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 只翠禽、凤箫跟着林容久了,担忧:“县主这样应承,只怕君侯那里不好交代,这样的大事……”

林容笑笑,并不回答,饶有兴致地摆弄桌上的一枚金钗:“这么小小的一支金钗,却做成仙人阁楼的模样,还有仙鹤白鹿相伴,真是精妙。”

又命翠禽、凤箫二婢取了绸缎、绢布来,学着怎么剪裁、缝补、制衣,林容学得甚是用心,不耐其烦,不过小半天的功夫就粗粗地裁了一件短衫出来。

只是尺寸掌握得不好,林容自己穿上并不合身,腰身大了许多,袖子也长了,她自己倒是极满意,站在铜镜前瞧瞧:“很不错。”

凤箫捂着嘴笑:“主子穿这样的衣裳出去,岂不是打我们这些做丫头的脸?您要是实在闷了,咱们叫女先儿来解闷,衣裳做多了,手也粗了,不知多久才养得回来呢?”

说着笑起来:“从上回姑老太太来了之后,杭卿姑娘对我们倒是客气了许多,主子吩咐的话,也没有推脱的。便是往日她能做主的事,不管大小,也来请县主示下呢。”

一面又摇|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头:“是那日从小终南回来……”

林容顿时沉了脸,翠禽咳嗽一声:“人家一向都是恭敬着的。”

一面穿针引线,替林容收拾那半成品,岔开话来:“真是奇了,主子今儿怎么想起来学做衣裳?”

林容淡淡道:“想着以后能用得着呢。”

只是那半成品剪裁的时候底子就不好,纵使翠禽再怎么补救,也不伦不类,翠禽摇摇头:“这也太大了,颜色也选得不好看,灰扑扑的,倒仿佛是男子穿的。”本就是做成男子款式的,以后去了外面,自然要做男装打扮,再不能鲜衣锦服了。

林容瞧了瞧,也觉得不成样子,道:“明儿拆了,这布也改不成衣裳了,就重新做些香袋儿吧。”

到了下钥匙的时候,外头郭寅送进来一个小盒,说是锻造的刀具统统得了。

林容打开瞧了,自然比外面的要好上许多,满意地点点头,又一一清点好东西,装在一个粗布包袱里,用一个极普通的樟木箱子锁了,吩咐翠禽:“明儿去菊影园赴宴,你一定记着把这箱子搬到马车上去,我有用。”

凤箫应了一声,见那箱子上还上着锁:“奇怪。”

林容自去里面沐浴,一面坐着铜镜前抹香膏子,一面想着有什么东西没带。正想着出神儿,便听得院门外护卫连绵不跌之声:“拜见君侯,拜见君侯……”

不是说最快也要一月才回么,怎么连半月都不到,不过十日便回来了?

林容惊得站起来,打翻了手里的胭脂,顾不得擦,往门外而去,刚走到那面四扇屏风处,便见一片苍茫的暮色里,陆慎从廊下疾步而来,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愣生生站着。

……

陆慎这边,夏侯璋、董讳二人之乱不过五日便彻底平定,比预想的一个月要短了许多,大出众人的意料。

这日,陆慎同诸将巡视,打马疾驰,直在江岸上跑了数十里,见山高水长,江水奔流,这才勒马停住,挥鞭指着茫茫江面感慨:“南人擅水,操船如履平地,北人擅马,在此江面前,也无用武之地。”

左右随侍者若有所思,道:“主公的意思是,河间王此次南征,恐无功而返?”

一文士接道:“以臣看来,咱们雍州打仗素来是,未谋胜先谋败。此间王此次征伐进四十万民夫兵甲,无一丝一毫谋败的打算。此次南下,只怕只能连胜、大胜,但有小败,便不可维持了。”

众人正感慨着,便见那边德公打马而来,送上一封军情加急:“主公,这是探马司刚送回的急奏。”

一面摇着羽毛扇:“河间王大军九月才到扬子江,又因今年雨水丰沛,无法渡江而去,只怕整备军务,要在建康过冬了。天时地利,均是下下,恐怕河间王此次南征,不能得偿所愿了。”

陆慎拆开信件,也是摇头:“河间王也是一代枭雄,素有一统天下之志,他倚重世家,掣肘颇多,此事本应徐徐图之,只可惜他老病有加,一心要在生前,立此伟业。”

