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 凤箫使了个眼色,给那击鼓的小丫头,那花刚传到林容手里,鼓声便止住了。

林容知她们耍诈,想了想:“那我说个笑话好了。前朝钱塘县下河村有一户人家,家徒四壁。一日,父子三人吃粥。儿子便道,这粥忒淡了,好不下饭。那父亲念过几本书,便说,‘古人有望梅止渴,咱们家有咸鱼,你望一眼再吃,这粥便不淡了’。两个儿子依法行之,不多会儿,那弟弟叫嚷起来,‘哥哥刚多瞧了那咸鱼一眼’。”①

众人都听进去了,问:“那父亲后来怎么说?”

一个婆子凑趣:“该是要教训才是,怎能多瞧一眼。”

林容卖足了关子,团扇遮面,笑道:“那父亲只说了一句,咸——死——他。”

话毕,众人哄笑起来,翠禽捂着肚子倒在桂圆身上,闹了好一通,这才止下来,擦了擦眼泪:“主子,这笑话真真笑死人,还真别说,说来好笑,却真有这样的人。”

凤箫笑得前仰后跌,一面手舞足蹈,恰好另一个小丫头托盘托着一大壶酒过来,两个人迎面撞上,那一大壶酒顿时飞了出去,大半都洒在翠禽身上了,连带着林容罗裙上也洒了好多。

翠禽忙取了手绢擦拭,一面骂凤箫:“灌了几杯黄汤,不说安分坐着,就疯疯癫癫起来,像什么样子?”

凤箫知自己闯祸,也围过来:“翠禽姐姐,您没事吧?”又殷勤打了水来替她净脸。

翠禽推开来:“瞧,连县主也遭了你的殃,你瞧你像什么样子?”

林容摆手,正好借此离席:“不妨事,裙子湿了些而已。我也倦了,时辰也不早了,这桌酒菜还剩不少,你们吃了,也就下去歇息吧。”

罗裙已经叫酒污了,还有些许饭菜味儿,林容沐浴过了,出来的时候,见外头又下起雨来,天也闷热得紧,只怕晚上还要下一场大雨。

她也不往床上去,索性躺在临窗的软榻上,睡了一会儿,反出来一身薄汗,外头翠禽进来,端了凉茶来:“县主可是热得睡不着?来的时候马车上有一副象牙凉箪,是暹罗那边来的,主子不爱那凉箪的香气,我已晒了好几日,气味淡了好多,不如我去取来?”

林容点点头,又叫丫头端了一盆凉水进来,又擦了一遍身子,躺在凉箪上,这才勉强浅浅睡去。只她怕热怕闷,不叫丫头们关窗,这道观里的窗纱又没有府里用的好,有些细小的蚊虫透过纱窗嗡嗡地飞进来,林容时不时举扇拍一下。

陆慎自山门口疾步而来,过回廊,见几个丫头婆子三三两两往井口提了水来。这时才刚刚散席没一会儿,几个人又吃酒吃得迷瞪了眼,突然见一个壮年男人闯进来,吓了一大跳,以为是哪个外男,正要开口叫侍卫拿人。

翠禽只吃了一杯,脑子清醒些,一眼便认出来,扯着凤箫、桂圆跪下:“君侯!”

陆慎脚步未停,直往正房而去,门却未关,只稍稍虚掩着,推门进去,见东面绿纱窗下,那妇人横卧在罗汉床上,一身银红色薄纱小衣薄如蝉翼,露出一大片如玉的肌肤,下身是绿绫弹墨的撒花裤。

听见有人推门进来,还以为是翠禽提了冰井水进屋来,林容手上不自觉摇了摇团扇,道:“翠禽,别忙了,这会儿凉快多了,你去睡吧。”抬手间,银红薄纱滑落,半露出香肩来。

陆慎一时站着没动,此情此景,混似一句词:玉炉冰簟鸳鸯锦,粉融香汗流山枕,香艳十足。他喉结不自觉滚动,视线从那光滑浑圆的肩头,移到那红绡柿蒂的抹胸上,胸前那团软玉甚是丰盈,抹胸勒得又不紧,松松垮垮倒露出小半边来,心里暗骂:这妇人又在勾引他。

