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说着,还不忘给魏思华的胸前来上一拳。

力道不重,却把每一个人的心都击得生疼。

尤其是蜀国皇帝。

他刚刚才笑话过逍遥王,说逍遥王现在追着魏思华打的画面,跟当年先帝追着逍遥王打时一模一样。

甚至,他的笑容还挂在脸上没有消退。

结果一转眼,太后直接就把人给认错了。

这也让蜀国皇帝的记忆回到了少年时期,想起他们兄弟几人年少时,没少让先帝和太后费心。

“母后,您认错人了,儿臣在这呢。”

很显然,此刻的逍遥王也不好受。

他顾不上再教训儿子,上前抱住太后的肩膀。

轻声道:“母后,您仔细看看,这是思华啊,是您的孙子。”

可谁知,他话音刚落,太后便一巴掌拍掉了他的手。

“你才是我孙子!我眼睛还没瞎呢,难不成还会认不出我儿子?

魏云庭我告诉你,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你是皇帝没错,可你也是我的夫君和孩子的父亲!

当初娶我时你是怎么说的?你说你会尊重我,会爱护我,会好好待我们的孩子。

结果嫁给你以后,你那群朝臣隔三差五就往后宫塞人,我一天天给你收拾烂摊子就算了,还要教导你和别人生的儿子!

行,你是皇帝,你身不由己,我都理解了。

不管是对你还是对你那几个儿子,我都拿出了前所未有的耐心。

可你呢?你就是这么教老三的?老三从小性格就这样,他软硬不吃,得找准了法子慢慢教,棍棒之下出孝子这套对他没有用!

他为什么总离家出……不,我儿子才没有离家出走,他是去游学去了!

孩子游学在外,不知吃了多少苦头,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你打他做什么?非得把他再打跑吗?”

逍遥王一个头两个大。

——今日可是兔崽子的生辰啊,怎么母后还把我少年时期被揍的事情扯出来了呢?

——这多丢人!

——行。

——扯就扯吧,扯我就好了,还把九泉之下的父皇也拉出来鞭打……

在逍遥王的记忆里,先帝跟太后的感情虽然很好,但在教育孩子这方面,二人还是有些争执的。

先帝信奉'不打不成才'和'棍棒之下出孝子'的教育理念,觉得太后慈母多败儿。

而太后呢?则认为孩子们都有自己的思想,得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该骂是要骂,该打也得打,可任何事情都得有个限度,过犹不及,一样会误事儿。

总之,只要不牵扯孩子的教育问题,先帝和太后就是天底下最恩爱的夫妻。

一旦扯上了孩子,太后对先帝的怨言啊,即便说上十天十夜,那都是说不完的。

逍遥王深知这一点,又凑了上去,想劝太后先到一旁休息:“母后,您……”

可谁知,这话刚开了个头,太后又把他的手给甩开了!

并且开足了马力,细数起先帝在教育儿子这一块的种种过错。

“你看看你,为了打儿子,你堂堂一国之君连脸都不要了!

我是你母后吗?你睁开眼睛看清楚,我是谁?

呵,你倒想叫我母后呢,我天天给你操持庶务,可不就跟个老妈子一样?

但是魏云庭,我可没你这样的儿子,我要有你这样的儿子,我迟早得气死!

成天到晚除了处理政务就是打儿子,打完老大打老二,打完老二打老三,宫里头这么多孩子,没有一个是你没打过的!

就连老大那么懂事儿的孩子,你都打过好几次了,我对你真是忍无可忍!

皇帝怎么了?皇帝了不起啊?皇帝就能随便打儿子?你打儿子不心疼,我心疼啊!

想想你打儿子都是什么理由?老大上次被你打,是因为他身为太子却不愿意纳妾,说了句朝堂局势不需要后宫的女人来平衡!

呵呵,踩到你痛处了,你就把人给揍了一顿,还说老大年轻,不知天高地厚!

