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 杭卿到的时候,大门敞开着,连个守门的婆子也没有,整个院子静悄悄的,只听得一树聒噪的蝉鸣,吱吱吱地无端叫人烦躁。

进了门,两个一红一翠的丫头,正站在廊下指挥小丫头举着竹竿粘知了。

穿红衣的那个脾气急,往衣襟上别了手帕:“笨手笨脚的,这小半天了,才粘了十几个,只怕待会儿县主醒了,你们都还磨洋工呢?”

一面说一面亲自拿了竹竿,站在高几上,瞧得翠禽惊心:“你快下来,可不是好顽的,这几子哪里够得着,往外头借个梯子来才是正理。”

凤箫哼一声,一边踮着脚一边回:“我宁愿摔下来,也不愿去借梯子,受那些婆子的气。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掂人的分量,放小菜儿,要不是嬷嬷吩咐了,横竖得闹一场。”

她说着往下一瞥,瞧见门口呼啦啦站着十几个人,忙从高几上下来。她才在外面受了气,眉眼间还是不忿,问:“来了也不说话,连个脚步声都没有,做贼呢?”

这府里分派过来的小丫头前儿是听过杭卿训话的,当下停住,放下手里的竹竿,齐齐垂手行礼:“杭卿姑娘!”

翠禽瞪了凤箫一眼,示意她闭嘴,笑着迎上去:“听闻虞嬷嬷昨儿病了,府里现来了位主事姑娘,想必就是姐姐吧,快请屋子坐。”

翠禽把人请到屋子里,又上了茶、点心,问:“不知姐姐来,有什么事?”

杭卿暗自打量,只见这屋里锦幔绣帐,金曲谱,玉篆牌,端是珠光璀璨,富贵非常,偏偏这样的金玉堆里,悬了一张素色的竹帘,帘后叫西斜的日头映得金灿灿一片,传来的一阵清新的竹香。

杭卿道:“君侯吩咐,送一批玉器给夫人,不知夫人可在?”

翠禽往里头望了望,这时候自家县主还睡着,也丝毫没有叫主子起来的意思,道:“今儿早上主子才叫送回来,头痛了半晌,吃了药刚睡下。”

杭卿垂下眼眸,笑了笑,又道:“这可是大事,夫人身上不好,怎么不请了大夫来?”

翠禽道:“吃了常备的丹丸,已经好多了。主子特地吩咐了,说昨儿想必姐姐也是一晚上没个安生,不准去打扰姐姐。”这实在是翠禽瞎掰了,林容回来倒头就睡,何曾这样吩咐过?

杭卿念了一句佛:“倒是夫人体恤我了。”一面又叫丫头小幺儿捧着锦盒进屋子里来,叫翠禽看过笺子,一一交接好,便领着人回了止戈院。

翠禽、凤萧,原不是自幼跟着崔十一娘在内院长大的,一个是长公主身边的二等丫头,一个在外书房伺候,此刻见了锦盒里的玉器,只知道价值不菲,也瞧不出别的来,悄声掀开珠帘,往内间而去。

只见曲嬷嬷坐在县主床边的脚踏上,手里拿着一本祟书,一面替林容打扇,头却一摇一晃地打盹儿。

凤萧、翠禽两人相视一笑,忙退了出去。

林容醒来的时辰已经是戌时三刻,院子里,里里外外都上了灯,仍旧不想起来,躺在床上发懵。窗户开着,那只白猿躲在廊下扣砖缝,见林容不理她,便也无趣地伸手一吊,往海棠树上去了。

过得一会儿,听得凤萧在外面笑:“晌午那边才送了东西过来,晚膳的时候,厨房那起子小人便紧赶着送了新鲜鹿肉来。说出来都好笑,哈哈。”

“这时节热,县主怕燥,这鹿肉炖了汤也就是了。”

林容听见新鲜鹿肉几个字,忙坐起身来,掀开帐子:“不要炖汤,烤着吃。”

凤萧、翠禽两个人笑着进来,服侍林容梳洗,打趣道:“还以为县主今儿要睡足一整天呢,鹿肉早就料理好了,炭炉子也升好了,就等县主醒了,就上铁架子烤呢。”

林容出得门来,见廊下果然已经备好了铁炉、铁叉、铁丝蒙之物,她因从周长吏那里得了千崖客的消息,紧绷的弦终于松了点,自褪下腕上的玉镯,亲自动手起来。直烤得鹿肉滋滋流油,这才撒上孜然、胡椒、盐巴。

直吃了四五块儿,便觉得油腻了,这才放下。到底这具身体弱,不敢勉强。剩下的鹿肉叫丫头们自己烤了分食了,还剩下四五斤大小的一块肉,预备收了去,就见那白猿一只手吊着树枝,伸手一捞便顺走了。

