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半夏婆婆手中的光蛋已经塞进我的身体快有一半的样子。

发现这一点时候,我心中立刻闪过一个念头:已经进入一半了,差不多也快结束了,再咬牙坚持坚持。

只是想到后面的一半可能会更加的痛苦撕裂,我的灵魂就忍不住的颤栗起来。81zw.????m

在痛苦的煎熬之中,光蛋终于到了一半的位置,下一刻,它猛然全部钻进了我的身体之中,随即迸射了刺目的光芒。

万道光芒猛然迸射开来,将我身周的黑暗全部打碎了,仿佛打碎了一道黑色的墙壁,无数的画面和碎片朝我袭来,我一下子失去了意识。

我做了个很长又很奇怪的梦,这梦感觉十分的真实,可是内容又相当的魔幻。

在这场漫长又奇怪的梦境当中,我再次经历了一遍之前所经历的遭遇,在回去救助外公的时候,我在入定的状态下,听到了外公说我本不该存在于世界上,所以对外公产生了怀疑,在跟着外公一起去找老道救命的时候,连夜成功逃走了。

等我回到省城,找到了侯三爷求助,因为担心害怕,我并没有把自己跟外公之间产生误会的事情告诉侯三爷,侯三爷再次动用鬼神之力,帮我抓出了右耳当中的鬼舌。

侯三爷和我都觉得事情已经搞定,断裂在里面的那节鬼舌也被抓了了出来,可实际上还有一小截的鬼舌藏在了我的身体当中。

接下来我就跟着侯三爷开始修行起来,跟着他学了不少的本事,可是在修炼的过程中,那一节藏在了我灵魂深处中的鬼舌也在慢慢的成长。

这样过了半年时间,家里突然打来了电话,说外公快要不行了,要我回去见外公最后一面。

我很怀疑是外公和舅舅想要骗我回去,但是在占卜之后,发现外公的确大限已到,即将离开人世。

于是我匆匆坐车回家,黄璐璐也跟我一起回了老家,在外公的那间小屋子里,我见到了病入膏肓的外公,他浑身长满了可怕的毒疮,不停的往外流着黑水,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外公在临死前跟我敞开心扉进行了一场交谈,他跟我说了我的身世来历。

他当年因为饥荒,在村上已经没有了立足之地,只能出外去流浪乞讨,却意外遇到了一个老人传给了他算命的本事,只是跟他说,等到某一天他的女儿到了可以出嫁的年龄,就会有人上门提亲,到时候外公绝对不能拒绝。

当年外公遇到那老头的时候,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而且吃不上饭都快要饿死了,一边是马上饿死,一边是几十年后自己的女儿的亲事,外公自然是满口答应。

从此外公就跟着那老头一边学算命的本事,一边到处给人算命讨生活,等到外公把本事全都学会之后,那老头在某天留给了外公一堆小册子,就飘然离去,那些小册子就成了外公的珍藏。

外公回到家乡,给人算命,因为算得准,赚了不少钱,接着自然是结婚生子,接连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

女儿就是我母亲,排行老二,外公沉浸在家庭和睦的快乐之中,早就把当年老头的那番话给忘了。

转眼就是快二十年过去,到了我妈妈十八岁那年,家里突然来了几个陌生人,说是来迎亲的,外公才猛然想起当年的承诺。

外公当然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反悔,可是他又不能让自己亲生女儿为自己当年的一个错误去负责,于是就想用钱财来补偿对方。

可是对方根本不同意,又告诉外公,这件事情关系很大,当年的承诺是不能更改的,还说外公既然学了本事,就可以占卜一下,是不是他们说的那样。

外公连续占卜了几次,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事情不容反悔,必须要把我妈妈嫁过去。

