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御门石瞳有些紧张地看着安扬,看到对方愉悦的神情不似作伪,这才将内心的诉求说了出来。

“北森前辈,请您教我腐诡之式吧!”

说完,土御门石瞳直接呈现九十度鞠躬地朝向安扬,两颗沉甸甸的事物下垂,披肩的长发垂下脸颊,眉头抖动着,可以看出她很紧张的态度。

腐诡之式似乎是北森家的秘术,如果北森家没有什么分家本家一类的东西,安扬很确信这玩意已经失传了。

如果北森悠衣会的话,她是瞒不住安扬的。

桑国人也是很注重传承的,这种请求,就算是北森悠本人亲自来,安扬觉得他也不会交给她。

土御门石瞳也是很清楚地知道这一点,看见安扬没有作答,她额头流下了汗水,然后说道:

“拜托了,北森前辈,我知道您只能传给北森家的人。”

她咬了咬牙,最终咬牙狠心说道,“不行的话,我愿意成为北森家的人!”

至于怎么成为北森家的人,答案很明了,很显然,土御门石瞳为了这门腐诡之式,宁愿将自己献给北森悠,改姓北森。

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救姐姐了,北森家的人就是北森悠和他的妹妹两个人了。土御门石瞳想道。

北森悠的父母刚死,前两天,北森悠的叔叔也死了。想到这里,土御门石瞳对北森悠产生了一种同情的感觉。

安扬放下手里的便当盒子,将正在鞠躬的土御门石瞳扶起。

“很抱歉我教不了你,听我说完,我不教你,只是因为我并不会北森家的腐诡之式,不但如此,我的妹妹也不会,我的父母、叔叔已经死亡,你求我是没有用的。”

“什么?”

土御门石瞳愣了愣,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绝望。

“土御门同学,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学会腐诡之式吗?也许我能帮到你呢?”

安扬问道。

“帮不了,没有你们北森家的腐诡之式,怎么可能帮的了忙啊?”

土御门石瞳蹲了下来,她的眼睛有些失神。

“你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怎么知道帮不帮的到你呢?”

安扬蹲了下来,无奈地说道。

倒也不是对土御门石瞳感兴趣,他安扬可是很专一的,一只小悠衣就足够了。

他只是对腐诡之式,也就是这个世界土著的神秘学感兴趣,上一次杀北森建辉杀的太快了,安扬根本没体会到这个世界的神秘学。

“你们北森家太没落了,如果你对我们土御门家的人了解的话,就知道我家里的神社镇守着什么样的诡异,土御门的每一任巫女基本上都活不过三十岁的。”

“我马上要成年了了,很快,我就要成为出云舍的巫女……”

“我想要活久一点。”

土御门石瞳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她来之前抱有的希望就并不大,所以对现在的失望也是有所预期的。

“不能除掉那个诡异吗?”安扬问道。

土御门石瞳瞥了安扬一眼,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好吧,但这和北森家的腐诡之式有什么关系呢?”

安扬好奇道。

“这你都不知道你怎么帮我啊!”

土御门石瞳抬起了头,绝望地望着天空。

“阴阳师大多短寿,传说腐诡之式源自历史上的活了八十多岁的一位大阴阳师,腐诡之式有着抵抗灵体、诡异侵蚀阴阳师的能力。”

“我之所以请你教我学会它,就是想要用它来抵抗诡异对我身体的侵蚀。”

安扬想了想,觉得自己目前似乎还真没什么办法,毕竟他的途径没什么针对灵体的能力,他现在唯一对灵体有效的攻击手段就是那把长弓了。

他身上唯一剩下的序列九“战士”的魔药,也没有直接对抗诡异侵蚀的能力。

“真的很抱歉,我帮不到你。”

不过现在没办法不代表以后没办法,安扬以后或许可以帮她的姐姐一把,不过那要以后了,毕竟安扬也没帮让卡池快一点刷出来有用的东西。

安扬拍了拍土御门石瞳的肩膀,正打算回去时,回头看了一眼。

……

雏田夏美没有打断,只是静静地听着,只是谨慎地听着这位巨人对这所城市的介绍,生怕自己打断对方的兴致,惹怒对方。

“所以,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梦里?”

沉默了良久,雏田夏美终于问道。

“你?”

巨人看了一眼雏田夏美,沉默了一下。

“我……”

“因为我们刚刚才共同作战。”

共同作战?

雏田夏美刚要发问,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惊讶说道:

“你是那副胸前有着血迹的全身银甲?”

“你是活的?”

“也许吧。”巨人沉默了一下。

“我好像睡了一觉,意识一直在黑暗之中,只会盲目的诅咒身边的一切,直到……”

“直到?”雏田夏美试探性地继续问道。

“直到,有人好像赋予了我,意识,还有,人性……”

……

叮咚……

看着手机上的信息,雏田夏美皱起了眉头。

神色一变。

“因为天气影响影响,航班.....取消了?”

语气,开始带上几分担忧。

这个航班取消,也就意味着,他们三个人,将要在台风降临的情况下,滞留在冲绳岛上。

这可绝不是一个好消息!

台风,一向是大自然最为强大的手段之一。

具备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和危害性。

对于冲绳这么一座海岛城市而言,更是如此。

强降雨所带来的暴雨,本就已经很是麻烦。

更别说是台风带来的并发症——在海岛上,是绝对有可能发生海啸的!

“放心吧,区区台风而已。”

西尾康太看起来倒是丝毫不担心。

……

说完转头看向远方海洋一眼,在那个位置停留着一艘庞大的客轮游船。

没有去理会这艘游轮的存在,而是

但是可只有一条命,至少在目前而言还没有抗衡人类的底气。

一个年轻的女孩疯狂的大叫道:“它看过来了,那头海洋巨兽向我们看过来了!”

伴随着海龙王将战列舰给彻底覆灭在太平洋之中,那英勇强大的身姿震惊了在英杰号之上的所有年轻人。

在这个世界存在着一种叫做巨兽崇拜症的现象,泛指人类对一切强大而无法反抗之物由对抗转而变得顺从的模样。

sdldwx/xs/92963216/18854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