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近乎于无的灵魂之地中,没有形态的漫天白雾充斥了这片空间。

石昆于恍惚间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竟是无比陌生的地方,令他感到了困惑与迷茫:

“我这是……在哪?”

记忆涌上心头,石昆忽然了然。

他已经死了。

他在地球上的肉身已经死去。

“那么……这里就是死后的世界?怎么是一片虚无?”

下一刻,石昆突然感到有微弱的无形联系触动了他。

他顿时心有所动,情不自禁地就转身向后方看去。

一个巨大的苍白的生物,在这一刻映入了他的眼帘!

它有着如鲸鱼一般流线型的身体,光滑的厚腻胶质层皮肤似乎可以吞噬一切接近它的光线。

它略张开的口中獠牙参差,如同鲨鱼一样,印刻在灵魂深处的本能,令石昆见到这巨大怪物的一瞬间,就感到了强烈而难以抵抗的恐惧!

石昆浑身颤抖起来,仿佛下一刻就要被这怪物带来的无形恐摄给压碎!

但……

令他无比担忧又恐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从他看向那怪物的一刻起,苍白怪物就已经闭上了眼睛。

那强烈令人窒息的恐惧,以难以理解的速度迅速崩溃,巨大而一眼无法看全的躯体也在迅速缩小。

石昆宛若亲眼见证了一座巨型建筑群的塌陷,无论是最初的模样,还是崩溃的过程,都令他感到震撼!

但此刻却不是震撼的时候——随着苍白怪物的消亡,支持石昆存在的无形空间也在震荡中崩溃!

若是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他很快就要彻底死去!

而下一次,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睁开眼睛……

生死攸关之际,求生本能使得石昆福至心灵,脑海中顿时闪过一道灵光:

“取代这只怪物,维系住这片空间!”

他丝毫没有犹豫,也不敢犹豫,立刻行动起来,扑向了那个恐惧感已经衰落的苍白怪物。

他贴到了那怪物的头上,无论是怪物还是他,都散发出了朦朦胧的光。

石昆消失了,消失在了朦胧光晕之中。

而那只苍白怪物也停下了衰落的趋势,渐渐停在了一个数米左右的大小,身体上苍白的颜色褪去,却是变成了一种神秘隐晦的灰色。

灰色生物睁开了眼睛,眼底流转起迷茫:

“我成功了……?”

接着,眼底迷茫渐渐消散,染上了一抹喜色:“我……成功了!”

石昆成功容纳了那怪物的灵魂遗留,也渐渐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怪物是一只名为“利维坦”的可怕生物,这里是它的灵魂空间,外围白色雾气笼罩的地方是灵魂之地。

它是一只刚出生的稚体,灵魂之地才一片空白,只有白雾笼罩。

石昆出现在这里的时间十分巧妙,正好碰上了稚体灵魂破灭的瞬间,才得以吞噬了其灵魂遗留,成为了其躯体全新的意识。

“虽然不做人了,但好歹是活下来了。”

事情至此,石昆倒也不是不能接受,然而情况却没有这么简单:

短暂而粗糙的接触,使得他并未完全取代利维坦的灵魂,仅仅是借助利维坦灵魂的残留与其灵魂之地建立起了极为稚嫩的联系。

甚至连灵魂之地的存系,也不是因为他。

他只是触发因素,真正维系住灵魂之地的——是这具躯体中强大而可怕的利维坦血脉!

这具躯体已经死了,却因为其怪物般的血脉,才强行保留住了其活性。

事情糟糕也就糟糕在了这个地方!

石昆现在是既无法脱离这片灵魂之地,也不能控制本质已经死去的躯体。

他相当于穿越成了一具利维坦尸体,成了尸体的意识,不但无法真正活过来,反而被困在了这白色的囚笼之中。

“光是囚禁也就罢了,至少会有个期限,可这囚笼的本质却是利维坦死去的躯体……”

强大的免疫系统使得这具身躯不腐不坏,而稚体利维坦的保护性皮层又使得其位置难以被猎食者发现。

更不用说,尸体的相对静止状态,还能进一步放大皮层的保护作用。

利维坦血脉,若是活着必然是极大的好处,此刻却是死寂无声的白色束缚。

“不行,不能这样,要做点什么!”

石昆很不甘心,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在那个唯物的世界里,灵魂存不存在都不一定,他又从哪儿来的这个世界的灵魂领域知识?

“什么都不做一定找不到办法,但一旦做起来,说不定就能找到突破之处。”

石昆不甘心自闭,立刻开始着手试探,可缺乏相应的知识,令他灵魂层面的各种尝试都十分艰难。

尤其是一开始,在不了解禁忌的时候,一些试探甚至可能引发灵魂紊乱,令他倍感难受。

好在利维坦的残留也强化了他的灵魂,使得他灵魂韧性远超普通人类。

随着时间的推移、尝试次数的增多,石昆却也渐渐找出了些许规律。

“从记忆与感知出发……这里就是灵魂之地的突破口!”

他体会得出来,他与灵魂之地之间存在着一堵极为坚硬的障碍,却不是坚不可摧的,至少能发现一些微小的缝隙。

通过这些缝隙,他能一点点地将之撬开,甚至……

与躯体第一次建立起了联系!

初步建立起的联系,其程度十分微弱,却也令他能短暂地脱离纯白空间,感知外界所处的环境!

“我……原来一直处在海洋之中。”

这是一片漆黑幽寂的海洋,大多数时间都十分寂静,而他则大半都被淤泥盖住,静静地躺在深不知处的海底。

少有的时间里,他能听见鲸鱼们在他头顶嬉戏的声音。

“呜呜,呜——”

低沉而具有穿透力的鲸歌,给石昆间隙的休息时间带来了些许慰藉。

“再听上百年的鲸歌,我应该就能从现在的状态中活过来了。”

不知不觉之间,石昆已经有了超乎寻常的耐心。

这一日,鲸鱼们又游曳到了他头顶的浅层海域,用独特频段的声音交流着。

突然间,它们一致停下了鸣叫,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极狂乱的噪音。

这是海洋风暴,在这片海域其实不算罕见,石昆也已经见过了不少次,基本对他没什么影响。

连深海的恶劣环境都无法影响到他,又更何况区区风暴,更不用说还隔着至少千米水层的距离。

石昆对风暴无感,惋惜又错过了一次鲸歌。

他正要重新汇聚精神,再次尝试融化灵魂之地对他的抗拒,却忽然听见了一阵不算响亮,却极少听见的碰撞声:

“砰——,轰隆隆……”

碰撞声中夹杂着雷霆轰鸣,石昆在那个方向分辨出了两艘人类船只。

这两只船显然正处在交战之中,连风暴都不顾上就撞到了一起。

紧接着,其中一只船上浮现出了硕大的绿色光影,形同一棵参天巨树,比人还高大数倍的树干也只是它的分枝,一个猛然砸落就砸得对面船只上下起伏。

但这棵巨树光影显然不是为了船,而是为了船上的一个人。

部分船体破碎之后,这个被巨树光影针对的黑袍人类也落入了水中,气息明显垂落了不少却并未消逝……

sdldwx/xs/21487874/18955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