一旁架子上放着半铜盆剩水,陆慎盯着那妇人,伸手打落铜盆,不知挂带着的旁边什么东西,一时一阵叮叮当当之声,连黄花梨架子也倒了。

林容听见响动,还以为是哪个丫头失手打碎东西,却半晌也不见丫头说话,坐起来,拢了拢衣衫,问:“怎么了?打碎什么东西了?多点几盏灯,当心摔着。”

林容睡眠不好,光亮太甚,是睡不着的,这屋子里只有她这罗汉榻旁点着一盏灯,她站起来,往门口望,一片漆黑,只瞧得见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身形高大,并不是院子里丫头,警觉喝道:“谁在门口鬼鬼祟祟?”

陆慎从阴影中走出,面无表情,林容叫他吓得后退一步,扇子也跌落在地上:“君侯!你……你怎么来了?”

陆慎冷冷瞥了那妇人一眼,并不理她,径直走到小几旁,见上面是一杯残茶,端起来喝了一口,见那妇|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人还呆愣愣站在原处,吩咐道:“更衣!”

林容应了一声,小步过去,这才发现他身上已经全湿了,墨色的斗篷下摆全是泥点,不过在屋里略站了一会儿,便沥出一路的黄泥汤水来。

陆慎浑身散发着寒气,自带一股迫人的气势,林容不敢得罪他,垫着脚尖解开那满是泥点子的斗篷,两根手指拧着,望了望四周,衣架上搭着她明日要穿的干净衣裳,索性走了几步,扔在门槛处地上。

陆慎默默瞧着她,皱眉,有必要这么嫌弃吗?

见陆慎面色很是不善,林容又沉默着去解他的腰带、护腕、外裳,好半晌,到只剩里面中衣的时候停住,挤出个笑来:“衣裳都湿了,君侯可要沐浴?妾身去外头,命人给君侯取套换洗衣裳来。”

陆慎嗤笑一声,故作姿态,转头往屏风后的浴桶而去。

林容呼了一口气,披了外裳往屋外来,见丫头婆子跪了一地,心里暗骂:真是一来就叫所有人不安生,叫众人都起来,唤了凤箫过来,吩咐:“你去外头问问跟君侯来的人,有没有带衣裳来?”

又吩咐翠禽:“屋子里打碎了些东西,你领几个小丫头打扫一下,手脚轻些。”说着便沉默下来,陆慎来了,只怕不是连夜回去,便是明儿一早回去。

沉砚素来心细,抱了一个牛皮纸包袱,交给凤箫,问她:“君侯今儿是歇在这里了?”

凤箫那日在小阁楼,叫沉砚瞧了赤足,这时见了他很是别扭,摇摇头:“没说。”只说了这两个字,便转身走了。

林容赖在这里不回去,一方面是想把消息打听得再清楚些,十年前的消息未免太陈旧了些,那老道士分明与师兄颇为熟悉,却三缄其口,令人疑惑。一方面也是有些怕陆慎再次留宿,自那日小阁楼之后,有些事情已经不是初来时那样装装样子,就能蒙混过去的了。

心里又估摸着陆慎那样忙,就算再对自己不满,顶多就算派了下人来。寻常仆奴,军士,林容自然可以摆起主子的架子推脱一两日。不料,今日他竟然亲自来了,还是半夜时分,想着又叹气,不知那厮又会怎样发作一番。

林容抱着那包袱坐在门口想了好一会儿,这才抱了衣裳给陆慎送进去,一件一件搭在那扇屏风上,站在外面回话:“君侯,妾身把衣裳搭在屏风上了。听沉砚说,您还没用晚膳,妾身去厨下瞧瞧,命婆子弄几样小菜来,这里简陋,免不得要委屈君侯些。”

她说罢,便想着躲出门去,等他洗好了再进来。

不料,刚走到门口,便听得里面陆慎吩咐:“进来!”

第27章

林容迟疑站在门口良久,实在是不想进去,推脱道:“妾身数日前起的红疹这时还没消只怕会过给君侯。妾身宣个丫头来伺候君侯沐浴,可好?”

