缓开口。

“谁扶我|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上去?”

“我来!”魏大爷两眼通红的喊道,然而他还没能有所动作,旁边一道身影已经一闪而出,带着周天道冲天而起。

是阎罗王!

他背负着仙尸,抵达苍穹上方,迎上了那尊禁忌。

周天道最后扫视一眼四方,缓缓摇了摇头:“纵有河山从不老,旧人也该今人换,这个时代,不属于我了。”

“轰隆——”

世上最后一位地仙的尸体,爆炸开来,生生抹去一尊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