一白袍小将,叹一声:“倘若他偏安一隅,只怕还有数十年的富贵可享,可惜、可惜……”

陆慎哼一声:“大丈夫生于世间,当收拾人心,以天下为志,成万世之基业,岂能为区区富贵迷眼?倘若以富贵论,不过是庸才,河间王也未有今日挟天子令诸侯的局面。”

那小将是陆氏堂伯父的幼子名唤陆协,因父兄皆战死,自小跟在陆慎身边,以他为兄为父,叫陆慎这样呵斥,忙闭嘴,躲到后面去了,偷偷做了个鬼脸。

陆协本以为这样呵斥几句就算完了,不料等回了军营,便有军士来传话,言道其胸无大志,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把他往日在雍州的流侠儿做派又数落了一遍,更兼罚他宿卫中军军帐三月,同士卒一起起居饮食。

站岗他倒是不怕,陆氏儿郎自幼习武,练就一身刚强体魄,只是他是大少爷脾气,吃穿上是万万将就不得的,便是行军,也得想法子三不五时的犒劳自己。

这是陆慎的吩咐,陆协一句话不敢说,默默脱了盔甲,换了士卒的衣裳,往中军帐外站岗。他自小父兄便战死,得家里人溺爱有加,便是从军也是跟在陆慎身边,哪里吃过这些苦。

站岗也就算了,还得跟士卒一起同吃同睡,陆协是个少爷做派,熬了两日,浑身酸臭,便叫苦连天。觑着陆慎商议军情的空隙,把主公身边的长随沉砚拉到一边,笑嘻嘻作揖:“沉砚大总管,给小的出个主意呗,再熬下去,我不是叫跳蚤咬死,就是叫蚊子咬死,再不然就是叫饿死了。”

沉砚哪里敢受他的礼,只是陆慎管教子弟,谁也不敢说情:“可别,小将军这不是折煞奴才吗?”

陆协是个混不吝,偏弯腰下去,倒仿佛耍赖一般:“自己人,什么折煞不折煞的,只是受了我的礼,可得给我出个主意。吃了几天,嘴巴都淡出鸟来了。”

沉砚哭笑不得,又叫他拉着不放,揣度着主子的心思,想了想道:“小将军前儿不是得了一盆菊花么,这时候献给君侯,正好。君侯一高兴,说不准便免了小将军的罚了。”

陆协叫他说得摸不着头脑:“一盆菊花而已,能有此奇效?从前我也不是没献过奇珍异宝,反而叫六哥训斥了一番的。再说了,他那脸色终日阴沉沉的,会因这些小事高兴?”

沉砚也不好详叙其中内情,笑得神神秘秘:“小将军照办便是!”

陆协咬牙:“成,顶多被打一顿,也好过在这门口站岗丢人现眼。”

晚间觑着陆慎消了气,陆协命人搬了一盆菊花进中军大帐,献宝似的呈在堂前:“六哥,我前儿得了一株珍品墨菊。赏花这样的雅事,我这样的人做来,实在是亵渎了这花。”

陆慎正在案前批复案牍军情,眼皮都未抬,理也不理,命卫士:“叉出去!”

陆协只得求饶,正经行礼:“标下陆协,求见主公。”

陆慎这才停笔,从袖子里取出一张薄绢盖在案上宣纸,抬眼,果然一株亭亭玉立的墨菊,问:“哪儿来的?”

陆协笑笑,上前两步:“前儿打马出去,在一处山坳里,有一户花农,培育出来的珍品。他本是不卖,许了万贯,这才割爱了。”

陆慎伸手去抚那花,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反吩咐:“知道了,出去吧。”

陆协大失所望,往那书案上一撇,虽叫白绢盖着,隐隐绰绰,仿佛是一副仕女图来着。他这位堂哥向来不近女色,那位画上的女子究竟是谁呢?

他也顾不得陆慎并没有免了他的刑罚,站在军帐门口想了大半日,把那些可能的名门千金都划拉了一遍,还是毫无头绪。

又捉了沉砚来拷问:“六哥可是新收了什么美人?”话一问出来,便觉得不对,六哥要是真的纳美了,那雍州府里的老太太、太太、姑老太太早就知道了呀!

