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按照之前的商定,许安去买礼物,两女则去超市补充物资。

“半个小时后,停车场碰头”交代了一句,许安径直离开。

目送他离开,季蝉溪收回视线。

“我们也走吧”她看向旁边的银发少女道。

陆琪儿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朝前走去。

季蝉溪立刻跟上,她感觉自己已经有点习惯跟对方的相处模式了。

商场的一楼就是超市。

人流不多。

考虑到冰箱已经塞得七七八八了,季蝉溪决定多屯一些容易存储的食物,例如鸡蛋,挂面以及一些能够果腹的袋装零食。

“要不要来点话梅,开胃?”季蝉溪停在一排货架前,主动问到。

“随便”陆琪儿推着购物车,淡淡的道。

季蝉溪就哦了一句,随后拿起两罐话梅,放进车里。

虽然对方的语气有点“冷漠”,但相比于“开车”的陆琪儿,她反倒觉得“冷冷”的她,更容易相处。

两女兜兜转转,绕着超市转了大半圈,购物车很快被塞得满满当当。

“差不多了”季蝉溪提着半袋子刚刚过完称的新鲜辣椒,心满意足的道。

她瞥了眼一直杵在旁边的银发少女,微微有点小得意。

陆琪儿连下厨都不会,就不要说买菜了。

后者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抬起头,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触碰。

季蝉溪忙慌慌张张的看向别处,心虚的问道:“你看看还要买什么吗?”

陆琪儿摇摇头。

“那走吧”季蝉溪脸色微红。

收银台人不多,很快轮到了两女。

季蝉溪将商品一一从手推车里拿了出来。

就在此时,她不经意间瞥见,陆琪儿正出神的看着收银台前的小货柜发呆。

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去。

杜蕾斯,冈本…

少女脸色顿时微红,忙收回视线,装作没看到。

这种东西,她才用不到。

因为每次…

她都会兑换系统道具。

但陆琪儿…

季蝉溪撇了撇嘴。

许哥哥果然把陆琪儿吃掉了。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功夫,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姐姐,喜欢什么款式的?”

季蝉溪愣住,呆呆的看着对方。

见她不说话,陆琪儿自顾自的从货架上拿了盒杜蕾斯:“001超薄系列,这个怎么样?”

季蝉溪回过神来,清丽得脸蛋蹭得一下红了个通透。

她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陆琪儿嘴角泛起一抹玩味的笑,又挑了一盒:“这个螺纹的呢?”

季蝉溪又羞又急的道:“不需要”

“莫非姐姐喜欢大颗粒的?”陆琪儿自顾自的道。

季蝉溪恼羞成怒:“要买自己买”

她才不需要。

少女扭过头,正好对上收银小姐姐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一时间,脸色更红。

“一共两百六十八”收银小姐姐忍着笑道。

季蝉溪如获大赦,她现在只想结帐,然后立刻走人。

但还不等她扫码,陆琪儿忽然将几盒型号各异的TT,全都放到了收银台上。

“一起”少女神色如常,语气毫无波澜。

“啪嗒”

季蝉溪如同触电一般,手机掉在收银台上,她低着头,慌慌张张的将手机捡起,恨不得跟对方不认识。

怎么这样…

作为遂昌市最高档的购物中心,各种奢侈品店星罗棋布,许安风卷残云,很快就购置好了礼物。

走出商场,刺目的阳光扑面而来。

远远的,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露天停车场的入口,冲他挥了挥手。

许安笑了笑,快步走上前。

“怎么买这么多?”季蝉溪幽幽的盯着他手里的几个礼盒。

“你舅舅,你舅妈,你表妹,还有你舅舅他老丈人,丈母娘”许安一本正经的如数家珍。

昨天晚上,他已经从林曼那里得到了小蝉舅舅家的详细情报。

季蝉溪呆若木鸡,随后不满的掐了掐他的胳膊。

“真把自己当冤大头了”少女好看的眉头拧成了一股绳。

许安忍俊不禁:“又不是外人”

季蝉溪低下头,小声道:“等会别人还以为,我图你们家的钱”

尤其是陈锦儿。

许安皱眉,没好气的道:“明明是图我的人”

少女脸一红,转过身去:“不理你了”

说完就朝着房车走去。

“那你到底图什么?”许安故作不解。

季蝉溪又羞又急,加快了脚步。

不远处,一男一女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幕。

“开着几百万的房车带两个妹子旅游,你这大学同学,玩得真花”贺建如忍不住羡慕道。

话一出口,他顿觉失言,忙补充道:“我真心鄙视他”

“走吧”李萌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上了车,只见陆琪儿坐在餐桌前,发着呆。

季蝉溪没好意思凑过去。

许安放下东西,变魔术般取出两个精致黑色的小礼盒。

“一人一个”他笑着道。

季蝉溪接过,拆开。

只见里边是一支“海蓝之谜”的口红。

“上次送的没用完呢”少女嘀咕道。

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许安不以为意的道:“试试,看看效果怎么样?”

季蝉溪忙摇了摇头,陆琪儿就在旁边,她有点不好意思。

座位上,银发少女把玩着某人送的口红,忽然道:“我也给许安哥哥准备了礼物呢”

许安顿时期待的看了过去。

季蝉溪似乎想到了什么,俏脸绯红。

果不其然,只见陆琪儿从旁边的座位上,拿出了四盒TT。

许安一眼认出那是什么,脸色一僵。

“超薄,螺纹,大颗粒,润滑,我也不知道,你跟姐姐喜欢哪款,所以都买了一盒”陆琪儿淡淡的看着两人道。

许安瞪了她一眼。

不过不等他开口,季蝉溪就急道:“你自己留着用”

少女羞恼不已,她才不需要这种东西。

陆琪儿丝毫不在意的道:“我暂时还用不到”

随后话锋一转,冷笑道:“莫非姐姐不喜欢隔靴搔痒?”

许安一脸无奈。

他还真没用过这种玩意。

主要是因为去年跟锦儿姐去医院做体检,查出他的小蝌蚪不怎么活跃,中招的概率很低,所以,他也就没怎么在意做防护。

看着琪琪面若寒霜的样子,许安知道,她一定还在介意,自己跟小蝉已经上垒的事。

毕竟又怎么可能不介意,又怎么可能轻易释怀。

许安心里不是滋味。

季蝉溪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个成语所代表的“意思”,霎时间,脑袋嗡嗡,小脸烫得吓人。

她急得说不出话。

“差不多出发了”许安拿起桌上的四盒烫手山芋,赶紧转移话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