凤箫叉着腰骂:“这畜生,你到会享受,也不看配不配?”其余人等,都哄笑起来。

进了内室,林容嫌热,往临水的小阁子坐着纳凉。曲嬷嬷这才捧了锦盒过来,一一打开,请林容过目。

“今儿晌午,君侯身边的杭卿姑娘送了东西过来,是明岗大师的一批玉器。”

林容喔了一声,记得在江州长公主府的时候,有一扇明岗大师雕刻的十二扇玉屏风,最为长公主珍爱,每逢宴饮大事,引族中亲友观赏。

她挑开锦盒,见是一巴掌大的玉杯,杯身雕满芝兰,杯盖上是三只圆雕狮子。另有一茶晶梅花花插,雕白梅二枝,偶露花蕊。除此二玉器之外,另有绸缎、彩帛、藩国布数匹,金箔数许,鹅黄素缎长方香袋二十个。

别的倒不觉得有什么,金箔、彩帛之类的,在江州公主府也见多了,只是这两样玉器,林容只觉十分精美,曲嬷嬷道:“这茶晶梅花花插是昔年太宗皇帝娶妻时的聘礼,洛阳之乱后,下落不明。长公主昔日重金相求,多年不得,引为憾事,想不到竟流落到雍地了。”

林容喃喃:“这样?”

曲嬷嬷接着劝:“君侯赏赐这样贵重的玉器,县主又怎么能失礼?应该前去谢恩才是。”

林容不应,只做没听见,拿起那香袋:“嬷嬷,你瞧,这香袋倒是绣得好。”又打开来瞧,见里面装着藿香、白芷、香橼等物:“分给丫头们吧。”

曲嬷嬷叹了口气,只好顺着林容的话头:“这香袋的针脚,不像是针线上的人做的,只怕是君侯身边贴身的人绣的。君侯身边别无内宠,独那位杭卿姑娘,连府里负责守卫的百户也尊敬非常。我今儿个瞧着……”

林容哎了一声,默了默,终是说了出来:“嬷嬷原是长公主身边的人,跟我来雍地,想必长公主也有嘱托。平日里,大家心照不宣,在此地,也算相互依靠。只是她要我做的事,我是极不肯去做的。嬷嬷耳提面命,倒教我为难了。”

曲嬷嬷闻言立刻跪了下,流出泪来:“县主这话,老奴万万不敢受。老奴无儿无女,跟县主来雍地,便只有县主一个主子。老奴只是忧心县主日后……”

这样大年纪的人跪在自己面前,林容没法无动于衷,只硬着心肠道:“嬷嬷,我并不敢做你的主子。”

曲嬷嬷擦了擦眼泪:“老奴以后都不说了,都不说了。”

……

陆慎第三日一早才从外边回来,甫一进门,从小径上过,便见一校尉披甲跪于阶下,见着他回来|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立刻砰的一声,在黄地上磕出一个坑来:“标下那日行为失检,言语冒犯夫人,请主公责罚。”

这人嘴唇干裂,脸上发皲,偏偏发髻上都是露水,陆慎皱眉,问左右:“跪了几日了?”

杭卿迎上来,接过陆慎手里的马鞭,回:“君侯刚走,赵校尉便来了,已经足足跪了三日了。我派人去禀告了德公,他老人家说,此乃主公家事,没有臣子做主的道理。”

陆慎哼了一声,几步迈上台阶,回首道:“自己回去领一百军棍,此次宣州之战,你本是头功,现如今也要给你减一等。”

这样的责罚不可谓不重,便是自幼习武、筋骨强健,一百军棍下来,也得卧床养伤大半个月了,那校尉不忧反喜,心里重石高高落下,当下谢恩:“标下谢主公恩典。”

陆慎见他如此反生厉色,冷冷问道:“你可知为何要罚你?”

那校尉猛然抬头,眼里尽是疑惑:“主公?”

第16章

赵孟怀,江北乐平人,累功封荥阳侯,食禄两千石,予世券。少家贫,因勇武简拔于太祖左右。太祖征宣州,孟怀为帐前先锋,临敌勇猛,所向皆捷,大破东门。时明穆皇后出游,孟怀遥望见之,彼时不知身份,为其仪容所撼,叹:“大丈夫娶妻当如是!”

《雍史·列传·卷二十一》

陆慎摇头,此人虽勇猛,却莽撞,只能做个冲阵的猛将,却不能做独领一军的将才。道:“你那日虽言语轻浮,却无调戏亵玩之意,又并不知崔氏的身份,不知者无罪。我虽治军严苛,却也不会以此加罪士卒。”

那校尉抬头,既然不是因为这个,那主公为何罚自己?

