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青纱气得一把抽回手来,气呼呼地坐在椅子上,懒得再看徐正庭一眼。

徐正庭将帕子收了起来,随后抬脚走到她身边,垂眸看她,勾唇含笑:“可吃饱了?”

“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吃。”

“那你随我去一个地方。”

“不去!”顾青纱起身就要走,但被徐正庭一把拉住。

他手上使劲,轻轻一拉,顾青纱就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两人身高相差有点大,她一头扎进来,额头一下子磕到了他的胸膛,徐正庭常年在军营,一身腱子肉,她就这么磕上来,娇嫩的皮肤顿时就红了一块。

虽说顾青纱不是个矫情的,但好歹也是个娇娇的姑娘,立马疼得她抬手捂住了额头,嘴里哼唧道:“疼死我了。”

徐正庭忙松开原本拉着她胳膊的手,想检查她的伤势,可一低头就见姑娘红着眼眶又委屈又受伤的模样,心头顿时就软得一塌糊涂。

他低声哄着:“都是我的错,你别哭。”

这若是在别人面前,哪怕是在自己亲爹顾厚山面前,顾青纱也没这么娇弱矫情,但不知为何,一头扎进徐正庭怀里的那一刻,她那心头的委屈就像是发洪水,根本拦不住。

眼眶一红,就哭了。

哭得的时候,她还挺嫌弃自己的,一个劲儿的抹泪,将眼眶子揉得更红了。

心疼得徐正庭再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两人紧紧贴在一起。

虽说之前两人也抱过,一次是顾青纱为了躲人躲进他的披风下,两人身体挨得极近,也不算抱,充其量叫她占了他的便宜。

另外一次就是她被母鹿追得无路可逃,他及时出手相救,抱着她上了屋顶,但后来两人不欢而散。

前两次,根本不能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抱抱。

被徐正庭紧紧抱在怀里的顾青纱,脸贴在他的心口上,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鼻端萦绕着他身上特有的松木之气,心头一荡,也不哭了,手也不受控制地抱住了对方的腰身。

这一抱,她才发现徐正庭的腰挺细的,于是,忍不住又摸了一把......

头顶传来男人低沉含笑的嗓音:“你在做什么?”

顾青纱不要脸地回:“你能抱我,我不能摸你?”

“我虽抱着你,但毫无逾矩之举。”

顾青纱不服气地从他怀里抬头,一双刚被眼泪洗过的大眼睛,清亮又清透。

她一边紧紧地抱着他,一边脆声声地反驳:“抱了就是逾矩,抱了你就是在耍流氓。”

徐正庭:“......”

见他一脸无奈又无话可说地看着她,顾青纱突然就开心起来。

她咧开嘴角,笑得一脸明媚:“我说得对吗?”

见她笑了,徐正庭也跟着笑起来。

“我敢说不对?”

“当然不敢!”顾青纱那叫一个得意。

她一开心就扭动身子,扭着扭着,就被徐正庭一把给摁住了。

他将她紧紧摁在怀里,低头,将脸埋进她的颈窝,呼气都是热的。

顾青纱有点懵:“你怎么了啦嘛。”

“你别动!”

徐正庭的嗓音突然暗了几分,吓得顾青纱当真就不敢乱动了。

她看过话本子,知道这种情况是为何?

只是,她为何没感觉到?

话本子上都说,一般这种情况下,女主都会感知点什么,别说这样那样的不适,难道话本子上的东西不可信?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原本将脸埋入她脖颈间的徐正庭突然抬头看向她。

那眼神.......黑得可怕。

“你在摸什么?”

他问。

顾青纱一愣,这才发现自己的小手在他身上到处乱摸。

呃.......

她忙收回手来,正要开口解释,徐正庭却一把将她推到一旁的墙壁上,随后不待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这么欺上来,低头就亲了上来。

被亲上的那一刻,顾青纱傻眼了。

怎么说亲就亲?