老二呢,你说老二不够聪明就要勤奋一些,勤能补拙。

为了这一个勤能补拙,你让他一天只睡两个时辰,其余时间全都用来学习。

老二正在长身体,一天天又睡不够,难免在上书房打瞌睡,结果被你知道了,你打得他浑身是伤。

打完了你就走,连一瓶药都不肯叫人送给他,还不让太医院的太医去给他处理伤口。

最后是我,是我这个当母后的大半夜不睡觉,冒着雨去给他上药!

还有老六,老六年纪小,贪玩,你总是拘着他,让他学习。

他学得厌烦,背地里说了句他又不当太子,学文上过得去就行,被你知道了,你打得他半个月下不来床。

魏云庭啊魏云庭,老四老五老七你要怎么打我不管你,他们都有自己的母妃,打完了他们母妃会心疼,也轮不到我管。

但老二和老六从小没了母妃,我虽没将他们带到坤宁宫养着|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一个月也总得去皇子所看他们十来次,把他们当成亲生儿子来教导。

他们犯了错,你好好教就是,用得着动不动就打他们吗?你打在他们身上,痛在我的心里,我……我…

还好我不是你母后,没有你这样的儿子啊,否则我以后的孙子恐怕都来不及长大,就被你给打死了!”

太后的记忆已经错乱。

她不仅认错了人,还把时间倒退了几十年,让在场的人都吃了一顿饱饱的瓜。

长辈们一个个红了眼眶,许是想起了年少时的事情。

晚辈们则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被打得少的,注意力还在太后身上。

——皇祖母好勇猛啊。

——难怪以前总听人说,皇祖父最疼爱皇祖母。

——呵呵,可不就是最疼爱吗?

——堂堂一国之君啊,她说骂就骂,一看就是皇祖父自己宠出来的!

被打得多的,仿佛找到了根本原因。

——难怪那几个魏家老兄弟总是动不动就揍我们,合着他们也是从小被揍过来的。

——自己当儿子的时候被揍得多了,现在当了爹,就农奴翻身把歌唱,跑来揍我们!

——我就说嘛,怎么我那么怕祁皇伯的?每次我爹打完我,祁皇伯也要来打我。

——原来是因为他从小被打得最多,戾气最重!

被当成逍遥王的魏思华现在也是一脸懵啊。

他看了看逍遥王,又看看太后,再看看周围的人,整个人稀里糊涂的。

——皇祖母这是真不记得我了?

——可她为什么能记住皇祖父打孩子的事情啊?还记得如此清楚!

——难道……皇祖母是故意的?

——她想曲线救孙?

“你也是的,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东西?”

魏思华正在思考问题呢,突然背上又被捶了一拳。

太后一脸嫌弃看着他:“别以为我为你说话,就觉得你没有错,我只是怕你被你父皇给打死,白白浪费我多年来在你身上付出的心思!

要说起来啊,不怪你父皇打你,是你自己不争气!

你说说你,从小到大都是这鬼德性,吊儿郎当的,谁看了不生气?

身为魏家子孙,享受了荣华富贵,却不知道好好学习,不将蜀国子民放在心上,成天到晚就知道往外跑,喊什么自由价更高,呵,你活该挨打!

你个臭小子,我警告你,这次回来不许再往外跑,给我乖乖待在京都城!”

说完,又语重心长道:“我也希望你们兄弟几人能快乐,可以随心所欲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想对你们有一点点的逼迫。

可是阿祁啊,身为魏家子孙,就得担得起责任!

相比纵容你们,我更希望你们的好日子能过得长久一些,希望你们兄弟几人各有所长,独立坚强,来日可以相互扶持。

我和你父皇总是要走的,你们兄弟几人得让我们走得放心啊。

不说这蜀国的江山得靠你们兄弟几人撑起来,就是咱们魏家,或者是以后你们的小家,也得你们撑起来啊!