陆慎接着道:“宣州新克,兵卒征收,新兵演武,诸事皆繁杂,正是用人之际。你乃中军校尉,不在军中司职,却在此长跪,是何道理?”

那校尉见陆慎并不把那日的事放在心上,想到自己因此怠慢司职,顿时羞愧万分,又想主公不拘泥出身,从寒士中简拔自己于左右,是何等的知遇之恩?一时涌出泪来:“主公待标下之厚,臣无以为报。”

陆慎嗯了一声,挥了挥衣袍:“自去领罚吧!”

陆慎喜洁,进得屋内,沐浴后,便在临窗的大案上写字。这是自他幼时养成的习惯,倘无军务,每日必写一篇大字,以静其心。自接掌陆氏以来,更是五六年不得间断。

杭卿奉了茶进来,站在桌旁回话:“主子那日吩咐把一批明岗大师的玉器送给夫人,我私心想着府里太太、姑娘也喜欢,便把玉钗手镯类的留下,也说不上什么值钱稀罕的话,取个心头好罢了。往夫人那里送了一套玉杯、一茶晶花插,另外添了些金箔、布匹,又十二个时令应节的香袋。也不知妥当不妥当?”

陆慎笔下不停,只淡淡嗯了一声,并没有别话。

杭卿站在原处,盯着窗户下的青铜泥金瑞脑飘出缕缕青烟,见陆慎并没有发话叫她出去,又才接着道:“两位嬷嬷的病好些了,大夫说,总是水土不服,年纪又大,这才起了病症。太太来了信来,说叫两位嬷嬷仍旧回雍州去将养。”

陆慎听了,过得片刻,放下笔来,喝了口茶,吩咐:“你素来妥帖,这些你自己安排便是。”

杭卿道了声喏,又回禀:“这几日,夫人闭门不出,一概人都不见,只昨儿上晌派了人来说想去山上道观里,打平安醮。主子不在,想着外头人杂事多,我也不敢做主。”

陆慎听了,微微沉了脸,瞥见书案上的一本《陆氏家训》,叩了叩桌面,道:“拿去给崔氏,叫她每日抄十遍送来。”

杭卿道了一声是,双手奉了书出来,打发了桂圆、莲子两个小丫头送了去给林容。

两个丫头走走逛逛,把园子倒逛了一大半,这才捧了书到林容的院子里。

林容正沐浴过了,坐在窗户前瞧凤箫打络子,只见那丫头挑了几缕丝线,手上的动作飞快,不过一会儿便打了一条攒心梅花的络子,悬在香坠儿上:“主子,您瞧瞧,可还妥当?松花配柳黄、桃红、葱绿这些颜色都好看,可惜这些丝线颜色不大正,过一次水就用不了了。”

一面说一面抱怨:“这位新来的杭卿姑娘厉害得很,连我们这些丫头等闲也不许出门了。要办什么事,要拿什么东西,统统都是她指派人去。前儿主子叫我去道观里添些香油钱,也叫她驳回来了,说什么外头的差事自有外头的人办,我这样的丫头只管在内院侍候。”

凤箫说了半晌,见林容没答话,回过头来见她撑着下颚发呆:“主子,以我看,这杭卿姑娘可不是个寻常伺候人的丫头。”

林容正发愁怎么想法子去那个道观里,打听千崖客的消息,只淡淡嗯了一声,听见槅扇外头有人来,问:“谁来了?”

翠禽绕过屏风,手上拿着一本书:“是止戈院打发小丫头来,说是君侯命县主每日抄十遍《陆氏家训》,明儿这个时辰来取。”

林容接过来,见那本家训足足十多页页,算下来得几千字,每日十遍,只怕抄到半夜也抄不完:“每日十遍?要抄几日?”

翠禽摇摇头:“没说。也没说是什么缘故。”陆慎此人御下严苛,倒是没人敢假传他的命令。

林容一口气哽住,不知又是哪里得罪了陆慎。倒是曲嬷嬷一脸喜滋滋,忙令丫头们备笔墨来:“县主是陆家的媳妇,自然是要知道陆氏家训的,这才是把县主当自家人的意思呢。”

林容无言以对,叫众人逼着一直抄到五更时分,实在忍耐不住,扔了笔,往床上大睡了一通。

曲嬷嬷不识字,翠禽捧着一叠宣纸发愁,瞧林容的字迹越到后面越潦草:“嬷嬷,这只怕不太工整。县主摔下山崖,伤了手,手腕使不上力气,写的字也大不如前了。这样的字写出来,能交差吗?”

