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且那位女医生还补充说,林川好像正面临着很大的经济压力,贷款马上要逾期了,经常能听见催债电话,林川的自杀,里面可能还有催债的因素。

“这……”

陆羡也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他倒是想明白了,那天晚上刘川欲言又止是想说什么了。

沈青栀幽幽地叹了口气,神情有些茫然:“陆羡,我为什么感觉,这个世界好像每个人都十分向往沉沦?”

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其实她对林川是十分同情的。

这个人……只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可怜人。

只是现在……

陆羡沉思了许久,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因为每个人都无法对别人感同身受,你眼中的沉沦,对别人来说,可能是为数不多短暂解脱的方式。只不过,有些方式符合规矩,有些方式冒犯了道德,有些方式触犯了法律,仅此而已!”

说出来也有些讽刺,诡镜针对的,并不是真正的恶人。

因为一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根本不会认为屠害别人的性命是一种“不堪”。

它针对的,只是那些被“自认为不堪行为”折磨的一群人。

就好像,孙琪刘远这对情侣,被选作成为诡镜的,只有孙琪一个人。

再比如说,诡镜林川报复的人只有他的家人,这个女医生却毫发无伤,恰恰是因为他的不堪不在于此。

“那你呢?”

沈青栀看着他的眼睛。

陆羡响起了刚才面对诡镜时的场景,有些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沈青栀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失笑出声:“这个问题倒是我冒犯了!不过你可以好好想想,如果你的红颜知己真是一个诡镜,明天你要怎么应对她。诺!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

“清心符,抵御精神干扰的。”

“谢了!”

陆羡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沈青栀从沙发上跳起来,笑吟吟地看着他:“总之,明天你定力强一点!别还没有被诡镜打倒,自己先拜倒在美人计下了。”

说完,便蹦跶着回屋了。

陆羡望着手中的清心符,嘴角微微扬起,也回房睡觉了。

……

翌日清晨。

陆羡被一阵阵电话铃声吵醒。

打开手机一看。

哎?

腿妹?

他挠了挠自己炸成鸡窝的头,接通电话:“腿妹?这大早上的,叫魂呢?”

腿妹没有回答,只是乐颠颠道:“快开门快开门!我已经到你家门口了。”

陆羡有些无语,挂断电话,匆忙套上衣服就去开门。

五点半的天,才刚蒙蒙亮。

楼道里很暗,就显得腿妹腿上的跑马灯格外显眼。

陆羡整个人都不好了:“你大早上的,是没有早自习么?”

腿妹理直气壮地说道:“还早自习呢?张队强行给我请了一个月的假,我连学都没得上了!”

“没早自习都要起这么早,还真可怜!”

“别这么说,我爱我的工作!”

腿妹笑嘻嘻地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餐盒:“张队让我带来的,三人份的早餐,逍遥镇的胡辣汤,我学校门口卖的,贼好喝!”

陆羡撇了撇嘴:“组织这么难混啊,你都兼职送外卖了?”

腿妹晃了晃自己的钛合金大长腿:“我腿这么长,不跑外卖可惜了。”

“进来吧!”

看到不是空手来的,陆羡的起床气顿时消了一半。

腿妹蹦蹦跶跶来到客厅,把饭放在了桌子上,娴熟地打开。

鲜辣馥郁的气味刚弥散开来,沈青栀的屋门就打开了。

她看到桌上的东西,顿时整个人都要发光了。

这世界没有什么好心情是一顿饭给不了的。

如果有。

那就来一顿免费的。

沈青栀洗漱都没顾得上,上来就喝了一勺,惊呼道:“这是什么黑科技,还真有点好喝。”

“是吧!”

腿妹得意地笑了笑:“这家老板地道的象省人,他家就开在我们学校旁边,生意老火了。”

陆羡则是上下打量着腿妹:“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张队总不会无缘无故地派你过来。”

“切!真没意思,就不能是我心情好,想请你们吃顿饭?”

腿妹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陆羡撇嘴:“能不能打开你手机的前置摄像头看一看,你的黑眼圈很重的好吧?张队可真黑啊,使起童工真是毫不手软!”

“可不是嘛!”

腿妹痛心疾首地捶了一下桌子,又意识到有些不对,冲陆羡比了一个鄙视的动作:“张队刚才给我打电话,说诡镜案件牵连很大,这次净化玉颜医美的任务,至少也是B 。

如果情况严重,甚至有可能提升到A级。对于每个成员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机会,这要是完成任务了,以后可是能从组织这里得到不少福利。”

陆羡失笑:“所以你是张队派过来劝我参加的?”

“昂!”

“你应该知道,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摆渡人,让我参加任务不是送死么?”

“放心吧!青栀姐的符咒很厉害,你危险不到哪去的,还有……”

腿妹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叠A4纸:“这是张队向上面紧急申请的临时工合同补充条款,依旧不要求你强制接受必接任务,不过只要你每个月完成的KPI达到执勤标准,就能持续保有一项组织内的异术。前提就是,你参加这次任务。”

这……

陆羡眯了眯眼,这个要求并不算过分,毕竟执勤标准的KPI对于自己来说,达到一点也不困难。

不过张队这用心险恶啊,他就是想让自己尝到组织内异术的甜头,然后越陷越深,最终选择正式加入组织。

只可惜……他不知道自己会复制异术。

白捡么这不是!

他问道:“说吧,都能选什么异术?”

“只有一个,幻肢!”

腿妹摊了摊手,随即指向茶几。

一使劲,茶几就被平稳地抬了起来。

她笑了笑:“幻肢距离不超过三倍身高,肢体力量根据意识强度决定,强度可达你现有肢体力量的1到10倍,攻守兼备,是你居家旅行杀人掠货的必备神技。别犹豫了,我现在的实力只能传承给一个人,领到就是赚到啊!”

陆羡:“……”

老实说,他有些心动。

正准备答应,他的手机刚好响了。

是庆霜序打来的。

接通电话,庆霜序的语气依旧有些高冷,却有一丝丝挠人心肝的慵懒妩媚:“陆羡!电影下午五点开始,七点结束,晚上我们在星岸餐厅吃饭,已经订好了,不许迟到。”

“……哎!”

“下午见!嘟嘟嘟嘟……”

陆羡:“……”

腿妹有些吃味:“星岸餐厅,人均消费两千八……跟富婆谈恋爱真好。”

陆羡放下勺子:“什|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么胡辣汤,狗都不喝!”

沈青栀:“???”

sdldwx/xs/73712124/18933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