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维坦稚体有一对主瞳和数百对副瞳,主瞳位于头上,数百对副瞳则遍布全身。

这些眼睛刚睁开之时,虽然还蕴涵活性,却布满了空洞的味道。

几个呼吸之后,空洞之意才迅速被取代,转而从死亡中透出一股凌厉可怕之感,令其再次有了血脉铭刻的上位猎杀者的味道。

巨量海水在它管束式的呼吸器间流过,这是石昆自穿越以来第一次深呼吸。

“呼——,活过来了!”

“先看看能不能动,真是期待啊……”

石昆心念微颤,绷紧了身体而后猛然一甩!

死灵能量控制着尾鳍与侧鳍同时用力,一下就将他从卡住他的岩层裂隙中挣脱了出来。

他半是挣脱,半是直接弄碎了坚硬的岩层!

这样粗暴的举动在他身上添了不少小的伤口,但石昆却毫不在意,不死生物的感知很是麻木,令他几乎都感不到疼痛。

而自然生命的自愈能力虽然消失,死灵能量却也不是白干的,迅速就修复好了损伤的韧皮。

“昂——!”

高昂而略带嘶哑的鸣叫声在整片海域间扩散开来,甚至都惊到了水面上的人类,令来往船只上经验老到的水手都不知所措。

这是石昆第一次畅快自在地用声音彰显自己的存在。

他当然知道,这样的行为放在深海之中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有小概率会引来连他都要退避的强大海洋生物。

但他实在忍不住内心的激动与雀跃,迫不及待地想要与周围生命分享这样的喜悦!

做尸体做了太久,如今他终于活过来了。

满腔苦涩终于散去,被困束于冰冷中的艰苦成为历史,一切都使得现在的自由显得更为可贵!

“昂……”

兴奋的鸣叫声扩散而逝,环境又渐渐寂静下来,石昆也缓缓合上了嘴。

光是一声鸣叫还不足以发泄他心中的兴奋,但是若是再继续叫喊,只怕真会引来可怕的猎手。

他现在只是活过来了,状态还说不上有多好,甚至很是糟糕。

普通的黄金级人类强者来再多都不怕,但深海之中可不缺和他类似的庞然大物!

“先熟悉一下这具躯体,好歹这就是自己以后的身体了……”

石昆情绪稍稍回落,开始甩动起尾巴,在这片海域中游曳了起来。

以利维坦的方式进行移动,显然比他想象的复杂,刚一上来就迎头一个踉跄,险些将脑袋给砸到坚硬的海床上。

好在,他学得很快,几息就掌握了这个复杂躯体的运动方式。

熟练之后,石昆可以悄然无声地游曳于海底洋流之中,不死化后变得漆黑的外皮在同样漆黑的海域中一点也不显眼。

更不用说皮层中独属于利维坦稚体的内在结构,使得他还能近乎完全地隐身于海洋生物的感知之中,如同漆黑海底里的幽灵猎手……

与此同时,一千多米外,一只数米长的巨型乌贼正缓缓游动而过。

这只黄金级中等体型海兽,是这片小小海底区域平日里的领主,除了同样将这片区域视作领地的一只更庞大的海泥巨蠕虫,几乎没谁可以给它带来威胁。

它如往日一样悠闲地巡视着领地,刚因为古怪鸣叫声而紧张,现在又重新淡定下来,丝毫未曾注意洋流中那丝极微弱的异样。

距离迅速拉近,八百米、三百米、一百米……

电光火石间,巨型乌贼突然间瞪大了眼睛,瞳孔猛然缩紧,强烈的源自本能的危险感令它做出了最最正确的反应!

它毫不犹豫地喷出了珍贵的麻痹墨汁,试图从致命的威胁底下逃生。

它甚至准备好了应该牺牲的触肢,只希望能多拖延那未知猎手一个瞬间!

然而……它还是太慢了。

墨汁喷出的时候,森然可怖的獠牙就已经刺穿了它的外皮!

它坚韧的身体在可怕獠牙面前就是个笑话,甚至连坚硬的乌贼骨都被可怕的怪物轻易咬碎!

“死!”,“扑哧——,咔嚓、咔嚓……”

石昆咀嚼起巨型乌贼,一点没在意它的反抗,就将之彻底撕碎。

蓝绿色血液扩散开来,令他感到了精神上的满足,口中脆生生的乌贼骨和微微发麻的肉质都进一步放大了这样的感觉。

“口感不错!”

“不过……这种大胶乌贼最值得品尝的应该不是口感——是味道。”

“传承知识记载了大胶乌贼有极为浓郁的鲜甜,类似猪骨扇贝海带浓汤给人的口感,到了我嘴里却……”

“……味|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同嚼蜡。”

石昆发现了问题,但问题的关键却不在传承知识,而在于他自己。

他很快就意识了——未能品尝出味道,是因为他的感官变得极为迟钝,而这样变化的原因则是……

不死化

“不死生物牺牲了生命所拥有的,才换取到了抵抗衰老与死亡的能力。”

“我现在还只是迟钝,随着不死程度加深,这样的情况还会变得更为明显,乃至任何鲜活的感觉都会逐一消失!”

“这是因为灵魂之地的缺失,也是因为灵魂正在劣变……”

感知消失、情感迟钝、意识消融……

根据巫师的知识,这是一个灵魂失去灵魂之地的滋润之后,按照时间顺序正常会经历的变化。

知识显然是没错的,他此刻就处在了第一阶段。

灵魂之地对生命而言十分重要,是灵魂的壁垒,也是灵魂的土壤。

正常情况下,石昆知道灵魂之地的重要性后,自然不可能轻易将之损毁。

但实际上如果不将灵魂之地毁灭,生命能量便也无法开启向死灵能量的转化。

这么一来,吞噬的巫师灵魂将变得毫无意义,没有其他知识能够帮助到几乎完全无法行动的他。

究其根本:只有原本的生命彻底死去了,他才能自那具牢笼般的尸体上,迎来属于他的“新生”!

这是“活过来”所必要付出的代价。

实际上,石昆已经对不死化的利弊做了详细的权衡,更是提前计划好了之后的行动。

如此准备妥当之后,他才敢真正定下决心,开启向不死生物的转化。

否则以他的性子——既然都已经承受这么久了,再等上一段时间又何妨呢?

“还是要感谢骸骨巫师,至少没再为虚假的希望一直耗下去……”

“我的灵魂虽然有了质变,却也不可能抵抗一直流逝的时间,迟早有一天会劣变,会在无尽的囚笼中彻底失去自我。”

“相较之下,不死化反而可以接受,只要取得灵魂器皿,现在的问题大多都能得到改善。”

石昆说着,眼中微微发亮起来,将大口一张,一颗小小的璀璨宝石就浮到了眼前。

若是仔细去看,便可以见到宝石表面裂开的网状裂隙……

sdldwx/xs/21487874/189558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