你们要自己有本事儿,才能保护得了妻儿,让自己的妻儿过得好……”

原本轻松欢乐的生辰宴,因为魏思华的归来,变得鸡飞狗跳。

又因为太后的记忆错乱,导致气氛越发压抑。

蜀国皇帝和皇后,还有逍遥王夫妇,安定王夫妇,平顺王夫妇,以及一些比较感性的晚辈们,全都红了眼眶。

其实他们知道,太后的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

记忆错乱,忘东忘西,指鹿为马,这都是常有的事儿。

就好比今日。

早晨打马吊时,她还记得逍遥王,等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就把这个儿子给忘了。

一顿饭吃完,逍遥王再跑到她面前讨一下嫌,她又记起来了。

说实话,太后这记忆时好时坏的,大家伙儿早就司空见惯了。

而随着太后的病情越发严重,魏家人也早就达成了共识。

他们觉得,太后到了这年纪,记不记得清过往的事儿和身边的人都没关系,只要她开心平安就好。

可眼下,看到太后护着魏思华并谆谆教导的样子,众人还是忍不住难受。

这让他们愈加明白一个道理。

母亲的年纪是越来越大了,忘记的事情也越来越多了。

可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都不会忘记去爱自己的孩子。

特别是安定王和平顺王。

这两个大老爷们,竟不知何时抱到了一起,哭得稀里哗啦的。

正如太后所言,他们俩的母妃死得早。

一直以来,都是太后照顾他们,教导他们。

太后待他们好,他们就敬重太后,孝顺太后。

可这么多年来,他们从不知道,原来太后还会为了他们挨打的事情,去跟先帝叫板。

这是他们母妃都不敢做的事情!

“皇祖母……”

暖宝有点顶不住了。

她好难过啊。

虽然太后到目前为止,身体还算硬朗,除了记忆有问题外,别的都挺好。

可看着所有人都在往前走,只有太后她一个人,不断走向过去,她就很揪心。

暖宝抹了把眼泪,笑着走到太后身边。

她抱住太后的手臂,轻哄道:“皇祖母?您不是想吃甜甜吗?咱们去吃甜甜吧?好不好?”

太后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小姑娘,微微一怔。

——这小姑娘长得真好看。

——哎?不对!她怎么这么熟悉啊?好像在哪里见过?

——等等!她叫我皇祖母?

——噢,她是我的宝贝孙女小暖宝啊!

——不对不对!

——我都有孙女了,那为什么阿祁还没成亲啊?他老爹怎么还没死?

想到这,太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瓜。

认真捋了捋思路。

“你……你是暖宝!”

她看着暖宝,极其肯定道:“你是我的宝贝孙女,唯一的孙女,是阿祁和凤华的孩子。”

说完,又抬头去看逍遥王和魏思华。

结果,刚看到二人,她又懵了。

“完了完了,我这是起猛了?孙女都这么大了,怎么魏云庭还没死?他还能蹦起来打儿子!”

说罢,又看看四周。

见四周围满了人,老的老小的小,看着又陌生又熟悉。

“这是哪里啊?我怎么在这里?老大呢?老二呢?老六呢?都去哪里去了?”

“母后,儿臣在这。”

蜀国皇帝听到太后叫他,连忙上前。

安定王和平顺王也赶紧抹了眼泪,笑着走过去:“母后,老二和老六来了。”

“哎哟,你们怎么这么老啦?比你们老爹看着还老!”

太后拉着暖宝往后退了两步,嫌弃得不要太明显。

但很快,她又反应过来:“对,暖宝都这么大了,你们老一点也是正常的,但是为什么阿祁还这么年轻啊?跟没成亲那会儿一样!”

太后依旧是指着魏思华喊阿祁,这让逍遥王受伤不已。

——怎么又是我?

——每次都忘记我,好像我不是亲生的!

偏偏,他还不能发火。

因为太后即便认不出他,也依旧爱他。

这让他一时之间好生无奈。

要说老娘不疼他吧,老娘还知道保护他,教导他,为了他跟'老爹'吵架。

要说老娘疼他呢,老娘又把人给认错了。

这事儿给整的,那叫一个乱七八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