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昆点点头,顺着追猎者目光望去,一半利维坦血肉随着他心念驱使,便从巫师躯体上分离了出来。

巫师一下就苗条了不少,而分出来的那部分血肉则跑到了死亡骑士身上。

死亡骑士的宽大骨架显然比巫师更合适,很好地承载了这部分血肉。

等两者彻底融合之后,血肉化的死灵骑士便发出一声呐喊,冲向了巫师目光所指,消失在不死者们视野之中。

“没事,不必担心放牧鲉,他会替我们吸引注意的。”

“现在,在场有谁知道——斑斓带鱼的库房在哪?”

“如果有人知道的话,需要你们牺牲的风险会变得更小,我想你们也都不希望死在逃离的前夜吧?”

提问是对所有人的,石昆却只看向了盗贼和追猎者。

在他看来,如果有人知道的话,这两位应该是最有可能的……

“我知道。”

石昆目光一闪,惊异地向死亡骑士看去。

“我之前运气不怎么好,没碰见几只斑斓带鱼,也没遇到放牧鲉,就一直深入了进去。”

“结果很不巧的碰到了它们的仓库,再然后就是……”

“被仓库守卫毫不费力地送到了这里。”,石昆微笑着补上了死亡骑士的话。

他没想到骑士才是知情者,更没想到……情况还有点好笑?

“好了,有人知道就最好了,路上也可以向放牧鲉们‘打听’情况,相信能少走很多弯路。”

“出发吧,提起你们的精神,向我展示你们的价值!”

“按照誓言约定,出力最多的,还能获得斑斓带鱼作为奖励——这不就是你们来这的目标吗?别让自己失望!”

石昆的言语没有引起不死者们高声呐喊,但他们眼神中的含义却足以显示——他们都已经兴奋了起来!

与此同时

距离海带囚牢十分遥远的地方,巨大的利维坦稚体睁开了眼睛。

刚一睁眼,他就看到了幻彩乌贼那对大大的彩色双眸,半是顺从半是惧怕。

石昆笑了笑,通过乌贼的眼睛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大概是在腹部的位置,完整的体肤十分突兀地缺失了一块。

这是因为灵魂附在了血肉上,灵魂没有回归的情况下,这一部分的血肉基本无法恢复。

不过,石昆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如果计划成功,所能收获的斑斓带鱼完全足够他恢复,数量更是远远有多!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这句前世的俗语,在这里同样适用。

“那边已经开始了,乌贼,我们这边也要准备行动了。”

乌贼浑身一颤,“是,主人。”

………………

斑斓泡海带区内

一场由不死者越狱引发的骚乱,渐渐扩散开来。

由于更多了十一个不弱的打手,石昆的计划推进得十分顺利。

肉山巫师通过可怕的形象,以及来自灵魂的压力,一下就镇住了鲉群中某只自私软弱些的放牧鲉,从而成功拿到了斑斓带鱼库房的确切方位。

事实证明——放牧鲉们群体意识很强,但还没到银鲨那种将“悍不畏死”刻入了血脉的程度。

要知道焦星银鲨无论大小兵种,一旦到了危机时刻,那可全都是可以为女王去死的!

这也和种族特性有关,银鲨女王一只即可拉出一个种群,但放牧鲉却需要个体繁衍。

放牧鲉王反而没有繁衍能力,是一只舍弃了生殖系统,躯体高度特化的个体。

去往库房的路途十分顺利,石昆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拦,因此才有空闲精力收集放牧鲉种族的信息。

等了解了七七八八之后,库房也到了。

这里是有守卫的,而且理论上来说,守卫力量十分强大。

但由于放牧鲉种族群起而攻之的特性,石昆放出去引走鲉卫的血肉死亡骑士,也连带着引走了不少的这里的守卫。

如此一来,不死者们便毫无意外地牵制住了留守的守卫,而石昆则借助其间空隙成功抢走了近七成的斑斓带鱼库存!

其间,石昆也注意到有两个不死者蠢蠢欲动,似乎准备找机会反水。

显然,誓言的效用不是绝对的,总会不可避免地留下漏洞。

但石昆也在使用巫师的誓言模板的时候,就已经深刻认知到了誓言的局限性,因而在他刻意“关照”之下,两名不死者没能得到任何机会。

而等这两人反应过来,觉察到他俩目的已经被肉山巫师发现之时,巫师已经从库房中出来,开始呼喊起其余不死者撤离。

两人十分无奈,却也不得不跟着撤离。

他们知道,他们可没有留下还能保持完好的本事,一旦在这个时候脱离队伍就是一个字——死。

然而,他们却是忘记了——石昆从不会给自己留下隐患……

“巫师,鲉群跟过来了,要舍弃掉这里的一些人吗?”

“嗯?”

石昆向一侧看去,追猎者贴近到了他左侧,正通过精神念头与他沟通。

“不必,我还留了些巫术在剩下的那三成斑斓带鱼里面,很快他们就顾不到我们这边了。”

石昆说得十分轻松,情况也正如他说的那样:

他们还没离开守卫的视线范围,库房中就爆发出了惊鱼的骚乱。

那些本来还修整好准备要跟上来的守卫,为了保留仅存的这三成斑斓带鱼,也只能艰难地放弃了追逐。

更不用说,知识渊博的追猎者也注意到了——巫师所选择的这条路,似乎也十分“恰好”地绕过了放牧鲉们的重点区域。

由此,他们也得以避开了与大群鲉卫正面相撞。

追猎者深深看了一眼巫师,她知道这意味着——巫师肯定提前了解到了放牧鲉群|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的详细信息。

可是,这样的信息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之前询问仓库所在,是对他们的试探,还是真的不知道呢?

追猎者心思很多,但她越是深入思考,便越是觉得巫师神秘,一些本还有的小心思也在心念起伏间悄然间破灭……

从泡海带区脱离,不死者们借助海底暗流与这里更进一步拉开了距离。

至此,越狱计划大获成功,还收获了满满的斑斓带鱼,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连那两个异心之人也都蠢蠢欲动起来。

然而,这里面却没有谁知道——石昆的计划到此,其实还只进行了一半……

石昆念头浮动,瞬息间便将目光投向了那两人。

接着,他裂开了可怖的血肉大嘴,宝石眼珠中闪烁起了惊悚骇人的光芒!

sdldwx/xs/21487874/189558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