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 第62章

林容提笔坐在桌前整个人氤氲着一层薄薄的橘光,风吹得烛火左摇右摆,一时连带着脸上也明暗相间起来她抬眼望去正好撞进撞进陆慎那幽潭般的眼神里。

两人一坐一立一帘内一雪中,皆是寂寂无言。

那乱风不过两瞬的功夫,便止住,门帘飘下隔绝开来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那屋子里的一家人,皆是焦急的望着林容笔下,倒是没有注意外头院子里又多了个人。见她写了两三味药突地止住忙问道:“姑娘,可是有什么药不好寻?您放心,寒家虽破,却也有点家资,便是再难再贵的药也舍得。”

林容恍了恍,笔下不停:“我也不知这些药有没有,便是这时有,名字又是不是一样。贵不贵难不难寻,那就更加不知道了。我且写出来你寻得到最好,寻不到我令换药材替代。”

众人称是恭恭敬敬接过药方子,见上面写着的是一味自己从未见过的药材:“紫花地丁,蒲公英,菊花、蝉蜕、野菊花……旁的还好说,这紫花地丁从未听过啊?”

《本草纲目》中记载,紫花地丁,主洽一切痈疽发背,无名肿毒,恶疮,与蒲公英合用,是中医里经典的光谱抗菌药物。不过,认识到这一点,这已经是明朝时候的事了,这时候的人自然不知道。

林容低头想了想,提笔寥寥几笔,一株小小的紫花地丁便颇具形态:“去药铺或者乡下寻,有地热的山间这时节或许也有。这孩子夜间会发热,用烧开过的水冷敷便是,不抽搐便无大碍。”

众人听得吩咐,立刻出门抓药,只是那门帘再次被掀开时,院子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林容立在廊下好半晌,叫那婆子唤了几声,这才反应过来,瞧林容的眼神儿仿佛在瞧发财树一样,拢着袖子:“小娘子,你还真有两下子。老婆子我也时常腿疼,你用你那针也给我扎两下?”

林容转头,见那母亲已经抱着熟睡的男童,轻轻抚背,心忖:虽不能爱己所爱,却能专己所长,幸事也。

她不答那婆子的话,把那付了一半的诊金扔给她,慢慢往外而去:“我又饿又困,给我做一条清蒸鱼,再给我找个干净的床铺睡觉。”

那婆子笑嘻嘻把一串大钱收在怀里,直拍胸脯:“这些个钱,十条鱼也有了,小娘子放心就是。至于睡觉,那就更好说了,胡爷那床铺干净着呢,老婆子上个月才浆洗过。”

林容摇头:“不行不行,死人的地方可住不得。”

死人?那瞎婆子虽整天咒骂那姓胡的抠门,但他长得五大三粗,又有一身好武艺,死谁也死不到他,撇手:“姑娘说什么呢,待会儿他吃了酒回来……”

话音未落,便听得那边县令府衙上巡夜的人,隔得老远嚷嚷:“不好了,不好了,胡四叫人给杀了,连头也叫人割掉了,快去禀告管事。”

瞎了眼睛的人,听觉便更加灵敏,顿时像看怪物一样瞧着林容:“你怎知道的……”

林容见她这样一副见鬼的表情,不知怎的,忽然心情大好,伸出一只手来做算命状:“我早说过的,他今日有血光之灾,我点化他,他却不肯,可惜了这一条性命。”

这时的人都信鬼神,那婆子顿时叫林容唬住,连称呼也去掉了一个‘’小‘字’:“娘子,老婆子家里有好菜好饭,请随我来。”

那老婆子一个人住,把自己的床铺让给林容,自己另在一旁打地铺,又另去别家换了两条鱼回来,恭恭敬敬承上来:“娘子,您请用。娘子好神通,能不能替老婆子算一算?”

林容鲜少这样捉弄人,一时强憋着这才没笑出声来,拉着脸淡淡嗯了一声,饱饱用了一餐鱼,困得厉害,几乎倒头就睡了过去:“睡足了精神,明日才有力气算呢!”

只是那婆子鼾声实在太响,林容这一夜睡得断断续续,鸡叫时分天还未亮,便穿衣起身来。她烧了壶热茶,蹲在火塘前,烤得满脸通红,从万籁俱寂一直待到外头人声渐起,忽听得外头吆喝卖橘子的,忙拿了几个钱,一推门便瞧见沉砚独自一个人,立在阶下。

林容只当他是空气,把那沿街挑担卖橘子的招手唤了过来,仔仔细细挑了三个金橘,回身便欲关门,叫沉砚止住:“夫人?”

林容垂下眼眸:“你在同谁说话?”

