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维坦血脉是如此强大,我在过去的时间里已经品尝到了,而这……都还只是一只刚出生的稚体所能做的。”

“如果能重新获得利维坦血脉中刻印的成长,那也就意味着这具躯体,或者说我,能获得远比现在更高的上限!”

一想到这,石昆就不禁发亮,兴奋之情难以言喻。

“之前还想着,不死化之后要牺牲掉成长的特性,还难以真正决定。”

“非得要理论推演显示——我的灵魂可能无法承受太过漫长的时间,以及即便一切顺利,最后我也很有可能无法控制这具躯体,才能定下决心。”

“谁曾想还能来这么一出?最让我纠结的问题根本就不存在!”

石昆又是兴奋,又是期待,恨不得立刻就要亲自体会一次“成长”才好。

利维坦血脉中有许多次需要深度睡眠才能发生的蜕变,这一点石昆早就已经知道。

只是由于“死亡”,即便血脉依旧能维持血肉活性,使其成为一具“活尸”,这一关键机制也几乎完全陷入了中断。

而此刻,似乎正是再次开启这一机制的时刻?

想不如做!

石昆立刻行动起来,视角很快就重新切回了利维坦之躯。

开启这样关键机制的第一步,显然是先要改变控制躯体的方式:

以“灵魂、灵魂之地、躯体”三点形成完美三角的形式,实现与不死生物截然相反的真正的“生命”!

灵魂切入灵魂之地,后者深入躯体从而实现控制,继而形成三角闭环……

“成功了!?”

石昆很快就完成了所有的步骤,尝试着控制躯体移动。

然而,干瘪的尸体依旧静静地漂浮在海底上方,没有任何改变,哪怕是最简单的行动——睁开眼睛,都做不到。

一切仿佛只是石昆的错觉……

“不对,是失败了,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石昆感知过去,只觉得有无形力量阻挠了他与躯体之间的联系。

灵魂之地仿佛漂浮在了躯体上方,始终与无法真正融入躯体之中,更是不可能控制其行动。

石昆心中的兴奋感稍弱了几分,但随着念头的转动,他很快又发现了其中的关键:

“是死灵能量!我怎么忘记了这一点。”

“是我现在不死生物的状态,遏制了灵魂之地对躯体的联系。”

石昆心情颤动,再一次开始尝试。

这次,他首先放弃了对死灵能量的操纵,甚至刻意抑制住了灵魂与死灵能量之间的联系,全然解放灵魂之后才开始控制起躯体。

而这一次……

数百只眼睛在同一时间睁开,利维坦之躯眼中流转起充满人性色彩的目光!

眼前的一切,乃至心中的情绪是如此的鲜活生动。

而这一切仅仅是凭借着灵魂之地实现的,再也不必借助死灵能量。

石昆眼中神采前所未有的光亮,微微闪烁之后,立刻就注意到了利维坦之躯的变化。

这具本来已经变得干瘪的躯体,又一次饱满起来,血肉重新恢复活性,遍布全身的死亡气息也退匿到了不可视的维度。

若是有人去看便能发现,本来覆盖着一层死气的眼睛,此刻也因为活性恢复而变得明亮!

只是……

在这一层明亮的眸光之上,却微微泛着一丝神秘的灰意。

连那重新变得饱满起来的血肉,也不是完全恢复了生命的实在,格外多了一丝轻盈的跳跃感,十分古怪。

心脏重新跳了起来,鲜活的血液流转全身,似乎就是正常的生命,但似乎又有什么东西与生命并不相同。

石昆感知着,感知着……渐渐皱起了眉头,脸上浮现出似人一样的困惑神情。

虽然通过生命独有的形式活了过来,不再是不死生物,此刻的状态却不是那么简单的,反而有些——诡异……

石昆轻轻摆动了一下侧鳍,一道能量流也随之流转到了他眼前。

这道属于他现在状态的能量流在他眼里,既没有表现出死灵能量应该有的死亡与沉寂,也没有生命能量独特的活力与希望。

它神秘莫测,轻盈犹如一团云雾,朦胧宛若一层面纱,似乎瞬息间就可以发生转变,仿佛某个转变过程中定格下来的瞬间,令人难以捉摸。

整体看上去,它还令石昆感到了几分熟悉,就像是灵魂之地的灰雾……

当然,这显然不是灵魂之地的雾气到了现实中来,而是说——这种灰能的罕见特性可能与他的灵魂之地存在着极为密切的联系……

“这是怎么回事?我现在的状态到底是生……还是死?”

极为特殊的,从未在巫师知识中出现过的,甚至也不在传承知识中的状态,令石昆感到了困惑与迷茫。

兴奋依旧残留着,情绪却变得迷茫,石昆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

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阵微微的眩晕和强烈的疲倦就席卷上了他的灵魂……

“怎么回事?眼皮好沉重……”

石昆缓缓闭上了眼睛,再一次陷入静止状态,所感受到的疲倦与沉重却没有缓和,反而还在继续变大。

他意识到了现在状态不对,思绪稍微一转,就果断重新切回了不死生物的状态。

随着灰色能量重新变成死灵能量,一切又回到了刚刚的样子。

石昆在这个过程中,发觉到一种源自躯体的沉重拖拽感压迫在他灵魂之上,正是疲倦的根源。

重新回归不死生物之后,这种沉重感顿时也缓和了不少,虽然依旧还在,但显然没有超出灵魂承受的限度。

由此,石昆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他开始收集整个过程里自己所感知到的变化,对这些信息加以思考:

“是灰能状态会对灵魂造成明显的负荷?”

“可是为什么呢?”

“以死灵能量控制躯体,所有的生命活动都会停止,而换成灰能之后,这些耗能的活动就又会恢复,所以……”

“是因为灰能状态要兼顾推动生命活动的任务,才会对我的灵魂造成沉重的负担?”

“换而言之,现在的我还不足以完全承受,这具躯体‘活过来’所对灵魂造成的压力?”

“……很有可能!”

推断出这一点关键之后,石昆并没有就此而停下。

他很快又想到了死灵能量,想到了自己作为不死生物的状态,甚至想到了灰能状态与生命之间可能的差异。

最终,石昆得出了三个结论。

sdldwx/xs/21487874/18955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