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璃姐!”

杏云蹦蹦跳跳地出现在画面里,笑着挥手打招呼道:“新年快乐呀!”

“哈,新年快乐呀,小云!”

看着杏云一副精神奕奕的活泼模样,红璃不由得露出笑容。

杏云那极富感染力的乐观情绪,让红璃的心情也变得更畅快了几分。

虽说红璃觉得她这辈子,估计都难像杏云那样活泼就是了。

这丫头性格跟她就像是两个极端,但这并不妨碍她们之间的深厚友谊。

回应着杏云的祝福,红璃将目光移向对方,仔细打量,却是眼前一亮,有被对方的穿着打扮惊到。

平时的杏云一向穿着普普通通宗门制服,粗茶淡饭,少有娱乐,一副苦行僧模样,偶尔换个发色就是属于女孩儿唯一的打扮方式。

如果是第一次见面,不了解对方光看外表的话,很容易就会脑补出一副励志刻苦、认真奋斗的上进少女形象。

也就只有她跟人比斗时,才会将隐藏着的那份锋芒展露。

红璃刚认识对方时下意识地躲避,很大原因就是杏云给了她这种和自己相性完全不合的印象。

不过在了解对方消除误会后,两人意外地成为了很是要好的朋友。

不过今天杏云的穿着打扮,却是意外地让红璃认识到了这个好朋友新的一面,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

能看到视频那边儿的杏云,此时正穿着一身淡雅的粉杏色长裙,眉毛弯弯地对着红璃笑着。

少女双眸明净,甜甜的笑容洋溢着青春气息,迈动长裙下延伸出的白生生小腿,活泼可爱的样子煞是惹人怜爱。

“小云,你这身造型……”

红璃真心夸赞道:“不错啊,靓女欸!”

“嘿嘿,红璃姐也觉得好看吗?”

听到红璃夸奖,杏云脸上笑容更加灿烂:“爸爸跟嘎嘎他们也是这么说的,只不过我倒是不怎么确定啦!

因为在这之前,还换了好几套风格不同的衣服,结果不管穿什么,他们都是用那几个相同的词儿来夸我……

不过既然红璃姐你也这么说,那我就放心啦!”

“这有什么不确定的?”

红璃好笑道:“小云不是平时最自信了吗?总是嚷嚷着自己要当天下第一嘛!

你那股劲儿去哪儿了?支愣起来呀!”

“哎呀,那不一样……”

杏云突然变得有些扭捏,脸色微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擅长的是打架,又不是打扮……”

虽然这么说着,但实际上杏云在家里衣柜装着的漂亮衣服并不少,别的女孩儿该有的她也几乎都有。

不过那些都是同族的表姐妹帮着给她买的,她们外出时总是喜欢开着玩笑半拉半扯地就把杏云带上了。

一方面是杏云的性格在她们之间确实是属于讨喜的那种,另一方面也有杏云老爹在背后拜托的缘故。….

杏云老爹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意外给女儿的成长蒙上阴影,想要杏云能跟别的女孩儿一样有个天真灿烂的浪漫青春。

而老爹在背后做的这些事,杏云其实也都知道。

她能明白老爹的良苦用心,但女孩儿也有着自己的想法。

事实证明,她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少女很多年前在心头萌芽的愿望终于结出硕果。

诚然,不是所有的勤奋刻苦都能有相称的收获。

不过好在她的运气还算不错,挥洒汗水的同时也遇到了值得托付信任的同门和师长。

她不仅从宗门带回的丹药成功治好老爹的腿疾,如今还能跟嘎嘎还有老爹两位最亲的家人一起在家过年。

这样的场景,是杏云过去做梦都不敢想的!

心里这么多年一直悬着的那块儿大石头落地,这才让杏云有了“辞旧迎新”,换个新造型的想法。

毕竟再怎么坚毅成熟赤子之心,终究也还是正值青春的少女嘛!

当然,过去的那份坚持与信念,她也没打算丢弃,少女的目标一直都是更好的明天!

“我正跟老爹嘎嘎他们一起在街上逛呢。”

杏云一边儿笑嘻嘻地说着,一边儿将镜头转向四周,好让红璃也能够看到她这边儿的临近新年的热闹场面。

“好热闹啊,感觉看都看不过来了,都不知道要买点儿什么好了……”

沉浸在节日气氛中的杏云好奇地问道:“红璃姐你们那边儿也是这么热闹吗?

我看你现在好像也没有在家里,也是出来逛街的吗?”