沉砚垂手而立,话却是不得不说:“夫人,请恕奴才僭越之罪。有些话本不该奴才来说,可此时此处,并无旁人,也只有奴才也说这话了。”

见他一副不让说,就不走的架势,林容这才微微转身,默了默,道:“你说吧。”

沉砚道:“奴才自十岁上下便在君侯身边服侍,即便是长辈亲眷,也从未见过君侯对旁人,有对夫人用心之一二。奴才知道,君侯性急躁,对外人尚自持,对亲近人却却不加掩饰,夫人为此,颇受委屈。可念在君侯爱重之心,夫人也不该弃之而去。”

只是沉砚委实不是一个好说客,这番说辞,叫林容越听便越生气,咬着牙后跟:“这你就说错了,是他把我赶下马车的?他说了不杀女人,叫我自己冻死好了,我是不敢回去的。你是一位好忠仆,只是不要再来了。”

说罢,便要关门,沉砚又问:“夫人不预备回去,不肯下台阶,来日如同胡四之事,是必定还会再有的,到那时,没有君侯派出的暗卫护佑,夫人该如何自处?

林容闻言,顿了顿,指了指街上:“你瞧那街上的人,有天寒衣单冻死的,又重病不治死的,便是此时活着,谁又能保证明天还好好的呢?倘若我也这样去了,那也只能说时也命也,我命该如此。”

说罢,关了院门,从厨下寻了三五个土豆堆在火塘里,一面闻着烤土豆香气,一面满嘴都是橘香。

沉砚无法,叹了口气,只得转身离去,刚至驿站门口,便见车轿已起,数百黑甲军齐齐立着,旌旗飞扬,一副要开拔启程的模样。

沉砚心道不好,赶紧迎了上去,立在马车外回家:“主子,您不是吩咐了明日启辰么?”

里面并无声音,只闻得手指轻叩桌面的敲击声,一顿一顿压得沉砚说不出话来,半晌他才硬着头皮道:“奴才刚擅自去见了夫人,想是昨日受了寒,瞧起来很不好,每说一句便咳嗽一声,几不能止住,好半晌,才能说一句完整的话。临了,排出三枚铜钱给奴才。夫人虽没吩咐,奴才也知道,这是叫奴才带给主子的。”

说罢,便把那从担橘小贩中换过来的三枚铜钱排在车窗上:“奴才知道,夫人犯了大错,虽生悔意,奴才也不能将这东西呈上来。但夫人往日宽厚待下,奴才实不忍心,请主子责罚。”

他唱念做打一番,里面却毫无回应,北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

好半晌,才听得陆慎的冷哼:“你长进了,作这一篇鬼话!”

沉砚忽地冷汗直下,连忙跪下:“不敢!”

林容这里美美的吃了三个烤土豆,两个橘子,那婆子这才起身,绕着林容打转:“娘子给我算一算吧,就算一卦!”

林容正要摆开架势忽悠一番,便听得外面一阵敲门声:“姑娘,姑娘,孩子的高热退了,请姑娘再去瞧瞧。”

林容立刻起身,对那婆子笑:“先救人,再替你算。”

等到了那管事院子里,不知为何已站了许多瞧热闹的人,都听说管事家的独苗苗病得不行了,连棺材都预备下了,谁知过了一晚上,连高热都退了。

林容分开众人,叫那一家人迎了进去,细细检查了一遍,摸摸那孩子的胎毛:“药照常吃,连吃五日,伤口的药要一日一换,怎么换药我教你们,待会儿我另写方子来。多给孩子吃鸡蛋肉羹,小一月患处便能渐渐长出肉来。”那管事一家自然又是千恩万谢,问林容可否暂住一段时日,等着孩子病好再走。

林容这话一出,院子里顿时议论起来,叽叽喳喳好一会儿,一时便有一位五十来岁的大夫站出来呵斥:“这孩子的病,缓治还有一线生机,如今你下猛药材,这孩子烧得人事不省,小儿高热九死一生,如此害人性命,必要锁了你见官去……”

他话还未说完,便被人一脚踢飞,扶着墙站起来,见院门口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立着一位一身鹤氅的男子,身姿挺拔,身后还随侍着数百军士。

那大夫捂着胸口质问:“你是什么人,竟然在县衙外行凶?”

陆慎并不回答,穿过众人,将林容双手擒住,拦腰抱起,一脸肃容:“我是她丈夫!”

