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宁静的石城中,吴亘静静盘坐着,不时有如蚊蝇般的黑沙穿梭而来,轻盈而又飘忽不定,带来往生于此处那些人的过往。

身旁,各种各样的怪石,如逃出地狱的恶魔,张牙舞爪,狰狞的凝视着身上血迹斑斑、身体佝偻成一团,仍兀自颤抖的吴亘。

啸声喧阗的神魂空间中,一个个黑白人影翩跹而至,落于那些已经七零八落的神魂周遭。

按说人的神魂破烂到如此境地,这个人是定死无疑的了。可姬家的这些魂幡却自有神妙,神魂虽然碎裂,但彼此之间仍然藕断丝连,只要人能承受此般苦楚,倒也不至于当场死去。

这些黑白的人影泛起微光,各自向着四面八方离去,原本就已破烂的神魂更是被拉得如同一根根细丝,随时可能会断裂。

人影的光亮一点点扫过这些魂丝,细细寻找着其中的不同,试图找出那隐藏的邪神印记。

石城中,吴亘的手紧紧抓着身旁的石鸡。神魂被分裂本就已极为痛苦,如今又如剔肉般化作缕缕细丝,所谓千刀万剐也不过如此。

巨大的疼痛下,吴亘如一条濒死的老狗般狂嚎乱叫,嘴里下意识骂着世间最难听的话语,诅咒着带给自己这些噩运的邪神。

清微伞可以隔绝邪神的注视,免得其发现吴亘的动作再耍什么手段。巨大的疼痛之下,吴亘已经难以抓住伞柄,只得重重将其插入身旁的公鸡状石头中。

心神

中如起了惊涛骇浪,头好像被斧子一遍遍斩下。巨大的疼痛之下,吴亘嚎叫着,不停用头撞击着身旁的石头,恨不能把头撞开扯出其中的人影。

血顺着枯石不停流下,吴亘的头已是血肉模糊,皮开肉绽,露出了其中淡黄色的骨头。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下的吴亘几乎已准备放弃,准备让目极退出。实在受不了了,邪神在又如何,大不了等修为高了再想其它的法子,何须如此自残。

忽然,一个人影停了下来,身上光芒大作。目极在一缕极其纤细的魂丝中发现了一点阴影,阴影很淡,就好像柳叶在水中的倒影,稍不注意就会错过。

目极刚要将其拘束,阴影好似游鱼般快速逃到另一簇魂丝中。

于是,黑白色的人影躁动起来,不断的穿梭于魂丝之中,追逐着那团阴影。

追逐的时间长了,目极难以按捺自家的急躁,再也不顾吴亘神魂的安危,上下围堵起这滑如泥鳅的阴影。

吴亘疼得几度昏死过去,却又被更剧烈的疼痛所惊醒。终于,黑影被撵到神魂的边缘,目极操控着人影与其相互对峙着。

疼痛稍歇,吴亘喘着粗气拔出黑启剑,艰难的将姬夜所给的戒指打破,将其中的血倒在了剑刃之上。

按着姬夜所授的法子,暗暗分一丝心神附于剑上,神魂空间慢慢现出了一柄长剑,剑尖直指那若隐若现的阴影。

这就是黑启剑的厉害之处,

它可以斩魂,一剑过去,人看着毫无损伤,实则神魂已灭。只不过,吴亘可不敢擅自将剑刺下,倘若一击不中,反将自己神魂斩成两半,那自己也不用出去了。

感受到黑启剑带来的威胁,阴影再次躁动起来,拼命在神魂中逃窜,试图摆脱目极的追捕。

二者在神魂|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空间中翻江倒海,大打出手,却是苦了吴亘,巨大的疼痛之下,吴亘胡乱挥舞着手中的黑启剑。

轰隆一声,身旁的公鸡状石头被吴亘一剑斩出了一个大口子,高大的石头向着一侧倒去。

尘烟渐渐散去,吴亘、莫支壁呆立在原地,脸上仍残留着方才的表情,宛若石像一般。

在公鸡状石头的后面,有一座莲花状的石台。石台上,立着一盏造型古朴的青铜油灯。青灯无言,蓝色的火焰如同一块蓝色的宝石,一动不动悬于灯芯之上。

这盏灯已不知在此立了多少光阴,时间仿佛尘埃一层层覆在了灯盏上。一眼看上去,苍茫遥远的气息扑面而来,就好像看到荏苒时光,岁月如梭,无尽的时光尽流于此。

吴亘慢慢转动着自己的眼睛,极其费力的想着自己到此何为。身处灯光中,不仅身体变得僵硬,连思维也会变得缓慢,就好像那穿梭而来的时光长河到此忽然变慢了脚步。

心神中,那倏忽往来的阴影也沉寂下来,渐渐显出了自己的本体。那是一只眼睛,一只没有眼白、通黑如墨、

恍若可以吞噬一切的眼睛。这就是邪神留在吴亘心神中的印记,有了这个印记,邪神不仅可以“看”到手中傀儡的成长,而且他们成长的果实也会被他所默默分享。

吴亘马上面临破境,破境之后无论神魂还是肉身都会有很大的跃升,他是吝啬的,不想让别人就这么平白得到破境的惠赠。况且,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有这么一个外物时时盯着自己,任谁也会感到不舒服。

