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不构成犯罪?”

许平听完了沈岛的解释,瞪大了双眼。

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

“这怎么可能不构成犯罪?我儿子都被他害的住院了!”

“警官,你一定要查清楚啊,我听说伤势达到了轻伤就构成犯罪,还要坐牢,我儿子都重伤了!

他盯着沈岛,继续据理力争。

沈岛刚才的分析……

他其实都听明白了。

但就是无法接受。

自己儿子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而反观秦牧……

就丢了个几十块钱的恐怖盒子。

谁是受害者,一目了然!

“你儿子主动盗窃他人快递,属于严重违法行为,而且涉嫌了犯罪。”

沈岛看着许平,认真解释道:“偷盗快递被吓晕,这种情况属于他的犯罪行为引起的。”

“法律明确规定,实施违法犯罪行为造成自己人身伤害的,不属于被侵权,需要由自己承担责任。”

这种情况已经很明显了。

导致自己的人身伤害,并不属于被侵犯了人身财产权,后果同样将自己承担。

比如说小偷偷了某农户摆放在院子门口的一个麻袋,但麻袋里有一条毒蛇。

小偷被毒蛇咬中,意外身亡。

同样不属于被侵权,农户不需要承担责任。

当然。

这是是执法过程中的判定,若是告到了法院,将视情况而定。

大多数时候,法院都会兼顾“公平公正原则”。

对事件中受损较大的弱势一方,进行一定倾斜照顾,判处另一方进行相应的民事赔偿。

但无论如何……

另一方也不用承担任何刑事责任!

“这……这这……他不构成犯罪?那我儿子的伤,就这么白受了?”

许平紧咬着牙。

指着秦牧,满脸的不解和不甘心。

“现在不是讨论他犯不犯罪的时候,而是你儿子的问题。”

沈岛深吸了一口气。

盯着许平,沉声道:“你儿子盗窃,已经涉嫌了盗窃罪,现在能去你们家里看一看吗?”

秦牧不构成犯罪,这是肯定的。

而他儿子……

目前有着重大的盗窃嫌疑。

虽然现在只能证明秦牧失窃的快递和他儿子有关。

但快递点之前多次失窃,一直处于立案未破状态。

他觉得……

这次说不定,可以趁此机会,将前面的快递失窃案顺带给破了!

一次偷盗,金额几十块,只涉嫌违法,的确不构成犯罪。

刑法规定,构成盗窃罪的,必须要盗窃的财物达到价值1000元以上。

但同样也规定了几种特殊情形。

多次盗窃、入室盗窃的不在此列。

同一时期内,进行多次盗窃,即便金额再小,也构成了盗窃罪,将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去我家里?”

许平咽了咽口水,突然意识到了不妙。

连忙说道:“警官,我儿子就是偷了他几十块钱的东西,我我……我现在赔他钱就是了。”

说完。

立即掏出了一张红票子,递给了秦牧。

打算私了。

秦牧:“……”

“我们怀疑你儿子和近期小区内的多起快递盗窃案有关,请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

沈岛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沉声说道。

许平被直勾勾的盯着,目光忽然变得闪烁了起来。

紧咬着牙。

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拒绝民警的调查要求……

他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同时他也觉得,自己儿子就是偷了一些没用的快递。

就算加上一个苹果13,也值不了多少钱。

到时候他帮忙进行赔偿就是。

……

半小时后。

许平家中。

沈岛带领着其他几个民警,找到了十几个拆封了的快递。

这些快递上,还写着各个不同收件人的名字。

很明显。

和许平一家并没有什么关系。

“将这些物证收集一下,带回所里。”

沈岛指挥着手下的民警,开始搜集证据。

结合目前的情况来看……

许平的儿子许乐山,极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

但具体情况如何,还需要进行快递单号、快递原主的比对。

“把你儿子所在的医院、房号说一下,我们在比对确认了结果之后,会通知你的。”

最后。

临走前,沈岛看着许平,索要联系方式和地址。

许平带着几分忐忑。

连忙说道:“这个快递虽然是我儿子偷的,但……但我愿意赔钱,这些快递我们都可以赔……”

可沈岛却摇头道:“后续赔偿的问题,你们和被盗的业主协商就行,我们现在侦办的是盗窃案,需要确定犯罪嫌疑人。”

“犯罪……嫌疑人?”

许平咽了咽口水,忍不住说道:“警官,我儿子……不会真的要坐牢吧?”

“秦牧都不用坐牢,我儿子都重伤昏迷了,反而还要坐牢?”

“这也太没道理了吧?”

