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 大选是要见报的,拉票也是。

是造势,也是让民众了解风向。

这种规定,跟上辈子某个国家还是有很大区别得。

大明不是资本国家,他本质上是从封建社会转变过来,秦墨用了几十年,一点点的将这个世界改变。

但是他根子上的问题,并不是一簇就成的。

这也是为什么,秦墨不会君主立宪,不会一夫一妻的关键。

因为国家还远远没有到哪一步。

而且,谁说君主立宪就一定是最终的方向?

众人都纷纷称是。

而众皇子,在拉到支持后,也是纷纷谢恩。

但是这个阶段,并不意味着,这些人臣子,就是他们的班底,可以随便供他们调遣了。

每个人都有班底,而这些班底有固定的人数。

最后,他们会选择一个地方,未来两三年,将主政一方。

这些支持者,将成为他们的助力,仅此而已。

只有大选结果尘埃落定,才会权利交替。

否则,你把皇帝,把秦墨放哪里?

这叫主次,叫尊卑。

“下去吧,下午的游街可要打起精神来,让东京的百姓,好好看一看我大明皇子的精神面貌!”

“是!”

退朝后,秦墨也松了口气,随即搀扶着老秦道:“爹,下午要去看看吗?”

“有甚好看的?我得去你妹妹那里一趟!”

秦墨皱起眉头,“是李照出什么事了?”

“那小子天天在家里无所事事,失魂落魄的,跟废了一样,你妹妹骂也没用,打也没用,想来是因为那件事受冲击太大了。”秦相如叹了口气,“果然,李氏劣根呐。”

老秦颇为失望,自己培养了这么久的外孙,居然是这副德行。

枉费他倾注的精力和资源。

这要是换一个稍为有点天赋的人,肯定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准确说,李照连守城之君都不是。

“不过,这都不重要,年轻人遭逢大变,有变化是正常的,双双说,他还在家里给李新带孝,直接把双双给气病了。

你姑知道这件事,也是不住的掉泪。

我要是再不过去看看,这小子要翻天了。”秦相如生气的说道。

秦墨最近也没关注李照,听到老秦的话,也是脸色一沉,“他戴的哪门子孝?”

对李新,他是仁至义尽,这老小子也算是善终了。

那些人做了这些恶事,他未必不知道的。

秦墨其实推断过。

最开始的时候,李照身边有一些人,一直怂恿李照,潜移默化的想要影响他仇视秦族,仇视大明。

后来被秦墨发现,李新这才处理了这些人。

而后来发生的诸多事情验证了他的猜想,李照的确被影响了。

他去乾州之前,一直都是自己跟父亲照顾和培养,结果去了那边没几年就变了。

极有可能是在李照叛逆期的时候说了那些不该说的,才潜移默化的让李照觉得自己照顾他,培养他是有目的的。

李新作为宰相,他能不知道吗?

那秦墨也太小瞧他了。

李新夺嫡的时候是钻了牛角尖,否则未必有后面的事情发生。

他的聪慧和坚韧,远超一般人。

可以说,在李氏内,最适合当皇帝的,只有他。

毕竟老六从小就培养他。

李智虽然聪明,却没有格局。

李越就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这孩子八成是废了,说也说不听,教也教不会。”秦墨无语望天,“我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这件事,你别管了,实在不行,就放任他自流,把他那些那孩子都带过来培养,总不能继续让他们这样下去。”秦相如摆了摆手,生气的离开了。

秦墨也没跟去,他真怕自己去了,会忍不住打死那混账。

“当了皇帝又如何,还不是有本难念的经?”秦墨苦笑起来,不过很快,他就想通了,“人生小满胜万全,别人家不好,与我何干?

&nb|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sp; 最起码,我家孩子孝顺懂事。

何必拿别人的错误来伤害自己?”

至于李照,他不要这个外甥也可以的。

大不了以后就当没他这个人就行了。

很快,秦相如就来到了秦双双住所。

她已经从秦庄那边搬过来了,居住在一个比较小的公主府内。

现在秦族主打一个低调,不允许铺张浪费。

而之前居住的地方,已经捐出来,当做一个景点了。

“双双呢?”

许节看到秦相如,急忙行了一个礼,“在床上呢。”

“怎么样?”

“大医说,急火攻心,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心病,想通就好了。”

“你没劝?”

“劝了,劝不动,她的性格您也知道,很容易钻牛角尖,而且......那孩子的确做的不对。”许杰虽不是生父,但是向李照这个年纪还叛逆的,着实不多见。

这件事他知道的不多,却也听到了一点风声,在他看来,李氏有这个下场,也的确罪有应得。

倘若李新没有子嗣,他这个亲侄子,为伯父戴孝,也不是不可以,只要请示过大人后,不仅不会责骂,反而还值得肯定。

可他戴孝也就算了,还披麻,甚至还在房间里设了他父亲的灵位。

这摆明了就是故意气秦双双。

这不,劝说无用后,秦双双直接气倒了。

最关键,那小子理由还冠冕堂皇,所自己当儿子的为老子设灵堂谁来了都没用。

的确,儿子给老子设灵位,祭拜,披麻戴孝,谁来了都没用。

可他老子骨头都烂了,现在来披麻戴孝,装给谁看呢?

真正苦的赵楚儿和拉则,这两姑娘带着孩子,也是以泪洗面。

甚至,李照还对赵楚儿动了手。

差点没把秦双双气背过去,扬言要跟他断绝母子关系。

这也就罢了,看着秦双双倒地,他甚至没过来搀扶,也没过问,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倒地。

许节这么好脾气的人,也差点跟他吵嘴。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也实在是没资格去指责李照,便忍住了,抱着秦双双回了房间。

而秦秀英也在这里,气的掉眼泪,这才派人进宫,通知了秦相如。

“岳父大人,是我无能,没能照顾好双双!”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