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宝听言,都要忍不住笑了。

“本郡主会不会被雷劈,就不劳杨氏你担心了。

有那工夫,不如先担心担心自己会不会被雷劈吧!

说本郡主夸大其词,那你呢?你趁着朝阳郡主不在,就睁着眼说瞎话,这怎么说?”

暖宝看着姜老夫人和杨氏,眨眨眼:“呵,还好意思说自己忍让着朝阳郡主,包容着朝阳郡主。

本郡主真想问问你们啊,你们所谓的忍让和包容,指哪一方面呢?

是指逮着机会儿就挑拨离间,还是指四处说他们小两口没规矩啊?”

暖宝是真的恼了。

所以她连‘将军夫人’都没叫,直接开口叫杨氏。

叫什么将军夫人?

平白羞辱了姜将军!

“朝阳郡主是南骞国的皇室血脉,你们说她没规矩,就是在说南骞国皇室没教好她咯?

那太子妃和本郡主的母亲,可都来自南骞国皇室啊,是不是也一样没有规矩呢?

你们一个是姜老将军的夫人,一个是姜将军的夫人,虽然不是蜀国皇室中人,却也代表着蜀国。

身为蜀国人,明知蜀国与南骞国交好,却还要去说南骞国的女儿没规矩,这不是挑唆两国关系吗?”

说到此,暖宝冷笑了声:“呵……真是讽刺啊!

姜老将军为国捐躯,姜将军镇守边疆,都是铁血铮铮的汉子。

为了蜀国的太平,他们俩不知付出了多少血跟泪。

可他们的夫人呢?却只会在贵妇圈里挑拨离间!”

“你……”

“还有姜平。”

暖宝继续道:“姜平是长乐园的侍卫首领,更是本郡主最看重的人!

在成为本郡主的侍卫首领前,他还是当今圣上的御前侍卫。

杨氏你说他没规矩,这是在打皇上和本郡主的脸啊?

哦,也不止,你还打姜老夫人的脸呢。

毕竟姜平是姜老将军的遗腹子,打从出生起,又没了亲娘,只有姜老夫人这个嫡母能教他了。

若他没规矩,那能说明什么?说明姜老夫人没教好这个孩子呗。

啧啧啧,姜老夫人啊,你是真的有一个好儿媳妇啊。

疯起来,连自家婆母的脸都打,打得啪啪作响,那声音真真是动听极了。”

“你……你……”

杨氏被气得不轻,好半晌也没再说出一句话来。

姜老夫人嫌弃儿媳妇丢人,可她自己的脸面也早已被按到地上摩擦得差不多了。

她实在没办法在这里待下去。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只能深深看了暖宝一眼:“福蜀郡主果真伶牙俐齿,巧舌如簧,老身佩服。”

说罢,又朝逍遥王妃行了个礼:“想来是过年访客太多,王妃娘娘接待客人时累坏了,所以才让福蜀郡主当了次家。

可惜老身年纪大了,与福蜀郡主这样的小娃娃实在聊不起来,今日就先到这吧。

改日等王妃娘娘空闲,老身再来拜年……”

“不必了。”

逍遥王妃冷冷扫了姜老夫人一眼,语气十分冷淡:“逍遥王府由谁当家,还轮不到姜老夫人操心。

姜老夫人若实在闲得慌,不如回去管管自家那一亩三分地。

至于本王妃这里,你们将军府往后便不必来了。

人不必来,礼也不必到。

稍后,本王妃会命人将此消息传到京都城各大家族的当家主母耳中。

你们家将军与我们家王爷要如何来往,本王妃管不着。

但你们将军府后院里的人,本王妃是一个都不想再见。”

“娘娘!”

姜老夫人承认,她方才的话确实不好听,语气也算不得客气。

但她万万没想到,逍遥王妃竟能将事情做得这么绝!

人不必来,礼不必到,还要把此消息传到各大家族的当家主母耳中。

这是要告诉众人,逍遥王府与将军府要断交啊!

“丹秋,送一送姜老夫人和将军夫人。”

逍遥王妃懒得再听姜老夫人废话,喊了丹秋去送人。

还让丹秋把将军府送来的年节礼捡出来,让姜老夫人一并带走。

姜老夫人的脸,一阵青来一阵白,着实难看。

她本是打着讨好逍遥王夫妇的主意才来拜年的,谁曾想,最后竟闹成这般模样儿。

她不甘心。

不甘心啊!

“王妃娘娘,您身份再高贵,也没有这样欺负人的!

老身怎么说也是诰命夫人,老身的丈夫,为国捐躯,老身的儿子,现在还在镇守边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您今日纵容福蜀郡主如此羞辱老身,难道就不怕被天下人诟病?”

“羞辱?”

逍遥王妃好笑:“姜老夫人觉得这是羞辱吗?本王妃怎么觉得,郡主一直在说大实话呢?

姜老夫人怕是老糊涂了,不如回去好好想想,今日之事儿,究竟是谁先挑起来的?”

说罢,笑容一敛,又道:“本王妃不管你们如何看待姜平,但朝阳是本王妃的侄女,本王妃容不得任何人让她受委屈。

方才将军夫人说,姜平两口子成亲后,没回过几次将军府,平常也不去请安,逢年过节更不送礼。

呵呵,能让将军夫人如此记在心上,且大过年还要拿出来说的事情,一定让你们很介怀吧?

要本王妃说啊,没什么好介怀的,反正也是相看两相厌的关系,何必呢?

他们两口子不想去做那些表面功夫,说明他们已经看开了,根本就不想跟你们处,你们也应该放过自己才是。”

说完,逍遥王妃打了个哈欠:“好了,本王妃也乏了,姜老夫人,将军夫人,请回吧!”

姜老夫人和杨氏险些没被气吐血。

福蜀郡主说话难听也就罢了,这逍遥王妃竟也一个样儿!

难怪福蜀郡主如此伶牙俐齿,看来都是跟逍遥王妃学的。

“哼!”

姜老夫人此时也顾不上什么关系和脸面了,冷哼一声,便拂袖而去。

杨氏见状,赶紧跟上。

偏偏这时,暖宝还叹了口气:“唉~难搞咯~明明是一家人,怎么差别那么大啊?

姒君姐姐,你的祖父和父亲都是极其让人敬佩的英雄啊,可你祖母和继母怎么是这种样子的?

对了,姜叔叔在边疆待得也太久了,不如我去跟皇伯伯说说,让他回京来吧?

他再不回京,将军府在京都城都要混不下去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