林容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样扭着自己的双手,只微微一挣扎,便扯着筋的疼,低声骂道:“陆慎,你混蛋。”

陆慎并不理,不知过了多久,推门抚帐,将林容扔在驿站的一堆锦被之中,转头吩咐沉砚:“明日再启程。”

林容还未来得及坐起来,便被陆慎俯身压了过来,拢过双手系在帐幔勾带上。他略带薄茧的手去抚林容的樱唇,好半晌,恨恨地吻了上去,肌肤相贴,几无喘息之地。

良久,陆慎这才止住,见女子唇间已经一片糜红,脸上具是冰冷的清泪,却不说话,只怔怔望着他。

林容虽不说话,意思却很明显,二人四目相对,陆慎终是叹息一声,低头去衔女子的清泪,在她耳边喃喃:“你说得不错,在你面前,我陆慎是一个十足的小人。”

第63章

林容依旧怔怔脸上的表情平静而清冷,仿佛冬日雪夜里的月光透过窗扃凉凉地照在青砖上,闻言明眸微扬沉沉望着他好一会儿似这才觉察出几分言外之意来带着点嘲讽:“是么?我说过这话么?”

陆慎不答,俯身去描摹女子眉眼,眼前浮现出第一次见她时的场景,佳人闲卧春榻皓腕斜支玲珑凸透,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覆上去,屋内渐起窸窣之声。

半晌女子垂眸贝齿咬着朱唇,把难抑的呜咽声统统咽了回去。陆慎复撑起身来,去抚女子额间的薄汗,问:“舒服吗?”

那缠绕手腕的幔带已不知什么时候散开来,林容本还在喘息闻言立刻拔了发鬓上的簪子扎了过去。只她此时身软手软,轻飘飘地哪有力气刺啦一声,只不过划破了陆慎的外袍,反露出一片紧实的蜂腰来。

陆慎不理,略带薄茧的大手微微用力那女子便无力地喘息起来,他复问道:“舒服吗?”

林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难堪过恨不得把那陆慎那张嘴给缝上,伸手去推,那家伙反而面色如常,只不过呼吸粗重了些,仿佛一座山一样纹丝不动,甚至凑得更近些:“舒服么,要不要我……”

林容浑身仿佛火烧一样,只觉得自己快沸腾起来了,立刻截断他:“不要,你给我住手!”

林容自觉带了十足的怒气,可在此种情状下,那十分怒气也只剩三分了,陆慎闻言,点点头:“喔,住……手……你不喜欢用……”

林容见他还要再说,心里一梗,抬腿踢了过去,反踢在他紧实的大腿上,那脚指上本就挑了血泡的,顿时又酸又疼,恨恨道:“陆慎,陆载舟,你折磨人的法子可真多!”

林容原意如何并不重要,这话叫陆慎听来,便是三分娇软三分轻嗔的埋怨,又见那女子白莹莹的脸,乌鸦鸦的鬓,已薄汗点点,眼饧骨软,一片娇俏的迷蒙之态,心头微微一荡,再也把持不住,解衣覆身上去。

这一日,终是,澹澹衫儿薄薄罗,红烛背,绣帏垂,蝶乱蜂忙,斜倚绣床。

不知过了多久,罗帐里才渐渐止住,林容只觉累极了,浑身像被碾过一遍似的,再没力气跟陆慎啰嗦,偏头沉沉睡去。

林容倦极了,这一睡便直到入夜时分。

屋内只点着一盏暗灯,陆慎早已不见了踪影,身上已叫人擦拭过,新换了一身小衣,她抚开重重藕合色垂帐,便见外头纱窗上人影浮动,小丫鬟们提着食盒,安设桌椅、捧杯安箸不等,除偶尔杯碟相碰,不闻一丝声响。

翠禽往里间张望:“县主还没醒呢,什么时辰了?”

凤箫道:“还差两刻钟,就是亥时了。县主今儿一天没吃东西了,听人说,前儿昨儿也都没怎么好好用饭。还是叫县主起来,用过饭再睡。时辰再晚些,于肠胃也不宜。”

翠禽点点头,掀了软帘进去,见林容已然是醒了,见她来,脸上颇不自然:“什么时辰了?”

翠禽哪里不知道林容呢,她笑笑,坐在床边,把垂帐挂在铜钩上,把手里的温茶递过去:“快亥时了,县主声音都哑了,快吃口茶润润!”一面道:“县主身上不是奴婢们收拾的,下午晌的时候,君侯叫了人送了热水、干净的寝衣小衫进来,只送了东西进来,便叫人退出去了。”

林容尴尬的神色稍缓,古人看这些丫鬟,只当物件工具,有时主人行房,尚在床帏旁伺候。林容是个连沐浴也不叫丫鬟在旁边的人,自问做不到将如此私密事示人,郑重的嘱咐:“以后……以后这样的事,我自己来。你们不必上前来伺候,自去歇息便是。等我唤你们,你们再进来。”

翠禽只当她难为情,笑着点头:“是!等君侯来了,奴婢们躲着就是。”

林容见她这样,越发尴尬起来,愣在那里半晌,这才干巴巴说了一句:“躲着他做什么?”话毕,忽闻得外头一阵儿女孩子急切的呼喊声:“十一姐,十一姐!”