第二日鸡叫时分,曲嬷嬷又把林容念叨着起来,直到下晌,果来了两个小丫头取了一叠厚厚的宣纸回止戈院。

如此几日,林容非但寻不到机会出门,反而日日叫拘在院子里抄书。到了第四日,无论曲嬷嬷怎么说,林容都不肯动笔了,磨着叫翠禽几个丫头代笔。如此这般糊弄了一回,也并不见止戈院那边传什么话过来,倒也由得林容偷懒了。

这日,因连日天热,院内众人都渐渐中了些暑溽之气,林容正在后廊阴凉处配些消暑的药。凤箫蹲在一旁:“主子,荷梗、粳米都能入药?”

曲嬷嬷着急忙慌地进来:“翠禽、凤箫,快给县主梳洗换见客的大衣裳。止戈院刚来人,说雍州府里的姑老太太前往徐州,路过宣州,君侯命县主前去拜见。”

林容问:“是那位在道观里长住的姑老太太吗?”

曲嬷嬷把林容按在镜台前,取了妆奁等物来:“可不是,还有哪一位敢称‘姑老太太’呢?”一面又喋喋嘱托:“县主一会儿,可要恭顺有礼一些,这位姑老太太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大,万万不好得罪了。”

这位姑老太太,是陆慎的姑祖母,十七岁时嫁给徐州王氏,丈夫死后,带着麾下数万部曲重归雍州陆氏,颇有勇略,极善骑射。在陆慎祖父暴毙而亡之后,掌管陆氏十余年,在陆氏很是德高望重。

林容转了转眼睛,道观里长住,道观?

梳妆打扮完毕,早有几个青年仆妇在池水旁撑船候着,林容问:“要乘船?”

为首的一个蹲了身子道:“夫人,姑老太太最是怕热,住在曲水那边的陶然居里。”

林容点点头,上了船,过曲水,便见一路上都是柏、楸之树,古意森然,亭亭如盖,浓荫蔽地,非有数十年经营不可得。仆妇撑了三五十竿,便弃船上岸,过了一画舫,绕过迎面的影壁,便见一大丛芍药花圃,花圃尽头是一月洞门。

门口廊下皆是身着红衣甲胄的女兵,及进,便听得里面一妇人朗声大笑:“我虽老诶,却仍开得了三石的弓,骑得了最烈的红鬃马,不过区区百十里路,又算得上什么劳累?”

有仆妇进去禀告,过得会儿便来人引林容进去。

林容缓步进去,微微颔首,并不敢东张西望,目之所视,只能瞧雕漆椅下的大铜脚炉,行跪拜大礼:“孙媳崔氏拜见姑祖母。”

姑老太太歪在榻上,见这崔氏,款款而来,行动间裙摆微微浮动,行大礼的时候,腰间的环佩偶尔发出玲玲之音,虽不大稳重,独腰背挺得极直,无丝毫畏缩怯弱之态。她年轻时在行伍中领兵,性烈豪爽,是个最烦这些闺门规矩的人,心下便添了三分满意,招手道:“过来,叫我这老婆子好生瞧瞧。”

林容抬起头来,便见对面罗汉榻上坐着个七十上下,满面银发的老妪,身着青绉绸五蝠褙子,头上戴着个嵌碧玉的抹额,形容和善,一副积古老人家的模样,只脸上从耳后到嘴角有一大道黑褐蜿蜒的刀疤,瞧着殊为可怖。

陆慎陪坐在下首,因是陪长辈,脸上多了些暖色,见这崔氏今日一身杨妃色的云锦,群上绣着大幅印金彩绘的牡丹花,紫磨金的轻纱罗背心,剔透似烟,是一贯雍容艳丽的装束,只她神色恬淡,并不大笑。倘不是额间点着桃花妆,竟瞧不出一点新妇的潋滟之态。

林容见他也在,只好行礼:“妾身见过君侯。”

不知怎的,陆慎忽然想起她这几日抄的《陆氏家训》,微微露出一个讽刺的哂笑,冷着脸道:“无需多礼。”

林容缓缓上前,走到姑老太太身边,叫她拉着手细细打量了一番:“很好,是个齐整的好孩子。难为你从江州来,天远地远的赶路。”

又问:“你祖母身子可还硬朗?我年轻时,在你们园子的草庐里读了三年的书,倒是多得她的照顾。”

林容不知其中渊源,含糊答道:“祖母倒还康健,闲时同家里的小辈说说乐乐一阵,闷了便领着人在园子里头逛逛,又或者听听戏,也就消磨过去了。”

姑老太太便笑:“你祖母如今也不大管事了,一味的颐养天年,同小辈们取乐玩笑,正所谓不聋不哑不做家翁,好福气啊。只,我却没有这样的福气。”

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