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艽的最后一丝理智紧紧的勾住死死不肯妥协。

最终还是含泪推开了他的腹肌。

正在秦艽可惜的时候,清冽的香味袭来,冰冷的唇紧接着贴了上来,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的探索每一个角落。

突如其来的吻像暴风雨一般让秦艽措手不及,她的脑中一片空白,被迫承受着褚温晏的掠地攻势。

褚温晏一手按住秦艽,一手在她身上游走,所到之处皆引起一片颤栗。

一头青丝散乱,饱满的额头上满是用力挣扎后的汗珠,就在大掌附上酥胸时秦艽猛然惊醒。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他不是真的褚温宴!

秦艽推开他,猛的一巴掌扇过去。

“褚温宴”的头被扇得偏向一旁,眸中蓄满了怒气。

他伸手掐住秦艽的脖子,秦艽顿时无法呼吸。

她挣扎着但是无济于事。

“褚温宴”眸子里的红越发鲜艳,还从来没有人敢打他!

这个女人竟然敢!还打他的脸!简直是不知死活!

“褚温宴,你醒醒,不要被这个妖怪控制!”秦艽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

“本座说了,他永远不会再醒过来了,说起来还得多亏了你的血。”

“你什么意思?”秦艽艰难的抬头。

“你知道本座为什么接触到你的血就会沉睡么?”

秦艽摇摇头。

“本座不仅不怕这血,相反更加需要这血,本座等了几百年都没有等到这血,没想到被封印在人体内倒是还找到了这血,因为这身体不是我的,所以每次接触到这血后本座就得赶紧将它转化在体内,转化的过程中本座的五识都是封闭的,直到所有的血液通通转化完毕后,本座的五识才会重新打开。”

“正巧前几天你们提供给我的血已经足够,本座本还想留下你,毕竟出了这么多血,既然你一心找死,本座可以成全你,让你去找你的如意郎君。”

话音刚落,“褚温宴”手里突然用力,秦艽柔软的脖子应声折断。

秦艽只觉得眼前发黑,身子越来越轻,她睁眼看到了天花板,猛然低头只看到自己的身体软绵绵的被“褚温宴”扔在地上。

她大声呼喊,可是“褚温宴”似乎完全听不到。

直到自己的身体穿过了屋子,越来越亮一片空白。

混沌的虚无空间内,秦艽和褚温宴两魂面面相觑。

“原来你比我先死?”

秦艽无奈。

褚温宴哭笑不得,谁知道他在地下好好的,突然意识全无,再次醒来就发现自己已经到了这个空间。

“两位请随我来。”

一道女声打断了秦艽和褚温宴的话。

他们转身望过去。

一个脸色惨白的女子,不,应该说是魂魄,飘在空中。

“你是?”褚温宴问。

“我乃灵魂指路神,两位随我过去重新投胎吧。”

听此,秦艽和褚温宴也不再多说什么,乖乖和她飘走。

“两位可以选择投胎身份。”

秦艽看向信息本,和褚温宴相视一笑,指着其中一个,“就这个吧,青梅竹马,他们将来一定会在一起的。”

话音落,两人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原地。

完。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八一为你提供最快的穿成炮灰女配后我逆袭啦更新,第82章 大结局免费阅读。sS 2 3 u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