十一姐?

林容正奇怪这是在唤谁,便听得那脚步声由远及近,忽地大门被推开,外间的凤箫惊呼:“十六姑娘,您怎么在这儿,怎么就您一个人,谁送您来的……”

话音未落,便见里间的帘子被人掀起来,一个**岁模样的小姑娘,裹着件素白色羽毛缎斗篷,呆呆立在门口,眼里涌出的泪滚滚落下:“十一姐,真的是你,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说着便一阵风似的扑到林容怀里:“十一姐,我好想你……好想你,她们都说你死了,还说你尸身都叫鱼吃了,只替你立了一个衣冠冢。我不相信来着,那棺材里都是些银红绛红的衣裳,你是最不喜欢的……”

林容这才认出来,这是江州崔氏的十六娘,是崔十一的堂妹,她养病那半年,常去看望她,围着她像喜鹊一样叽叽喳喳的聒噪。林容不知其中缘故,只暗忖:自己出嫁时,这小丫头才八岁,怎么突然到北地来了。

林容轻轻摩挲她的头顶,宽慰:“好啦,别哭了,我不仅没死,还活得好好的。”

那丫头哭得不能自已,窝在林容怀里,好半晌才止住,怔怔抬起头:“十一姐,以后你去哪儿,我去哪儿,好不好?”说着,又似想起什么,把头顶双丫髻上的白色珠花,翠银簪子统统拔下来,丢在地上:“十一姐好好的,这白花就不用戴了。”

林容见她通身素白,只一脸狼狈,身上本落了雪连斗篷沿上都沾着泥点子,叹:“好,以后我在哪儿,你在哪儿,咱们两永远在一块儿。”

&n|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bsp; 一面吩咐人抬了热水来,领了这小丫头下去洗漱,一面叫了送那小丫头同来的嬷嬷进来回话。

那嬷嬷四十来岁,一进来便给林容磕头请安:“去年有消息说县主没了,还说的负气自尽。三月里君侯南下,家里只怕见罪于君侯,便在族里另选了一位小姐送来。只是挑来挑去,不是已经出嫁,便是年纪太小,独独十六姑娘还年长些,有十二岁了,便送了来。也没名份,只一顶小轿抬了去的。当时在君侯的江州行辕住了一月,便叫人送回雍州来。这次是君侯派人来接,说县主很是想念家中诸人,请十六姑娘过来,暂排乡愁。”

林容听了,好半天没言语:“这些畜生!小十六是正月里生的,一出生就算的两岁,算下来,要过了年才满十岁呢。”把一个十岁的女孩子,送到男人的床帏之中,光是想想就觉得恶心。

忽地想到什么,她抬头问那嬷嬷:“小十六她没有被……”这样的话,叫林容问出来都觉得恶心。

好在那嬷嬷心领神会:“县主想到哪儿去了,不说十六姑娘还小,雍州府里只当个孩子养着。再说了,十六姑娘还从没见过君侯呢。”

林容呼出一口气来,又问了江州诸位亲眷,越问心情便越发低沉:“六姑娘是去年冬日嫁的,就在县主出家半年后,也是江州名门,只夫婿战死了,因着江州兵变之事的牵连,正扛枷待审……”

末了,林容挥手,叫奶嬷嬷下去歇息了。

正呆呆坐着,那边净室内,又听小丫头在唤:“十一姐,十一姐。”

林容刚走进去,便叫她拉着倒在浴池里,笑嘻嘻:“十一姐,你陪我。这池好大,我怕淹着。”

林容见她手上耳上都生着冻疮,极可怜的模样偏偏还在逗她开心,无法,陪着那小丫头又洗过一回,一面替她擦干头发,一面叫丫鬟摆饭。那小丫头十足的吃货,连添了三碗饭,林容本没什么食欲,见她那个样子,也跟着多用了半碗饭。

末了,姐妹两躺在床上,好半晌没动静,林容还以为她睡了,却听得一声长长的叹息:“十一姐,真好,我又见到你了。”

说完这一句,又涌出泪来,抽抽噎噎好半晌止不住,林容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后背:“赶了一天的路了,睡吧,以后日日都能见到我了。”

小丫头打了个哭嗝:“真的?”

林容点头:“真的!”

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