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你还能和我谈笑风生,原来还真是有所依仗。”刘远再次靠近叶泽,脸上露出了贪婪的笑容。

刘远已经看出了那盒中之物的不凡,竟然可以让合道期的叶泽瞬间移动,躲过自己的必杀一击,那一定是非常稀有的空间法器了。

就连小世界里的楚风也露出了感兴趣的目光“这是个什么玩意儿,这么神奇,瞬间横移,保命必备啊。”

“我说叶泽为什么对这个盒子这么在意,原来竟然是量天尺,真是没想到啊,这么一件神秘的法器竟然会被他给得到,我们龙族可是找了很久啊。”毛青松双眼放光,已经认出了此物。

楚风听到毛青松的话,却更加好奇了“量天尺?什么级别的法器,难道是仙器?竟然让你们龙族都窥伺许久。”

“那倒不是,要真是仙器,龙王大人和其他的强者们早就出手了,这个量天尺其实不过是以前残破的法器,并没有什么等级,无法攻击也无法防御,甚至只能算得上一般的法器,但是,小楚爷您也看到了,瞬移!只此一项,便可让我们这些人利于不败之地!”闵老头也是兴奋的说道,显然也是对这量天尺垂涎已久。

“量天尺,连天都可以丈量,这名字都牛上天了,竟然就只有这么一个逃跑和阴人的功能......不过倒真是打家劫舍必备啊。”楚风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自动忽略了闵老头刚刚说的残破二字。

再说刘远,似乎也已经认出了此物,那脸上的贪婪之色又浓郁了许多“原来是量天尺,真是没想到啊,竟然被我找到了,这可是杀人越货的必备法宝。”

“原来这刘远还是同道中人...”楚风等人感叹道。

叶泽此刻已经暴露了自己最后的底牌,没想到却还被刘元给惦记上了,不过想到量天尺的玄妙,又不由得破口大骂“刘远!你真是太不要脸了,想要明抢,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了。”

说到这里,似乎感觉还是不太过瘾,又憎恨无比的说了一句更狠的“你记住,只要我叶泽逃出去了,以后你们刘家就不要想过安稳的日子,只要你们刘家出来一个我就杀一个,除非,你现在让开,让我安然离去。”

刘远并没有生气,目光依旧还是紧紧锁定着那量天尺,自顾自的又开始了自己的长篇大论“量天尺确实是个好东西,保命必备,若这个东西出现在了你老祖的手上,我想,就算是我家老祖也要对他忌惮三分,但是在你手中嘛...”

“我想你之所以将他藏的如此隐蔽,想来也是怕自己老祖发现而占为己有吧?所以并没有仔细研究过,这量天尺在合道境手中并没有太大的实际作用,甚至用得不好,还会变成一个祸害,就比如刚才,你也不过是瞬间横移的不到百米的距离,但若是在我手中,我现在,早已经逃出生天了。”

听着刘远的话语,叶泽害怕了,没错,这也是他刚刚想到了,尤其是在使用的时候,他更能清晰的感觉到,这量天尺正急速的消耗了他体内将近三分之一的灵力。

现在的叶泽,只剩下了两次的机会,可是看着远处的逃生之路,叶泽已经没有太多希望了,只想和刘远再打一次心理战。

可是他哪里想到,眼前的刘远竟然对量天尺如此熟悉。“看你的脸色,一会黑一会白的,怎么,还想着怎么和我打心理战呢?”刘远淡然一笑,不以为意。

“好可怕的敌人,真不愧是杀神,竟然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算计......”叶泽暗叹了一声,却又无可奈何。

“还是那句话,你现在交出来,我留你全尸,让你死个痛快。”刘远继续施压。

“我也只有一句话,放我离开,宝物我可以双手奉上。”刘远做了最后的反抗。

刘远摇了摇头“我要是说不呢?”

“那我就自爆,让这量天尺给我殉葬!”叶泽一脸决绝,面露死志。

两人就这么陷入了僵持之中。

良久。

刘远轻轻点了点头“好,我放你离开,可是这量天尺你又如何交还于我呢?”

“我会将它全力掷出,你去追赶,如何?”叶泽也是深思了半天,这才说道。

“妥!”刘远没有异议。

叶泽二话不说,秉足气力便朝着反方向将那手中的盒子给扔了出去,于此同时自己也是拼尽了全力再次朝着那逃生之路发足狂奔。

这时,刘远也动了,不过他却并没有朝着那盒子抛出的方向,而是迅速赌在了叶泽的必经之路上。

“你不讲信用!”叶泽大骂一声,就在刘远快要和自己碰上的刹那,又再次瞬间横移了百米。

“是你不讲信用...”刘远冷笑道“老狐狸,在我面前偷梁换柱,你还不够格。”

刘远的笑声变得更加狰狞了,又再次朝着叶泽围杀了过来“现在,你的能量恐怕已经没有将这量天尺毁灭的资格了吧。”

