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玄界,新天问世,气象万千,自此文道大兴,成为太玄界最显赫的大道之一。

而此时此刻,在那新生的浩然天中,观新天演变,无数道则交织,儒圣感觉自己隐隐把握住了一点什么。|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天道、人道、文道,天人之妙,人文之德····”

一念百转,无数智慧火花闪耀,儒圣不自觉陷入到了悟道状态之中,其化身浩然天,以全新的视角观察着天地,捕捉着以前从未察觉的玄妙。

轰隆隆,大道轰鸣,在儒圣陷入悟道的时候,在苍天的支持之下,顺其自然,造化天成,浩然天还在源源不断的向外扩张着,要不了多久,其就能取代曾经的无秽天,成为太玄界新的一片天。

见如此变化,万灵惊愕不已,旧天刚坠,新天便生,如此大起大落着实让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顺承天命,化而为天,儒门成了。”

“魔门衰败,如今的太玄界佛门与道门乃是当之无愧的主宰,其余皆是陪衬,如今儒门倒是更进一步,虽然依旧无法与佛道相提并论,但终归是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浩然之气冲刷天地,看向浩然天,无数强者心中不由生出了艳羡之意,有了一方原始仙天作为依靠,儒门便真正有了不世之基。

而面对如此变化,无论是佛门还是道门的高层都什么都没有做,如今的道门以龙虎山为魁首,对于儒门高举浩然天这件事他们是支持的,本来神霄道是有计划争一争的,应元天加上九重天的支持也有靠近十地的本质,只可惜普元的修为还是差了一些,尚未成就不朽,根本无力高举应元天。

最为重要的是他们不得天命,差了一点时运,在这个阶段,相比于以雷霆为本,直指劫数的应元天,苍天天意还是更青睐浩然长河。

至于说佛门,他们现在的重点还是西行,这个计划已经进行到了尾声,却是容不得有任何差错出现,而且他们也着实无力补天,再加上道门的支持,所以他们最终默认了儒门补天的举动。

“阿弥陀佛,缘之一字当真妙不可言,有此机遇,这位儒门之主未来或有机会成为我等道友。”

手托佛光,映照无极,佛祖拈花而笑。

与此同时,在那混沌之中,心有所感,张纯一同样垂下了目光。

“命运二字最是弄人,命由天定,运由人聚,儒门本有希望化身十地,只是因为人海横空出世而错过了,如今把握机会,化作一天倒也不差。”

眸中日月升腾,张纯一看到了浩然天的种种变化。

“浩然天出,文道大兴,教化众生便有了基础,如此一来,真正的修行大世才会到来。”

念头生灭,恍惚间张纯一好似看到了某种可能,那是一个真正的大势,除了仙神如雨之外,这世间之人皆可练武强身,读书明理,调和精气神三宝,炼气入道,问道长生。

这世间将再无仙凡之别,修行的种种道理都将自然融入世界,与每一个人息息相关。

“若真有这样的盛世,那太玄界或许可以称之为仙界。”

收回目光,张纯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愿意给儒门一次机会不仅是因为儒门与龙虎山亲近,更是因为儒门的发展确实符合天地大势。

“且行且看。”

一念泛起,张纯一再次陷入到沉寂之中,这世间事纷纷扰扰,但能引他瞩目的却越来越少了。

而就在是世人因浩然天的诞生而惊讶不已的时候,在那宝光天内,微妙的变化正在衍生。

宝光天内,宝矿遍地,不知孕育了多少奇珍,一条条金石矿脉宛如真龙般盘踞在大地之上,绽放道道宝光,将整片天地渲染成淡金色,而在这光辉灿烂的表象之下,两条不同的大道正在倾轧,正是器道与金石之道。

天府之内,器道与金石大道的光辉在此交织,渲染天地,其中器道形似大木,质如翠玉,宝光盈盈,而金石大道则如藤,缠绕在器道所具象的大木之上。

宝光天乃是器道源头,器道自然是其根本大道,诸般道韵在此交织,衍生诸般玄奇,在过去的岁月里,不知多少异宝种子在这里诞生,至于那金石大道则是后来的。

其本绕树而生,依托于大木之下,只不过时至今日其却有了反客为主的趋势,在其不断的缠绕之下,那器道大木已经有了枯萎的迹象。

嗡,神念汇聚,金光道人的身影悄然在此显化。

“终于要成了,赢帝虽然死了,但他确实成功踏出了那一步,给了我更多启发,让我有了更多的把握。”

看着绕树而生的金藤,金光道人的脸上尽是笑容,金藤如荆棘,密密麻麻的小刺尽皆扎进了大木之中,不断汲取大木的力量,从而化为己用。

“赢帝的那昊天镜确实是一件重宝,若有其在手,我现在或许已经成功了,不过那件东西实在烫手,现在的我把持不住。”

仔细感受了一下金藤的状态,思维发散,金光道人不由想到了昊天镜,那件宝物以他的眼光来看着实是太玄界第一至宝,只可惜其牵扯太大,若他贪心争夺,下场恐怕不会好,而且他隐约察觉到了那件宝物本身的问题。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赢帝正式开始突破之前,他便果断遁去了,而事实证明,他的这一决定非常正确,赢帝虽然成功凝聚了天帝道果雏形,但最终还是应了劫数,陨落在了张纯一手下。

“赢帝欲夺天地造化而壮自身这本身并没有错,他错就错在太过激进了一些,这太玄界的水还是深了一些。”

“我当以其为鉴,借鸡生蛋,行瞒天过海之事。”

“有着宝光天作为滋养,扎根器道,我便能悄无声息的立下金石大道,重归太乙之境。”

念头生灭,金石道人推算着种种可能。

他拼尽全力帮助赢帝可并不是单纯为了帮助赢帝登临天帝位,培养一个道友,事实上他从未指望过赢帝,他更多是想借赢帝之手窥视天地的根源秘密,而现在他确实找到了。

sdldwx/xs/51246890/796698964.html