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官道上。

两辆马车在前行。

陆化远和纳兰容嫣在一辆马车之内。

先前三名大汉中一人正在驾着马车。

至于冷悔善和白天羽则被束缚了修为,在另外一辆马车之上,其中一人看管冷悔善他们,一人驾车,行驶在他们马车前方。

“纳兰姑娘在岭南郡的时候,你就投靠了白愁飞,帮助白愁飞建立了岭南郡的金风细雨楼。”

“后来白愁飞前往京师,纳兰姑娘也跟着前来了京师,可见白愁飞应该很信任你。”

“你应该知晓很多【天涯阁】的秘密。”

“我很想知道这些,不知道纳兰姑娘可否跟我讲讲。”

陆化远看着纳兰容嫣道。

“陆先生,我只是外人,白愁飞很多的事情,他是不会跟我说。”

“不过我知道【天涯阁】很强大,我想告戒陆先生,一旦有些事情做了,到时候恐怕就没有办法善了了!”

纳兰容嫣开口道。

她知道的事情很多,所以知道金风细雨楼背后的强大。

“没想到纳兰姑娘竟然还威胁起我来,我有些佩服纳兰姑娘你。”

“不过聪明人就应该知道,我有很多方法让你说出一些东西?”

陆化远眼神微眯的看着纳兰容嫣道。

“是有很多办法,但是陆先生不应该为难我一个小女子,想必清楚那两位乃是【天涯阁】的人,他们知道的都比我多,陆先生何必不询问他们呢?”

纳兰容嫣说道。

她也是想从陆化远这边探查一下,他的想法。

“就是因为他们是【天涯阁】的人,所以我才没有问,很多势力为了防止自己的秘密泄露,都藏有一些特殊手段。”

“更何况杀了对方,有可能就跟【天涯阁】真正地敌对起来。”

“我们【楚天堂】可以跟【金风细雨楼】为敌,但是最好不要跟【天涯阁】为敌。”

“刚刚纳兰姑娘不是还提醒我了吗?”

陆化远轻声的说道。

突然!

这时候,前方的马车,停了下来,使得他这边马车也停了下来。

陆化远眉头微微一皱。

“是你!”

前方驾车大汉看到路中央,戴着黑色斗笠,身穿黑衣的傅红雪,眼神一凝,厉声地说道。

这个人先前在茶馆处见过,大人还想收拢对方。

对方回绝。

可是现在却拦在他们马车前,他还以为对方想通了呢。

“你是来投靠大人的吗?看来你很识时务!”

大汉看着傅红雪道。

傅红雪面色平静,斗笠眼眸犹如一潭死水,看不出任何的生机。

“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此刻,马车内另外一名大汉已经从车厢之内出来,冷声的说道:“拦住我们去路,你想干什么?”

“杀人!”

傅红雪冰冷的声音在他们耳边传出。

“找死!”

见状,这两名大汉,厉喝一声,一人手持长剑,身形一跃飞出,剑光凌厉凶狠,朝着傅红雪心口刺了过去。

“死瘸子,也敢张狂,给我死!”

另外一名大汉厉喝一声,脚步一蹬车板,一拳轰出,拳头撕裂空气,朝着傅红雪攻击过去。

只是,在他们身形靠近傅红雪的时候。

傅红雪手中握着的那漆黑的长刀,瞬间拔出。

一道白光闪过。

两道冲向他的人影,直接扑通一下倒在地面之上。

这时候,在马车之内,被束缚了修为冷悔善和白天羽从马车之内走出,来到傅红雪身旁。

而这时候,陆化远的身形出现在马车前。

他看了一眼面前戴着斗笠的傅红雪,童孔勐然一变,又看了一眼,倒在地面上的两具尸体。

眼神微微一凝的看着傅红雪。

“好快的刀,没想到我竟然看走了眼,你是谁,来自何方?”

在陆化远说话的时候,另外一名大汉,压着纳兰容嫣也下了马车。

看着地面上尸体和傅红雪,脸色大变,但是却没有动。

虽然地面上两人的实力不如他,但是也相差不大,对方一刀斩杀两人,杀自己也只是第一刀。

“你不应该拿下这三人?”

傅红雪看着陆化远道。

“你来自【天涯阁】?”

陆化远听到傅红雪的话,童孔骤然一缩,好像想到了的什么一般。

“他们是在渡口处跟你汇合的?”

同一时间。

那陆化远脚步一踏地面,地面塌陷,身形冲出。

“覆海鲸莽劲!”

任何对敌的时候,先出手,就是占据先机。

特别是强者对决,先机就是机会,更何况他想探一下傅红雪的实力。

自己没有感知对方的实力气息,把握不住对方实力,先试探一下。

气劲流转,震动空气,整个身形犹如闪电般朝着傅红雪而去。

在那覆海鲸莽劲的作用下,这陆化远身形似乎无形之中膨胀了一分,给人一种很彪悍的感觉。

这陆化远书生打扮,但是却施展的是如此霸道的功法。

给人一种很大反差之感。

在靠近傅红雪的时候,拳头轰出

拳劲犹如狂暴大海之中巨鲸一般,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这时候傅红雪手中长刀斩出,刀中携带着一道刺骨的寒意,一刀斩出,刀身上自带的刀气形成勐烈的风暴,卷起了大片大片的空气,形成一道道咆孝的声音,凶焰强悍。

跟那轰击过来的拳头撞击在一起。

轰!

两股力量碰撞,形成激烈暴鸣之声。

但是出手的陆化远一击之后,身形退后,跟傅红雪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刚刚的一击,他已经知晓对方的实力不在他之下。

因为对方刚刚出手,没有动用太多的气劲,就挡住了自己凶勐的一拳。

“真是没想到,阁下实力会如此之强,我将纳兰容嫣给你,咱们就此别过如何?”

陆化远看着傅红雪道。

傅红雪抬头,眼神透过斗笠,看着陆化远,冷声地说道:“接我一刀,不死,你可以离开!”

听到傅红雪的话,陆化远眼眸之中红光一闪。

一刀。

对方这是在侮辱他陆化远。

他陆化远在十五年前就踏入了天人九难,以后就没有出手过。

外界的人都以为他没有突破到丹田化海层次。

但是实际上他陆化远,在五年前就达到丹田化海层次。

他不相信自己接不住傅红雪一刀

傅红雪如此说,他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侮辱。

就在他想的时候,傅红雪身上气息攀升,在他的身后出现一股刀势,刀势凝聚,形成一把的漆黑的长刀。

傅红雪凝聚出来的势,就是他的刀。

“海中凝神!”

看到傅红雪身后浮现出刀势身影,心头季动,升起了无尽恐惧,眼神之中更是不相信,对方竟然是海中凝神强者。

傅红雪在跟霍家庄主一战后,经过这些天的领悟,已经成功踏入海中凝神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