沈岛平静的看着他,缓缓说道:“我们现在正在搜集证据,确定事实阶段,你儿子如果只偷了秦牧一个快递,就不构成犯罪。”

后面那句话。

他并没有再往下说。

可许平闻言,面色不由惨白了几分。

自己儿子干过的事……

他十分清楚。

隔三岔五就偷几个快递回来。

偷的都是小件。

东西也是五花八门。

秦牧的那个快递……

仅仅是其中一个而已!

“好了,你们先耐心等着消息吧,有结果了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的。”

沈岛在得到了医院信息和联系方式后,点了点头。

随后带着民警离开现场。

只留下了许平一人,望着空荡荡的客厅,神情变幻不定。

他好像不小心……

把自己儿子给坑了。

他从沈岛的口中,得知了这个快递盗窃案快一个月了还没破。

说明自己儿子一直没有暴露。

若是自己不主动上门的话……

儿子绝对不会被发现!

正在此时。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许平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

打来的并不是警察。

而是他的老婆。

“喂?老许?对方赔钱了没有?赔了多少?儿子马上要做手术了,医药费这块你得抓紧啊……”

电话那头,迫不及待的问道。

许平苦涩一笑,犹豫的说道:“对方没赔钱,我给他100块他也不要,还有就是……我报警了。”

“报警了?”

电话那边愣了一下。

随后又追问道:“报警了警察怎么说?警察来了,对方应该不敢不赔钱吧?”

许平:“……警察说对方没责任。”

说到这里。

他轻叹了一口气。

将后续发生的事情,一股脑说了出来。

而电话那边。

他的老婆听完之后,传来了“哐当”一声。

也不知道是人没站稳,还是东西摔落了。

“警察说……等确定了事实后,会给我们打电话通知的。”

见对面没说话。

许平又接着说道。

结果话音刚落。

电话里就传来了哭嚷声。

“通知?”

“怎么通知?”

“儿子做完手术,睁开眼,然后就要被警察带走??”

“老许啊老许,人家都是坑爹,你倒好,反过来坑儿子!”

“你知不知道一旦坐牢,他的下半辈子就毁了!”

听着妻子的抱怨和哭喊,许平咽了咽口水。

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无比难受。

……

次日。

养老院。

秦牧照常上班。

只不过……

出了昨晚那档子事之后,他的心情格外舒适。

自己正愁找不到盗窃者。

对方居然自己蹦了出来,还主动报警。

省了他不少工夫。

接下来,他只需要耐心等待警方那边的调查结果即可。

“多次盗窃……罪责可不轻。”

一想到昨晚的事,秦牧嘴角抽了抽。

很多人觉得盗窃是小事,就比如许平。

的确。

小偷小摸,很多时候只要赔钱即可。

价值不足1000元,构不成犯罪。

即便价值达到了1000元,只需要进行赔偿,有刑事谅解书,也一般是处以拘役或者管制的处罚。

再严重点,才会被判处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但多次盗窃,却有着一个显著的不同。

因为……

偷盗的行为,是在同一时段多次发生的。

所盗窃的物品,也不尽相同。

所以要针对被盗窃的物品,进行定罪。

根据被盗物品的不同,以及盗窃后的处理行为,都将触发不同的犯罪结果。

下午的时候。

秦牧接到了沈岛亲自打来的电话,通知他已经确定了犯罪嫌疑人。

多起快递失窃案,的确和许乐山有关。

并且让他帮忙通知以下小区内那些失窃了的业主们,让他们前往派出所进行登记。

这一个月来。

小区内有很多业主的快递被盗,有的人报警登记了被盗快递,但还有很多人没有报警进行登记。

警方也没有他们的相关联系方式。

因此让秦牧帮忙一并通知。

秦牧当即答应了下来。

挂断电话之后。

立即拿起了手机,点进了山水花园小区的业主大群。

告知了这个消息。

“警方已经抓住了犯罪嫌疑人,有快递失窃的,请尽快前往派出所进行登记。”

消息一发出。

业主群很快就沸腾了起来。

尤其是那些快递失窃的业主们。

“真的假的?怎么抓住的?不是说今天才安装监控吗?总不至于小偷良心发现自首了吧?”

“那我得请个假,抽空去一趟派出所了。”

“有个事请教下大家,我就丢了个牙刷,有必要去吗?”

“这个小偷太可恶了,去派出所的时候让我见到,一定给他打进医院!”

“我丢了张身份证……”

群聊里。

业主们得知了这个消息,都激动不已。

无比兴奋。

开始组团约时间,一起去派出所登记。

他们丢的那些东西……

也是千奇百怪。

价值最低的,是某夕夕购买的8毛钱的牙刷。

价值最高的则是苹果13。

还有资料证件类的快递,比如说身份证、驾照等。

“对了,@秦牧,我听说盗窃罪这些,作为被害者,我们好像可以索要赔偿是吧?”