想想与娇妻入洞房时、躲在暗室数钱时、几个死党偷偷商量怎么阴人时,有这么外物存在,岂不是如吃了苍蝇般难受。

尽管在他体内还有死气,还有光明之心这些房客,但它们毕竟是死物,并不会让吴亘有如鲠在喉、如芒在背的感觉。所以,费了这么大劲,吃了这么多苦,吴亘就是想把这邪神从自己神魂中剔除出去。

可当下的困境就是,邪神之眼现身了,黑启剑也在神魂空间中化形,但吴亘此时却无法催动剑刺向眼睛,现在的他动念亦是十分艰难,更何况操控黑启剑。

焦急之间,忽然手腕上的牵念微微一动。神魂空间中,有一个身影从远处缓缓走来,身体渐渐变化,依稀可以辨出是个女子。

女子来到了黑启剑旁,如摘一片树叶般将剑拿入手中,身体一晃到了邪神之眼的近旁。

剑刺入了黑色的眼睛,喧闹的神魂空间中传来一声叹息,眼睛变得四分五裂。

子手轻轻一拂,一道柔和的白光闪过,眼睛的碎片渐渐化为无形。

吴亘忽然感到一阵轻松,就好像突然摘去了身上的瘤子,心神舒畅无比。魂火重新荡漾起来,吴亘有些着急,自己此时行动不便,若是被困在此地时日长了,即使不饿死也会被那些魂沙给一点点消磨掉。

似乎是感受到了吴亘的心意,女子身体变化,化为一张张纱幔般的光带,覆在了神魂之上。

有了这层光带,吴亘终于恢复了思考,赶紧拿着清微伞挡住油灯的光亮,拖着目极和莫支璧离开了油灯的位置。

两人一兽终于恢复了自由,虽然鬼风依旧,魂沙仍在不断冲击着心神,但终是可以离开此地。

顶着神魂中的不适,吴亘等人退到了方才的幡林旁,姬燮正等候在此地。

看吴亘等人无恙,几人赶紧退出了地宫。

青铜大门再次缓缓闭上,四下又恢复了平静。几人坐在地上,面色苍白,身体好似不属于自己般不停颤动,这是神魂疲困到极致的症状。

有觋军送来了安魂的丹药,让几人服下,方才缓解了些。

吴亘微微闭眼,神魂的光带已经消失,此时才反应过来,原来是牵念召唤了巫漪,其人才投了其一丝魂力到此,斩了邪神之眼,将自己送出了石城。

巫漪在吴亘神魂中留了一段意识,直言当初在浮玉山时,其实巫庸已看出了邪神印记,只不过有此印记在,再找到邪神

也容易些,所以并未出手。

不过既然吴亘要下决心除了邪神印记,巫漪自不会搭理巫庸的想法,这才现身相助。

享堂中,姬燮神色复杂的看着正被人包扎的吴亘,过了半晌方开口道:“都督,可是在石城中看到了魂灯。”

吴亘点了点头,“不错,此灯颇为霸道,险些被拘押于此不得出。”

“当初三代老祖可是被困了十天,险些饿死在里面,没想到都督竟然可以这么快就脱出,实是天赋异禀。”姬燮一脸感慨,看向吴亘的眼神大不一样,“若是都督可以多进几次地宫,恐怕对今后的修行大有裨益。”

吴亘叹了口气,自己哪有这么长时日在此修炼,此次白岭行省战事一了,无畏军需得沉淀一段时日,好好经营一下良遮山。

出了享堂,得了音信的姬夜和慕容羽蔷已经等候在此,看吴亘有些萎靡的神情,不由关心道:“如何。”

“一切顺利。”吴亘将黑启剑交还了姬夜,二人缓缓沿着石路前行,其他人自发离远了些。

“我准备要打造水师了。”吴亘低着头,脚步仍有些漂浮,虽然鬼风可以精粹神魂,可这次着实有些太过猛烈了。

姬夜长叹了一口气,听出了吴亘的意思,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黯然道,“你终是要走了,只是可惜,我却是要被拴在此地。虽然无畏军在衡门港有了立足之地,但还是要小心花家,这么一大块肉被你吃下

有些人会不满的。”

“我知道,所以往后一段时间,无畏军主力仍会呆在良遮山。”吴亘停下了脚步,转头看了看身后,压低了些声音,“慕容羽蔷终是年轻了些,磨一磨会好些的。”

“这次她会留在召勤城一段时日,既是按着族中规矩守灵,也是反思一下自己过往。”姬夜微微叹了一口气。

“我走了。”吴亘犹豫了一下,轻轻拍了拍姬夜的肩膀,“趁着人少,再拍一拍皇上的龙气,沾沾贵气。再往后,恐怕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不休息几日再走。”

“不了,山中诸事缠身,须得早些回去。”吴亘停下身来,看着姬夜微微笑道,“保重。”

“保重。”姬夜忽然有些惆怅,也许再往后,能如兄弟般如此亲近的日子,恐怕再也不会有了。

无论是吴亘还是他,走到一定地位后,终是会发现,登得越高,彼此之间的距离也会越远。

飞梭腾空而起,吴亘看着地上的人影,轻轻挥了挥手,再见了。

sdldwx/xs/29082085/601081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