偏偏沉砚那家伙明明知道内情,却咬紧牙根,一个字都不吐露:“小将军别为难奴才了,您问问,倒不是什么大事,奴才却不能说。您上回便挨了八十军棍,到奴才这儿,只怕是没一块儿好肉了。”

陆协仿佛窥见什么隐秘,却隔着一层纸,着实把他急得心里发痒。

正杵在哪儿,百思不得其解,便听得中军帐内传来军令来:“其余庶务均留德公在此,速点三千精兵,快马回宣州。”

二百来里路,陆慎的坐骑又是千里良驹,不过一日便到了宣州城。

他打马进去,一直到二门处这才下马,往那妇人的小院而去。想是仆妇山呼纳拜之声叫她听见,刚进院门,边见那妇人急忙迎了出来,亭亭站在屏风处,杏眼微嗔,脸上也不知是惊还是喜。

陆慎顿了顿,缓步过去,在那妇人面前站定。

见她肩上匆匆披了块儿石蜜色的披帛,露出姜黄色提花暗纹的抹胸,下面是蟹壳青的软绸洒腿裤,那裤腿儿林容嫌长了不方便,特地做短了一寸,露出一小截白瓷般的脚踝来。

许是才沐浴过,发梢处正滴着水,蜿蜒而下,在腰间留下一滩水痕。

他忽然就想起,那晚走得极匆忙,临走时这妇人坐在敞轩的书案上,一头青丝半遮着玉背——香艳无比。

第37章

香艳是香艳可这风情却只能自己一人见,便是丫头婆子也不好叫瞧见的。

陆慎见此皱眉,解下身上的披风盖在林容肩上顿时遮得严严实实回身吩咐:“叫院门外这些侍卫退出二门外。”

又嘱咐人去唤负责护卫的军中郎官:“叫郭寅来回话,他是怎么安排的人,怎么叫这些人进内院?”

回过头来,又见那妇人盈盈望着自己许是太过激动、惊喜声音竟有些微微发抖:“你……怎么今日回来了?不是说……不是说至少要一个月吗?打仗有这么快吗,夏侯璋不是有好几万人吗?”

几万头猪满山跑,捉十天都捉不完吧那个什么夏侯璋也太不禁打了吧。

陆慎脸色渐渐发沉:“你好像不希望我这么早回来?”

林容一颗心掉进谷底,颇有些语无伦次,闻言讪讪闭嘴:“没有!”

陆慎径直往屋内净室而去,一面走一面解腰带,正想叫人抬水进来见白玉池中尚且留着妇人刚用过的温水,也不嫌弃用剩水洗了一遍。

穿了中衣出来,见那妇人正弯腰收拾着绣床上的什么东西,慢慢靠过去,呼吸声几乎贴在鬓边道:“你倒是个忙人!”只是,忙的不是正事。

林容腰间叫他抵着不敢再动,几乎僵住:“我……”

才刚吐出一个‘我’字,便叫陆慎拦腰抱起,扫落菱花镜前的瓶瓶罐罐,叫她半坐在上面,那系带轻轻一扯,姜黄色薄绢小衣便散落开来。

陆慎喉头滚动,一只手从洒金裤裤口进,沿着脚踝慢慢抚上去,问:“都快半月了,身上的痕迹都消了没有?”

林容后仰着身子,一只手撑着台子上,这才勉强坐得住,心里虽极不乐意,但是生理上却泛起一股陌生的感觉,她皱着眉,回想起那两日的疼,双手紧紧拢着衣衫,道:“还没好,实不能服侍君侯,倘若君侯实在忍耐不得,妾身命人去宣仙籁馆的美人来……”

却见他置若罔闻,一根一根掰开手指。外头满是丫头婆子,像什么样子,林容急道:“去床上!”

