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万只黑鸦在苍穹上盘旋,昏黄的天幕下,一个黑发黑眸的男人从鸦群中走出,他双瞳幽邃,里面仿佛蕴藏着一座宇宙,目光落下的刹那,大地和天空迅速被夜色吞没。

落入其中的九州强者,五感突然全部失灵,哪怕他们是大能、至强,也在这瞬间全都成了瞎子、聋子。

“砰”

血目君王的一击落下,没了强者的操控,九州名山大川被轰退,数座山脉直接崩碎了,要不是有周泰等六名大能的全力庇护,一些人恐怕会就此殒命。

江辰看着这一幕,眉头紧锁,身上的火焰宛如太古猛兽,爆发出滔天凶威。

他正要不顾一切,彻底妖化,以求快速击杀一尊阴神前去支援。

这时天边一道巨大的身影走了出来,宛如一尊泰坦巨人一般,足足千丈高大,浑身遍布紫黑色的血管一样的纹路。

“滚!”

巨人吐出一个字,遮天蔽日的大手抓下,一把捏爆了数不清的黑鸦,血洒青天,鸦群发出尖锐的鸣叫,四散逃离,那名黑发黑眸的男人也不再俯视大地,而是仰起头,看向了那尊巨人。

迎向他的,是一个巨大的拳头,仿佛一座神山压了下来。

“砰”

黑鸦阴神仅仅抬起一只手,就挡下了巨人的一拳,然而它身后的鸦群被却全数震碎,化作一滩滩肉泥落下。

男人的双瞳由漆黑一点点化为血红,强烈的怒意吞噬了理智,天地间的夜色也转变为了“血夜”,不再遮蔽五感,而是激发出了所有生灵内心最深处的暴虐和凶狂。

巨人也受到了影响,它身上血管般的纹路中仿佛有岩浆在流淌,鼻孔喷吐着热浪,更为狂暴的拳头轰然砸下。

黑鸦阴神诡异一笑,摊开双手,被轰成了一片血雾。

下一刻,巨人心脏的跳动变得有些怪异,其中似乎夹杂着一个男人的笑声,和一群乌鸦的哀鸣。

巨人低下头,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胸膛,对方似乎顺着他的愤怒,进入了他内心最深处。

撕裂感从心脏中传来,直抵灵魂的痛楚几乎快让巨人崩溃,它捂着脑袋,发出雷鸣一般的惨嚎。

一只血手刺破了胸膛,紧接着无数鲜血组成的黑鸦飞了出来,阴神的狂笑传遍四野。

巨人则跪倒在地,生机一点点消逝。

然而就在黑鸦阴神要继续加入到血目君王的战场中时,诡异的事发生了,天际又走来一道巨大人影,跟刚才的一般无二。

“九州大地,诡邪莫入!”巨人这一次开口的声音,让江辰听出来了,这似乎是那个跟在骆离身后的魁梧青年,也是轮回王曾带他去祭拜过的赵大元。

黑鸦阴神不得不继续出手,对付巨人。

危机又一次解除,留守地城的诸多强者长长呼出一口气,心脏狂跳不已,刚才他们几乎已经预见到了一群阎罗、道盟宗主被击杀,随后血染九州的恐怖景象。

好在又有先辈人物前来救场。

不过这种放松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下一刻,两道极端恐怖的阴冷气息联袂而来,让九州西南方向的天空陷入了一片晦暗,大地开始腐朽,河海翻滚着黑浪,诡异的景象让人心寒。

“怎么会!又是两尊!”

“为何还有阴神到来,它们难道是无穷无尽的吗?”

“难道我们注定活不下去,九州注定灭亡?”

一些人绝望出声,面如死灰。

“九州疆域,踏足者死!”一声娇叱,却带着一股莫名的威严,仿佛一位历经漫长岁月的上位者在开口。

骆离出现在天边,她身周是数不清的恐怖鬼影,一尊尊鬼将杀出,具备凶悍十足的战力,竟生生拦下了一尊阴神。

随后她更是亲自出手,素手一挥,一面鬼罗盘砸下,直接撞飞了一尊阴神。

谁也没想到,这个外表是小姑娘模样的强者会如此凶悍,那种实力几乎无人可比,她居然跟辰王一样,以一敌二,拦下了两尊阴神!

“哈哈哈,小离儿,你终于来了!”轮回王一剑斩退巨脸阴神,大笑开口。

骆离冷着一张俏脸看了过去,明明一句话也没说,但居然让这位老帅哥一下变得畏畏缩缩,像一只鸵鸟般缩着脑袋,连连赔笑。

“开玩笑,开玩笑,北阴酆主大人,好久不见。”

江辰看他这副样子|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只觉好笑,但下一刻,那束冷冰冰的目光就朝他投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是下意识般,他心底一阵森寒,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可还什么都没说!”他十分硬气的喊道。

也是此刻,江辰才发现,九州三位传说级道主中,武主天资最妖,剑主据传实力最强,北阴酆主最神秘,这个说法恐怕要更改一下了。

这位北阴酆主,分明才是最恐怖的,尽管他们都还没恢复道主境,但刚才的一丝气势外露,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来了。

江辰甚至觉得,骆离早已经跨过了道主境,是一位地仙了,但因为时代不完整,不可能出现地仙,所以她是一位“残仙”。

战场暂时平稳了下来,所有人都和对手竭力大战,很长的时间没有新的阴神再走出。

可战争终究不是比赛、游戏,不会有人遵循规则,和你严格一对一。

就在轮回王占据了上风,甚至快要斩杀巨脸阴神时,又两座次级禁区的大门被轰开了。

其中一座是囚魔狱,里面走出的不是阴神,而是三十多名从神。

它们是曾经赫赫有名的天罡军和地煞军,一出来后就组成了一座古老的战阵,爆发出的气息甚至隐隐超过了一般的上位阴神。

江辰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心底有些讶然。

当初姜地角说地煞军只剩十二人,没想到还有一批天罡军,其中每一个,都是跟姜地角不相上下的狠人,它们全力出手,绝对都足以逆伐一尊最弱的阴神!

这样一群妖孽组合成大阵,分明比九州的山河云梦阵还要可怕!

此外另一个方向,一尊浑身是血的阴神走了出来,经过的地方天空和大地全被染红,阴冷的气息横贯四野。

所有人脸色都沉了下来,包括一位位和阴神鏖战的绝顶强者,因为他们心里很明白,除了自己等人,九州已经没有其余后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