“真的能有赔偿吗?我身份证这些都没了,补办的话还要等三个月时间。”

“我的牙刷八毛钱,能要到多少赔偿?”

“真的假的?赔几倍?我的可是苹果13!”

“……”

突然间。

业主群里,有人艾特了一下秦牧。

所有人都加入了索要赔偿的讨论之中。

小偷这种行为,实在是可恶了。

有很多人都被耽误了很多事和时间。

秦牧看着业主群里讨论的内容,略微思考后。

回复道:“法律规定,东西被盗取之后,若能追回,则直接追回,无法追回的可以要求原价赔偿。”

“此外,若因为被盗物品,而导致了其他间接财产损失的,也可以要求赔偿。”

他将自己背下的民事诉讼法相关内容发了出来。

一般来说。

民事赔偿只针对三种侵权情况,分别是生命,身体,健康。

这三类的赔偿最为严重。

法律没有规定上限,要一个亿都行。

而这个案子……

很明显,不涉及生命、身体、健康。

涉及的是财产损失。

被盗物若能追回,则正当追回。

若不能追回,则原价退赔。

期间造成了各种间接损失的,则发起民事诉讼进行赔偿。

间接损失,指的是误工费、交通费等等。

比如说身份证被盗,而无法办理某事,都可以在合理范围内进行索赔。

但需要提供相应的证据、票据。

不能漫天要价。

业主群里。

众人听到了秦牧的解释,都有些失望。

搞了半天……

他们也要不到什么赔偿。

大部分人丢的都是日常用品,没什么价值。

更没什么间接损失。

“那他会被判多久?不会就赔偿一下吧?好像他偷的东西也不贵。”

“连续偷了一个多月啊,如果不坐牢的话,以后谁还敢住在这个小区?”

“就算坐牢,关个几个月又出来了有什么用?”

“身边住着一个贼,我现在心里一直不踏实。”

“……”

随后。

业主们的话题,又转向了小偷能不能被判刑上面。

每个人都希望他能多判几年。

但直觉告诉他们……

偷窃这些小快递,可能不会判罚很严重。

盗窃罪,一直是按照金额多少来判定情节轻重的。

对此。

秦牧微微一笑,他觉得判决结果出来肯定要吓众人一跳。

单次盗窃喝多次盗窃并不相同。

单次盗窃的确需要看被盗物品的价值来确定情节轻重。

而多次盗窃,起步就是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再加上不同的被盗物……

比如说,银保监给他寄回来的反馈信件被盗,许乐山在这点上构成了侵犯通信自由罪。

刑法规定,侵犯通信自由罪,指的是隐匿、毁弃或者非法开拆他人信件,侵犯公民通信自由权利,情节严重的行为。

《骗了康熙》

一般来说。

需要多次开拆他人信件,才会构成这种行为。

但这个案子比较特殊,他的是银保监寄回来的反馈信件,具有行政效力。

属于情节严重。

直接构成了侵犯通信自由罪。

其次。

许乐山在盗窃之后的处理方式,也会触发许多刑法。

苹果13,若是自己使用还好说,若是变卖了……

则可能构成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又称之为赃物罪。

刑法规定,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行为,属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这也是盗窃罪之后,伴随着的系列犯罪。

若是贩卖了身份证件等个人信息资料……

则有可能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若是剪毁、烧毁了身份证件等,则可能构成了故意破坏财物罪。

没错。

对于盗窃物品的一个处理不慎,都会引发系列后果。

而在量刑上。

这些不同的罪名,使用的原则却是数罪并罚,而非想象竞合从一重罪。

想象竞合,指的是同一行为触犯了多条刑法。

比如说杀人的行为,触犯了故意杀人罪,也触犯了故意伤害罪,所以从一重罪判处,定故意杀人罪。

而许乐山盗窃快递的行为……

却并非是同一行为!

对于不同的快递,他进行了多次盗窃,在盗窃之后对每个快递的处理方式也不尽相同。

所以……

每个行为都有着独立的罪名。

就看许乐山偷窃的快递性质,以及他的处理方法了。

若是偷窃之后,留在家里不动的话,那罪责会轻很多。

但……

很显然,他不会这么做。

……

晋城。

某医院。

病房里,许乐山刚做完了手术。

“病人现在需要休息,预计过几个小时,就能醒了。”

医生看着许平夫妇,认真叮嘱着。

许平咽了咽口水。

看着床上依旧处于昏迷状态的儿子。

心中五味杂陈。

等他醒了……

自己该如何向他解释现在这个离奇曲折的局面?