话未说完,便听陆慎哼一声,抚落一旁的帷帐,抓住林容的手腕,俯身过去,答非所问:“这面菱花镜极好。”

陆慎此人从不在女色上用心,此时一开了端,便品啧出这闺门软红的一二销魂滋味来,只他又没有经验,上回叫林容引导着温存了些,现在又恢复原样,只顾着自己畅快,横冲直撞,又不知足,十足的莽夫一个。

林容叫他箍着手腕,动弹不得,她偏着头,这时才明白陆慎刚刚那句菱花镜极好是什么意思。

只见身后菱花镜中自己,鬓发已散、星眼微饧、双颊酡红,眼尾一片潋滟的胭脂色,也是吓了一跳,仿佛竟不认识了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陆慎这才一把揽住林容,打横抱着往床榻而去。

林容见他那样子,以为他还要再来一次,往床榻最里面退去:“我……我实在是累了……”

陆慎听了皱眉,却什么都没说,一面见她裹了绸单,刚才半坐在菱花妆台子上,腰间不知叫什么膈到了,乌青一片,捉过来,一双大手覆了上去,轻轻揉按。

林容实在忍耐不得,撑着手坐起来,板着脸道:“从前君侯命妾身抄了许多遍《陆氏家训》,节饮食,戒嬉戏,又有‘纵欲之乐,忧患随焉’之言,妾身以为,君侯志在天下,实不该沉湎此床笫之事。”

陆慎生平最恨妇人作此规劝之态,颇为扫兴,收回手,讥讽道:“你来雍地,倒是长进了。”又听得门外有人禀告:“君侯,又有青州军情三百里加急。”

见此,正好出门来,换了身松快的衣裳,见负责守卫的郎官郭寅同杭卿等在大门口的花丛旁,想起那妇人刚出浴的艳态,也不知被人瞧去了没有,语气越发严厉,训斥道:“你也是办事办老了的人,岂不知府中军中,内外有别,怎可调军士进内院,冲撞府里女眷?”

此时见陆慎这样训斥,心里疑惑怎不过三月,主公的态度竟大变了,不仅给了那白玉令牌,还这样训斥?忙跪下请罪,也不敢分辨:“卑职一时疏忽,请主公恕罪。日后必勤谨小心,绝不再犯。”

陆慎嗯了一声,又对杭卿道:“他是外臣,这样的疏忽犹可宽恕一二。你一向在内院走动,也不知这些规矩吗?”

这实在是迁怒了,杭卿虽觉得不妥,却也只是叫小丫头们不出院子罢了,她一个丫头,岂有吩咐外臣的道理,怔了怔,跪下磕头,却也觉得冤枉,哽了哽:“奴婢有错。”说得这四个字,便再也说不出话来。

陆慎道:“自我用人施政以来,无论内外,一概有错有罪,没得恕的道理。你二人之错,自下去领罚。”

说罢,到书房来,几位幕僚、军师已经等候多时,笑:“主公妙算,一月未到,那青州已起阋墙之乱,这此三百里加急,只怕必定是好消息。”

陆慎用锉刀拆开来,读罢,笑:“罗翼虎缠绵病榻久了,只吊着一口气罢了。那庶长子罗季只怕有变,已经起兵讨伐自己的弟弟,这是那嫡子罗昀的借兵之信。”

几位幕僚均是点头:“恐怕那庶长子罗季弟弟书信,不过一二日,也会到了。”

众人皆是抚掌大叹:“妙,妙,妙,依臣等之愚见,再等上十余日,等此二人难分胜负之时,才是入青州绝好时机。”

众人商议一通,该调遣何处兵马,粮草要预备多少,该如何回复二人的信函,该派何人出使,一一安排妥当,已经是四更时分了。

陆慎出得书房,见月色朦胧,便见一位耄耋老臣遥遥而来,道:“听闻主公快马加鞭,昼夜不歇,这才赶回宣州,只怕是早已经算到这个消息了。如此一来,青州纳入囊中,大事已成一半了。”

又抚了抚胡须,道:“以臣之见,此次河间王恐怕要大败而归,元气大伤,届时我军……”

陆慎不好反驳,又实不想听他啰嗦,命左右亲送了他回去歇息:“天色已晚了,先生快回去歇息吧,要保养身子才是。”

回去的时候,那院门虚掩着,门口坐着个守夜的婆子,见着人便要立刻站起来行礼,叫他喝止,径直往里而去,廊下挂着几盏朦朦的明角灯,推门进去,也并没有丫鬟守夜,顿时面色不善起来。

绕过屏风,见已换了一套雨过天青色虫草纹的帐子,他缓步过去,带起一阵风,那帐边便仿佛湖水泛起涟漪来。

陆慎掀开床帐,坐在床沿上,见那妇人仍旧朝里躺着,散着一枕头乌压压的青丝,绣被掖在腰间,略微往下一扯,便露出一片光洁白瓷样的后背来。

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