杏云想跟红璃分享新年的喜悦。

“啊,这个啊……”

红璃打了个哈欠,无奈叹气道:“也算是出来逛几圈吧,虽说不是自愿,而是被从屋里拽出来……”

要不是爸妈非得拉她出来,她现在还缩在软软的被窝里、抱着暖暖的老公、做着美美的梦睡觉呢。

明明已经长大了,怎么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的待遇,被带着痛苦逛街折磨什么的……

红璃心里一半儿是无奈,一半儿却又有种岁月仍旧安然静好的欢欣,也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了。

有爸妈管着很让人难受。

有爸妈管着很让人安心。

要是这份安心不那么让人难受就更好了……

至于热闹不热闹……

“马马虎虎吧,不算人山人海,不过也挺有人味儿的。”

红璃如此评价,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噗哈哈……”

杏云看到好姐妹这副模样,忍俊不禁,嘴上也是安慰道:“好啦红璃姐,不要一副丧气模样嘛!

好歹也是过年,就是要热热闹闹的嘛,开心最重要!”

“哈哈哈。”

红璃两手扯住嘴角微微向上,挤出一副被迫营业的笑容。

“怎么会,我很开心好吧,哪里有丧气模样?你看我的大笑脸,哈哈哈。”….

我是自愿上班的.JPG

“emmm……”

杏云被红璃的模样逗到。

应该说不愧是红璃姐吗?

她将目光看向红璃那边儿的视频背景,试图看到五色城的热闹街景。

可惜,红璃因为之前做贼心虚钻进小巷子,现在都还没来得及出去,杏云注定是看不到商业街主干道上热闹模样的。

要是对方能早打来几个小时,倒是能正好赶上……

而杏云这边没有看到期待的五色城街景,却是看到个高大黑影在红璃身后晃来晃去。

那道黑影似乎还对着红璃姐脑袋比比划划?!

杏云下意识心里一惊,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提醒对方注意。

“红璃姐小心身后,有人!”

“哈?”

红璃先是愣了下,直到感受到一头长发被轻轻拽动,这才反应过来杏云在说什么。

红璃一边儿将镜头往身后上方微微移动,让杏云得以看清身后的情形,一边儿忍不住吐槽道:“你突然一惊一乍的吓我一跳,还以为怎么了呢。

我小心个啥啊,能在我后面的人是谁这种问题还用想吗?

自打我成年后,还能这样随便拽我头发也就只有黑阳一个了好叭。”

“什么叫随便拽你头发?”

黑阳站在红璃身后,白了红璃后脑勺一眼,手上动作却是依旧仔细专注。 “明明是自己一天天地把头发乱拱,还懒得自己打理……

也就是还有为父管着你,不然哪天你被自己头发勒死我都不奇怪,还好意思说我……”

“就说你就说你!”

红璃撇了撇嘴,理不直气也壮道:“我出嫁那天老妈在镜子前帮我梳头的时候就已经跟我说了……”

红璃顿了顿,学着老妈的口气悠悠道:“小璃啊,以后这活儿啊,就是你家丈夫的喽~”

“所以你可别想赖掉嗷,这本来就是你的活儿!”

红璃晃了晃脑袋,及腰长发轻轻甩动,哼哼道:“再说了,要不是当初你说喜欢,我才不会留这么长的头发呢,多麻烦呐!

所以说,你怎么着也得有个三分之一的责任叭!”

“好好好,是是是,是我的问题行了吧。”

黑阳边笑着哄老婆,边轻轻用手按住对方脑袋固定:“不过小璃你有点儿说错了……”

“嗯?”

红璃面露疑惑。

“我喜欢的不是长发,是留长发的你呀。”

黑阳语气平缓悠悠道:“如果你当时是短发,那我就会说喜欢小璃你短发的样子,哈……

或者说,不管你是什么样子,都是我最喜欢的样子!”

“……噫!”

红璃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忙将粉了的小脸儿扭到杏云视线看不到的死角,声音有些不自然道:“说,说啥呢……

不会说情话可以不说嗷,土得掉渣了,年夜饭都能光靠你产油,不用买炒菜油了,真肉麻……”….

就算心里高兴地飘小花儿,红璃也不想在小云面前丢掉“大姐头”的“风范”,言不由衷地反驳着。

&n|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bsp; 真是的,狗黑阳就不能把这话留到只有他们两个在的时候吗……

在外面呢,多少注意点儿嘛!

红璃胳膊肘轻轻向后戳了戳黑阳,表达自己的不满。

“嗨呀,你急什么。”

“谁,谁急了?谁在急啊!我才没有急!”

“好好好,没有急。”

黑阳嘿嘿一笑,他当然能猜到红璃在想什么,不过还是忍不住补充道:“不过我说真的,小璃你就是换个短发造型肯定也很可爱,毕竟颜值在那儿挂着嘛!”

