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正是这样的混乱、崩溃之中,石昆忽然微微颤抖了一下。

只是稍稍抗逆心中的恐惧,那感觉都让他头皮发麻、几欲炸裂!

但他也只是停滞了一个瞬间,接着即便颤抖着也抬起了头,重新对视上了面前的利维坦。

灰雾在这一刻突然静止住了,崩溃的事物也都静止在半空中。

鲜活的印象像是变成了一座座雕塑,刚刚的变化使得它们各个形态扭曲骇人,原本的模样却与这份扭曲感在这一刻达成了某种平衡。

石昆看着眼前的巨兽,忽然间有了一种看到了极美之物的感觉。

这恐惧的化身,竟然令他从混乱残暴之中,体会到了一丝极稳定秩序带来的美感。

怪异,何其怪异!难以描述!

石昆却平静了,恐惧感亦如潮水般褪去……

他漠然看了一眼自己的灵魂之地,里面的东西并没有因为他的改变而变化,依旧是那副诡异的模样,如同扭曲的静态照片。

他却没什么反应,反而还默默点了一下头,接着又看向了利维坦。

无比空洞的双眼,再也难以让他心生恐惧。

非但如此,他还提起了一股劲,以本质截然不同却有着同样力量的眼神,回视了过去。

利维坦的眼皮随之颤抖起来,但还未等石昆见到下一步的变化,那巨大的躯体就突然间崩溃了……

仿佛听见了“啵”的一声,利维坦像是个饱含白气的肥皂泡,炸开之后变成了漫天白雾。

而这些白雾很快就被灰雾吞没,除了石昆记忆的留影已经改变之外,一切似乎回到了原本的轨道。

“恐摄”——石昆没理由地知道了自己获得的新能力的名字。

或许是……它不是来找茬的,是来送礼物的也说不定?

石昆思维发散,不着边际地想着,一边回忆起了对方给他留下的最后一个印象,那空洞的眼神似乎在最后消失的一刻有了些许不同?

“不,应该没有,都已经|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死了也不会再变了……”

石昆没多想,缓和下来之后,忽然发觉自己对利维坦的出现似乎并未觉得意外——对自己的反应也同样有这种感觉。

“也是,之前的吞噬过程太顺利了,不出点意外总觉得怪怪的,现在就好多了。”

“不过东西都已经到我嘴里了,还想让我退让?”

呵,石昆冷笑了一声——“做梦!”

除非是为了更大的利益,否则就没有再吐出去的道理!

至此,石昆灵魂中属于利维坦的部分和人类的部分,两者间的裂隙彻底合上,再也不分彼此。

他现在既不是人类,也不是利维坦,纯粹就是他自己——石昆。

当然,石昆既然融合了两者,那用这两者来称呼他,也算不上错就是了。

“让我看看,除了恐摄能力外,应该还不止这一个收获。”

石昆没纠结自己的“种类分属”,很快将目标转到了融合裂隙带来的好处上。

他获得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灵魂在本质上再一次获得了提升,哪怕数量没有因此而单独增长,对利维坦之躯控制力也会获得明显跃升。

显然——他之前其实错误估计了自己的问题:

由于只融合了部分利维坦灵魂,数量上较之真正的利维坦远远不如,但实际上除了数量之外,他灵魂的质量也是受限的。

好在,这一问题在他了解到的同时也已经解决——他此刻真正有了与躯体相匹配的灵魂强度。

同时,因为本质的飞跃,灵魂本就有的自然增长也快了不少,几乎与正常利维坦等效。

只不过,这种自然增长和服用秘药相比,还是不在一个层次上,可能差了两三个数量级。

这倒也正常,要知道利维坦的自然寿命和人类之间差的可不止两三个数量级!

人类总要找到能跨越漫长时光的手段,否则也不可能达到今天这样的繁荣。

这便是灵魂之躯的变化,除此之外,石昆还发现了脑海中的传承知识也多出了不少。

想来这些应该都是稚体本就应该知道的知识,他现在之前将原本遗漏的都给捡回来罢了。

其中最关键,也最令石昆在意的,就是恐摄相关的细节了。

他本来还只是能运用恐摄这一能力,有了这些知识的帮助,之后便可以实现更具精度的操控。

对他而言最有用的,可能不是恐摄而是收敛恐摄——这能帮助他抑制天然地对其他生命的压制,从而更好地融入其中。

譬如巫师分身,就很需要这一点的帮助。

“要是再遇到那头铠齿烈鱼,至少就不用担心躯体的问题了……”

实际上何止不用担心?

强度与数量上的“超量加倍”给他带来的改变,几乎可以让他和烈鱼斗个有来有往了。

哪怕不使用死灵巫术,他也可以稳稳地坐住“灰鲨领主”这个称呼。

之前的时间限制让他觉得灰能形态像是变身一样,现在就不会再有这种古怪的既视感了。

不过,这可还不是最关键的,灵魂增长对石昆而言最大的意义在乎——破开了原本对躯体的枷锁。

现在,他可以回应那来自躯体深处的蠢蠢欲动了!

“血脉蜕变……呼,深呼吸,别紧张,不会出现意外的……”

石昆心情有些激动,身子都不禁微微颤抖。

接着,一股深深的疲倦感涌上了心头——他知道,血脉蜕变的能力稳了!

“很好,那就直接开始吧!”

“不过要是能不睡就好了,我讨厌沉眠……像是死了一样……”

随着最后一声喃喃消逝,整片区域陷入了几乎彻底的寂静。

正如石昆厌恶的那样,沉眠之中的意识接近混沌,流逝的时光像是无形的微风一样,未曾在他脑海中留下任何痕迹……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泡海带静地深处的利维坦稚体突然间抽动了一下。

石昆睁开了眼睛,里面还残留着惺忪睡意,但很快就被焕发而出的活力所取代。

“呼——,终于结束了。”

石昆感受着躯体变化,迫不及待地就使出了一个小小的巫术,见到了他现在的模样……

sdldwx/xs/21487874/189558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