过得一会儿,里面并没有应答,林容提步往外走刚动了一步便听得里面陆慎冷冷吐出两个字:“进来!”话虽只有两个字,却威压十足,不耐烦十足。那斩钉截铁的语气叫林容怀疑倘若自己坚持不进去他是不是会命侍卫押自己进去服侍他。

林容心里默默道,陆慎要什么样的美人没有,仙籁馆里面住了数百美人,燕瘦环肥应有尽有,他只不过是要叫自己这位崔氏女臣服于他罢了。他可以不要,可以不屑一顾可以要了之后弃在一边,但是要是自己这位崔氏女表露出一分的不肯来,那这位主政一方的诸侯便起了猫捉耗子一般的逗弄感。

她想了想,终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另点了一盏水晶玻璃灯缓缓往屏风后的浴桶处而去。

这道观里是没有浴池的,新备了个樟木浴桶,那浴桶的尺寸林容用来正合适,对于陆慎来说,却十分狭窄,他身形高大,水不过刚刚漫到腰间,他闭着眼睛双手搭在浴桶边上,剑眉星目,借着夜色轮廓更深了些,胸前沾着几滴水珠,越发显得肌肉贲张,叫人无法直视。

林容站在灯旁,微微移开目光,只望着浴桶旁的一处水迹:“不知君侯有什么吩咐?可是水不够热?”

陆慎哼一声,仍旧闭着眼睛:“过来,后背有些发痒。”

林容牙后跟磨得痒痒,缓步过去,果见他后背左肩上红了一片,卷了袖子,从一旁架子上取了块棉布巾,打湿了,缓缓擦拭起来。

林容开始时尚有些不自在,后来手酸得不行,更多的便是不耐烦了,心里暗骂了陆慎许多句,思绪渐渐神游开来——这地儿是真呆不下去了,照陆慎目前的这幅样子,就是推脱,只怕也推不了几日。林容虽不是古代的贞洁烈女,但也没有随随便便跟不熟悉的男人上床的习惯,更何况这个男人性格缺陷,态度恶劣。

林容一面想着,手上的动作慢慢缓下来,只是这是乱世,土匪地痞甚多,还有大股流民,去千荡崖的话,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孤身前往,只怕走不出十里路便会横尸荒野。纵然可以用中草药制一些防身的毒药,但是那也没有立刻毙命的,带几个江州来的可靠心腹,却也十分冒险。只怕还是要用一用君侯夫人这个身份。

君侯夫人……崔十一娘,君侯夫人……崔十一娘,她心念一转,脸颊浮上浅笑,一个更加稳妥的好主意已然得了。

不多时,陆慎睁开眼睛,见面前这妇人先是站着,后似乎觉得太累了,坐在浴桶旁一张极宽的春凳上,她力气不足,擦拭得久了,本就松垮垮的发鬓散出一缕青丝来,浮在耳旁。这妇人换了一身外裳,胸前衣襟处两粒结结实实的盘扣。那缕青丝,渐渐随着妇人的动作,飘在他的胸膛上,沾了水,贴在一起,勾得他发痒。

陆慎缓缓抬手,缠住那缕青丝,见那妇人不知想什么去了,毫无察觉,桃花一样的脸颊上还浮着笑,一寸一寸慢慢收紧,叫林容吃痛,哎呀一声,立刻回过神儿来。

林容吃痛扶着发鬓,见陆慎手上缠着自己一小缕头发,已然是生生扯断的,顿时黑了脸,默了默,决定站起身子来借题发挥:“妾身乃崔氏之女,自知君侯万分厌恶,只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万不可损毁,妾身自知无脸长居节度使府、常伴君侯左右,愿在此地带发修行,出家为女冠,日日为君侯祈福。”

话毕,一片沉默,并不见陆慎回应,福身屈膝:“望君侯成全,妾身余生必定感念不尽。”

只可惜林容却大大想错了,纵使陆慎在男女之事上并不熟稔,一时有些色迷情乱,但只要稍稍冷静,论起拿捏人心,却比林容强上一千倍了。陆慎生平最鄙夷的女子,便是恃宠生娇的女子。此时尚没有要了她的身子,不过给其一二分颜色,竟敢这样得寸进尺的说话,日后还得了?