她不就是摸了摸......

反应有这么大吗?

但很快,她就沉醉在其中。

因为她发现,虽然徐正庭一点不擅长亲亲,但丝毫不妨碍她反客为主,热情四溢地纠缠了上去。

这一亲,就有点刹不住车。

直到敲门声传来,红梨:“主子,徐大人的侍卫来了,说有事要找他。”

正亲得难舍难分的二人,瞬间停了动作。

徐正庭率先松开了顾青纱,顾青纱腿脚发软,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吓得他一把又将她抱住,两人又抱在了一起。

小脸红扑扑的顾青纱看了一眼耳根发红的徐正庭一眼,恰好他也在看她。

两人对视一眼,徐正庭先害起羞来。

“我......”

顾青纱推了他一把,大大方方地道:“你先去忙。”

徐正庭没走,而是依旧抱着她,眸色由最开始的害羞一点点变得认真起来。

他看着她,低声道:“待我回府,便和父母商量,上门议亲。”

“这么快吗?”

顾青纱十分真诚,“可我还不想这么早就嫁人。”

“先议亲。”徐正庭抬手,将她有点散乱的发丝轻轻地勾在她的耳后,嗓音极其温柔悦耳,“明年开春你就十七了,不早了。”

“哦,那我回去和爹爹娘亲说一声。”

徐正庭:“你先别说,待我母亲去提这事,你是个姑娘,要矜持才是。”

“可我不矜持,他们都知道我不矜持。”顾青纱抬手,勾着他的脖颈,笑嘻嘻地道,“从今日起,你可是被本姑娘盖了章,若是再敢招蜂引蝶,看我不灭了你!”

徐正庭无奈苦笑:“我何时做过那事?”

“话本子上说,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见一个爱一个,你日后若是......唔唔唔唔......你又亲......”

使劲亲了一下,徐正庭又惩罚性地咬了她一口,随后警告出声:“再乱说试试!”

......

自从两人在一起之后,感情日渐升温,已经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地步。

如此同时,秦明月和徐景平亲自找了媒人上门议亲,顾厚山虽说有一百个不愿意,但也架不住闵烟烟的一句同意。

十六岁订亲,十八岁出嫁。

左相府与国公府结亲,轰动了整个大弶朝以及异域藩国,原本蠢蠢欲动的番邦小国,也都彻底安静下来。

一个顾厚山,一个徐景平,一文一武,无人能敌。

谁敢白白送人头?

十九岁,顾青纱生下一个儿子,取名徐知渊,小名七宝。

二十五岁,顾青纱生下一个女儿,取名徐知意,人叫徐小八。

后来,两人到了耄耋之年,顾青纱想出去走走,徐正庭便陪着她一路从京城到江南,游历了大弶朝的大片国土,最后来到华阳。

这一日傍晚,两人牵着手走在华阳大街上,正值春日,红霞满天的时候,顾青纱看到了一家店。

店的名字取得极其好听,叫‘如意馆’。

店里空无一人,可她却不由自主地抬脚走了过去,伸手掀开门帘,她朝里看了一眼,脑子里突然闪过无数的画面。

那些画面就像是她过往的回忆,一幅幅一帧帧,都是她的影子。

她不由回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徐正庭。

他一身黑色锦衣,站在那里,高大挺拔,依旧是一丝不苟板板正正的模样。

仿佛又回到年轻时的模样。

她不由扬起唇角,笑着叫他:“大人。”

声音婉如十**的少女,那张已经染了细纹的脸,仿佛一瞬间又变成那个娇艳动人的模样......

(去年的11月5号至今,将近一年时间,徐大人和如意的故事落幕啦。

首先感谢家人们一年来的支持和喜爱,这是我来番茄的第一本书,很开心能得到大家的喜欢,果冻满心感激。

徐大人和如意的故事结束了,有一个新的故事要开始了,我们来日方长呀~~)

sdldtxt/xs/89091819/18802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