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北朝帝业 >   0931 内忌外防

将皇帝从长安引至同州来的过程倒是很顺利,一则今时的局面皇帝本来就没有太大的自主权,只是任由中外府摆布的一个傀儡,二则中外府也没有告以真实情况,而是用前线师旅大捷、大冢宰遣使安排皇帝陛下归于旧都、祭告先王这样一个理由作为掩饰。

在常人看来,这也都是很正常的。虽然西魏皇权日渐式微,但终究还是政权法统所在。之前国中凡有什么大规模的战事、又或者出巡诸边,大冢宰宇文泰要么就奉从皇帝一同行动、要么就安排太子随军。

只不过这一次东征北齐是宇文泰要宣扬自身的武功和权威,所以没有安排皇帝同行。但既然前线已经大胜,强敌已经败走,收复河洛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当然也要让皇帝前往见证。

因此长安群众对于这一安排也都并未起疑,当然归根到底还是愿意相信、或者说心内盼望此番东征能够大获全胜。

皇帝仪驾抵达同州的时候,宇文觉一早便率领中外府群僚在城外等候,热情恭敬的将皇帝并随行群臣迎入城中,在迎驾的宴会结束之后便将皇帝暂且安置在中外府居住下来,道是前线再将行期发来之后再护送皇帝陛下东行前往洛阳。

对于那些非霸府嫡系的群众,自然是能瞒一时是一时,但是对于真正的霸府心腹,当然还是要进行充分的沟通,如此才能协调内部,同心合力的应对接下来的种种变故。

因此在将皇帝一行安顿完毕之后,李植等人当即便将宇文毓、蔡佑以及几名宇文家的女婿全都请入侧堂中来,这才将实情以告。而众人在听到这话后,顿时也都脸色大变。

“前线情势竟已如此危困,未知府中可有救援之计?”

蔡佑不只是忠心耿耿的霸府心腹,同大冢宰之间的感情也颇为深刻,得知主上疾病缠身与大军败绩,当即便疾声发问道。

听到蔡佑这么说,李植便向坐在上首的宇文觉递了一个眼神,而宇文觉也深吸一口气而后站起身来,按照之前彼此的约定说道:“虽然|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宜阳情势暂时还可维持,但大军也不可久顿于外。一旦战事失利的消息传扬开来,国中必定群情惊恐,所以一定要尽快派遣援军将大军接应返回!”

众人听到这话后也都连连点头,眼下关中的确是欠缺一个能够稳定大局的强势人物,大军越早回归自然越好。

李植并没有将所有的情况都吐露给他们知晓,像是大冢宰派遣梁睿向襄阳的太原王请援一事,就被他给刻意的隐瞒下来,目的则就是为了让众人心情惶恐的同时不要多生杂念、从而质疑中外府的决定。

此时趁着众人尚在消化这一惊人消息的时候,他便又开口说道:“前者主上整顿大军征讨东贼,中外府师旅从征者十之七八,留守国中者甚少。如今事遭疾困,若欲奔救大军、挽回局势,须得扫地为兵,凡今国中剩余甲卒,皆需听命中外府调度!”

宇文泰此番东征投入了十余万人马,已经占据了中外府能够调动的军事力量的一大半,使得如今关中所拥有的武备力量降到了一个非常低的标准,内内外外拢共能有个五六万众,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驻扎于州郡关塞之间、难以调动的地方防戍武装。

如今关中摆在明面上可以整编调度的人马,还有两万余名同州周边的驻军,长安禁军与宇文毓所率陇右师旅计有一万多名将士,驻守渭南的侯莫陈崇所部数千人马。统共加起来,能有不足四万师旅。

这一个兵力数字乍看起来还算是比较可观,可若是放在整个关中平原进行布防的话,兵力便有些捉襟见肘,完全不足用。而且像是中外府所掌控的那两万同州驻军,其中超过半数都是沿河驻防的河防兵,另有一部分都是超额服役,早在数月前就该放归乡里休养的府兵,只是因为东征之故仍然保持着征聚状态。

换言之中外府真正能够调动的机动力量非常少,如果想要继续增派人马作为援军的话,只能从别处想办法。在襄阳人马随时都有可能叩关而入的情况下,渭南的侯莫陈崇所部人马自然不可轻易调动,那唯一可以仰仗的就只剩下了刚刚从长安抵达同州的这些师旅了。

李植做出这些言语铺垫,就是为了确定中外府对这些人马拥有指挥调度权。在正常情况下,这些人马当然也要听从中外府的调度,可问题是现在的情况并不正常。大冢宰并不在府,单凭宇文觉或者李植等中外府属员的威望,是远不足以让这些将领听命的。

听到李植这么说后,蔡佑便率先站起身来表态道:“略阳公奉命留守府中,司录等深得主上信任、久事枢机,凡所处断但能有益大势,某莫敢不从!”

