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风刮过这个早已经残破不堪的世界,天地间俨然一副地狱景象。

植被枯死,山川荒芜,江海断流,空气中弥漫着阴寒,一切生机似乎都被夺走了。

天空上一座座诡异的祭台不断涌出鲜血,苍穹被映照得殷红一片,一道道伟岸、神秘、恐怖的身影无声无息浮现在祭台之上,这些模糊的影子仿佛要彻底压垮这片天地。

七座次级禁区,五座原始禁区,十二股磅礴的威压,震慑得全人类都喘不过气。

江辰抬起头,看着一尊尊禁忌存在的身影,也露出了慎重之色。

不久前的一战后,他的鬼气达到了两千多亿,已经抽取了十星卡。

这一次抽卡,和以往有着很大不同。

因为系统发出提示,在这张十星卡之后,便不会再提供任何服务。

接下来取得的一切鬼气,都会用于增强这张十星卡。

江辰甚至不知道这张卡到底是谁,他只能看到一道模糊身影立在漆黑的宇宙中,那似乎是一尊顶天立地的皇。

上面还标注了“一旦使用,无法逆转”。

江辰立马明白,一旦动用十星卡,就没有回头路了。

届时恐怕还会惊动不可想象的无上存在,乃至于一切祸乱的源头之主!

如今烛龙和东皇,就是他唯二的底牌了,能否在这两张卡用完之前,将十星卡刷到足够的高度,决定了这一战的最终胜负!

一尊尊禁忌身影不断凝实,还未彻底降临,就已经让无数强者压抑到无法喘息了。

轮回王、骆离、赵古今、二愣……等一众九州强者则是死死盯着酆都之上的那道身影。

禁区间的区别这一刻也终于凸显出来了。

作为全球第二禁区,酆都之中走出的禁忌,气息是最为恐怖的,那种强大的威压,甚至超越了一些次级禁区中,一位位禁忌的总和。

就连道主在它面前,也感觉自己渺小无比。

“看来之前的战斗计划都白费了,单是这一尊禁忌,若是完全降临,除了祭道,别无他法!”轮回王沉声道。

骆离也眉头紧锁:“我们三人祭道,真能杀死这尊禁忌吗,它可能快要走入无上禁忌的序列了!”

“距离祖级只差临门一脚的人物,的确不是三名道主祭道可以抹杀的。”这时周黑突然开口,他见识很广,一句话让众人心绪再度一沉。

“届时我们还能祭道!”这时魏大爷喊道,一名名九州的大能也站了出来,眼神中充满了战意。

尽管前方就是死亡,他们依旧想殊死一战。

“没用的,这一尊禁忌,就可以毁去我们所有,更别说这次就连次级禁区中的禁忌,居然也全都走出来了。”

“罢了,最后一战,死也无憾!”

“可怜我人族,终究是不能继续走下去了!”

所有人都无奈哀叹,尽显悲凉。

连江辰也唯有沉默,他无法对众人做出任何许诺,感受到禁忌的气息后他就明白,即便化妖九星,他也只是堪堪能对抗这个级别的存在,想要以一己之力屠杀所有,完全是不可能的事。

禁忌,这已经是禁区的战力顶点了。

而且按照魏大爷带回来的信息,即便在六座真正的禁区中,禁忌,也已经是决策层的人物,还能站在它们之上的,恐怕也唯有一位位诡异始祖了。

“不对,那是……”阎罗王突然一惊。

魏大爷也猛然瞪大了眼,轮回王同样很是激动,死死|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盯着天空上。

只见酆都上方,那尊伟岸的禁忌身影背后,忽然出现了两道人影。

祭台接引禁忌的方式,似乎是一种投影,把禁区中的人物,一点点在现世中投射出来。

而此刻,这尊禁忌正在举行降临仪式,却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那是我师尊,和上任阎罗王!”魏大爷颤声开口,让所有人一呆。

这时那位鬼修一脉的集大成者赵青衣已经出手了,攻向那名禁忌,对方的怒吼震彻了整座酆都禁域。

“青神,你疯了!?”

赵青衣一言不发,只是抬起绝美的脸庞,朝九州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神色间有些眷恋。

那个中年汉子,也就是上代阎罗王也看了九州最后一眼,喊了一句“撑下去,撑过这一轮,天就亮了”,旋即咬着牙,爆发出了强大的一击,他似乎毁去了什么。

很快,酆都之上的投影像是信号中断的电视机,画面一点点破碎、消失。

祭台上的鲜血也开始褪色,整座祭台一下恢复了古老、腐朽的样子。

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是……”

“他们,毁去了降临仪式?”

谁也没想到,按照魏大爷所说,早已经和人类不是同一个物种,已经成了禁区诡物的两位九州先辈,在这最后一刻竟然还是选择了反水,为九州挡下了最大的一个劫难。

“他们死定了,酆都之中,禁忌并非顶点,会有无上人物出手,让他们神魂俱灭。”周黑在一旁摇着头开口。

“他们这是在拿自己的命,守护九州最后一次。”

江辰也深吸一口气:“或许百年来,两位就一直在等这一刻。”

“师尊!”魏大爷攥着拳头,两眼通红。

阎罗王同样如此。

轮回王更是悲悸难言,上代阎罗王是他看着长大的,说是他的儿孙辈也不为过。

不过没有时间给他们缅怀了,因为此时,其余祭台上,一尊尊禁忌的气息已经愈发浑厚,虚空开始崩溃,大地莫名的沉陷下去,禁忌,降临了!

也就是在同一时间,澎湃的河水声从远方传来,一条血河滚滚而立。

一片古国浮现在九州上空,随后是一座桃园、一座道观、一座仙山、一片仙岛、一座宫殿。

凶地来了!

它们上方也浮现出无上人物的虚影,陈旧腐朽的仙道气息一点点弥漫,曾经的仙,如今再战世间,只为庇护这片破败的大地。

“最危险的地方交给本座!”

方寸山内,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震慑天地四方,这座仙山直接冲向了“圣域”的方向,那是除了酆都禁域之外,最强大的一尊禁忌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