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s23us 凌霄宝殿仙气缭绕、灵光异彩,万霞滚红霓,瑞气喷紫雾。众仙家、星宿站于大殿两侧,玉帝正端坐于龙椅之上,聆听众卿各自奏报。忽有所思,玉帝问道:“这武曲下凡已有些时辰,凡间之情可有爱卿晓得若何?”

太白金星闻言,出列奏曰:“起奏陛下,臣闻武曲转世一灵童,名唤李宇天。这灵童如今已届弱冠之年,自幼酷喜蹴鞠,前些时日曾为其师门浴血勇夺蹴鞠头名。”

玉帝听闻太白金星奏报后大喜,龙心甚慰,武曲未失天庭颜面。又转念道:“朕闻人间曾有大宋高俅,亦是东部神州蹴鞠高手,朕有意令其与武曲决一雌雄,此亦可考验武曲。众卿可有仙法复活那高俅?”

太白金星道:“陛下,高俅乃东部神州已没(念mo)千年之人,武曲转世时,这高俅早已化为灰烬。且东部神州有《水浒传》所载高俅乃大宋太尉,官声甚差,系以奸佞而论。如若复活高俅,难保其不再重蹈覆辙。陛下三思。”

玉帝道:“爱卿所言甚是。朕欲其仅示蹴鞠技艺”。言罢,遂看向秦广王,此乃掌管人间生杀大权之阎王,问道:“这人间生死归爱卿掌管,秦广王可有良策?”

阎王道:“起奏陛下,臣所辖幽冥界生死簿乃记载人间生离死别之册,但凡被生死簿定下死期,则时辰一到,即赴黄泉。那高俅阳寿已尽,永世不得再生。陛下若欲复活高俅,臣恐生死簿所录人间芸芸众生之生死列序难保不乱。”

玉帝闻言不悦道:“依卿之言,朕要祸乱人间?”

阎王闻言,大惊失色,浑身颤微,豆大的汗珠霎时布满额头,伴君真如伴虎,遂“噗通”一声,急跪拜道:“臣非此意,臣亦不敢有此意,臣罪该万死!臣罪该万死!”

太白金星见玉帝似要震怒,略一斟酌,忙圆场道:“陛下息怒,陛下息怒。臣有一策,可既复活高俅用其之才艺,又保陛下九五之尊严。”

玉帝闻听转怒为喜道:“爱卿快详奏与朕听。”

太白金星作揖道:“起奏陛下,这高俅虽已千年化灰,但可从秦广王所辖生死簿中摘得其生辰八字,盖人间生辰八字乃人之命局是也,这八字暗含命局前因后果之命理,将这八字辅以奇门遁甲之八卦九宫,可溯其魂魄。”

阎王一听太白金星所言,顿觉周身松懈下来,忙帮腔道:“陛下,臣这就唤判官调来生死簿。”

玉帝听后,不解太白金星所言,问道:“复活其魂魄若之奈何?秦广王的幽冥界,十八层|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地狱之内不知有多少魂魄。爱卿所言,不如令秦广王将那高俅魂魄唤来即可。”

太白金星又作揖道:“陛下莫急莫急。臣之意非陛下所言。”

玉帝道:“若之奈何?”

太白金星道:“陛下,以生辰八字所取魂魄,非秦广王幽冥界所辖魂魄。冥界阴曹地府所辖之魂魄,戾气深重,不当大用。八字所取魂魄,可以奇门遁甲九宫图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此举即可将高俅为乱朝纲之命局略去,只留其蹴鞠才艺。”

玉帝恍然大悟,正欲夸赞,忽又惑道:“爱卿,此法虽妙,然八字取魂,乃虚空之物,不成人形,此又何解?”

“陛下,武曲乃北斗七星第六宫,开阳星君是也,可命北斗第七宫破军星君,携此八字魂魄,幻化做一人即可。此二星乃北斗七星同门兄弟,武曲年长于破军,乃破军星之六兄长,亦可挟制破军,以免八字魂魄中为祸朝纲之命局掌控破军星,贻害凡间。”太白金星奏道。

玉帝闻听龙颜大悦。正欲差人传令北斗小七,太上老君出列奏道:“陛下且慢。”

“老君仙道长,有何不妥?”玉帝不解道。

“陛下,老朽非是阻挡。老朽之意将这八字魂魄,用我兜率宫三味真火炼丹炉炼制金丹一枚,可与北斗小七服下,以免这小七随身携带之烦劳。”

“此计甚妙!此计甚妙!”玉帝大喜,又听得老君道:“三味真火虽无法将此八字魂魄之命局破解,但可将八字魂魄中贻害朝纲之糟粕所携戾气压制。只留其蹴鞠技艺与人之七情六欲,辅以人形,此可免其为祸人间。”

“就依卿言。”玉帝说罢,即命值日星官传旨,召北斗第七星破军星君觐见。

“北斗第七将破军星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不一晌,北斗破军星君即驾祥云来凌霄宝殿觐见,三呼万岁,跪拜于殿内。