待到蔡佑表态完毕,宇文毓和几名宇文家的婿子也都纷纷点头表示一定恭从中外府的命令。

趁着这一股人情尚算和睦的氛围,宇文觉便又站起身来望着宇文毓表态道:“前者主上出征,着令我与阿兄分处内外,但今情势有变,之前的嘱令也需要更改以应变故。

今者统军东去奔援,只需要一腔勇念、满怀壮烈,事为之易。但是留守府中则需料理纷繁、处断闲剧,更要宏计包容、日理万机,事为之甚难,实在不是我简约少年能够胜任。为家事国事以计,请兄留事府中,为此难事,弟请为易事,引军东去救援!”

宇文毓听到这话后顿时一愣,留守府中与引军救援究竟谁易谁难自然是不言而喻,而他与宇文觉这个兄弟感情实在算不上好,实在没想到这个秉性有些强直、近乎顽劣的少弟当此时节竟然会如此的高风亮节、发扬风格。

不过宇文毓这会儿也顾不上计较宇文觉何以变了性一般,还是连忙开口表态道:“主上前将府事付以阿弟,既无声令传达,岂可贸然更改!自大军出征以来,阿弟执掌府事凡所处断井井有条,内外俱有所见,绝非不堪任繁。而我才情庸劣,骤然间实在难当府事重任,虽然也并不以戎才着称,但国危家困不敢避事,愿为行伍下僚、抱关击柝以赴国难!”

旁边蔡佑等也自觉得此事有些不妥,一则宁都公人际关系比较复杂,无论是其丈人独孤信还是连襟李伯山都是中外府需要提防的对象,如今国中本就有乏强人坐镇,更不该贸然将中外府人事交付宁都公执掌。

二则就连大冢宰并诸名臣大将都与齐军交战失利,情况危困,国中好不容易筹措出来的援军又岂可轻易交付到略阳公这全无戎旅经验的轻率少年手中、由之率领东去!

宇文觉按照之前同李植等人所商议的计划作态演戏一番,结果却见到众人反应都有别于前所预计,心中顿时变得烦躁起来。

尤其听到几人言中暗指自己难当救援重任,他的心情便更加的不爽,当即便拍案怒喝道:“全都给我住口!眼下我父稍染疾病,你等已经敢不奉我命,若是来日……”

“略阳公请息怒!”

眼见宇文觉已露恼羞成怒之态,李植忙不迭开口打断了他的话,旋即又向众人一脸歉然的解释道:“自从得悉主上体中染恙,略阳公便寝食不安、五内俱焚,此番争取奔救职责也是希望能够早日拜于主上膝前请安侍药。卑职等亦知宁都公想应情同此态,唯请宁都公以齿长而任重,勿负内外殷望。”

宇文毓见状后,便也只能点头表示自己愿意留事府中,并且将自己所统率的陇右师旅交付宇文觉执掌、以组建援军。

接下来,宇文毓便听从李植等人的建议,先着令将所部人马引至同州城东面的兵城暂且安置下来,又将军中部属皇甫穆、柳桧等召入中外府辅佐他尽快接掌中外府事宜,并以中外府属官孙恒等出掌其军军事。

可是当宇文毓并其重要属员们毕集于中外府的时候,李植等人面目登时一变,再不提与之交割事权的事情,反而将宇文毓软禁府中、严加看管起来,并恶狠狠说道:“今者情势危急,因恐山南道窥探祸国,请宁都公暂处府内以自清,切勿轻生自重之心!”

宇文毓遭此摆布,心中自是羞愤至极,闻言后更怒声道:“如今家国情势危困,但能有益于局势改善,我事皆可为,司录等何为此计?山南道既非外邦敌寇,我亦非祸内家贼,临危应变,尤需广聚众力以自救,今司录等用事,内则幽禁手足,外则疏远强援,岂是救危之计?究竟孰为自重之心?”

李植等人听到这番斥责之后,也都不免面露讪讪之态,但很快便又理直气壮的回答道:“主上既然留卑职等值守,便是将此间事机尽付某等。救危图强,卑职等不敢辞劳。宁都公不在其位,安处份内,坐享其成即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