陆慎沉默数刻,蓦地起身,慢条斯理地穿好中衣,慢慢踱步至窗前,回头见那妇人仍作低头福身状,心里极怒,却又语气温和的叹息:“你有这份心很好,你生性浅薄残虐,曾为一斛明珠,在洛阳当众鞭死内侍。你这样的品行,本也不配做陆氏妇。那日在江州,若非你那父母设下那样下贱的圈套,为诸多名士大儒所见,否则,你又怎能入我陆氏门内?”

说着,他从靴筒里抽出一柄匕首,皮笑肉不笑:“我念你是女子,本想另寻僻静处命你此生幽居。不过,你今日能说出这番话,足见比刚来宣州时,已大有长进。你今日说想你待发修行,我自然是极高兴的,很愿意成全你。只是我们陆氏,从没有皈依道家的先例,往上数三辈,只有一位皈依佛家的堂伯母。索性,你把那三千烦恼丝都剃了,出家做尼姑,可好?”

说罢,陆慎含笑,把那柄玄铁匕首扔到林容身上,砰地一声,滑落到裙边。

林容拾起那柄匕首,见陆慎嘴角的笑勾勒得更大,这样阴恻恻地笑,比他黑着脸冷笑恐怖十倍不止。

她抿着唇想了半晌,她不是古人,剃不剃头发,她无所谓,反正能长起来,要是真能找个借口留在这道观里,便是剃光头发也无所谓。

可是见陆慎那个脸色,林容敏锐地觉得,要是她说一句‘好’,那么恐怕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在等着她。

林容紧紧握着那匕首,站在原处好半晌不敢动,也不知该说什么话才好。

陆慎冷笑一声,伸出一根食指敲了敲窗沿:“嗯?怎么还不动手?又或者是崔娘子娇生惯养,十指不沾阳春水,剃发这样的俗务要叫丫鬟来?”

林容手上汗涔涔,一时湿腻腻,完全被其气势所摄,良久,开口:“我……我……”自己剃三个字还未说出口,便听得陆慎低低地哼笑一声。

一面转过身来,浅笑着唤她:“过来。”

林容缓缓上前,不知为何,一时连额头也露出些许薄汗,在陆慎面前站定。叫握着手,一根一根掰开手指,取出那柄匕首,问:“手怎么僵了,也出汗了?”

一面从匕首鞘中拔出,往林容头皮上比划:“我屈尊,替你剃如何?不过,我使惯了这刀枪,这匕首倒是不怎么常用。要是剃得不好,你可得多担待。”

那冰凉的刀刃在头皮划过,林容一时不寒而栗,幸好她脑子还没放弃思考:“君侯,妾身只是见着道观修得富丽堂皇,想多游览几日。带发修行之语,不是实言……不是实言。妾身并不想出家来着……”

陆慎闻言收回刀刃,问:“当真不想出家?”

林容忙道:“不出家,不……不剃发……”

陆慎微微低头,见那妇人已然吓蒙,呆呆站着仿佛呆狍子一般,两片薄薄的丹唇天然微微上翘,又仿佛在笑一般。

陆慎不以为意,强按着她的后颈,吻了上去,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袭来,慢慢把那唇角的血,一一吸吮干净,挑起她的下巴,告诫道:“记着,你虽姓崔,但从你踏进雍地的那一刻起,便只能陆氏的人。陆氏的妇人,最首要的一条,便是不要自以为是。”

林容浑身僵硬地站在哪里,只觉得自己太过天真太过愚蠢,对陆慎的了解又太过于自以为是,好半晌,她才从那种自恨自怨的心态里缓过神儿来,缓缓点头:“是,妾身记住了。”

陆慎这才放开按着她的后颈,面无表情:“时辰不早了,安置吧,我明儿还有军务处置。”

林容慌乱着点头,爬到床铺上去,浑身僵硬。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以至于这时林容的脑子还一片空白。她丝毫不怀疑,刚刚那个陆慎,只要自己还坚持出家,就一定会亲手给自己剃头发,至于剃头发的时候,头皮上会不会出现几道伤口,那就不一定了。

林容心里默默的念,这个陆慎到底是个什么人,她心里念了半晌,八月的天气,手脚冰凉,躺在陆慎身侧,不知多久才睡去。

只睡也睡不安稳,刚迷蒙着,便听得陆慎开口吩咐:“茶!”