“爱卿平身。”玉帝道。

“北斗小七奉旨觐见,请陛下吩咐。”破军星起身,请旨道。

“爱卿,朕闻尔有一兄唤作开阳武曲星君。”

“正是愚兄,但如今在凡间修炼。不知陛下有何旨意?”破军闻听,以为玉帝要降旨召回兄长,心中喜悦。

“朕赐尔一枚八字魂魄金丹,此金丹乃太上老君炼制,蕴含凡间东部州已没千年之大宋高俅命局命理,汝可服下。”

玉帝言罢,指向仙女所端玉盘,盘中有一似仙桃大小之气团。此正是秦广王命判官从生死簿将那高俅八字摘得的八字魂魄,正欲差人送至太上老君兜率宫。

北斗小七不明就里,未敢多言。玉帝见其面露疑惑,遂笑道:“爱卿莫疑,朕何曾有害汝之心?”

“陛下此言折煞小七也。臣不敢妄猜圣意,亦不敢妄言陛下害臣。臣追随陛下出生入死,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玉帝闻听,心中大悦,天庭之上谁敢以下犯上,此乃死罪。又见北斗小七忠心耿耿,不愧是武曲同门兄弟,遂道:“朕今命尔赴凡间与汝兄武曲博弈蹴鞠。”

破军星闻听,心中不解,玉帝此欲同室操戈?“起奏陛下,臣未曾习得蹴鞠之技,即便下界,亦与常人无异,如之奈何?臣斗胆请陛下明示。”破军星毕恭毕敬奏道。

玉帝笑道:“长庚,汝将朕意说与小七知晓。”

太白金星本名李长庚,闻听玉帝之命,遂向玉帝拱手作揖,道:“遵旨。”

“小七将军,汝兄武曲投奔凡间化作一孩,名唤李宇天。此孩自幼习得蹴鞠绝艺,现如今已有弱冠之龄。陛下前番降旨武曲下凡修炼,令其建功立业,造福苍生。”

“咳咳”,太白金星干咳两声,再道:“如今陛下赐汝之金丹,乃将东部神州大宋高俅之蹴鞠技艺固于金丹之内,汝服下金丹,此蹴鞠技艺即可幻化于汝身,陛下之意即令汝携此蹴鞠之技,前去与汝兄博弈,以资考验。亦是令汝与兄为伴。”

这末一句是太白金星所加,玉帝不曾如此说过。此句乃太白金星依八字魂魄之糟粕而言。毕竟此非小七之魂魄,恐其一身二魂难保冲乱心性,故而言此,意即北斗小七之灵亦须服从其兄武曲之灵。

破军星哪知其中蹊跷,闻言心中大喜,这几日正待在摇光宫无所事事,整日与属下部将喝酒猜拳,度日如年。天庭有令,非奉旨下界,其罪诛也。故破军星正思忖找天蓬元帅讨借艘舰船到天河游玩游玩,以寻个欢快。未曾想,玉帝却要降旨令其下凡,此等差事真乃临困送枕也。

“小七爱卿,朕意知否?”

玉帝问话,将破军思绪折回凌霄宝殿,破军星闻听玉帝在问,立时跪拜道:“臣愿往。”

“收拾妥当,即刻启程。”玉帝抽出一柄令箭,轻然一推,令箭本就天宫灵器,伴着玉帝稍加的仙灵之力,飘然立于破军星面前。

“得令!”破军星拱手摘下令箭,跪拜后退出凌霄宝殿。回摇光宫布置好点卯值守,又到兜率宫寻得太上老君,服下金丹,拜谢一声,即出了南天门,望下界而去,暂且不表。

金碧辉煌的锦绣山河厅,山河大学学生会足协杯庆功宴,正热闹非凡的举行中。山河大学队全体成员以及有女友的都带着各自女友已落座,坐在靠近司仪台的几桌。稍远一些的是学生会后勤服务人员和一些球员的要好之友。

“大家静一下!大家静一下!”常胜拿着麦克,站在司仪台上朗声说道。

“不久前,我们山河大学足球队过五关斩六将,披荆斩棘,挥斥方遒,一举夺得泰岩市足协杯冠军。场场比赛都是每个队员相互协作,共同拼搏的结果。整个赛事,山河大学队球员展现了良好的竞技状态和凝心聚力、团结一心的团队精神。”

“今天,我们在这举行庆功宴,一来是犒劳浴血拼搏的队员,二来也是给大家提供一个相聚的机会,都忙着学业,兄弟之间难得一聚。……。”

台下有好事者打断常胜的话音,嘻哈道:“常哥,哪来那么多煽情的官话啊,兄弟们肚子早都咕咕叫啦!”

“哈哈哈。”大厅里立时哄笑起来。

常胜定睛看到,是李宇天的舍友陆大志。不过,今儿是喜庆之日,大伙高兴就好,常胜也无怒色。

“你小子急什么,见酒就没命啦!我这最关键的话还没说呢!所以,今天,一切都在酒中!大伙放开了喝!不醉不归!哈哈哈!”常胜也是豪爽之人:“开吃!”