我妈妈在得知了这件事情之后,挺身而出,决定跟着这几位陌生人上路,前往未知的婆家去。

外公不放心,在跟对方沟通之后,又答应了对方会死守秘密之后,这才跟着一起去了那边。

等到了那里,外公才知道,原来那边是一个封闭的小天地,里面住着的都是从很早之前就在当地镇守一处深不见底的深渊的一帮人。

那深渊下面镇压着什么,这些人并没有跟外公说,不过外公回来后试着占卜过,当场就吐血了,连带着占卜的铜钱都直接碎裂了,外公就知道那不是凡人可以窥探的机密。

因为这些人不能离开当地,又不能一直近亲生育后代,于是每到一定时候,就会有专门负责的老人出外行走,四处传播术法,顺便给这里的人物色媳妇,让这里的人能够繁衍下去。

外公就是这样被选中的,因为外公天资很高,能够学会那些术法,生育的后代也是有天赋的,嫁到这里之后,也能产生具有天赋的后代,继续镇压深渊。

在得知了真相之后,外公确定我妈妈嫁到那边并不会受罪,也就放下心来。

唯一让人比较苦恼的是,因为镇守深渊的特殊性,这地方对外是封闭的,我妈妈想要回娘家就会很困难。这里的人也是每隔十年才会与外界沟通一次,包括娶妻生子什么的,都会在这十年一度的一个月当中,快速办完。

可是让外公没想到的是,等到我妈妈嫁过去的第八年,家里突然接到了那边打来的电话,让他赶紧去那边一趟。

外公到了那边,就见到了昏迷重病不醒的我,我的父母他也没见到,询问那边的人,他们说我不懂事,破坏了规矩,跑去了深渊边上,不小心导致封印松动,能上阵的人都去深渊那边忙碌去了。

我因为身体受到了侵袭的缘故,必须要离开这里,不能再待在这里。

其实关于对我的处置,那边家族族老也是分为两派的,一方认为我已经受到了侵袭,不能再留,另外一方则认为我只是个孩子,不能就这样剥夺了活下去的权力。

最终两方商量的意见,就是让外公把我带走,从此再也不能回去,如果遇到我有什么特殊的变化,比如说有入魔的征兆,外公就要把我给人道毁灭了。

这也是外公当初说出那句我不该存活在这世界上的由来。

当我遇到诡异女尸,外公就知道这其中有问题,我耳朵中的那节鬼舌,就是对方的手笔,只是跟我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他当然无法对我下手。

原本让老道给我驱赶鬼舌,还是有机会成功的,可我偏又逃走了。那个恐怖的幕后黑手,其实就是入魔之人。

外公在临死前把这一切告诉我,就是想要告诉我真相,让我前往父母所在的地方去,我父母所在的家族是专门镇守那处深渊的,也有本事对付这些入魔之人。

外公之所以会浑身长疮,是跟那入魔之人交了手,却不敌对方,在病入膏肓之前,为我占卜了一卦,知道我现在情况十分危险,只有前往家族所在的地方,才有一线生机。

于是,在安葬了外公之后,我就按照外公给我|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的地址,赶往了家族所在的那座山川,在一个隐秘的岩石前找到了石门,叫开了石门,进入其中。

等到进去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这里也发生了巨变,两年前原本还算平静的封印开始松动,算算时间,刚好是我进入殡仪馆工作的时间,剧烈变化的时间刚好就是我遇到诡异女尸的时候。

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我引起的。

在这里,我见到了父母,也终于知道了当年的真相。

这是一个镇守封印的家族,每一代都要选出一个天赋异禀的孩子作为下一代的继承人,而我出生之后,就天资聪颖,早早的被选做了继承人。

可是到了我七岁那年,封印的裂缝松开,有魔物从其中逃离出来,附在了一位战士的身上,随即又进入了我的身体。

因为只有拥有继承人的血脉,才能真正的操控封印,对方真正的目的就是我,于是,我被操控着一步步走向封印,好在有族中其他人发现了我的异常,把我救了下来,消灭了我身体中的魔物,可我因为灵魂受到侵染的缘故,也不能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才被送去了外公家生活。

而现在,我体内的鬼舌本身就是魔物的一种,我的灵魂已经被侵染了一部分,如果再继续侵染下去,我就会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那么这山谷中的封印必然会被打开,从此就会天下大乱。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我做出牺牲,牺牲掉自己,跳入那深渊之中,从此之后灵魂被深渊里的魔物撕咬吞噬,无法脱身,但是封印依旧能够完好的保存。

面对这样的选择,我怎么看可能轻易答应?但是族中的长老还有父母都告诉我,这里的封印必须要守好。

历史上,封印曾经出现过岔子,比较近的,有三百多年前封印松动,有魔物逃出,导致华夏气运西移三百年,华夏大地被北方蛮族奴化统治了两百年多年,远远的落后在了世界民族之林。