丫鬟们都住在下房里,隔得老远,这自然是吩咐林容的,她抹黑下了床,借着凉凉的月光,出了内间,忙乱着从如意圆桌上端了一杯冷茶递给陆慎。

好在陆慎并没有挑剔,喝了一大口,抬眼便见那妇人浅坐在床沿上,浅首低垂,小扇一样的睫毛遮住眼底青影,朱唇微启,星眸绮丽,睡了一会儿,胸襟处的梅花盘扣也散开一粒,半露出两团雪盈盈的软玉来,独独背挺得极直,想来是天性使然。

陆慎直勾勾盯着那软玉上的一双珊瑚珠,一时只觉万分燥热,他本来是想冷这妇人几天的,这时却又改了主意。一只骨节分明,略带着薄茧的手缓缓抚了上去,那妇人当真是一身冰肌玉骨,雪滑无比,略微一碰,触手的便是一阵凉意。

林容叫他吓了一场,又半宿没睡,此刻脑子还有些昏昏的,胸前微微刺痛才叫她缓过神来,也顾不得陆慎此前什么狗屁警告吓唬,抓着他的手:“不,不行……”

陆慎这里,哪有林容说话的份儿呢?他伸手扯落锦帐旁的绸带,反剪了那妇人双手到后背,用绸带捆了起来,一件一件剥开那妇人的衣衫,月光下露出一身莹莹白嫩来。

第28章

陆慎并不理林容的呜咽触碰到一片温热,僵在那里,不可置信:“你……你小日子还没走?”

前儿实在热得厉害丫头们做了冰碗来吃她贪凉没有忌口吃了好些,这小日子便没有走得干净,没想到,倒是救了她一回。

林容奋力挣开手上的绸带手腕处已经红了好大一片火辣辣地疼,声音控制不住发抖,这才能够说出话来:“是妾身小日子还在身上。”

陆慎悻悻又觉得不对:“那日在湖边小阁楼里,你也说自己来了月事,距离今儿少说也十余日了,妇人此事,竟有这般长的日子?”

林容垂下眼眸不敢去瞧陆慎的眼睛,只怕又被他瞧出什么来低声道:“妾身自幼体弱,此事也比旁人多些时日,一来便是半月,从来便是如此。在江州时延请了不知多少名医,也不知吃了多少药都无济于事。”

陆慎听了半晌无语,突地掀开帘子,起身离去,这夜便再也没有回来。

林容穿戴好衣裳,呆坐在床榻上,见陆慎久久没有回来,这才合衣歪了一会儿,不多会儿,便听得翠禽推门拂帘进来:“主子,该起身了,沉砚说君侯那边已经起了,今日回府去。”

林容头昏目眩,手腕处酸疼无比,眼睛肿得不像样子,强打着精神洗漱了,叫丫头扶着登上马车,抬头一望,见陆慎坐在一旁,手里捧着一册兵书,目不斜视。偶尔淡淡瞧林容一眼,也并不跟她说话,二人一路无话,直至节度使府。

马车一直到了二门处才停下来,一人往外院去,一人进了内院,林容叫翠禽扶着,甫一进院子,见里里外外跪了一地人,当前跪着的便是杭卿。

林容见她面色苍白,脸上的胭脂都叫糊掉了,颇是吃惊:“这是怎么回事,都跪着做什么?”又命翠禽、凤箫二婢:“叫人都起来,回去当差吧。”

这时候的仆奴、丫鬟虽同买卖,身份低微,但是除了年节,也没有见人就行跪拜大礼的风气。

杭卿仍旧是跪着,并不叫人扶起来,脸上还挂着点笑,有气无力:“夫人回来了,路上可还好走”

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