叶泽这一次真的是面若死灰,刘远说的没错灭他确实没有那个资格毁掉量天尺,即便是自己全胜时期也是一样,他突然想起刘远刚刚的话,这量天尺要是用的不好,在自己手中就是个祸害,现在看来,还真是一点不假。

叶泽的灵力早已经快要被这量天尺耗尽了,若是最开始自己没有借助量天尺的能力,说不定还有一丝机会拼上半条命逃出生天,可是自己太相信量天尺了,总认为它可以带着自己全身而退,却终究害了自己。

“你还有一次机会,不过用完之后,你就彻底是个废人了。”刘远已经欺身到了叶泽数十米的距离,忽然又不再进攻了。

那眼神仿佛是猫看老鼠,满是戏谑。

“我想你现在应该是后悔了吧?后悔没有直接和我拼命,说不定还能有一丝机会侥幸逃脱,可是你却动用了自己根本不熟系的法器,将自己陷入了死境。”刘远似乎很喜欢猜测别人的心思,又一次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我早就说过了,这种法器,在你们这些蝼蚁手中不过就是一个累赘,甚至是一个祸害,可惜啊,你不听,现在好了,连死都不能留下全尸了,甚至还要被虐杀,这又是何苦呢。”

“揣摩别人的心思真的让你很有快感吗?”叶泽忍不住打断了刘远。

刘远顿时一愣,随即说道“难道你不觉得我说完之后,你很绝望吗?绝望遇上了一个什么都了然于胸的对手,将你的一切布局都吃了死死的。”

“是挺绝望的,但那也要你猜对才行,可惜,你虽然算无遗策,但终究你只是揣测罢了,就像今天,你真的知道真相了吗?”叶泽冷笑道,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也不想看到刘远一副算无遗策的样子,更不想平白无故被老祖给当了替死鬼。

“我哪里算错了?你倒是说出个所以然来,否则,我不光要让你死无全尸,我还要让你的阴魂看着你的尸体受辱,最后再将你的阴魂卖给魂宗,让你痛不欲生!”刘远确实自负,听到叶泽这么一说果然有些恼羞成怒了。

叶泽并不在意,嗤笑了一声“你刘家已经被我老祖盯上了,而我家老祖现在也已经有了新的身份,一个你意想不到的身份,只要这个身份不暴露,你刘家将永远活在恐惧之中。”

“新的身份?”刘远立刻陷入了沉思。

叶泽不可能无的放矢,虽然他已经猜测到了叶泽的用意,他想让刘家活在恐惧之中,毕竟不管是谁,忽然被一个不知身份的仙境强者盯上,恐怕都不会好受的,甚至以后做起事情来都要胆颤心惊,畏首畏尾。

不过他仔细的看着叶泽的脸上,他相信,叶泽不会说谎,再通过自己的分析,叶泽也算的上是一个人才,对他老祖也是忠心耿耿,那老祖根本没有必要将他抛弃,除非是有了不得的秘密被叶泽知晓了,什么秘密能让老祖抛弃叶泽,想要想去,最重要的,怕就是这老祖的新身份了。

那老祖想要用这个新身份光明正大的活在阳光下,那就必须要拥有一具身体,并且这个身体的原主人还和刘家有仇......

所以两者之间应该是达成了什么协议?有或者是直接灵魂被占据了,所以受到原主残留灵智的影响,而继承了他的仇恨。

“楚风...|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现在是你的老祖?”想到这里,刘远脱口而出。

叶泽......

叶泽确实很郁闷,原本还想着让刘远生活在不知名的恐惧之中,没想到,这刘远只是凭借着自己的一句话就分析到了楚风头上,果然多智近妖,除了自大一些确实没有什么毛病。

“看来我猜对了...”看着叶泽沉默不语,刘远心中了然,但是这个消息确实太震撼了。

楚风不难对付,毕竟只是一个刚刚崭露头角的毛头小子罢了,虽然修为速度堪称天才,但和自己相比还是有些差距的,只要找到机会,自己便可直接将其抹杀。

可是现在,楚风却忽然变成了一个千年老妖,修为更是直接达到了仙境,再加上他身后的大夏守护神势力,便是直接入驻京城也是有着一席之地的。

最关键的是,原来的楚风讲究义气,这让楚风多出了很多软肋,而现在的老妖怪却不一样,无情无义,连自己最亲近的手下都能抛下,根本就毫无破绽,他要是得到了大夏守护神,完全会毫无顾忌的找刘家复仇。

“多谢你的情报,你可以去死了。”刘远不再多说什么,甚至没有了虐杀叶泽的心思,他想要立刻赶回京城,将这个消息传递给家族,好做应对。

就在刘远正准备出手之时,忽然一声猖狂的大笑从这偏院之中响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