黑阳说的自然是真心话,在他眼里,自家媳妇儿本来就是全世界最好看的!

他平时很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在小璃安静看书的时候,在她身边安静地看着她的小脸儿。

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有种身心从内而外被洗涤治愈的感觉。

对黑阳来说这就是种瘾,不管看她多少年都看不够。

这无关造型——不管长发还是短发,他和小璃之间的深厚感情都不会有任何动摇。

两人从来都不会刻意追逐所谓“新鲜感”,更不会有什么“看腻了”的情绪。

他们之间的感情也从不是由什么“新鲜感”来支撑的。

因此黑阳并不会去左右小璃的选择。

他只负责在红璃哪天突然脑抽想要整个鸡冠头之类造型的时候,把她按到床上揍清醒咳咳……

这又是另一种深沉的爱!

总之还是说回短发,或许他家小璃换个方便活动的发型,会变得比现在活泼一点儿?

嗯,倒也不用太活泼,只需要到每天跑来跑去做家务、给老公端茶倒水送饭那种程度就好了……

黑阳脑补着那副画面,嘴角下意识咧起些弧度。

现在是,幻想时间!

至于被黑阳几个马屁奉承地找不到北的红璃,则是还没能察觉到自家老公妄图造反的白日做梦想法。

她轻哼一声,掩饰开心,故作凶狠的语气却不由得又透着几分欢快:“算黑阳你这家伙会说话,嗯,换个造型嘛……

知道啦,等哪天本小姐心情好了,会考虑一下你的建议的。

当然,你也没必要太过期待就是了,我也不一定就会那么做……”

说实话,红璃虽然嘴上说着头发太长碍事,但这么多年下来早就已经习惯了。

而且留了这么多年的头发说剪就剪,她还会有点儿舍不得呢!

而且如果换成短发的话,岂不是不能让黑阳天天给她梳头了?

红璃眉头一皱,感觉有些纠结。

当然,修行到她这个境界,生命力澎湃,就算剪了短发,也能一念之间重新长回来,容错率几乎为零,这点儿还是很让人庆幸的……

红璃沉思着,身后再次传来黑阳的声音。….

“你别乱晃,小心我一个不注意给你头发薅掉。”

“欸?我哪有乱晃呐,是你技术不过关、手不够稳叭!”

“呵,我手稳不稳,技术好不好,你心里没数儿?”

“去死吧你,狗东西!”

“行行行,总之别乱动嗷。”

“知道了知道了,反正就算把我头发薅掉了,最后损失的也还是你不是我……”

红璃嘴硬着,不过还是从心地乖乖停下,脑袋被黑阳腾出只手按住固定。

而黑阳宽厚大手按在脑袋上的触感,又让红璃下意识舒服地眯了眯眼,让她终于不再跟黑阳争辩,温驯地安静了下来。

没办法,黑阳的摸头杀对红璃来说过于犯规了。

她真的很用力在抵抗了!

不过没抵抗住就是了……

从小就是,每次只要黑阳摸下她脑袋,说句“小璃乖,听黑阳哥的”,不管刚才多闹腾,都能让她乖乖安静下来听话……

可恶的黑阳,果然从小就已经计划着对可爱纯洁的小璃下手了吗?

真阴险呐,果然这家伙就应该被抓走吃牢饭!

红璃在心里恶意揣测着自家老公。

只不过……

被黑阳摸摸头……

这样真的很舒服啊!

要不是因为还在跟小云通讯,红璃都要忍不住发出些没尊严的丢脸声音了。

“好了没有,不用那么仔细的,差不多就行了……”

红璃小声催促着,有点儿怕再让黑阳弄下去,她会忍不住自己把脑袋往对方手底下送。

虽说这事儿她早就做习惯了,可现在有小云看着呢!

红璃心虚地瞥了眼通话画面,发现边通话边逛街的杏云似乎又被哪家的“注册会员大优惠”给引诱了过去,刚才应该没有注意到她不对劲儿,这才松了口气。

以前在五行宗的时候,红璃总是恨铁不成钢地戳着杏云脑门儿,想让对方把见了引诱消费广告就走不动路的坏毛病改掉。

可现在,红璃却是觉得小云这坏毛病可太棒了,及时在自己社死之前把小云的注意力给引走了!

至于那丫头会不会又被连哄带骗地买一堆东西这种事……

她爸在旁边看着,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既然没问题的话……

红璃再次小心翼翼地瞥了眼通话视频,然后身子微微后仰,悄咪咪地把脑袋送到了黑阳手底下……

(/≧▽≦/)

.

...

sdldwx/xs/71633288/756555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