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贼,你说偷盗者绝大多都是不死生物……这是为什么呢?”

面对石昆的提问,幻彩乌贼不知该如何作答,古怪的神情像是在说:你在逗我吗?

石昆笑了笑,以他现在的死灵状态,加上偷盗者身份,的确不太适合这么问……

但话说回来,是为什么呢?

目光沉凝,巫师的记忆像是放电影一样飞速闪过。

石昆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原由所在。

斑斓带鱼最主要的功效就是推动灵魂增长,对灵魂逐渐衰败的不死生物而言,又可以理解为滋润灵魂、恢复灵魂活性。

自然,这对不死生物而言,存在极大的吸引力。

但这还不是关键,更关键的是泡海带区所处的地理位置。

石昆是从深海来的浅海,身为利维坦适应后者只会更为轻松,但人类却不一样。

别看这里“只有”四五百米深,普通人下来立刻就是暴毙的下场,即便是职业者都讨不得好。

也只有不死生物,或者具备一定不死特性的死灵职业者,才能勉强适应这样的环境。

只这一条,就筛选掉了大多数其他类型的职业者。

更不用说,除了这一点外,其他因素也同样重要——比如,海洋领域的职业者,基本都会知晓海洋生物们的基本情况。

他们虽然是人类,却会和海洋生物们一样,知道大致的状况,尤其明白放牧鲉是斑斓带鱼的主人。

也只有死灵职业者们,对海洋生物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石昆甚至猜到了——有关斑斓带鱼的诱人传言,很有可能是来自某个好运的成功者,被人夸大与粉饰之后便引得人前仆后继。

失败的都埋葬在了这里,而成功的则进一步证明了“这里有一片无主的斑斓带鱼”的传言。

如此便有了源源不断的不死偷盗者,惹得放牧鲉烦不胜烦,百般憎恶。

至于某只缺乏知识的利维坦稚体,则不巧步入了骸骨巫师挖的坑。

“既然如此,让他们知道不就好了吗?”

“或者简单粗暴一点,威慑住、吓唬住他们,不也行吗?”

思绪流转间,石昆不禁喃喃出声,这也引动了幻彩乌贼的好奇。

听老怪物解释完一遍之后,乌贼几乎是脱口而出就道:

“我知道了!这就是偷盗者审判计划的原因!”

“偷盗者审判?”,石昆被乌贼恍然大悟似的反应弄得微有些困惑。

“不死者,你在里面没有见到吗?”

“见到什么?”

“偷盗者的尸体。”

“放牧鲉们会尽可能地将他们抓住而不是杀死,用圣洁的火焰折磨他们的灵魂,用光明填注他们那可悲的……噢,伟大的躯体。”

乌贼说着,还小心翼翼地看了老怪物一眼,石昆并未在意——“继续”

“它们会在广场上举行这样盛大的仪式,然后将审判后的尸体悬挂在泡海带上。”

“这些光明的尸体非常引人瞩目,只可惜数量……咳咳,稍微少了一点。”

“或许,这就是它们一定要抓住你的原因。”

石昆挑了挑眉,困惑之色散去了不少,“毕竟我这么大一只,抵得上不少人类了。”

乌贼讪笑,“是的!”

接着,它眼珠一转,试探性地请求道:

“不死者,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是不是可以……”

石昆瞥了乌贼一眼,令它浑身一颤,但它还是一咬牙继续道:

“你要是担心,我可以保证——离开之后,一定会离这里远远的,绝不再踏足这里一步!”

“放牧鲉们必然会屈服您伟大的意志,而我只是一只小小的乌贼罢了,就——”

“放了我吧!”

石昆看着它,眼中带笑,倒也不是不能放,只是……

他思索着,眼中笑意却突然一转,脑海中灵光乍现,令他闪烁起了不一样的神采,连看向乌贼的眼神都变得明亮了几分。

“哈哈哈,有了!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突破点原来在这里!”

乌贼愣神,不理解老怪物的反应,只能讪讪地跟着一起笑。

笑罢,老怪物的话,却让它笑容陡然僵硬住了。

“放了你可不行,你非但不能走,要留下,还要再去和放牧鲉接触!”

乌贼身子略有些僵硬,但还是试图挣扎:

“我要是回去找放牧鲉,您就不怕我将您的情况告诉它们?”

“它们知道了这些之后,肯定会更加防范的!所以还是让我离开吧……”

幻彩乌贼知道眼前是趟浑水,为了小命找想不希望再趟进去,但老怪物显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它从老怪物巨大的一对主瞳中,见到了类似的大型生物极难见到的智慧与奸诈,像是要将它的价值彻底榨干一样。

它无法理解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能让老怪物兼具领主级的实力和狡猾的智慧,但毋庸置疑——它对自己无知的行动涌现出了强烈的后悔。

它甚至想到了死亡,但在不死者面前,死亡并不是一种解脱,反而可能是更可怕的深渊……

“我能拒绝吗……”

幻彩乌贼弱弱地尝试起了最后的挣扎,但下一刻,眼前一幕却令它瞪大了眼睛。

超乎想象的场景出现在了眼前,是那样的不可思议!

“你可以拒绝,我允许你选择你自己的未来。”

“是离开这里,继续做一只普普通通的幻彩乌贼,成为某只领主的食粮,或是苟且地衰老死去。”

“亦或是跟随我,去看幻彩乌贼正常所看不到的风景,体会截然不同的乌生。”

“选吧。”

幻彩乌贼莫名觉得老怪物的眼神变了,变得平静而毫无波澜。

深邃的黑色瞳孔像是一个黑洞,要将它的灵魂都吸入其中。

乌贼迷茫了,“我……选择……”

………………

斑斓泡海带区深处

尽管位于海洋之中,绝大多数区域都介于海面与海底之间,放牧鲉依旧很好地利用到了海底地势起伏。

在其中一个最深的凹陷处,它们改变了泡海带的养殖方式,使得海带坚硬而难以下嘴,却变得更适合作其他的用途。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浓密的泡海带遮挡住了光线,这里昏暗而幽寂,一只斑斓带鱼都见不到,连放牧鲉都十分罕见。

偶尔响起的低落的惨叫,更是为这里平添了一丝毛骨悚然。

但此时此刻,少有鲉来往的这里,却意外出现了三只,格外显眼。

sdldwx/xs/21487874/18955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