而他的妻子,则在一旁低声哭泣着。

肩膀一颤一颤的。

搞得医生都看不下去了,再次安慰道:“这就是个小手术,你们也不用太担心了,病人很快就会苏醒的。”

许平苦涩一笑。

却不知道如何解释。

在医生离开后,连忙安慰起妻子。

“你别太担心了,我刚刚又想了想,我觉得咱们儿子的问题……其实不是很严重。”

“你想啊,他偷的那些东西,价值几块钱几十块,最贵的就是个苹果13。”

“咱们去联系失主,赔偿一下,最多再多花点钱,不就行了?”

“只要这些失主原谅了我们,警察应该就不会抓人了。”

他从自己的角度,认真分析了起来。

完全没注意到自诉案件和刑事案件的区别。

“真的?”

妻子听完了他一本正经的分析,抬起了头。

终于没哭了。

“真的,我现在就联系小区里的失主,找他们赔钱。”

许平站了起来,咬牙道:“咱们……双倍,再不行就五倍赔偿,一定把这件事给压下去!”

正当他准备出发的时候。

病房之外。

沈岛带了两个民警,亲自赶了过来。

“警……警官……你们……怎么能来了?”

许平的额头上渗出了几滴冷汗,瞬间变得紧张了起来。

“是这样的,我们进行了资料比对,排查了指纹、小区同时间进出的监控等,已经可以确定你儿子的犯罪行为了。”

沈岛看了眼还处于昏迷状态的许乐山,沉声道:“本来应该将其先行拘押,等待公诉机关起诉审理的。”

“但他现在昏迷住院,因此你们需要办理一下取保候审。”

取保候审,指的是因特殊情况,为嫌疑人办理的一项程序。

这种身体出现问题,需要住院的嫌疑人,可以在医院期间等待开庭审理。

避免了被拘押在看守所。

“取保候审?”

许平夫妻瞪大了双眼,显然也知道这项程序。

在电视剧里,他们没少看到这一幕。

“是的,你们派个人来,跟我们去办理一趟手续吧。”

沈岛点了点头,又提醒道:“还有,为了避免走弯路,你们记得找个律师。”

许平夫妻两个对视了一眼。

最终决定由妻子去办理手续。

而许平……

则抓紧时间,在群里联系那些丢失快递业主,进行赔偿。

让他们撤诉。

至于沈岛说的请律师……

两人都没有放在心上。

……

晚上。

山水花园小区。

秦牧刚吃完晚饭,就看到业主群里再次炸锅了。

作为业主之一的许平……

发出了一条消息,引爆了整个群。

“大家好,我是许乐山的父亲,是我教子无方,他才会屡教不改,多次偷窃大家的快递。”

“在这里,我向大家道歉。”

“希望大家能原谅我儿子,不去起诉,对于大家的损失,我将进行五倍赔偿。”

“丢失了快递的,可以私聊我,我二十四小时都在。”

这个消息一出。

大群里回复他的人一条接着一条。

大部分是看热闹吃瓜的,小部分则是丢失快递的受害者。

“五倍赔偿?这么大方?我听说有人好像丢了一个苹果13。”

“一个父亲,的确不容易,但是我们原谅了有用吗?”

“@许平,你这个也太抠了吧?我八毛钱买的牙刷,你五倍赔偿,才赔我4块钱?”

“就是,至少每人赔个100吧?”

“赔100?我的苹果13丢了,你说赔100?”

“……”

短短时间里。

群聊消息就达到了99 。

秦牧看着许平的道歉和赔偿,嘴角抽了抽。

这起案子……

公安机关都立案了。

证据链搜集完毕,就会提交给公诉机关。

他们这些受害者就算原谅了,起诉也是照常进行的。

唯一会影响的,就是审理时的量刑。

受害者只要接受了赔偿,口头谅解了,量刑时都会从轻。

当然。

群聊里还是有很多刚烈的业主,直接表示不谅解。

因为……

他不差那4块钱。

而丢失了苹果13的业主,则果断表示愿意谅解。

至于自己……

丢失了银保监寄回来的反馈信,以及恐怖盒子。

价值虽然不高。

但他同样不打算谅解,因此也没有找对方私聊。

……

晚上十一点。

医院里。

许平忙乎了一晚上。

陆续给那些私聊自己,并且能确定失主身份的人,转完了赔偿款。

前后加起来花了七八万。

终于松了一口气。

“怎么样?”

办完了取保候审的妻子看向了他。

“应该没事了,虽然有几个人没有找我,但大部分人都收了钱,表示愿意原谅,乐山可以不用坐牢了。”

许平看了眼还在昏迷状态的儿子,露出了慈父般的笑容。

他终于弥补了自己的过错。

虽然亏了点钱。

但只要不用坐牢,一切都值得。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

顶点言情为你提供最快的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更新,第一百五十二章 只要不坐牢,一切都值得!免费阅读。sm.s23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