“对,常哥说得好,一切都在酒中!”

一时间,大厅内众人推杯换盏,猜拳行令,热闹喜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喝到兴头。常胜站起身,右手拿着一瓶刚开盖的啤酒,大声说道:“哎哎哎,大家暂停一下!”

正喝得聚劲的众人听到常胜喊话,都收回谈资,看着常胜。

“这次夺冠,李宇天功不可没。我提议,大伙敬他一杯!”常胜举着瓶子环视四周。

“好啊好啊,没李宇天,咱们可能在半决赛就铩羽而归了。”王江涛嘴里还嚼着菜,鼓着嘴边吃边说。

“哎,常哥,你这是敬一杯啊还是一瓶啊?”陆大志看着常胜手里的酒瓶打趣道。

“咱山河大学队喝酒都是碰瓶吹瓶,从不用杯,这才叫个豪气!兄弟们,是不是这个理儿?”常胜身为学生会主席,拉动气氛是手到擒来的看家本领。

“对,爷喝酒不论杯!”山河大学队球员几乎异口同声的喊道。

“李宇天,这酒你可不能推辞啊,虽然你滴酒不沾。今天得破例了,这酒得喝。”陆大志就坐在常胜和李宇天之间,递给他一瓶。

陆大志本该坐在离司仪台远的饭桌座位,是李宇天专门叫他坐到自己身边,为的是给自己挡酒,替喝。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先要灌自己。

不过,李宇天城府深,见陆大志劝酒,又是舍友,便也不动声色,欣然接过酒瓶。

常胜说完,转身看向坐在旁边的李宇天,意思是大伙敬酒,你得喝两口。

李宇天起身道:“常哥过奖啦,小弟不敢当。要说这次最大的功臣是咱队的8号赵建军,关键时刻打进锁定胜局的一球。”

说完,李宇天走到赵建军跟前,把酒瓶递给了他。赵建军在半决赛时按照李宇天的策划,下半场终场前打进第三球,锁定胜局,这是有目共睹的。

“对,要不是老赵那一球,当时理工大队还有翻盘的可能。”饭桌上有人回忆道。

赵建军被李宇天一捧,有点害羞,不过也不小家子气,接过酒瓶,一扬脖不到半分钟,吹了。

陆大志给李宇天的这瓶酒,就这样被李宇天轻松化解。

这陆大志看到李宇天这么转了个弯就把酒推给别人,知道自己不是李宇天的对手,玩不过他,于是不再理他,转而找身边的常胜喝起来。

常胜那是海量,老家是东北人,父母入关到内地做生意,把他带来,自然有东北大汉豪爽能喝的基因传承。

两人喝得兴起,真有将遇良才棋逢对手之感。

陆大志爱喝酒,但酒量不大,哪是常胜的对手。这啤酒、白酒、红酒全灌在腹中,混合酒那可是高度酒了,直喝得陆大志天旋地转。

“大志,这才喝了几瓶啤酒就这样了啊?”常胜逗他。

“几……几瓶?”陆大志舌头已经打直。

“才五瓶。”常胜数了数两人面前的酒瓶。

“逗……你……你逗我!”

“不信你自己看。”常胜把酒瓶往陆大志面前一推。

陆大志晕晕乎乎的数来数去,“确实是……是五瓶,这……这还不……如我……我那次和王……亮坤在……在宿舍喝……喝得多。”

“你俩喝了多少?”

“就……就我俩人,喝了两……两件!”陆大志边嘣着字边伸出手指比划着“二”字。其实是只买了一件,陆大志这会喝大了,有点胡言乱语的吹嘘。

“多会的事还拿出来显摆啊?你俩干啥就喝那么多?”常胜也不是要套他什么,只是话赶话随口那么一说。

“就……就是半……半决赛前一天,那天我老……老婆上课,我在……在宿舍,刚……刚好王……王亮坤来了,就我俩……俩人别……别提喝得多……多痛快!”

陆大志一口气吞吞吐吐蹦出这一堆话,憋得脸更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几次“就我俩人”让常胜心生疑惑,王亮坤去李宇天宿舍干嘛?

王亮坤因为校运会败在李宇天手下,心里不服气,一直与李宇天不合,总到处叠李宇天的凉腔,常胜对此早有耳闻。

这会儿陆大志这么一说,常胜不由得把李宇天球鞋被削去鞋钉的事和王亮坤联系到一起。他听说李宇天在宿舍里威信很高,半决赛前在宿舍睡觉,没人敢大声说话,所以他的舍友不可能做出这种事,难不成是王亮坤干的?

但又无证据,常胜就把这事记在心里。

这正是:三界之外神灵显,欲使凡间起骤风;莫道害人无人晓,人间正道是沧桑。

毕竟这破军星将如何面对武曲星,王亮坤能否逃得一劫,且看下回分解。最新网址:s23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