因为这封印跟国家气运也是相关的,到了近代,又有一次封印松动,国家更是进入了血泪的历史,弹丸之地的小岛民族都能在这片土地上任意横行,肆意屠杀我们的同胞。

在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我选择了牺牲自我,于是跳下了深渊,松动的封印就此稳固。

记忆中最后的画面,是无穷无尽的魔物朝着我撕咬而来,剧烈的疼痛包裹了我的全身。

疼痛之下,我大叫一声,猛然坐了起来,手臂还在不停的挥舞,想要赶走周围扑上来的魔物。

可是睁开眼睛,四周哪里有什么魔物?自己正躺在屋子里的另外一张床上,不再是那张养蛊床,而是一张风格清新的少女闺床。

看到这床,还有周围各种养蛊的罐子,我立刻反应过来,这是百合花的闺床。

一时间,我的精神有些错乱,不知道到底眼前的一切是真的,还是梦中所见的一切才是真实存在的。

就在我摸着脑袋,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时候,门口传来了百合花的声音:“他醒了,陈锋醒了。”

听到百合花的话,侯三爷迈步走了进来:“臭小子,你总算是醒了,肚子饿不饿?我让百合花去给你做饭去。”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窗外的阳光,发现正是清晨时分,点头道:“别说,我还真的很饿,饿得感觉能吃下一头牛,怎么回事,抓一个阴蛇蛊,睡一夜怎么那么饿?”

侯三爷却笑了起来:“你可不是睡了一晚上,你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了。”

“三天三夜?啊?我睡了那么久?”我有些懵圈,这也太夸张了。

不过想想也是,击破黑暗之后,那些记忆碎片充斥了我的大脑,我经历了那么长的梦境,现实中过去三天三夜也是很正常的。

我从床上起身,刚想要走上一步,可是脚下一软,差点摔倒。侯三爷赶忙上前一步,搀扶住了我。

我这才想起阴蛇蛊的事情,赶忙追问道:“阴蛇蛊被搞定了?”

“搞定了,从此之后你就不需要再去担心什么了。”侯三爷笑着说道。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三爷,我昏睡的这三天三夜,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境很真实,还有一些很古怪的内容。”我觉得这奇怪的梦境,还是跟侯三爷沟通一下比较好,以免真的有什么问题,也可以亡羊补牢。

听到我的话,侯三爷神秘一笑,说道:“你不要着急,走,我先带你去见一个人。”

说着,侯三爷拉着我就往外面走,我跟着他来到外面的平台上,就看到一个老人背对着我,正坐在石桌旁边,跟坐在对面的半夏婆婆说话。

看到那熟悉的背影,我忍不住脱口而出:“外公!你怎么来了?”

外公转过身,朝着我露出了笑容:“你醒了?快过来,我看看你恢复的怎么样了。”

“外公,我之前昏迷的时候,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

我刚想要说下去,外公已经摆手打断了我的话:“不用说了,我们都知道了。”

“你们也梦到了?”我一脸的惊讶。

“那不是梦到。”

“不是梦到?那是发生过的事情?”

“你听过平行世界的理论吗?”

“那不是科幻作品,是假的吗?”

“真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现在没事了,对了,你爸爸妈妈也过来了,他们马上就到。”

“什么?!外公你可不要骗我。”

“我怎么会骗你。他们的使命完成了,自然不需要守在那里了。”

《全书完》

后记:其实这本书原本的规划,就是这一章的梦境场面,中间还有很多细节,也算是大纲结尾。

原本是准备一直写悬念继续的,但是中间写偏了,最开始那段写修行的时候,一下子把自己修行入定的经验写了进去,结果把剧情拖坏了。

后面也就放飞自我,把一些自己跟朋友了解到的,还有对玄学的认知和规矩都在故事里讲了讲。

如果大家能看到这里,看完我那么多的唠叨,希望对大家的人生有所帮助。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华夏的未来就在那里等着我们,不会偏移变化,我们要做的,就是好好生活。

仅此,献给大家。

sdldwx/xs/94908678/18771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